第 1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下方突然出现个通道,通道外三米处,竟然没有丝毫的江水,刘勋向着下方望去,眼神中第次充满了凝重与期待。

  当踏入通道之中,他的脸色再变,周围漆黑片,尽数为虚空,但自己没有运用丝毫的精气,竟然可以踏步于此,这冥江果然不凡。

  此时那条黑蛟已经化作条巴掌大小的袖珍黑蛇,趴伏在女子的肩头,但望向刘勋的眼神中,依然夹杂着不善,刘勋跟随在女子身后,大约走了炷香的时间,前方才出现道亮光。

  “刘兄,梦儿在此表明,我等并无恶意,刘兄放松即可,就如同来到自己家中般。”眼看就要抵达亮光处,女子的话语突然传来。

  刘勋闻言后,暗自冷笑,没有恶意?是在知道我跟九幽的关系之后才没有的恶意吧?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缓缓举起只剩骨骼的胳膊肘,刘勋轻笑道:“小姐说笑了,我当然知道贵方没有恶意。”

  女子摇头笑,并不言语,三息之后,两人走出了漆黑的通道,来到了光亮之地,刚刚踏入,刘勋便暗自点头,这里跟自己想的样,独成界,跟外界的江水没有丝毫的关联。

  前方车水马龙,无数的修士在穿梭着,这是片近乎繁荣的景象,刘勋实在想不到冥江之下,竟然是这样的片世界。

  中间有座散发着古朴气息的大殿屹立,大殿尽数为黑色石块砌成,加上黑色的城墙,远远望去,就犹如条黑龙俯卧,气势恢宏。

  这里的修士跟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他们散发的气息却不是外界修士的气息,当刘勋走过些修士身边时,些修士先是露出好奇,但当他们感觉到刘勋身上的气息时,眼神中立即露出了丝仇恨与厌恶。

  这些仇恨跟厌恶,刘勋自然可以感觉到,难道冥江跟外界有恩怨?这是他第时间想到的,但是却紧接着被他抛到脑后。

  毕竟这些都不关自己的事,自己来就是为了寻找李逸萧兄弟线索的,仇恨什么的,只要对方不牵扯自己,自己也懒得搭理他们。

  感受着异样的眼光,刘勋跟在女子身后,不会的功法便来到了宫殿前,无趣的观赏着宫殿内的结构,大约又是炷香的时间,他才进入了座殿堂内。

  刚刚踏入,他便感觉到数十道气息锁定了自己,这是数十道极其强大的气息,令他的后背,不禁流出冷汗。

  缓缓抬头,刘勋与主座上的人影双目对,脑中顿时传来阵眩晕感,仿佛整片天地都摇晃了起来,少年至尊剥除他修为时,并没有剥除神识,也就是说他的神识可比破劫。

  但此时仅仅与那人双目对,便如此不堪的败下阵来,那人的修为究竟有多强?难道说他是至尊?不可能,至尊的话个眼神就足以令自己崩溃。

  当时自己破劫的修为,面对少年至尊,都被他个眼神击败,而且那还是他不想杀自己的情况下,也就是说,至尊的个眼神,道意志,就足以斩杀破劫。

  不,应该是破劫以上,要知道刘勋当时可是异象齐出,并且是两仪状态下,那时的他绝对处于破劫巅峰段。

  以此类推来说,眼前这人并不是至尊,但也绝对不是刘勋可以理解的修为,无论是以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

  “有意思,破劫的神识,劫人的修为,而且体内竟然有道阻止其修为精进的印记,那道印记就连我等也是感到心悸。”

  就在这时,殿堂内道话语传出,刘勋随着声音望去,说话的竟然是位面貌清秀的中年人。

  中年人旁边位老者,闻言点了点头,扫了刘勋眼,道:“此子先前已经是破劫的修为,但却因为某些原因而降至劫人,而体内的印记,恐怕就是仇家设下的。”

  第684章前仇旧怨!

  说到这里,老者神色浮现丝不解,紧接着道:“但令老夫疑惑的是,能够设下如此印记的仇家,为何不直接将此子斩杀?还有,这道印记的波动”

  听到这里,刘勋心中更加震撼了,这些人果然不凡,竟然只看自己眼,便可推测出这么多的事情,自己跟他们

  此时老者言语犹豫,显然自己也不敢确定,就在这时,殿堂内主座上那道身影突然睁开双眼,扫向刘勋处,嘴角浮现抹笑意,道:“是至尊波动!”

  至尊波动!话语落下,在场的众人立即色变,可见至尊这两字带来的震撼,究竟有多大。

  他们实在想不到,刘勋这么个劫人修士,为什么身上有着至尊级的印记,虽然他的修为被打落过,但破劫的修为与至尊相比,也有着天地之别。

  难道说因为九幽的原因?殿堂内的众人也只能这么想。九幽自太古以来斩杀生灵无数,自然有着无数的仇家,而刘勋拥有九幽的功法,显然与九幽有着密切关联。

  “小友以前来过冥江?”主座上那道人影再次出言,刘勋闻言双眼微眯,这件事他没必要隐瞒,点了点头道:“两年前来过次。”

  “并吞噬了我族条冥龙?”主座上那道人影并未言语,下方名中年人便开口问道,当中年人的话语落下,在场所有人皆向着刘勋望来。

  刘勋闻言,深吸了口气,淡然道:“它想杀我,我总不能束手待毙,正当防卫而已。”

  经过中年人的话语,刘勋也想起了两年前那条黑蛟,当时自己还是先天修为,被人害的跌落冥江,光是冥江江水的撕扯力,就将自己的全身经脉撕断。

  恰当那时,那条黑蛟出现了,并将自己吞入腹中,逼的自己经脉逆转,气血倒流,才侥幸脱险,自己也从那场危机中吞噬了黑蛟精华,从而晋升劫人。

  就在这时,主座上那道身影缓缓站起,身影虎目熊腰,不怒自威,身躯异常雄壮,双目凌厉的如把尖刀,望向刘勋道:“如果说两年前那人是你,那么你跟幽冥又是什么关系?”

  刘勋闻言,神色中露出不解,这关幽冥什么事了?还有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认识幽冥的?

  “两年前我族名修士曾报,说是名外界修士踏入冥江,并将条冥龙斩杀,且吞噬了它的身精华,然而就在他准备取回冥龙精华的时候,名至尊出现了。”

  “那次事件,着实惊动了我们整个族群,毕竟至尊自远古之后,便从未出现过,经过多方打探,我才知晓,那名至尊原来是幽冥。”

  话语落下,刘勋心中也是暗自震惊,看来自己弱小的时候,被暗自保护的次数不止次两次呢,暗自笑,心中叹道:幽冥,这家伙看来也是口硬心软啊。

  “幽冥算是晚辈的名长辈。”对着那道人影拜,刘勋坦然说道。既然对方的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自己再隐瞒就显得矫情了。

  当他的话语落下,不仅周围的人脸色微变,就连先前那名女子也是脸震惊,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父亲为何让刘勋进入殿内,原来两年前的事件

  主座上那道人影点了点头,洒脱的笑,道:“既然如此,你我之间也无需遮遮掩掩,小黑应该是感觉到你身上有着它同类的鲜血,所以才主动攻击你的,这点你可以忽略。”

  “当然,小友既然是在我冥族受的伤,我族自然不会坐视不管。”说到这里,人影扫了那名女子眼,紧接着道:“梦儿。”

  “女儿明白。”女子说完,便从怀中拿出个玉瓶,玉瓶晶莹剔透,隐约间有着神芒流转,刚刚打开瓶盖,周围便传出丝丝令人心神舒适的药香。

  女子缓缓走到刘勋身前,将药粉撒到刘勋只剩白骨的胳膊肘间,药粉刚刚跌落,他的双臂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先是血管复苏,后是血肉生长,肌肉纤维组成,最后竟然连皮肤都长了出来,亲眼看着这幕,刘勋心中难免震惊,这才几息时间?如此严重的伤便恢复了过来,都可以跟自己的吞噬神通修复媲美了。

  女子对着刘勋的胳膊轻轻吹,倾国倾城的脸庞上,无比的认真,拍了拍手,道“好了,炷香之后,便会彻底恢复。”

  “哦。”刘勋好奇的盯着自己的双臂看了半天,丝毫没有看到点伤痕,正在啧啧称奇,就在这时,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话说刘兄连句谢谢都不会说吗?”

  刘勋听闻此言,神色愣,不解的说道:“我为啥要说谢谢?我的伤是你们造成的,你们给我救治是应该的,我没给你们要精神损失费就不错了。”

  “”,接下来的炷香时间里,刘勋通过闲聊,知道了女子的姓名,冥江之下所有的修士都是冥族,皆以冥为姓氏,女子单名为梦,刘勋不是智障,自然也就猜到了名字。

  炷香时间后,他活动了下双臂,暗自点了点头,果然跟冥梦所言样,自己的胳膊,跟没受伤前样。

  “小友体内的至尊印记是因为何种原因留下的?”待到刘勋双臂复原,殿堂内的名老者,突然起身问道。

  当老者的话语响起,周围众人的眼神也是向着刘勋望来,显然也是很好奇这个问题。

  “年前,线天山脉,星空中,名异域至尊留下的。”刘勋叹出口气,眼神中闪过回忆,缓缓说道。

  “什么!年前的至尊战你参与了?”主座上的冥主脸色变,旋即失声问道,话语落下,冥梦望向刘勋的眼眸中,也是泛起丝惊意。

  刘勋摇了摇头,眼神中第次出现忌惮与后怕,他那怎么算参与?至尊个眼神就将他击败了,他顶多也就算是亲眼目睹了而已。

  想到这里,他心神正,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不是跟他们聊天唠嗑的,自己可是为了心中那个执念而来。

  第685章寻根问底!

  “前辈,晚辈来贵地,只是为了求证件事。”刘勋双目凝重,对着冥主拜,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告诉自己。

  他心中知道,对方跟他说这么多的原因,恐怕只是看在九幽跟幽冥的面子上,但他却不得不问,因为这是会困扰他生的心劫。

  “哦?什么事?说来听听。”冥主凌厉的眼神中精芒闪,虽然刘勋以前曾经是名破劫修士,但区区破劫,他还看不到眼中,他忌惮的只是九幽跟幽冥。

  “请问前辈,二十余年前,贵方是否在凌霄殿崩碎之地,带走两个灵魂?”刘勋深吸口气,不敢有丝毫大意,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要是他说地球,对方不定知道是什么,但是如果说凌霄殿崩碎之地,那么恐怕整个华夏都会知道是什么地方。

  但那个地方不是连华夏都寻找不到吗?冥族是怎么找到的?这是不是说冥族知道地球的坐标,自己可以通过冥族回到地球?

  刘勋越想越激动,说不定这次自己不仅可以找到李逸萧兄弟的线索,更可以找到回到地球的路径,当然,前提是冥族得告诉自己。

  当他的话语落下,不仅冥主,就连冥梦等人都皱眉起来,刘勋所说的凌霄殿崩碎之地,他们不知道,但是说起二十余年前那两个灵魂,整个冥族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冥主的脸色变的无比阴沉,本就凌厉的双眼此时充满了杀气,刘勋见状脸色变,难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冥主为何突然变的这样?

  扫了周围眼,刘勋倒吸口凉气,因为他发现,此时不仅冥主,殿堂内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望向自己的眼神中夹杂着不善。

  整个殿堂的气氛,下子变的紧张起来,大有股肃杀之气在弥漫着,刘勋就犹如孤海中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打翻。

  “你找他们干什么?”好在这种气氛持续的不是很长久,三息之后便被冥主打断,询问道。

  “他们是晚辈的朋友。”刘勋知道在冥主这种存在面前说谎,是毫无意义的,与其令冥主看出,还不如自己实话实说,倒也落个实在干脆。

  此时刘勋的心中无比激动,从在场冥族的反映上来看,李逸萧兄弟很有可能真的存活于世。

  当他的话语落下,冥主眸光如刀般盯着刘勋,仿佛要将他看穿般,三息后,冥主才缓缓道:“你所说的凌霄殿崩碎之地,我们不知道是不是那里,但二十余年前,冥神曾指引我们去寻找冥子,我们也不负所望,将两名冥子带回。”

  刘勋闻言暗自点头,每个族群都有自己信奉的神灵,冥族信奉冥神也是情理之中,冥子?想到这里刘勋不禁皱眉,难道说李逸萧兄弟跟冥子有什么关联?

  甚至说,他们两人就是冥主所说的冥子?不对,现在还没确定到底是不是李逸萧两人,切得等到自己亲眼见到才能尘埃落定。

  “你说你是他们的朋友,也就是说你也是那个地方来的?而且你知道那个地方便是传说中的凌霄殿?”还未等刘勋思绪整理清晰,殿堂内名老者便开口问道。

  刘勋闻言,沉默了片刻,对着老者行了礼,道:“那是晚辈的私密,望前辈谅解,还有就是,晚辈对他们两人绝对没有恶意,这点请前辈们放心。”

  话语落下,刘勋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因为他从在场的冥族人的眼神中,皆看到了不屑,摇头叹,刘勋自己想想也对,自己个劫人修为的修士,就算有恶意,又有什么用?

  “冥主?”就在这时,那名老者对着冥主拜,眼神中带着询问之意,冥主眉头微皱,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夹杂着不解。

  自从刘勋提出二十余年的事情开始,冥主就直在凝视着他,想要从刘勋的眼神中看到他真实的想法与目的,但令他震惊的事发生了。

  层犹如混沌气般的迷雾,挡住了他的视线,任凭他怎么观看,就是看不透,不解的冥主,最后也只能归解为,刘勋体内的至尊印记在作崇。

  先前冥主在想,如果刘勋真的没有恶意与其他目的的话,看在两名至尊的面子上,就算告诉他冥子的行踪也无妨,但是现在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意外。

  以前冥主用这个方法试探过无数人,其中更有永生的修士,就连永生的修为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但现在名劫人修士竟然

  这些刘勋都不知道,扫了眼周围,看到众人皆不言语,便对着冥主拜,道:“望前辈告知晚辈他们的行踪,他们确实是晚辈的好友。”

  冥主眉头深凝,他不是善辈,刘勋要是个普通外界修士的话,他早就将他原地斩杀了,更不会让他来到冥江下的宫殿,但无奈刘勋的身后有两名至尊,而且是至少两名。

  因为此子不仅拥有太古异象,体内更是有着至尊留下的印记,也就是说,此子已经得到了至尊的重视,然而,又有不能斩杀的原因,所以不得不进行克制。

  有着上面的因素,冥主也是不敢斩杀刘勋,毕竟至尊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至尊怒,那可是天地色变,冥族赌不起。

  “你有什么可以证明的吗?”冥主的话语响起,在场的冥族修士以及冥梦脸色齐变,难道说冥主没有看透眼前这名外界修士?这怎么可能,他只是名劫人修士啊!

  刘勋闻听此言,双眼微眯,证明?证明他是有,但是他不知道神之世界中发生的那些跟现实有没有冲突,深吸了口气,他才缓缓说道:

  “按照晚辈幼时的记忆,当我那两名朋友跌入冰窟窿之后,晚辈也进入查看过,当时看到的是水下有个黑洞,黑洞中出现两名跟我朋友模样的人。”

  “当时他们都在诡异的笑着,而我朋友则被那个黑洞带走,那个黑洞散发的气息,正是冥江的气息!当我朋友被带走,黑洞中出现的两名替身,便浮上了水面。”

  第686章个本应该死去的人!

  刘勋说完,便不再言语,私自观察着周围众人的脸色,他是按照神之世界中的事件来描述的,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对不对,但他现在只能孤注掷。

  “怎么可能!你是当年那个孩童?但你怎么可能知道的如此清楚!难道说当年你就有着劫天的修为?不对,当时你只是个凡人而已,我记得很清楚!”

  “当时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寿命也是将尽,但冥子要求,将你救回,否则就不跟我们离开,所以我们才为你续命,但你个凡人,是怎样看到这些的!”随着刘勋的话语,名冥族老者不能平静了。

  刘勋所言跟二十余年前,可谓如出辙,由于冥子关乎着整个冥族,所以冥族也是十分重视,当时的每步,在场的众人都是记得十分清楚。

  可刘勋当时只是个孩童,他怎么可能看到下面的黑洞?要知道那个黑洞便是冥洞,只有劫天修为才可以看到的,刘勋当时并没有丝毫的修为,他是怎么看到的?

  话语落下,刘勋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老者的言辞使得他彻底凌乱了,那句句命运已定寿命将尽,冥子要求救他之类的话语,回荡在他的耳旁。

  这到底怎么回事?以老者们的脸色来看,显然神之世界中发生的切都是真实的,但这真实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想起自己昊族的身份,想起自己无心脏这说法,想起这些年发生的所有事情,刘勋暗自吸了口凉气,这切,究竟是谁在背后主导着?

  刘勋感觉脑中“嗡嗡”作响,自己好像抓住了丝亮光,但又紧接着消失,他知道,自己的命运不解,正在步步的向着自己展开,个滔天大局,已经开始浮上水面。

  刘勋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沉默了片刻后,才缓缓说道:“那些牵扯到晚辈的隐秘,恕晚辈不能相告。”

  关于神之世界中发生的事,他是肯定不能说的,要知道那些事可关乎着龙脉问题,如果要是被外界知晓龙脉之力在他身上,不仅龙脉之力会不保,弄不好连自己的性命都会丢掉。

  几名老者闻言,眼神中出现道道冷光,但想到刘勋身后的至尊,便也不再说什么,刘勋是为了两个冥子的事情而来。

  期间应该也求过至尊,因为很有可能便是至尊使用大神通,将时光倒退,刘勋从而知晓了这些事情的内幕,如此来,这些事情便有了解释。

  殿堂内所有人都沉默了,刘勋深吸口气,瞳孔中不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