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麟刺也看出了刘勋心中的愤怒,缓缓说道。

  刘勋闻听此言,点了点头,并不言语。麒麟刺说完,道血芒闪过,道黑白火炎顿时出现在了尸坑之中。

  随着黑炎的出现,股炙热感顿时充斥在数万修士心间,感到异变的修士们,齐齐向着刘勋处赶来。

  但还未当修士们赶至,黑白火炎便已经将坑内的尸体,彻底焚化,就连丝的灰尘也没有留下。

  “小子,他们的灵魂不在此地,但他们的轮回印记却在,因为轮回印记就算太阳精火也是焚烧不掉的。”

  麒麟刺的话语传来,刘勋暗自点了点头,他知道麒麟刺的意思,他正好也有这种想法,但却不是用来强化自己,而是让他们的灵魂,在那个世界中,看着自己为他们报仇!

  黑白双炎将尸体焚烧完后,也是随即消失,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出现在众人眼中,刘勋暗自皱眉,如此深的巨坑,到底得用多少尸体才可以填满?

  这群畜生!刘勋知道这只是中州的随意处地界,便已经死亡了如此数量生灵,那华夏广阔无垠,此类事件,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起了。

  “吞噬!”刘勋双眼瞳孔瞬间变的黑白,吞噬神通用出,立即向着周围空间蔓延而去。

  经过了数天的疏淡,死亡生灵数量虽多,但只是百姓类,灵魂皆已麻木,所以他吞噬起来并没有丝的阻碍。

  大约三息时间,刘勋的脸色更加阴沉,双眼几乎透出实质的杀意,三万生灵,仅仅此地刘勋就吞噬了三万生灵,那整个华夏呢?

  “刘兄,怎么了?为何此地会突然传出阵炙热。”不知何时,帝渊站在刘勋的身后,当他看到刘勋身上的血红战甲时,神色随即愣。

  “没事,什么时候可以到战场。”刘勋暗自将心中的杀意平复,转身对着帝渊缓缓说道。

  “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明天午时便可以抵达线天,然后与其他修士会师。”虽然不解刘勋为何会突然问这句话,但帝渊依然解释道。

  “哦,如果想要跟你样指挥数万修士,得需要多大的功绩,或者杀多少异域?”刘勋深吸了口气,紧接着说道。

  “这个帝某也不大清楚,因为这是需要全方面考虑的。”帝渊说完,但紧接着不解的问道:“刘兄不像是个喜好虚名之人,为何”

  刘勋闻言,暗自叹,帝渊怎么会知道自己所想之事?这根本无关于虚名,也并非自己好大喜功,在这件事上,他不敢相信任何人。

  他只能相信自己,这是种自信,他相信如果是自己来指挥战局的话,有着麒麟刺的帮助,自己定可以做的比其他人好。

  “没什么,只是问问。”刘勋对着帝渊微笑着说道,虽然他对帝渊印象不错,但也不代表可以对他说任何事情,这件事刘勋自然不会说。

  帝渊闻言点了点头,不再言语,但心中却感觉刘勋好像跟以前不样了,方才自己竟然感觉到了股杀意,虽然那股杀意不是针对自己。

  第641章神之世界!2

  当帝渊离开,修士们整顿了片刻,便重新向着线天而去,途中刘勋跟闫冲并排而立,就在这时,闫冲突然小声问道:“刘勋,你有想法?”

  刘勋闻言,望了望闫冲,旋即点了点头,对于闫冲,他完全没有隐瞒的必要,因为这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也并不是说刘勋不信任帝渊,而是刚刚认识几天的人,他实在不敢冒这个险,而且帝渊身后是帝家,万自己赌错了,那可真是万劫不复。

  毕竟在这等特殊时期,刘勋想发展自己的势力,遭到排斥是小事,严重了可是会被抹杀的。

  但刘勋如果想要左右战局,必须拥有自己的势力才可以,毕竟自己的战力与整个华夏相比,实在微不足道。

  “我想暗地里发展咱们的势力,打造支属于我们自己的力量。”微风吹动着发丝,刘勋凝重的说道。

  闫冲闻言,沉默了片刻,旋即说道:“乱世是没有规则的,想要达到什么,必须得先活下去,我赞同,不过得要谨慎。”

  刘勋嘴角笑,两人便不再言语,默默的向着前方御虹而行,因为他们知道,这件事是急不来的,得需要时间的积累与规划。

  在帝渊的带领下,数万修士马不停蹄的向着线天而去,中途修士大军并没有遇到异域,经过天夜不停的赶路,数万修士终于在第二日的午时,到达了线天。

  但首先显现在众人眼前的,却是座高耸到云间的山峰

  山峰高耸入云,令人眼望不到山顶,云雾在山腰弥漫,犹如座仙山。

  片片山峰连绵起伏,仿佛无穷无尽,刘勋看出来了,这是两道山脉,中间道亮光将两道山脉隔离。

  待到众人走进看,道人宽的缝隙显现在眼前,在帝渊的率先进入下,众人随之跟了上去。

  由于缝隙仅可人进入,刘勋跟闫冲只能等在原地,让前面的修士先行进入,缝隙的尽头是片幽暗,可想而知这段距离有多长。

  从方才修士的话语中,他知道线天有个传说。

  传说洪荒时代,两位至尊在此地虚空中大战,由于道剑光掉落,才将这道山脉硬生生的劈裂成两段,后世称之为线天。

  但这并不能作为中州重地的筹码,最重要的是线天是华夏九大龙脉之。

  龙脉到底在何处,除了华夏的数位至尊之外,谁也不知,就跟万道山脉样,虽然知道是龙脉之地,但龙脉藏身之处,无人知晓。

  除此之外,线天的龙脉才是真正的华夏龙脉,华夏名至尊脱离华夏之后,投靠异域,并将这个消息告知了异域。

  正因为这样,线天才会被异域盯上,异域以为线天是华夏龙脉,只要将此条龙脉抢夺,不愁华夏不亡,毕竟另外八条龙脉不是华夏本源。

  知道异域的打算之后,华夏自当拼死守护,这才有了自太古以来,至现在的兵家必争之地线天!

  修士们的速度很快,大约炷香时间后,刘勋跟闫冲也踏入了缝隙,刚刚踏入缝隙,便感觉到股压抑传来,抬头望向天空,刘勋不禁愣。

  此时天空中只有道亮线,从这里看向天空,仿佛天空就跟条线般大小,刘勋想起那个传说,心中不禁倒吸凉气。

  道剑光就将如此大的山脉劈裂,这要是至尊全力击,还不得把整个中州毁灭?

  麒麟刺反驳道:“至尊之力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就如九幽南域那次,要不是他刚刚苏醒,战力不足全盛之时的千分之,怕是整个华夏古星,也会在他的招式下消亡。”

  “修士这生究竟是为了什么?就算是至尊,拥有无敌天下的战力,到头来没有个对手,不也是很寂寞吗?”刘勋叹出口气,有感而发道。

  “那个世界现在的你还不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当你无敌于这片天地的时候,那时你会知道个道理。”

  “什么道理?”刘勋闻言,心中不解的问道。

  “到时你自会知晓,麻雀在对着身下颤抖的虫儿,耀武扬威时,那是因为它还不知道天地中有凤凰存在。”

  刘勋闻言,沉默了下来。麒麟刺声叹息传出,继续说道:“那些离你还太过遥远,你只需记住步个脚印,慢慢来就是了,切不可心急气躁,还没学会走路呢,就已经想着跑,这样只会功亏篑。”

  “我知道了,真嗦。”虽然知道麒麟刺是为了自己好,但刘勋现在对力量的渴望,几乎达到了种疯狂。

  在经过了大约个时辰的疾奔后,他终于走出了缝隙,但紧接着神色呆,前方片无尽的黑潮,瞬间印入脑海之中。

  黑潮密密麻麻,眼望不到尽头,几乎占据了刘勋所有的视野,每个黑点都是个修士,犹如无数的天兵天将般,壮阔无比。

  这是他第次看到如此多的修士,他估计着此地的修士,怎么也有个上百万吧!心中震惊的同时,刘勋知道,他们跟中州其他修士军队,会师了。

  三息后,他从修士大军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但紧接着露出丝不解,因为他发现身边的修士都靠椅在旁边的石块上,闭目养神起来。

  就在刘勋不解的时候,帝渊的话语随之传来:“刘兄,赶紧歇息吧,我们刻未停的赶来,此时需要恢复体力。”

  “那咱们休息了,他们呢?”刘勋闻言,然后指着下方的黑潮问道,但刚问出,他心中便知道了答案,与此同时,帝渊解释的话语也是传来。

  “轮流而已,每个刚到此地的修士都会获得休息的权利,这是这个战场的规矩,等到下波修士来,我们就会跟下方的修士样,好了,好好休息吧。”

  刘勋点了点头,心中知道这是为了让每名修士都可以全力战,稍微活动了下身体,他也感觉到了股倦意传来,双眼望向南域的方向,心中想道:“也不知道灵儿跟柳非烟他们怎么样了。”

  想着想着他便闭上了双眼,准备小歇会,心中思索着如何建立自己的势力。

  第642章神之世界!3

  他知道,虽然他的目的不是为了逆反,但私自培养自己的势力,这已经与逆反个性质,毕竟没有几个人知道刘勋内心的想法。

  此时他睁开双眼,双眼凌厉,既然自己已经踏出了这步,那么他便会直走下去,他知道,想要拥有左右战局的力量,这还只是第步而已。

  从麒麟刺隐晦的话语中,刘勋知道这场战争不会太久,但也不会短暂,至于生死存亡,这些不是他可以干涉的,那是双方至尊的事。

  现在自己只需好好活下去,当然,异域要斩要灭,因为这是不可化解的仇恨,刘勋不仅要将华夏古星的异域全部斩灭,他还要踏上征程,杀向异域。

  因为他知道,味的忍让是不能解决恩怨的,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让方放下仇恨,仇恨自会消失。

  但是呢?华夏不是直这么做吗?结果呢?异域照样重来。

  刘勋认为‘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也对,这么下去仇恨什么时候消失?只有种办法,将那股仇恨的源头毁灭,那自然就会消失。

  他是想这么做,但他没有那个资本,所以他要打造自己的势力,只要他拥有了自己的势力,他便会路高行,让八方异域古星,彻底枯寂。

  那时或许有人说刘勋残忍,但无所谓,因为他觉得,华夏是自己的家乡,炎黄是自己的同胞,当异域屠杀自己同胞之时,便应该做好他们同胞被屠杀的准备。

  刘勋不是圣人,也不想做那与世无争的圣人,他只知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杀我同胞者,理应当灭!

  然而诛,就要诛的彻底;灭,就要灭的干净!星球上留下个生灵,那就不叫诛;神识可蔓延之地,还有物体存在,那就不叫灭!

  刘勋嘴角浮现抹冷笑,心中淡然道:“待到彻底诛灭之时,便是这仇恨消失之日”

  再次望了眼下方的百万修士,刘勋四人便分散开来,分别靠椅在山石上歇息。

  身体刚刚与石块碰触,道话语突然在刘勋心间响起:“终于来了,吾等这天,等了何止百万光阴!”

  声音响起,如神雷之音,彻底将刘勋的倦意驱散,谁?麒麟刺?不对,自己跟麒麟刺神识已经融合,他说话的话,自己肯定能知晓。

  难道说自己体内除了先前的九幽跟现在的麒麟刺,还有别的东西存在?刘勋双眼微眯,眼神中露出丝凝重,心中问道:“你是谁?”

  “你是谁?”那道声音还未回答,麒麟刺的话语,便已传来。

  “哦?你是那把天地煞气融聚而成的邪兵?难道汝不记得吾?”那道犹如神雷的话语再次响起,但却是对着麒麟刺说的。

  “恩?你在说些什么?你是谁?”麒麟刺神识眉头深凝,不解的问道。

  “想不到强如汝,也会被打至记忆崩碎,当年那场战争,究竟有多可怕”话语继续响起,只不过多了声叹息。

  “你到底是谁?”麒麟刺此时反常态,眼神犀利无比。

  “连吾都忘记了吗?这也难怪,毕竟强如他,不也是陨落了吗?”话语落下,道金黄|色人形光芒显现,光芒无比耀眼,令人不敢直视。

  当金黄人形光芒出现,麒麟刺的神色愣,旋即失声道:“我记起来了,你是华夏华夏的本源龙脉昆仑!”

  刘勋闻言,瞳孔瞬间收缩,昆仑?地球的昆仑不也是有着无尽的神话传说吗?传说昆仑便是整个地球的龙脉源头。

  方才麒麟刺给这团金芒叫昆仑,而且还说他是华夏本源龙脉,难道说这才是真正的昆仑?地球上的昆仑只不过是这条龙脉的分支。

  华夏移民肯定都知道本源龙脉,便称那条龙脉为昆仑山,之后经过五千余年的时间,地球上的昆仑再次分支,才有了现在的无数龙脉?

  本源龙脉全身散发着耀眼的金芒,对着麒麟刺点了点头,道:“在汝记忆未完整前,吾便喊汝麒麟刺吧,汝应该知道吾出现所为何事吧?”

  麒麟刺闻言,望了刘勋眼,旋即皱眉道:“神之世界?”

  本源龙脉再次点了点头,道:“没错,也可以说是他的要求!”

  “会不会太早了,他的修为还不足破劫。”麒麟刺望向刘勋,眼神中露出丝担忧。

  “那些人是不会给他时间的,难道他们还等这小子成长到‘他’的地步,再来送死吗?”

  “”刘勋听着两人在自己的神识内对话,竟然完全把自己给忽略了,顿时生出种无语感,现在怎么看都好像自己是多余的样。

  就在刘勋无语的时候,本源龙脉的话语再次传来:“麒麟刺,吾知道汝现在记忆不全,但今日别之后,汝吾再想见面,就难如登天,吾现在问汝个问题,待汝记忆完全之后,再做回答。”

  “为何他吞噬了九百九十条龙脉之后,会舍弃另外八条,只要他吞噬完九百九十九条龙脉,再凭借身战力,足以抵达神之世界成为神灵,但为何”

  本源龙脉还未说完,麒麟刺便打断道:“我不知道,正如你所言,我现在回答不了你,但我却可以猜想到,如果当时他抵达神之世界,成为神灵,那么华夏便会彻底被那个人掌控,你应该知道华夏被那人掌控的后果。”

  本源龙脉听到麒麟刺的回答,点了点头,叹道:“所以他才将八条龙脉移至华夏,推演好百万年后会有传人出世,方才安心离去。”

  麒麟刺闻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错了,那不是八条龙脉,而是八百八十八条!其他天地的龙脉并不如你般,天生强大,所以他只能用八百八十八条融合为八条。”

  “正是因为这样,华夏才会人杰不断,强盛到了极致,但也因此被异域眼馋,经过了百万年的疏淡,再加上那人的叛变,无人可以压制那人,但那人却可以压制华夏,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第643章神之世界!4

  说到这里,麒麟刺顿了顿,再次望了刘勋眼,对着本源龙脉说道:“罢了,开启神之世界吧,现在说什么也无用,都是往事了。”

  “”刘勋已经彻底迷糊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什么神之世界,八百八十八条龙脉的,还这人那人的,他感觉自己都快爆炸了。

  麒麟刺知晓刘勋的想法,自然也知晓他的迷惑,道念想过去,刘勋神色随之愣,旋即陷入了沉思之中。

  按照麒麟刺给刘勋的解释,神之世界是所有修士理想中的彼岸,也就是道途的终点,但万古以来,却无人可以到达!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名称,也就被淡忘。

  史前最强的‘他’按照自己心目的神之世界,将八百八十八条龙脉,融合为八条,并将其置于华夏,在华夏本源龙脉昆仑的运转下,直滋养着华夏亿万生灵。

  八条堪比昆仑的龙脉足以将华夏带至强盛,所以这百万年来,昆仑可以说是‘停工’了百万年,但这百万年,昆仑却听从‘他’的要求。

  运用八大龙脉的龙脉之力,结合自己的龙脉之力,来创造个‘神之世界’,终于经过了百万年后,这个想象中的世界,诞生了!

  又经过了万余年,昆仑直在此等待着,但期间却无名达到要求的修士来此,终于至今日,刘勋到来的刹那,昆仑感觉到了那丝熟悉的气息。

  经过麒麟刺的解释之后,刘勋结合先前他们的话语,也慢慢知晓了内幕。

  那个所谓的‘他’可谓盖世人杰,本来可以踏入那个世界,但却因为某些原因无奈留下,刘勋可以想象那种无奈有多凄凉。

  追逐了生的目标,终于显现在眼前,并非自己得不到,而是不得不放弃,这得需要多么大的魄力来踏出这步?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此后中间应该便是本源龙脉所说的旷世大战,那战‘他’不得不将已经近乎完美的龙脉融合,并且移出体外,置于华夏大地。

  之后‘他’便按照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世界,来构造个类似的世界,但却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百万年后的传人。

  从麒麟刺的说法中,这是个短暂的世界,只可以进入次,进入之后便会永久消散,随同起消散的还有八大龙脉。

  “小子,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吧,真不懂他为何不自己踏出那步,而是选择给予后人,更不懂帝俊伏羲刑天女娲等人来的时候,会发出声叹息,紧接着离去。”

  本源龙脉的话语突然传来,此时了解前因后果的刘勋,神色片凝重,这本来是个天上掉馅饼的事,自己应该高兴的,但他却高兴不起来。

  帝俊是谁?刘勋在山海经中了解过,那可是洪荒时的妖族至尊!伏羲刑天女娲等人刘勋怎能不认识?

  他们也曾来过这里,也曾发现了这个世界,但他们却不进入,转头便走。他们定是发现了什么,毕竟神之世界对修士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单单八条龙脉而言,就足以令八方异域,更别说名修士了。如此大的诱惑,先辈们都可以舍弃,是为了什么?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