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得已,刘勋也不想杀他,但他却知道,如果自己不击毙司徒明浩,现在死去的人便是刘章。

  刘章是他的弟弟,他有责任保护他,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杀了司徒明浩,因为司徒明浩知道真相后,肯定不会放过刘章的。

  再说司徒颖,其实刘勋很欣赏她的,虽然司徒颖性格叛逆,但却敢爱敢恨,也不失为个奇女子,刘勋对她虽然还没到那种爱恋之意,但好感还是有的。

  现在看到司徒颖那无精打采的样子,刘勋心中也是自责起来,他第次动摇了自己的信念。

  自己这么做对吗?为了自己的恩怨,而造成了这么多人的家破人亡!就算爷爷知道后,他老人家会原谅自己么?

  刘章在听到刘勋称呼司徒颖为小颖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的哥哥陷入情感的自责中了,如果说现在谁最了解刘勋,不是李梦瑶,也不是其他人,正是刘章。

  刘勋打开司徒颖的房门,此时司徒颖正捂着枕头在抽泣着,不知为何,刘勋心中莫明的痛。

  至霸无情!这是二爷爷在他离开济南前跟他说的话,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司徒颖察觉到了刘勋的到来,也是抬起头望向刘勋,双眼已经哭肿,哽咽着嗓音说道:“你过来,让我抱着,不然我没安全感”

  “”司徒颖的嗓音已经沙哑,刘勋听到这句话后,瞳孔也是收缩起来。

  个女人在这种时候,最无助的时刻,需要的人定是她最爱的人,也是唯可以给她安全感的人。

  但刘勋此时觉得很讽刺,自己是她的杀父仇人,而现在又在可怜她,是不是很可笑?

  刘勋走到床边,司徒颖依然抱住他的脖颈,而后把头依偎在他的胸前。

  慢慢的,她不哭了,也或许是哭累了,便躺在刘勋的怀抱中,睡了过去。

  刘勋将薄被盖在司徒颖身上,而后靠椅在床头,也是缓缓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市刑警总队总部。

  许腾飞拨下个号码,然后轻声说道:“你帮我查下各大军区中有哪些射击成绩优良的军人退役。”

  “你说的再详细点,优良的人多了,你让我查到明年的今天?”话筒内传出笑骂的话语。

  “千八百米远距离,可以百发百中的那种。”许腾飞显然没有心情跟他开玩笑,正色说道。

  “你开玩笑吧?你找这样的人,你去特种大队找啊,我这可没有这样的人才,就算有也被特种大队给挖走了。”

  “那你问下老王,特种大队里有没有退役的,特别是今年。”许腾飞倒了杯白开水,而后喝了起来。

  “这根本不可能,就算有那样的,国家也肯定会把他留下,还让他退伍?你也在特种大队待过,你退役后不也是进了国家安全局么?这点事事还用得着我说吗?”对面传来声取笑的声音。

  “那算了,我先挂了。”许腾飞也知道根本不可能,但他还是抱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心理行事。

  “等等”就在许腾飞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对面却又传来声急呼声。

  第54章毒狼

  “怎么了?”许腾飞听到这句话,眸中也是闪过道精光,难道真的是特种大队的?

  “联合国维和部队前天发来密报,我国代号毒狼的个特战队员,退役回国了”

  许腾飞闻言,手中的杯子顿时跌落在地上,水也是洒了地,但他却紧接着回神过来,沉声说道:“是那个部队么?”

  “是的,就是咱俩被淘汰的那个部队”话筒中传出声叹息,显然也是回忆起了往事。

  “我知道了。”许腾飞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他也曾经参加过联合国那场选拔,但可惜的是他被淘汰了,所以他也知道有这么个部队存在。

  “毒狼!”许腾飞眉头深凝起来,毒狼这个名字他不陌生,因为年前刘勋便是世界特种兵联赛的单人作战能力第二名。

  而且刘勋那个小组,还是小组作战第名,其他成员或许许腾飞忘记了,但这个毒狼,他却忘记不了。

  不仅仅因为刘勋是名华夏人,最重要的是刘勋打破了华夏的记录。

  因为毒狼这个代号,不仅仅是单人作战能力第二名,而且还是军事思维第名,小组作战能力第名,可以说,除了单人作战之外,刘勋几乎无懈可击。

  这还是许腾飞不知道刘勋失手原因的前提下,如果他知道了,怕是刘勋在他的心目中,会更加高大,因为刘勋的单人作战能力,丝毫不弱于第的‘天狐’。

  “毒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当年应该是南京军区,李腾伟下面的人。”许腾飞说完,便又拨下了个号码。

  “帮我接南京军区,中校李腾伟”

  清晨,晨阳初生,路边的草叶上依稀还沾着露珠。

  此时陈建成坐在张方椅上眉头轻皱,司徒明浩的死,也令他受到了舆论的影响。

  毕竟司徒明浩死前,岳旭东是以陈建成的名义将其喊到医院门外的,而各大媒体也喜欢八卦,所以自然而然的将陈建成给炒到了事件风波的顶端。

  “这真是石惊起千层浪啊!”陈建成叹出口气,任他怎么想也不会想到,自己生的对手,竟然就这样死了。

  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陈建成自己,也不仅仅是市的各大企业,同时整个华夏以及国际上与司徒集团有来往的企业,都受到了损失。

  而司徒集团此时也是摇摇欲坠,这是个私人企业,说白了就是个家族企业,司徒明浩活着的时候他们不敢太过招摇,但现在司徒明浩死了,他们也都有了‘自立山头,各自为王’的念头。

  司徒集团的内部矛盾旦爆发,各大企业多多少少都会受到影响,陈建成知道,场极大的暴风雨,正在酝酿之中!

  座别墅中,王子青看着报纸,轻笑起来,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要比实力,王家远远比不了司徒集团,但现在局势混乱。

  司徒集团的剧变不亚于场金融风暴,这场风暴过后的结果,注定会有人破产,但也注定会有人浑水摸鱼,成为新代的商业大鳄!

  程家陈家王家以及司徒集团分公司,也就是刘章的那些‘堂兄’‘堂弟’,此时都在厚蓄薄发,他们都在等待着个时机,口将司徒集团这只肥羊吞噬。

  刘勋跟司徒颖此时也是醒来,司徒颖的状态比昨天好了很多,起床后,刘勋正在洗手间洗漱。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李梦瑶的电话,按下接听键,李梦瑶的声音也是传来。

  “刘章没事吧?”李梦瑶担心的问道,显然也是知道了司徒明浩死去的消息,但她却以为刘章是司徒明浩的亲儿子,毕竟刘勋没有将此事跟她说。

  “比昨天好多了。”刘勋只能如此说道,他不告诉李梦瑶的原因,是不想让李梦瑶跟这件事掺和到起。

  “本来我想今天去找你的,但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你现在多陪陪刘章吧,过几天我再去找你。”

  “好。”刘勋此时心里很矛盾,他在考虑到底告不告诉李梦瑶关乎司徒颖的事。

  “那好,我先挂了”刘勋‘恩’了声,便等待着李梦瑶挂断电话,但电话却直没有挂断。

  “怎么了?”刘勋不解的问道。

  “那个等下次见面,我就把自己给你”李梦瑶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刘勋听着手机的‘嘟嘟’声,望着前方的镜子,叹出了口气。

  司徒明浩在今天下葬,毕竟头颅已经没了,也就没有了停三天的必要,因为停尸也只是亲人们希望死者复活的种寄托。

  等到司徒家族的人到齐,上百辆奔驰开路,刘勋刘章司徒颖以及李朋坐在最前方的辆。

  到了墓地之后,刘章也是做了些习俗的礼节,今天没有人敢谈司徒集团的事,因为死者为大,再重要的事,也要等到‘头七’过了之后再说。

  今天是市最安静的日子,陈建成等各大企业也是前来拜祭,各家媒体以及记者,也是聚集在了墓地,当然,也少不了便衣的刑警。

  七天之后,刘章以悲伤为由,推辞了司徒家族各个堂兄堂弟想要开会的提议,但他也没有拒绝,只是将时间推迟了半个月。

  司徒明浩过完头七的第天,刘勋洗漱完毕之后,司徒颖也是换上了条淡蓝色紧身牛仔裤,上衣是白色恤,而后穿上双白色运动鞋。

  “穿成这样干吗?”刘勋依然是标准的总监套装,衬衣领带加西裤。

  “我想通了,我爸肯定也不希望我这样消极下去,所以我要重新站起来,今天咱们去逛街!”司徒颖走到刘勋身前,抱着刘勋的脖颈说道。

  “逛街?你爸头七刚过,现在逛街,你不怕那些狗仔队继续造谣?”刘勋对着镜子扎上领带,轻声说道。

  “人是为自己活得,如果总活在别人的眼中跟舆论下,那生命还有什么意思?”司徒颖洗漱完毕,便揽住刘勋的手臂,向着别墅外走去。

  r已经修好,换了套黑红双色搭配的车壳,上车之后,两人便向着家商场行驶而去。

  行驶在市区,刘勋也不敢开的太快,毕竟这时候属于高峰期,堵车堵的很厉害。

  望了眼后视镜,刘勋皱了皱眉头,因为辆黑色的帕萨特已经跟了他好几段路了。

  开始刘勋并没有在意,以为只是顺路的,但从别墅直走到现在,这辆帕萨特好像直跟在他的车后。

  “看什么呢?”司徒颖向着刘勋问道,前方正是红绿灯路口,红灯已经亮起,所以刘勋也是停下了车。

  “后面好像有跟踪我们的。”刘勋随口说道,并没有在意。

  “可能又是那些记者吧,跟你说的样,群狗仔,甩都甩不掉。”因为司徒明浩被枪杀,所以媒体的镜头也是锁定了司徒明浩的家人,有记者跟踪并不奇怪。

  “或许吧”刘勋点了点头,也不在意,等绿灯亮了之后,便向前开去。

  第55章初次交锋

  “刘勋,你来试试这套衣服好不好看”

  当来到商场,司徒颖拉着刘勋到处试穿衣服,现在已经是第八套了。

  别的女人逛商场都是为自己买东西,看衣服,但司徒颖却拉着刘勋来到了男士专柜,不厌其烦的拿着套套的西装以及休闲装,放在刘勋的身上比量着。

  “好,这套也要了。”司徒颖将衣服包装起来,然后把衣袋放在刘勋的胳膊上,脸上也是露出了七天来的第次微笑。

  刘勋望着自己手中七八个大包小包,心中也是升起抹复杂。

  每个包中都是男士用品,除了西装便是衬衣以及休闲装,司徒颖仿佛还不满意,便继续挽着刘勋的胳膊,向前方走去。

  个男人爱个女人,便会心甘情愿的陪她逛街,但个女人爱个男人,便会舍弃自己逛街的时间,来为他挑选她喜欢的衣物,这点,司徒颖做的很到位。

  当挑选完衣服,司徒颖便拉着刘勋去照大头贴,刘勋心中虽然不愿,但也拧不过司徒颖,只能在路人诧异的眼神下,陪着司徒颖摆着各种。

  此时的司徒颖就跟个小孩子样,足足照了几十张才罢休,这几十张的虽然不同,但却有个共同点,那便是每张司徒颖都是抱着刘勋的脖子。

  刘勋望着各种接吻照傻笑照,总之喜怒哀乐都齐了。

  此时他望向司徒颖那开心的笑容,自己的嘴角也是浮现抹轻笑。

  逛完商场,两人来到了公园,司徒颖正在啃着支冰淇淋,弄的满嘴都是奶油,边吃边问道:“你爱不爱我?”

  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沉默了下来,片刻后方才说道:“我有女朋友。”

  “那天打电话的那个?”刘勋的话语落下,司徒颖并没有意外,因为那天洗手间刘勋打电话的时候,她也听到了。

  “对。”刘勋不想骗司徒颖,也不想骗自己,因为纸是包不住火的,迟早会露馅,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还是她的杀父仇人,虽然司徒颖不知道,但刘勋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那是因为你没有早遇到我。”司徒颖将冰淇淋塞到刘勋嘴里,紧接着说道:“那些说如果爱个人就该放弃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懂爱情,因为他们在逃避,不敢面对!总之你只是我个人的,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更不会放弃,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刘勋听到这句话,顿时失笑,轻声说道:“我们才认识几天?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了。”

  “在个对的地点,对的时间里遇到个对的人,这就是人的生,虽然你的人生观我现在还不清楚,但我自己的人生观,我可以确定。”

  司徒颖说到这里,便把刘勋手中的冰淇淋抢了过来,口口的吃了起来。

  刘勋望着司徒颖,也是靠在座椅上深吸了口气,其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就在眼前,但是当他知道的时候,却为时已晚,当然,这都是后话。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起伏,人也不可能未仆先知,就连那些曾掌握奇门遁甲以及八卦阴阳的人,也算不出自己的人生。

  但正因为如此,人生才是多姿多彩的,每个人的生都充满了挫折,有哭有笑有血也有泪,七情六欲是造物主送给人类的专属,而人类也正是因为这七情六欲,痛并快乐着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刘勋却是眸光寒,因为他身后传来阵劲风。

  无数次在死亡边缘活下来的刘勋,不用猜也知道身后有人向他出手了,身体毫不犹豫的向前倾,躲开了身后的攻击。

  身体前倾的刹那,他也是将身体旋转了过来,拳打向身后,而他身后的那人,仿佛知道刘勋会出这么招,也是迅速的退了几步,使得刘勋的攻击落空。

  这幕是在瞬间发生的,也不过秒钟的时间,司徒颖此时也是反应了过来,旋即起身望向身后。

  刘勋望着前方剑眉星目的青年,眉头微皱了起来,他在市得罪的人根本就没几个,谁会对他出手?除了程天林他真想不出是谁了。

  但这人如果是程天林派来的,那刘勋真是高看程天林了,他现在的身份是司徒集团行政总监,程天林以前寻他麻烦也就罢了,如果现在还不死心的话,那只能说程天林自寻死路。

  程天林是那么莽撞的人么?刘勋认为不是,而且这人根本也没下死手,只是击之后,便退了回去,明显是试探性的攻击。

  “毒狼,初次见面,你不想说点什么?比如你是怎么将司徒明浩杀死的。”青年正是许腾飞,七天前他给李腾伟打过电话之后,李腾伟告诉了他毒狼便是刘勋。

  刘勋闻言,瞳孔缩,但神色依然平静,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董事长不是我杀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毒狼是谁。”

  许腾飞听到这句话,心中也是没底了,因为他虽然确定了刘勋便是毒狼,但也不确定凶手便是刘勋,而且他从心底也不认为,这样的个特战队员,会干这样的事。

  “你是谁?在胡说些什么?刘勋怎么可能是杀我爸的凶手,我爸出事前,我俩直在起。”司徒颖听到许腾飞的话,脸色怒,为刘勋辩护道。

  许腾伟这句话本来就只是试探,当看到刘勋没有异样的时候,他就已经排除了这种可能,现在又听到司徒颖这句话,许腾飞也是彻底将刘勋的嫌疑排除。

  司徒颖他知道是谁,因为许腾飞看过死者的家属,既然司徒颖是司徒明浩的女儿,司徒明浩出事前这两人又在起,人证都已经有了,许腾飞也是没有往他处想。

  如果不是因为刘勋是联合国那个部队的队员,或许许腾飞会怀疑,也会详细的问司徒颖那晚的事,那样刘勋百分百会被查出,但巧就巧在刘勋是毒狼,而许腾飞曾经也是个军人,他不会相信这样的个人,会堕落到枪杀司徒明浩的份上。

  但许腾飞不会想到,仇恨可以使个人改变,也可以改变个人的信念,或许他以后会想到,但现在却没有!

  “得将那个酒店的监控删掉!”刘勋虽然不知道许腾飞是什么人,但他却知道这件事情的遗漏点,他从没想到案情会进展的这么快,竟然已经查到了他的头上。

  许腾飞望向刘章,轻声说道:“刘勋,代号毒狼,五年前参军,四年前被送往联合国参加特种兵选拔,后被选中,曾在联合国秘密组建的特种部队服役,年前参加世界特种兵大赛,获得单人作战能力第二名,团队作战能力第名,军事思维第名等荣誉!因两月前次任务中,不幸受伤而退役,从而回国。”

  许腾飞的话落下,刘勋也是双眼微眯了起来,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自己人。”许腾飞轻声笑,也是将自己的证件拿出,递向刘勋。

  第56章知己还是宿敌?

  “华夏安全局执行部部长许腾飞?”刘勋接过证件,旋即望向许腾飞,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而且知道我身份的?”

  “我给李腾伟打过电话,他都告诉我了,而且我当年也参加过那场选拔,只不过被淘汰了。”许腾飞从刘勋手中接过证件,而后装入衣袋。

  刘勋听到这句话,心中也是明了,但紧接着眉头挑,质问道:“我想你既然参加过那场选拔,那么也就应该知道这个部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现在你在大庭广众下说出,难道不怕上军事法庭?”

  许腾飞闻言笑,并没有解释,只是继续说道:“毒狼,你既然是司徒集团的行政总监,也肯定知道司徒明浩被枪杀的事了吧?”

  “知道。”刘勋点了点头,等待着许腾飞的下文。

  “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了,司徒明浩是国际公司的董事长,在美法英俄等国都有着商业线路,现在他被枪杀,不仅对华夏造成了影响,而且在国际上,也是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许腾飞说到这里,深吸了口气,望着刘勋紧接着说道:“这七天里,我查过司徒明浩生前的仇人,但都被我排除,所以我现在怀疑是国际恐怖分子或者商业性的雇凶杀人,当然也不排除仇杀。”

  “恩,我也认为雇凶杀人的可能性大些。”刘勋顺着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