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捂嘴,眼神中带着震撼,失声道:“紫菱知道了,你是传说中的天狗!”

  小兽:“”。

  刘勋:“”。

  刘勋闻言,大声笑了起来,小兽却阵无言,自己都说了自己不是狗了,这女人怎么还叫自己天狗?难道天狗就不是狗吗?自己岂是那卑微的天狗可比的?自己可是

  刘勋此时止住笑声,先前紫菱句话问出了数个问题,显然是已经忘记了先前的事情,神帝法身为其修改记忆,看来已经成功了。

  既然已经成功了,那么自己应该可以做那事了吧?暗自咽下口唾沫,刘勋缓缓说道:“菱儿,我已经找到了出口,我现在先看看你的伤势,怎么会突然晕倒呢?”

  刘勋蹲下,将紫菱扶起,装作检查身体的样子,片刻后,突然向着紫菱的唇间吻去,两唇相对,他贪婪的吸取着伊人的芬芳。

  紫菱并没有排斥刘勋,显然是记忆中两人就是这种关系,经过这么弄,刘勋隐藏了许久的欲火终于爆发,左手伸进伊人衣物,向上而去。

  第659章真实的世界!10

  但就在这时,紫菱却睁开了双眼,把将刘勋推开,脸颊浮现抹羞红,低头道:“夫君不可以的,狗狗还在这里,还有,咱们还没有行天地之礼呢。”

  “”刘勋呆滞了,瞥了小兽眼,又仔细的思索了紫菱的话语,还没行天地之礼?这神帝法身到底在搞什么!这不是折磨自己吗?

  小兽:“”。

  它已经彻底无奈了,身后九条尾巴扫动,盯着紫菱道:“汪!我都说了我不是狗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还给我叫狗!”

  紫菱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衫,莲步微移,来到小兽面前,俯下身后抚摸着小兽的皮毛,道:“好可爱的狗狗”

  小兽:“”。

  小兽开始是很愤怒的,但是当紫菱的双手抚摸它的皮毛时,小兽的表情立即变的惬意起来,并且小翅膀开始煽动,头颅向着紫菱的胸前挪去。

  刘勋见状,神色愣,脸色瞬间黑成片,这只色狗!自己还没吃头彩呢,这货竟然就产生了想法!怎么能忍?

  手将小兽的九条尾巴捏起,手拉住小兽的头颅,将小兽转移向了自己,此时小兽还在沉迷状态,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刘勋挪动。

  当小兽的头颅挪至刘勋胸前,先是用毛茸茸的小头拱了下,不禁疑惑了起来,虽然胸前也有点鼓,但为啥这么硬?妈妈的不是这样的啊!

  想到这里,小兽便伸出两只前爪,下下的按了上去,不对,太硬了!难道人类的都这么硬?带着疑惑的小兽,睁开了双眼。

  此时刘勋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这绝对是只色狗!虽然不是狗,但也绝对是只色兽!

  “你个色狗!看老子不把你活烤了,竟然想给老子带帽子!”刘勋愤怒的话语传来,小兽也是神色清醒,顿时“汪”了声,挣脱出了刘勋的禁锢,道:“我都说了我不是狗,你再叫我狗,别怪我跟你样,失信于人!”

  刘勋眼角抽搐,片刻后,呼出口浊气,道:“就长了个狗样,怎么还不是狗了?你不是狗是啥?顶多也就算是只异变的狗而已。”

  小兽闻言,低下了头颅,趴伏在地面,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烁着泪光,道:“嘘嘘不是狗,妈妈说过了,嘘嘘不是狗,但你们为何跟它们样,总说嘘嘘是狗”

  小兽说完,眼角滴落滴泪水,缓缓转身,向着山脚走去,每走步,都有滴泪水滑落

  刘勋望着小兽的背影,脸色也是凝重起来,这只小兽绝对有故事。

  身影微动,刘勋显现在小兽身前,但小兽直接无视刘勋,绕过刘勋后,继续向前走去,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带着忧伤与怀念。

  “喂,你不吃“美食”了。”刘勋对着小兽喊道,但小兽仿佛没听到般,依然麻木的向着前方走去。

  叹出口气,刘勋心中知道,可能自己无意间令其想起了不开心的往事,身影再动,他出现在小兽身旁,与小兽并排而行,道:“原来你叫嘘嘘啊!怎么了,想到伤心事了?”

  小兽望了刘勋眼,但紧接着低下头颅,继续向前走去,并未作任何回答。

  “说出来会好受点的,虽然我在你印象中很卑鄙,言而无信,但相信我,那只是对敌人而已,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我是不会对朋友无义的。”刘勋跟上小兽的脚步,边走边说。

  话语落下,小兽的脚步突然止住,眼神中闪过丝忧伤,道:“嘘嘘没有朋友,也没有人想跟嘘嘘做朋友,这个世界上,只有妈妈对嘘嘘好。”

  小兽说完,便继续向前走去,刘勋随即跟上,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伤心事,说出来会好受点的,对了,你妈妈呢?”

  小兽闻言,眼角再次流下泪水,趴伏在地面上,呜咽道:“妈妈死了,为了救嘘嘘死了”

  神色愣,刘勋眉头深凝,想起小兽方才话语中的它们,心中也是推测的差不多了,深吸了口气,才缓缓说道:“是它们?”

  小兽舔了舔前爪,犹如只受伤的野兽在舔着伤痕,片刻后,才继续说道:“它们总是说嘘嘘是狗,也不愿意跟嘘嘘玩,并且经常欺负嘘嘘。”

  “那天嘘嘘被欺负的愤怒了,那股金色的力量突然出现,但是当金色力量出现后,它们便将嘘嘘当成了怪物,还想要杀嘘嘘,之后妈妈为了救嘘嘘,就死了”

  “之后嘘嘘便被它们直追杀,但那时嘘嘘看到了妈妈,然而在嘘嘘快要见到妈妈的时候,那股力量又出现了,嘘嘘再次醒来,便是在这个世界里了。”

  “嘘嘘发现了“美食”,并且知道只要吃“美食”,嘘嘘就可以变强,那样嘘嘘就可以回去找妈妈了。”

  小兽讲到这里,刘勋已经彻底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小兽先前肯定是生活在个高级灵兽群中,然而那些高级灵兽群对狗是非常歧视的,所以小兽的外貌,对其造成了压力。

  然而那股金色的力量,如果刘勋猜测的不错,定是令那些高级灵兽群中的至高者忌惮,怕小兽未来影响了它们的地位,所以它们才要击杀小兽。

  但就在它们击杀小兽的时候,小兽的母亲为了救孩子,可能陨落,至于为何是可能,因为刘勋从小兽的表达中,并没有准确的得到陨落信息,只是模糊的说了小兽母亲死了而已。

  从小兽的言辞中,可以想象,小兽的母亲绝对是只强大的灵兽,不然也不可能从整个灵兽群中将小兽救下,以言而论,刘勋可不相信,那些灵兽群会击杀只如此强大的灵兽。

  不然那样,对自己的族群以及族群的力量,影响定是巨大的,至于小兽的父亲是谁?刘勋真想不出,毕竟小兽没有关于自己父亲的记忆,但他却可以猜到,小兽的父亲,绝对不般。

  那股金色的诡异力量,实在是令人忌惮,就算是在这片世界中无敌的刘勋,也是升起股惧意,更别说外界的灵兽群了。

  第660章崩碎,三百载!上

  “好了,别想这事了,我为我方才的言辞道歉,如果出去后的战争中,我没有陨落的话,我跟你起去找你妈妈。”刘勋蹲坐在地面,拍了拍小兽的身躯说道。

  “妈妈还活着吗?”当听到刘勋这句话时,小兽眼神中闪过丝精光,望着刘勋问道。

  刘勋神色呆,但他知道现在小兽需要个希望,这个希望就犹如自己刚来这个世界时的希望样,这是个支点,个对未来不失去信心的支点。

  刘勋的嘴角浮现抹笑意,眼神中无比坚定的说道:“活着!我敢肯定,你妈妈还活着。”

  小兽闻言,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过丝喜悦,紧接着道:“你刚说你是嘘嘘的朋友,这也就是说嘘嘘有朋友了,而且还会跟嘘嘘起去找妈妈。”

  说到这里,小兽的眼神中闪过丝惊慌,望着刘勋说道:“你不会跟骗那些人样,骗嘘嘘吧?”

  刘勋闻言失笑,对着小兽伸出拳头,正色道:“当然不会,这可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承诺!”

  小兽不解的望着刘勋伸出的拳头,但紧接着知晓了刘勋的意思,前爪缓缓抬起,跟他的拳头碰,道:“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承诺。”

  说完后,小兽便歪头深思,自己是男人嘛?小兽为了确定自己是不是男人,便分开双腿,向着下方望去,当看到那玩意后,才暗自松了口气。

  但是当小兽抬头的时候,发现刘勋跟不远处的紫菱都神色复杂的望着自己,小兽立即闭上双腿,然后两只前爪捂住小脸,显然是害羞了。

  刘勋跟紫菱相视眼,旋即大声笑了起来,小兽听到笑声,两只小爪子捂的更紧,但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时不时的睁开道缝隙,偷看眼。

  闹剧过后,距离这个世界消散还有炷香的时间,此时两人兽平躺在山地上,但心中的思绪却不。

  刘勋心中在感叹着这三百年光阴,犹如南柯梦般的虚幻,但又那么真实,待到自己出去后,他要找时间去趟冥江,看看李逸萧兄弟是否存活。

  还有就是待到自己足够强大,他要回到地球,亲自看下,那具跟自己模样的尸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紫菱的心中也感觉好像是场梦,但是当她看到刘勋那熟悉的脸庞时,便露出丝舒心的微笑,这怎么会是场梦呢?如此的真实

  嘘嘘此时正用两颗大眼望着虚空,心中暗自说道:“妈妈,嘘嘘会去找您的,还有,嘘嘘有朋友了,嘘嘘跟朋友还有个承诺,叫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承诺。”

  想到这里,嘘嘘突然露出了丝不解,立即向着刘勋问道:“刘勋,什么叫做男人跟男人的承诺?”

  嘘嘘句突然的话语,立即把正在思索的刘勋惊起,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嘘嘘再次望了虚空眼,胸前的对小翅膀煽动,道:“嘘嘘在跟妈妈说话呢,正好说到咱俩的承诺了,但嘘嘘又解释不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思索了片刻说,才缓缓说道:“知道男人吗?男人要顶天立地,上面是天,抬头间可以将天捅破!下面是地,踏足时可以将大地震裂!至于男人跟男人的承诺嘛,那是超越天地,生不变的永恒信念!”

  嘘嘘闻言,双眼中闪过丝明悟,点了点毛茸茸的头颅说道:“嘘嘘明白了,男人跟男人的承诺就是天和地,但是刘勋,咱俩谁是天,谁是地啊!”

  刘勋:“”。

  什么叫明白了,你这明白什么了?他的内心在咆哮,但却不再作任何解释,因为再作解释的话,它肯定还会继续问的,所以刘勋只能淡笑声,道:“无所谓,你想当啥就当啥。”

  嘘嘘点了点头,便继续望向虚空,不再言语。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脸色变,凝重道:“你们两个赶紧进入我的神通世界,这个世界,马上就要崩碎了!”

  刘勋说完,双眼瞳孔瞬间变的黑白,在双色瞳孔出现的刹那,吞噬神通世界中,突然出现处被太极图案覆盖的地域。

  这便是刘勋经过两百年领悟出的办法,太极图案只有千米大小,想要收取千万人,那是痴人说梦!但他无所谓,因为他从开始就没打算带着千万生灵离开。

  “吞噬!次元世界!”话语落下,刘勋双眼中射出道黑白光芒,光芒照耀在嘘嘘跟紫菱的身上,当光芒落下,人兽的身躯,突然消失。

  再次出现,竟然是在吞噬神通世界中的太极图案内!刘勋径直的望向虚空,他知道不能再拖了,这个世界他做过无数的实验,自己目前最多只能维持半个时辰而已。

  “喝!”刘勋升上高空,声猛喝,随着喝声降落,周围突然出现无数的青龙幻影,龙影齐齐仰天怒啸,声音之中,竟然带着些许悲凉。

  刘勋知道这些龙影是这片世界的界灵,经过百万年的光阴,这个世界已经初步诞生了界灵,但世事无情,它必须要消散,这是它消散前的不甘悲吼!

  仿佛感觉到了界灵的情绪,刘勋徒步虚空,仰天怒啸,随着他的啸声,无数的大山崩裂,江河逆流,整片天地随之破碎!

  天地破碎,虚空之中出现无数的裂缝,裂缝瞬间便蔓延到了刘勋的位置,但他依然仰天怒啸,丝毫不在意那些裂缝,当裂缝接近他的刹那,就犹如那碎裂的玻璃般,尽数破碎!

  天地崩裂,虚空破碎,整片世界化作了无数的碎片,飘浮在周围,但刘勋的啸声还未停止!啸声仿佛穿越了天地,刺透了时空,如灭世神音般,响彻在这片天地的所有角落,啸声停止,碎片尽数消失,只有片虚无!

  啸天地崩!再啸虚空破!三啸尽虚无!

  神之世界崩碎,彻底化为虚无!

  与此同时,中域万道山脉之上,突然出现道龙影,龙影仰天悲吟,龙吟中带着些许不甘,仅仅刹那,龙影便化作点点光雨落下。

  第661章崩碎,三百载!下

  中州万道山脉龙脉散!但,还远远没有结束。

  西漠,处无垠黑沙之地跟片红土荒芜之地,条黑龙跟条红龙交叉升空!紧接着东土两条龙影升起北洋两条龙影自无垠海水冲出南荒条龙影趴伏在无际荒林之上

  同时刻,华夏五域,八条龙脉灵龙腾空,但仅仅三息时间,便发出阵阵悲吟,化作无数的光雨消散

  这突然的幕,不仅震动了整个华夏,更是令八域联军震惊,整片虚空尽被片暴虐的风暴充斥着,恍若灭世般。

  “怎么回事?这股悲凉以及暴虐的气息到底是什么?”

  “这不会是至尊之间交战了吧!余波竟然将整个古星都弥漫了。”

  “至尊交战!怎么可能?有了至尊参战,我们岂不是蝼蚁吗?会被瞬间斩杀的!”

  线天下方,无数的修士在议论着,望向虚空的眼神中,带着丝畏惧与忌惮。

  就在这时,名紫衣中年人突然出现,望着无垠虚空,缓缓道:“不是至尊交战,而是华夏的龙脉崩散了!”

  话语落下,周围的修士脸色瞬间苍白下来,龙脉崩散!这岂不是意味着华夏将亡?要知道他们修行所用的精气,可都是来源于龙脉啊!

  紫衣中年人望着虚空,眉头微皱,道:“好诡异的幕,龙脉崩散应该是无尽的精气肆虐,但为何没有丝的精气波动?难道说是被人偷走了?”

  刚刚想到,紫衣中年人便暗自摇头,怎么可能会被偷走,就算是至尊,也无法在无声无息间将八条龙脉,尽数挪走吧?但这眼前诡异的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紫衣中年人想不通,但紧接着化作道长虹消失在了天际,他要回中域,发生了如此大的事件,恐怕这所有的战事,都要有所改变了。

  中州南域,青铜台阶之上,幽冥突然睁开双眼,眉间的竖眼也是随之开启,道六色神芒射向无垠天际,道:“先锋已胜,我等也该出世了!”

  六色神芒升空,道全身白衣的人影撕裂虚空而出,仰天大笑道:“老子亲自选的先锋,怎有失败之理?杀吧!杀吧!犹如先辈们般”

  西漠,妖神殿中妖神冢,道虚影自两座最大的坟墓中爬出,望着中州线天方向,道:“哥哥,看来你让我留下道灵识,是对的决定呢。”

  枯寂的宇宙中,颗古星在火光中闪耀,无数的尸体横列,九幽长发飘动,望着遥远的天际,淡然道:“终于恢复了,可惜也没有个古至尊来解解闷。”

  说到这里,他嘴角浮现丝嗜血,紧接着道:“我的二师兄,你在哪呢?”

  与此同时,南荒蛮族东土巫族北洋海族,百米巨人神秘老者,以及身披黄金战甲的神秘人皆出现在了半空,仿佛在回应着幽冥的话语。

  华夏五域各地的议事大厅中,数位老者皆脸色凝重,他们不知道为何龙脉会突然崩散,但他们却知道线天绝对不能失守。

  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铁令下达!华夏所有族群,所有修士,拼死保卫线天!

  随着这道命令的下达,修士们知道最激烈的战争要来临了,这次的战争不是以前的小打小闹,而是真正关乎于华夏存亡的战!不容失败的战!

  八域联军总部,位满头金发的中年人,神色凌厉,望着下方无尽的修士,厉声道:“华夏龙脉崩散,这场战争会比预料中更早结束!华夏的至尊可能会出现,但大家不要畏惧,拼死夺下线天,毁掉华夏主龙脉!目标线天,八域所有修士,尽数出发!支援线天!”

  “杀!杀!杀!”密密麻麻,眼望不到头的异域修士,齐齐升空,此时他们放弃了胜券在握的北洋战场,也放弃了南荒西漠东土战场,所有的异域修士,齐攻中州!

  昆仑龙脉之地,麒麟刺看着外界的变化,凝重道:“昆仑,修养了百万年,华夏的精气不会短缺吧?”

  昆仑闻言笑,身影正在慢慢消散,道:“放心吧,只会比以前更浓郁,短缺?除非线天失守,吾陨落”

  昆仑说到这里,突然神色愣,前方出现道裂缝,道血影突然出现,打断昆仑的话语,道:“怎么会让你陨落呢?安心的支撑起八大龙脉崩散的职责吧!”

  血影凝实,刘勋自缝隙中迈出,望了眼麒麟刺,便紧接着道:“时间紧迫,我们走!昆仑,这里拜托你了。”

  麒麟刺闻言,眼神中闪过丝惊意,此时刘勋给他的感觉,就好比方天地般,可见,但却望不到尽头,不知道深浅。

  “外界的事,你都知道了?”麒麟刺的话语传来,刘勋嘴角笑,道:“八条龙脉被我吞噬,外界该发生什么事,我再推测不出,你真当我这三百年,白活了?”

  话语落下,昆仑与麒麟刺神色呆,但紧接着露出抹欣慰的笑容,昆仑并未言语,直接消失,去做他该做的事情。

  麒麟刺望着刘勋,不知不觉叹了口气,从刘勋的眼神中,他可以看出,刘勋已经彻底长大了!这里的长大两字的含义,也只有麒麟刺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