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更可以超越这无数天地大道。

  可以说,神帝在这方天地的史书中,几乎属于最久远的存在!后世百万年,繁衍到至今,许多修士已经不知道还有神帝这么个人物,只以为那是传说。

  但追逐到洪荒时代,东皇太等古至尊却知道神帝是确切存在的,因为他们曾经起征战过,那是华夏的辉煌,更是他们自己的辉煌史,他们怎能忘记?

  扫了眼周围的异域至尊,再望了眼下方的华夏古星,东皇太声叹息传出。

  几曾何时,至尊不再是最强者的称号,而是种修为层次;几曾何时,至尊不再有共同的目标,而是在相互为后辈征讨着。

  几曾何时,生灵从强大到弱小,眼界从宇宙缩至颗古星;几曾何时,万族生灵再也不能同心,而是自相残杀着;几曾何时

  转眼间,百万光阴逝去

  时间可以改变切,唯独不变的是血脉中的仇恨与人心的。

  “轰隆隆!”

  刹那的失神,战斗依然继续着,天穹仿佛都要被打爆了,日月星辰都暗淡了片,这是天地生机的消散,至尊之战,可毁天灭地!

  突然星空中雷光大作,两点红芒随之出现,红芒如双眼睛,凌厉无比,其中夹杂着股霸绝天下的气息。

  随着红芒的出现,星空中五色神雷凭空而降,瞬间便将缠斗在起的双方至尊隔离开来,同时道话语随之响起:

  “东皇,停手吧!你的真身也不用从诸神殿堂赶来了,再这样下去,这方天地会被毁掉的!”

  随着这道话语落下,九幽的瞳孔瞬间变的通红无比,身后无尽的黑气升起,望向虚空中两点红芒的眼神中,夹杂着股近乎暴虐的杀意。

  东皇太扫了眼九幽,旋即暗自皱眉,但口头上却说道:“你竟然知晓我的真身准备来此地,也就是说,诸神殿堂也有你方的人?”

  “我是来谈停战条约的。”人影并没有回答东皇太的问题,独自说道。

  话语落下,虚空中的两点红芒消散,道人影随之显现。

  这是具怎样的躯体?相貌清秀,双眼细长精亮,就犹如盖世神兵般犀利,头黑丝披肩,仿若条银河横空,身躯雄健有力,给人种面对十万巍峨大山的感觉。

  这是个至强者!绝对可以跟古至尊战!此时无论是在场的至尊,还是下方的刘勋,心中都升起这么个念头。

  然而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九幽仰天怒啸声,化作道惊天血芒,向着那具身影冲去,道犹如雷霆的话语,响彻在整片星空!

  “苍寒!纳命来”

  九幽如魔神降世,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向着星空中那道人影而去,同时间,整片星空都布满了血红色的雪花。

  雪花缓缓飘落,每粒都有巴掌大小,密密麻麻,无穷无尽,仿佛整片天地,都变成了血雪之地,异常璀璨夺目。

  雪花还在半空之中,便紧接着响起道犹如仙乐的莺歌,随着这道莺歌的响起,异域至尊立即色变,失声道:“九幽魔曲。”

  刘勋此时已经看呆了,他知道这正是九幽断魂曲,如此规模的九幽断魂曲,他光想想就头皮发麻,这要是在颗古星上施展,那颗古星必然会彻底枯寂。

  异域至尊的眼神中带着忌惮,但更多的是怨恨,九幽是太古时的至尊,曾经征战过异域,当年就是靠的九幽断魂曲,屠杀亿万生灵。

  异域传言,九幽所过之处,冤魂遍地,寸草不生,这着实是个大魔,而九幽断魂曲也是被无数异域修士,称之为魔曲。

  整片星空都被血色雪花占据了,无数的陨石块与没有生命的小行星在被雪花蔓延的刹那,立即崩碎开来,化作靡粉,就连丝的尘埃都没有剩下。

  莺歌声音所过之处,星辉都彻底黯淡了下来,无数开始孕育生命精华的星球,此时生机全无,犹如幽冥地狱般的幽暗。

  刘勋此时已经彻底麻木了,至尊怒天地崩,这不仅仅是传言!此时亲眼看到,才知道至尊的招之威,便恐怖如斯。

  麒麟刺手中金芒闪,立即将华夏古星全面覆盖,阻挡着雪花与莺歌声音的传播,这才为华夏古星避免了场灭世大劫。

  他知道,九幽已经彻底暴走了,因为星空中的那道伟岸身影,正是九幽曾经的二师兄,神帝的二弟子,华夏的太古至尊,苍寒。

  曾经的门三至尊,无上的荣誉;曾经的三兄弟,同仇敌忾;但突如其来的天,苍寒却将大师兄无故斩杀,再将九幽打伤,以至于九幽现在还未恢复先前的战力。

  世人认为,苍寒不仅背叛了兄弟,更是脱离了华夏,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九幽却知道,太古那场战争,就是因为苍寒的原因而打的。

  第678章停战条约!

  所以每次当九幽看到苍寒的身影,都会彻底暴走,他想要亲手斩杀苍寒,为自己,为大师兄,为他们的师尊,更为华夏讨份公道。

  “明明已经跌下神坛,脾气还是那么臭。”苍寒双眸犹如尖刀,身后把黑色长剑轰然出鞘,道可劈裂天地的黑色剑光向着九幽劈去。

  当黑色剑光出现的刹那,血色雪花跟莺歌瞬间消散,黑色剑光仿佛可以吞噬切,使得整片星空都变成了黑色,股灭世的霸道气息,充斥在整片天地之中。

  “霸圣苍寒,果然人如其名。”东皇太眸中闪过丝凝重,如果说九幽继承了神帝的杀伐果断,举世无情,那么苍寒就继承了神帝的王者霸道,往无前。

  如果东皇太是真身的话,倒也无惧苍寒,但此时他只是具化身而已,以化身的战力来说,根本就抵挡不住苍寒的霸剑。

  但他又怎能看着九幽送死?东皇钟猛然摇,顿时天地色变,整片星空都随之摇动起来,仿佛东皇钟就代表了天地,代表了大道法则!

  天地崩裂,整片星空都被混沌气弥漫,东皇钟大显其威,钟身周围出现了万缕神链,每道都可勾动天穹,神链扫动,股夹杂着毁灭气息的波动,瞬间便充斥在天地之中。

  随着东皇钟的摇动,周围本就枯寂了的星球,此时立即爆炸开来,万道神链扫,漂浮在星空中的星球碎块,尽数化作靡粉,消散于天地之中。

  此时不仅异域至尊色变,就连幽冥他们也是倒吸口凉气,失声喃喃道:“果然跟传言般,东皇钟摇,天地都会崩碎,化为虚无。”

  苍寒见状神色瞬间凝重起来,眸光如神兵,手中的黑色长剑化作上万道黑龙腾空,刹那间便将东皇钟的波动镇压下来。

  “东皇!你想将这方天地毁灭吗!”虽然将东皇钟镇压下来,但苍寒额头却流下滴冷汗,这要是真正的东皇钟,自己还有把握能镇压吗?

  想到这里,苍寒的眸中就出现丝丝忌惮,古至尊实在太强了,特别是曾经随同神帝起征战的古至尊,更是强到了逆天的地步。

  钟波消失,万缕神链也是化作丝丝光雨消散,同时劈向九幽的黑色剑光也是消失不见。

  “生死薄!”东皇太瞥了麒麟刺眼,便紧接着对苍寒说道:“现在来说下停战协议吧。”

  麒麟刺自然知道东皇太是什么意思,手中金光大涨,化作道牢笼,瞬间便将九幽困住,现在的九幽已经彻底暴走,神智不清,麒麟刺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将其困住。

  此时九幽也已经清醒了少许,但望向苍寒的眼神中,还是流露出股嗜血般的杀意,但他却知道现在的自己,肯定不是苍寒的对手,所以并不尝试着挣脱牢笼。

  苍寒望了九幽眼,眸中闪过丝复杂之意,便紧接着对东皇太说道:“北洋三分之二领域归我们,南荒东土西漠中州,各半领域给我们。”

  话语落下,不仅在场的华夏至尊色变,就连下方的线天修士也是麻木到了呆滞,开什么玩笑?华夏自己的古星,竟然要与异域共同享用?而且是半之多的领土。

  “你脑子没坏吧?”白衣剑客双眼凌厉,冷光闪烁,身后的白色长剑已经出现在了手中,这种停战条约,怎么能接受?

  苍寒淡然笑,扫了眼东皇太,道:“如果继续开战的话,我方也无所谓,但是东皇,难道华夏的古至尊,都能跟你般,不付出代价就能来到这方天地吗?”

  说到这里,苍寒指了指眉间,紧接着道:“可不是每个人都跟你般,拥有东皇钟这种逆天神器的。”

  东皇太闻听此言,眸中第次闪过异样的波动,他竟然知道东皇钟的秘密?这不可能,显然是有人教唆他这么说的,难道是那个人吗?

  想到这里,东皇太就不得不谨慎了,那个人可是能跟神帝战的,虽然现在还未彻底复原,但是当他出现,自己或许可以暂时牵制住他,但异域的至尊却多于华夏,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华夏都会彻底灭亡。

  然而他们也有着忌惮,他们是怕的是诸神殿堂的华夏至尊暴怒,舍弃切回到这里,那时将会是场两败俱伤的局面,虽然保住了华夏,但是诸神殿堂

  东皇太知道,诸神殿堂实在太重要了,无论是对华夏还是他们,这是关乎着华夏后辈未来的步棋,是不能放弃的,而且想要回到这里,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这个停战条约,这还是华夏第次被异域欺辱到这种地步,华夏古星的领土资源被异域共享,这也是自混沌时期的第次,这是耻辱!

  然而东皇太没有更好的选择,这是步双刃棋,无论走那步都样,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选择这个条约,相对于那个选择来说,是明智的。

  异域他们也有着忌惮,但是那份代价实在太过宏大,想必苍寒也是知道这件事,所以才开出了如此不平等的条约。

  但是更无奈的是,曾经近乎无敌的妖帝东皇太,今日竟然是亲自签订这份条约的人,这是他生的污点,永远都无法抹除的肮脏记忆。

  “我答应!”东皇太双目如炬,几乎化作了实质的火焰,东皇钟漂浮在他的身后,此时正在微微颤抖,股屈辱感,瞬间充斥在所有华夏至尊的心头。

  幽冥白衣剑客神秘老者百米巨人黄金至尊九幽麒麟刺,此时眼神中无比复杂,他们准备了几万年,而现如今竟然

  他们不甘,心间各种屈辱感浮现,但他们却知道东皇太更加不甘,东皇太知道的事情肯定比他们多,做出这样的决断,定是有着原因的。

  “记住你的话,如若违反,就算我等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会从诸神殿堂冲出,将你斩灭!”东皇太望向苍寒眉间,冷言喝道。

  第679章至尊印记!

  苍寒嘴角浮现抹微笑,对着东皇太行了礼,道:“前辈放心,至尊跟至尊之间的约定,可比天地!更何况是真正意义上的至尊。”

  东皇太深吸了口气,显然这种条约对于他来说,也是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线天下方,无数修士的兵器落地,身体软倒在山地上,叶倾城双目无神,眼神中夹杂着质疑,开什么玩笑?这种停战条约也答应?

  刘勋双眼凌厉如刀,双拳咔咔作响,指甲已经插入肉中,鲜血随着指尖滴落在地!

  又是这种不平等条约!虽然他可以猜到东皇太的无奈,这是种不想灭亡,就必须选择的方法!但此时不知为何,心中的股无名怒火,直冲心间。

  皇天裂缓缓闭上双眼,双方至尊数量的差距,他早已看到,这是条必行的路!更何况,至尊之间的决定,岂是他可以改变的?

  华夏百万修士,此时的脸色都无比的阴沉,各种负面情绪浮在心头,股如同世界末日的压抑气息,充斥在整片线天山脉。

  “不,这种条约怎能接受!我宁愿战死,也绝不忍受如此的屈辱活着!”

  “没错,宁做战死鬼,也绝不苟且偷生!每块土地下,都埋着我们先辈的尸骨,现如今,怎能让异域染指?我要战!”

  “我们华夏脉,先辈们的辉煌,怎能在我辈手中夭折?如此条约下活着,跟卖妻求容有什么区别?我们死后,怎么去见家中的祖辈!”

  终于,压抑的气息达到了极致,无数的修士齐声呐喊,割地求生,他们怎能忍?这可是先辈们留下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还残留着先辈们的热血。

  “安静!”就在百万修士暴动的刹那,皇天裂踏碎脚下的巨石,发出轰隆巨响,脸部的肌肉,因为心中的不甘,而正在极度抽搐着。

  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情绪暂时压制,皇天裂对着百万修士拱手拜,沉声道:“想必大家都有目共睹,我们的至尊跟异域至尊之间的数量差距,在此皇某也不多说什么,只是”

  说到这里,皇天裂双拳紧握,大声嘶吼道:“只是你们当中,有谁可以跟至尊战?不止是你们,就连我,以及中州总部的先辈们,也无法与他们战!”

  “他们是至尊,颗古星上绝对无敌的存在,难道大家要白白送死吗?暂时的隐忍,并不代表着失败。”

  话语落下,无数的修士沉默了,其实他们心底都知道,东皇太他们已经尽力了,这已经是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但他们心中就是不甘。

  “啊!”

  无数的华夏修士仰天狂吼,声波汇聚成道流光,将天际的浓云都冲散了,屈辱不甘悲凉,各种负面情绪在这刻,都宣泄了出来。

  不知何时,刘勋望向无垠星空之中,道:“时间可以改变切,唯独不变的就是弱肉强食这个至理,落后就要挨打。”

  说完,他走到闫冲身边,轻声道:“我们走吧。”

  闫冲点了点头,并不提刘勋修为的事,只是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落后就要挨打,刘勋这句话用来形容目前的华夏,准确来说已经很贴切,华夏自远古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至尊,虽说是因为某个人克制的原因,但总归是落后了。

  摇头叹,这个结局就连刘勋自己也是没有预料到,战争才开始不足三天,便已经结束,事情是来的这么突然,令人点心理预备都没有。

  突然的结局,令所有人都感觉有些滑稽,心中生出种他们只是某些存在的棋子般,想用的时候,便拿出来耍耍,不想用的时候,便放回棋盒。

  生活就是这样,总是令人措手不及,无法应瑕,天地大道的发展趋势,实在不是人力可揣摩的,但人活着就得继续生活,修士也是样!

  接下来会是怎样?刘勋淡然笑,接下来恐怕就是万族林立的时代了,想来用不了多久,双方便会签订条约,异域占据华夏古星,与华夏修士共存。

  多么熟悉的幕?香港澳门台湾,更讽刺的是,现在华夏竟然半多的领域,尽数被条约割除,屈辱?用这两字来表述,已经显得很无力。

  “刘兄,你去哪?现在局势不稳定,独自在外,很危险的。”就在刘勋准备离开的时候,帝渊的话语突然传来。

  帝渊的话语句句在理,目前来说,整个华夏是属于龙蛇混杂的局势,刘勋选择这个时候离开,实在是有些不明智。

  “做些必要的事。”淡然回了帝渊句,他便继续向前走去,南域是他必须要去的地方,除去纳兰灵儿不说,就单说冥江事,他就必须要去。

  此时所有修士都沉浸在条约事件的冲击中,虽然刘勋曾引起了震动,但比起此时,却微不足道,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离去,毕竟他跟闫冲在百万修士当中,实在犹如沧海粟,当然除了渺渺数人。

  皇道柔跟皇天琳复杂的望着刘勋的背影,皇天琳眸中闪过丝悸动,刚想迈步,却突然被皇道柔拦住。

  “姐姐,你们不是个世界的人了。”话语落下,皇天琳暗咬朱唇,皇道柔说的没错,他们已经不是个世界的人了,刘勋体内有着至尊印记,此生修为都不可能再有进展。

  毕竟刘勋再强,他能强过名至尊吗?而且他体内的至尊已经离他而去,可以说他现在连自保的修为都没有,又怎能替她背负切?

  虽然她跟刘勋的关系直处于微妙阶段,但此刻,族中要是知晓,怕是会彻底将这件事情抹杀在摇篮中,必要的话,甚至会牵扯到刘勋的生命。

  与此同时,无垠星空之中,东皇太带着麒麟刺等人离去,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知道当他们走后,异域至尊也随之消失不见。

  刘勋跟闫冲离开后,皇天裂率领修士大军返回中域,转移间又是两日过去,异域跟华夏在中州签订了停战条约。

  第680章再临冥江!

  条约中第条便是华夏资源共用,另外华夏赔偿异域战资耗费,那天,所有华夏修士皆脸色阴沉,那天,是华夏所有生灵的屈辱日,那天,被称之为华夏之殇

  刘勋跟闫冲回到南域,令他比较欣慰的是,纳兰灵儿柳非烟等人依然安好,世事无情,没有人可以预料后事祸福,在这个乱世中,能够活着,就已属不易。

  回到南域之后,刘勋在幽冥留下的青铜宫殿中待着,这段时间是他最惬意的段时间,没有征战,没有杀戮,更没有战火的蔓延。

  小兽嘘嘘跟紫菱依然在他的龙脉世界内,但他却无法将其弄出,因为他的修为已经跌至劫人,实在连不上神通世界。

  转眼间,半月已过!这半月光阴中,外界可谓风云变幻,暗流涌动!异域已经彻底入驻华夏,北洋中州南荒东土西漠,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

  由于条约中规定,不得无故斩杀双方生灵,所以华夏与异域只能在暗地里交手,时光飞逝,又是年光阴逝去。

  这年中,刘勋的修为依然没有丝毫进展,至尊的印记犹如道诅咒般,令他没有丝毫的脾气,不过在青铜宫殿中的生活,倒也欢乐。

  外界经过了年的发展,异域已经彻底巩固了在华夏古星的势力,各种种族逐渐出现,整个华夏古星中,已经有了种万族林立的趋势。

  终于在年后的今天,刘勋有所行动了,他要去冥江趟,与其继续这样待着,还不如去冥江打探下李逸萧兄弟是否真的存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