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刘勋也是迅速的倒退百米,嘴角浮现抹笑容,道:“爆!”

  小号太极光圈,应声而爆,无数的精气暴虐,席卷高空!帝渊见状倒吸口凉气,他知道那名异域修士,完了!就算不死,恐怕也会失去战力。

  但更令他疑问的是,刘勋怎么会突然变的这么强?难道先前这家伙直在伪装?不对,如果是伪装的话,先前跟皇天琳的战,他不至于如此狼狈。

  帝渊想不通,但刘勋心中却阵阵心疼,这小号的阴阳双杀,可是运用的龙脉之力,虽然可以立即释放,但消耗也是可观的,不过好在他并不缺少精气。

  推荐朋友本书极品都市邪少,都市爽文,喜欢的可以去看下哦

  第665章战场垃圾回收者3求月票

  当太极光圈爆裂,刘勋的双眼顿时变的无比冷冽,这还没有结束,破劫修士可以运用空间之力,这击肯定是杀不死他的!

  身影再动,刘勋再次出现在那名异域修士的身前,他的速度太快了,经过了三百年的历练,已经可以跟破劫媲美。

  掠至异域修士身前,刘勋突然感觉到背后阵凉意,猛然转身,原来是那名异域修士的灵魂。灵魂的脸色狰狞片,眼神中充满了怒火,显然自己被刘勋弄成这副样子,很是恼怒。

  “小子,就让我把你的灵魂吞噬,占据你的身体吧!”灵魂对着刘勋咆哮而来,异域那名银发中年人,脸色变,大喝道:“德玛,快逃!”

  那名异域修士的灵魂,闻言呆滞了下,自己为何要逃?只不过是名劫地修士而已,但下刻,他明白了,眼神中夹杂着惊慌与绝望

  “吞噬我?你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不知死活!”刘勋嘴角浮现抹冷笑,望向异域修士灵魂的眼神中,充满了嘲讽。

  要是这个灵魂迅速逃亡的话,刘勋是没把握可以将其吞噬的,但是巧就巧在,这个灵魂竟然会自己送上门来!这样的话自己再不收取,岂不是对不起人家的番心意?

  毫无任何疑问,这名异域修士的轮回印记瞬间碎裂,先是碎裂的身体修为,融入刘勋体内,最后便是那带着不甘怒吼的灵魂

  “混蛋!德玛这个白痴,没注意下面的战局吗!”银发中年人脸色阴沉,向着刘勋走来,刚刚踏步,把青铜匕首突然向着银发中年人的脖颈划去。

  银发中年人脸色变,身影瞬间倒退,双眼无比凝重的望着紫衣中年人,紫衣中年人淡然笑,道:“我早已经说过了,别挑软柿子捏。”

  刘勋闻言,摇头笑,道:“喂,前辈,我可不是软柿子,如果那白毛鬼想杀我的话,我也会让他那头白毛尽数消失的!”

  “臭小子!”银发中年人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但是当他看到虚空中的太极虚影时,脸色却不自然的凝重起来。

  “唰”

  道血花溅起,银发中年脸色变,身影再次倒退百米,脸色无比阴沉的望着紫衣中年人,道:“卑鄙的家伙,竟然偷袭”

  紫衣中年人闻言失笑,摇了摇手中的青铜匕首,道:“你是傻呢?还是傻呢?难道还跟你公平决斗?这是战争,你们的人力可是我们的双倍呢。”

  紫衣中年人的话语落下,刘勋的脸色也是凝重起来,是啊,对方的人力可是华夏的双倍,擒贼先擒王,显然这个银发中年人就是所谓的王。

  “前辈,只要你有办法将其打碎,我便可以将其吞噬,使其彻底陨落。”刘勋心中已经决定,此人必须死,如果银发中年人死了,战局可能会改变。

  因为他发现了,紫衣中年人跟银发中年人的修为,极有可能已经突破了破劫,达到了永生

  然而名永生修士,刘勋想要斩杀的话,实在是痴人说梦,所以只能依靠紫衣中年人,但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把握,可以百分百的将其吞噬。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把他砍碎的。”紫衣中年人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便向着银发中年人而去,厮杀到了起。

  刘勋深吸了口气,对着帝渊等人拜,道:“帝兄,诸位,拜托了,再支撑会!”

  帝渊等人此时身上已经布满了伤口,当听到刘勋的话后,皆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就算我们死,也不会让名异域修士,去马蚤扰你的。”

  刘勋凝重的点了点头,也不再矫情,这是个赌注,个胜率不大的赌注,但既然他们都敢把筹码压在自己身上,自己怎能不相信自己?

  体内精气再次运转,封印在体内的龙脉之力轰然燃烧起来,此时刘勋的身体仿佛都同燃烧,血红色的战甲加上白色的火焰,将他衬托的,犹如神明般。

  身影微动,刘勋出现在银发中年人身前,与紫衣中年人起向其发动攻势,银发中年人不屑的望了刘勋眼,丝空间之力,瞬间便将他禁锢。

  但却仅仅只是瞬,便被龙脉之力化作的白炎焚烧,此时不仅银发中年人愣,就连紫衣中年人也是略显震惊。

  刘勋并未作任何解释,因为这不仅仅是依靠的龙脉之力,其中还夹杂着势,大势者可改天换地,区区的空间之力,已经不足以将他禁锢。

  此时银发中年人被紫衣中年人步步紧逼,肯定是拿不出闲力来对付刘勋,对刘勋施展空间之力,已经是他最大的能力。

  与此同时,帝渊百人并不轻松,短短的炷香时间,已经有了十人陨落,毕竟双方数量差距太大,情势岌岌可危。

  但刘勋跟紫衣中年人也并不轻松,虽然可以压制银发中年人,但短时间内却无法将其斩杀。

  时间飞逝,瞬天黑,瞬天明,眨眼间,二日已过!就在这时,突然声号角声响起,虚空震动,天地随之色变!刘勋见状脸色变,旋即仰天大笑起来!

  战场不远处,数百辆青铜古战车开路,密密麻麻,望无际的修士正在朝着战场赶来,上方的旗帜格外显眼中州!

  中州的支援大军已经到来,也就意味着战局的改变,但更意味着异域的大军也会随之而来,这场战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局面。

  增援的到来,使得华夏修士激动的仰天大啸。

  特别是帝渊等破劫修士,经过两天的死战,现在仅剩二十余人,而且每个人身上都有着深可见骨的伤口。

  然而就在众人绝望间,增援到来了!这是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激动,种新生感,充斥在所有华夏修士心头。

  银发中年人见状,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不再与刘勋两人缠斗,直接脱离战圈,同时对着异域大军,喝道:“先行撤退,等待支援。”

  第666章异域至尊现!上

  紫衣中年人手中青铜匕首划出,双眼望向准备逃离的银发修士,冷哼声,道:“想走?晚了!”

  同时间,刘勋双眼微眯,体内龙脉之力燃烧至极致,化作道血白双芒,向着异域银发修士而去。

  银发修士被紫衣中年人拦下,无奈之下,只能与其相战,但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向线天下方,因为中州支援大军里,道气息实在令他忌惮。

  就在银发修士被紫衣中年人压制,失神的刹那,刘勋突然出现在其上空,体内精气运转,阴阳之力布满双拳,对着银发修士的头颅轰打而去。

  然而银发修士不亏为永生修为,短暂的失神并不代表刘勋就有机可乘,头颅歪,刘勋的双拳随之落空,但拳风的余波,依然将银发修士的半耳扫落,鲜血随之溅起虚空。

  “天地之力!”当拳风斩落半耳,银发修士瞬间色变,股无法抗拒的毁灭力正在迅速的摧毁着他的生机。

  银发修士不敢再疑迟,道金光闪过,闷哼传出,自己把自己受伤的半耳给彻底斩下。

  色变的同时,银发修士忌惮的望了刘勋眼,这怎么可能?华夏不是在远古之后,就没人可以掌控天地之力了吗?为何此子

  银发修士肯定自己没有感觉错,方才那股力量绝对是天地之力的种,此子不仅拥有天地之力,而且还拥有太古时的异象,这究竟怎么回事?难道他是古至尊转世?不可能

  如果是古至尊转世,他不可能这么弱,也就是说这个好运的小子,无意间获得了华夏古传承!不行,我不能再逃了,这小子如果成长起来,实在是个威胁。

  想起先前战场尸体消失的诡异幕,再加上天地之力与太古异象,以劫地的修为,便可击杀破劫!银发修士的眼神第次变的无比坚定阴冷,他要斩杀刘勋,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与此同时,时间倒退三息前,皇天裂站在最前方的辆青铜古战车上,皇天琳与皇道柔伴随左右,此时皇天琳正在扫视着下方的无尽修士,仿佛在寻找个身影。

  “姐姐,不用找了,看上面。”皇道柔望着上方的红白色身影,以及紫衣中年人,美眸中泛起丝惊意。

  皇天琳随眼望去,神色也是愣,她实在没有想到,刘勋竟然参与到了这种层次的战圈之中,而且似乎还处于上风。

  当刘勋拳将银发修士的耳朵斩落的时候,不仅皇天琳跟皇道柔色变,就连皇天裂也是略显惊讶。但下刻,皇天裂突然失声道:“糟了!”

  话语刚刚落下,银发修士毫无征兆的转身,竟然不顾紫衣中年人刺向他的匕首,对着刘勋狞笑声,便拳轰出!

  紫衣中年人脸色变,暗骂声,他猜到了银发修士的想法,同时也感觉到了银发修士的疯狂,这人是要彻底斩杀刘勋!但此时他已经拦不下了。

  刘勋倒吸口凉气,瞳孔瞬间收缩成针眼般大小,股死亡的危机,直入心头!死亡,距离自己从没有这么近过!

  他想逃,但身体却动不了,他知道银发修士肯定已经彻底将自己锁定了!糟了!这狗疯了!这是刘忙当时仅剩的感叹,下刻他便被银发修士击穿了胸膛,倒飞出去。

  刘勋的意识瞬间模糊了下来,差距太大了,虽然自己可以斩杀破劫,但并不代表可以与永生战。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那名破劫修士大意,刘勋也会在瞬间被斩杀!也就是说他有着可以威胁破劫的攻击力,但却没有可以抵御破劫的防御力跟速度!

  刘勋的速度攻击防御是比常人高上个层次,但仅仅是对于同修为来说,下越了这么多级,弊端便彻底显现。

  可以说这两天内,如果不是紫衣中年人压制银发修士,刘勋早就在瞬间被斩杀了!因为先前的侥幸,刘勋大意了,然而大意的后果便是死亡!

  意识越来越模糊,先前的幕幕回放在刘勋的脑海中,体内股暴虐的力量,正在摧毁着他的生机。

  “轰!”声巨响,刘勋撞击在山崖上,鲜血溅起,染红了山石

  寂静,沉默,经过方才银发修士的命令,异域已经开始逃亡,华夏幸存的修士都在注视着上方的战斗,但他们实在没有想到,银发修士竟然会放弃防御,直接斩杀刘勋!

  皇天琳单手捂嘴,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般,望着自山体滑落的那具熟悉的身影,脑海中再次呈现中域城城墙上刘勋离去的情景。

  “你身上的担子,我帮你扛”,情景历历在目,仿若昨日

  银发修士仰天大笑,无视紫衣中年人的攻击,径直的向着滑落的刘勋而去,他要将刘勋打碎,彻底的将未来的威胁清除。

  当银发修士接近刘勋,皇天裂刚想动,突然神色愣,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忌惮。

  银发修士瞬间便来到了刘勋身前,单脚对着刘勋的头颅踏去,但就在这时,刘勋的眉间黑白火焰闪,道青黑白光芒射出,银发修士脸色变,毫无任何征兆的轰然爆裂。

  但仅仅瞬间,银发修士的身躯便重组,望向刘勋眉间的眼神中带着恐惧,颤声道:“你是谁?”

  “小小永生,也想在我面前杀人!”话语落下,麒麟刺神识化作人形,接下刘勋的身体,漂浮在半空。

  “哎,还动用不了法则之力,竟然连个蝼蚁都斩杀不了。”麒麟刺望着自己的身躯摇头,紧接着望了眼刘勋,神色凝重起来。

  “龙脉之力,此时不用,更待何时?”麒麟刺单指指向刘勋,被封印在刘勋体内的龙脉之力,旋即化作道道白芒,修补着刘勋的神识。

  随着龙脉之力的修补,刘勋的意识随之清醒,当看到麒麟刺的时候,他暗自松了口气,如果没有麒麟刺以龙脉之力为自己恢复的话,恐怕自己就只能等死了。

  第667章异域至尊现!下

  毕竟当时自己仅剩的丝意识都模糊了,但龙脉之力仅能修补自己的神识与精气,身体的修补,还得靠他自己。

  暗自调动吞噬世界中的轮回印记与气血之力,顿时无数的异域修士灵魂惨叫过后,皆化作了刘勋的养料,瞬间便将破碎的躯体恢复。

  “消耗越来越大了呢。”感觉着神通世界中的灵魂消散,刘勋感叹道,真是想死都不能呢,只要有战场,只要有人死亡,只有有着足够的尸体,刘勋几乎就是不死之身,当然,前提是他的意识还清醒。

  “醒了就赶紧吞噬吧,十多万的尸体呢。”看到刘勋醒来,麒麟刺望向天际说道,眼神中带着抹凝重。

  “这么多人,是不是太显眼了。”刘勋呼出口浊气,扫了眼银发修士,淡然说道。

  “想活就别在乎舆论,想死的话,现在就可以。”说到这里,麒麟刺依然望着虚空,紧接着道:“赶紧吧,没多少时间了”。

  刘勋闻言神色呆,不解的望了眼麒麟刺,他发现今天的麒麟刺,好像跟以前不同,但又说不出来。

  “吞噬!”刘勋双眼瞳孔瞬间变的黑白,开玩笑,自己肯定想活,其他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反正自己吞噬的又不是活人。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整个线天战场中的尸体,皆化作道道血芒,向着刘勋而来,仅仅三息时间,整个战场,再无具尸体

  “越来越熟练了呢,不错”,麒麟刺缓缓转身,复杂的望向刘勋说道。

  “”,刘勋闻言,神色更加不解,今天的麒麟刺到底怎么了?尽说些不着边的话语。

  刘勋公开式的吞噬,使得在场所有修士色变,这实在太诡异了,尸体就这么突然的消失不说,而且随着尸体的消失,刘忙的修为波动,竟然又强了丝。

  “族叔,这便是他体内的至尊吗?”皇道柔望向刘勋的眸中带着忌惮,毕竟这些尸体的消失跟刘勋有关,已经彻底脱离了她的认知。

  “他到底是什么人?”皇天琳的眸中也是带着丝震惊,虽然以前也听人说过南域战,至尊吞噬千万生灵,但她那时以为是至尊,而不是刘勋,但现在亲眼看到刘勋吞噬,令她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这可真是具活生生的棺材啊!”皇天裂眼神闪烁,显然亲眼看到,对他的震惊也是不小。

  下方些许修士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厌恶,因为这些尸体中也有着他们的亲人跟战友。

  “小子,趁着现在,看清某些人的嘴脸,也不是件坏事,个人的道,是最难行的!我希望你,可以坚定自己的道路,直勇往直前。”

  麒麟刺的话语,再次传入刘勋心间,刘勋扫了眼众人的表情,暗自点头!下方修士的表情中,有怨恨,有厌恶,然而更多的则是畏惧

  “小子,你走吧,赶紧逃,逃的越远越好!”麒麟刺转身,用化作人形的双手,拍了拍刘勋的肩膀,眼神中带着抹欣慰。

  刘勋闻言,直接愣在了当地,逃?麒麟刺竟然叫自己逃?这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刘勋心中不解,但麒麟刺却没有解释的意思,手中血色光芒闪,便将刘勋包裹起来。

  随着血色光芒的出现,周围刹那间风雷大作,雷光漫天!虚空都在极度的扭曲着,仿佛天地将要破灭般。

  “太古之时的移天之术!”皇天裂见状脸色大变,眼神中带着骇然,他想不到在古书籍中看到的秘术,今天会亲眼看到。

  “族叔,什么是移天之术?”此时皇道柔也顾不得行礼了,直接出言问道,毕竟今天发生的切,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移天之术起源于洪荒,于远古时绝迹,这是大传送之术!可以瞬间将个人传送至另片天地,所以被称之为移天之术!而关于移天之术最后的记载,便是在太古之时。”

  皇天裂此时不能平静,他不明白为何眼前这位至尊要施展移天之术,而且是对刘勋施展。

  皇天裂并未压低声音,所以刘勋自然也是听到了,当知晓这种秘术的作用,顿时不解的问道:“你这是干嘛?”

  麒麟刺脸色无比凝重,还未言语,便被虚空中声狂笑打断,笑声中道话语随之传来:“他当然是想救你了,不过可惜晚了步!”

  话语落下,麒麟刺脸色瞬间大变,包裹着刘勋身体的血色光芒也是随之消散,刘勋看到麒麟刺的表情,也是不自然的倒吸口凉气,这还是他第次看到麒麟刺如此忌惮的表情。

  笑声止,道全身白衣的人影随之出现,这是个长相很清秀的人,但身上的那股气息,却令在场所有修士色变。

  “这是至尊的气息!”皇天裂额头流下滴冷汗,身躯在颤抖着,就连强如皇天裂都如此形态,下方的修士更加不堪。

  有的已经被这股气息震慑的昏迷,有的已经蹲伏在地面,冷汗湿透了后背,脸色苍白无比,就连丝的反抗意识,都生不出。

  “个准至尊而已,也想阻拦我?”麒麟刺望着那名准至尊,淡然说道,但额头处的滴冷汗,却表明此时并不如言语般轻松。

  白衣准至尊闻言失笑,道:“当然,如果你是全盛时期,别说是我,就算是至尊前来,恐怕也拿你没办法,但是现在的你嘛”

  “就算你方的至尊都未发现,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麒麟刺冷哼声,并未接话,反而继续询问道。

  “丝波动而已,要是别人或许就忽略了,但可惜鄙人是个心细之人。”白衣准至尊淡笑声,不急不忙的说道,仿佛并不担心刘勋可以逃跑。

  “果然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