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能啊。

  但是就在刘勋看到皇天琳肩头的闪灵鸟时,脸色变,旋即失声道:“糟糕,忘记它了!”

  不过他心中却暗骂起来,这个毒蝎女人,老子都已经死了,她竟然还留个卧底在老子身边,这人怎么这么阴险,这么没同情心啊!

  大汉也知道皇天琳跟刘勋的事,就在大汉为难的时候,刘勋却坦然走了出来,他知道皇天琳的神识已经将他锁定,自己躲也无用,还不如坦然面对。

  当刘勋出来后,皇天琳冷哼声,便向着刘勋走来,心中在骂着刘勋异类,心脏竟然长在右边,自己也是笨,当时为何不直接斩下他的头颅。

  皇天琳并不知道刘勋可以将内脏移形换位的事,不仅皇天琳不知道,就连帝渊跟皇天裂等人,也只是以为刘勋的心脏长到右边罢了。

  刘勋望着皇天琳那熟悉的面庞,以及修长的身姿,步步的向着自己走来,心中也在想着应对的方法,但却丝毫无获。

  就在这时,那名大汉突然说道:“小姐息怒,刘兄弟已经受伤,实在经不起折腾了,不如我们饭桌上解恩怨?”

  皇天琳闻听此言,黛眉微皱,刚想拒绝的时候,刘勋的话语突然传来:“人家是皇家天女,怎么会跟咱们这种人和气解恩怨呢。”

  刘勋的话语落下,皇天琳心中的怒火再次升起,股较真劲随之生出,莞尔笑,说道:“那么就饭桌上说吧!”

  当皇天琳说出这句话后,她就后悔了,但已经没有办法,在前往营房的路途中,皇天琳都不知为何,向冷静的自己,竟然会被激将。

  但唯有点是不会变的,她看到刘勋就来气,心中的怒火会不自然的升起,因为自小到大,刘勋是第个敢当着她面侮辱她的人。

  就算是帝渊,见到皇天琳,不也是跟老鼠见到猫样缩起来吗?但刘勋就跟她的克星样,专门跟她对着干,所以皇天琳对刘勋很不感冒。

  当六人来至营房,大汉又吩咐几个修士加了几个菜,搬来几坛酒,闫冲跟刘勋对了个眼神,便对着每个人的碗里添满了酒,唯独刘勋的没添。

  皇天琳见状,旋即问道:“你为何不喝?”

  刘勋将身旁的茶水饮尽,缓缓说道:“在下有伤在身,三日后便前往战场,不宜喝酒。”

  大汉闻言愣,刚想说话,便被闫冲踩住了脚,但眼神中还是不解,方才不还在起喝酒的吗?怎么现在又说不能喝了?

  皇天琳闻言,眸中露出鄙夷,不屑的说道:“你是不是男人?我个女子都喝酒,你个大男人在这里喝茶?”

  刘勋淡然笑,望着皇天琳,轻声道:“我是不是男人,我想半个时辰前有人最清楚。”

  话语落下,皇天琳的眼眸中顿时出现股怒意,半个时辰前,那正是刘勋强吻自己的那刻,这点她记得很清楚。

  皇天琳眼中的怒意,并没有逃过刘勋的双眼,暗自笑,旋即说道:“当然,你这句话都已经出来了,我再不喝,就显得矫情了。”

  说到这里,刘勋顿了顿,盯着皇天琳那熟悉的双眼,紧接着说道:“但喝酒也分喝法,如果喝酒并用修为压制,那跟喝水没什么区别,这酒喝得也没意思。”

  “哦?那你的意思是?”闫冲此时突然问道,刘勋暗自点头,这个朋友就是好用,知心知底啊!

  从桌下提起坛酒,刘勋站起,撕开酒封,十息过后,坛酒水尽数入肚,当酒水入肚之中,刘勋心中立即对麒麟刺说道:“收酒!”

  第635章计成!

  麒麟刺暗自叹,因为他感觉刘勋有些卑鄙了,跟个女人还这样。

  就这样,坛酒水入肚,刘勋并未用修为压制酒劲,但为了不露出破绽,半坛酒被他喝入肚中,另外半坛被麒麟刺暗自驱散。

  喝完之后,刘勋对着皇天琳说道:“此事我有错在先,故在此为你赔罪,剩下的,只要你敢喝,我就敢陪。”

  说完他便装出副痛苦的样子,捂着胸口,闫冲见状脸色大变,故装紧张道:“刘勋,你没事吧?你受伤了,不能再喝了。”

  皇天琳听到闫冲的话语,再看到刘勋痛苦的样子,心中生出股解气感,为了使刘勋更痛苦,皇天琳爽声喝道:“不能用修为压制,谁压制谁小狗。”

  “”刘勋闻听此言,愣了下,顿时想,自己让麒麟刺驱散,这并不是修为压制吧?

  而且只是个小狗而已,在地球跟别人打赌的时候,刘勋经常拿自己的生命当幌子,也不照样没事?

  闫冲见皇天琳已经陷入刘勋的狼窝,便大声喝道:“双方已定,我为裁判,大哥,你愣着干嘛,上酒啊!”

  大汉闻言,立即点头,但神色中依然带着不解,但也没说什么。十息之后,数十坛烈酒摆到了桌前

  此时刘勋坛酒水下肚,虽然只入体半坛,但那强烈的酒劲,依然将他的脸色冲的通红。

  这酒虽不比地球现代的白酒,但口劲喝下去,也着实不好受。

  但刘勋就是为了这个效果,不然待会自己再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的,身上没个酒味,岂不遭人怀疑?眼前这娘们可不是好忽悠的。

  所以他为了‘大计’,只能强忍着将那半坛酒水喝入肚中,可以说方才刘勋痛苦的表情,半真半假,也不全是装出来的。

  麒麟刺跟刘勋心意相通,心中的那丝鄙夷,刘勋也可以知晓,心中虽然也觉得自己卑鄙了点,但无奈实在想不到好办法了,只有将其灌醉,之后自己再快速离开。

  就在刘勋暗自为自己的做法自责时,闫冲的话语突然传来:“那个,你们俩谁先喝?”

  刘勋回过神,刚想说自己先喝,因为剩下的这些酒他就完全无惧了,直接让麒麟刺驱散完事,他自身根本就不受丝影响。

  但就在刘勋还没说出的时候,皇天琳的话语先行响起:“他个大男人家,难道还让我个女人先喝啊?”

  “”刘勋闻听此言,心中暗骂,这女人明明看到自己这么痛苦,竟然还让自己接着喝,要是没有麒麟刺,今天还真载到这女人手上了。

  越想越气,这么想着想着,刘勋心中的那丝自责,也是完全消失,喝就喝,反正这些破酒对我来说就是空气,丫的,你还想坑老子,老子先坑死你。

  “好,我先喝。”刘勋作出副认命的样子,旋即提起坛酒,掀开酒封,想着嘴中灌去,十五息后,坛酒水再次入肚。

  酒水刚入肚,道血色光芒闪,所有的酒水旋即消散开来,麒麟刺神识化作人形,眼角抽搐,口中暗骂着:“这臭小子,竟然让我做这等事情。”

  当这坛酒下肚,黑甲大汉直接看呆了,他可以看出,刘勋绝对没用修为压制,但这口菜不吃,直接两坛烈酒下肚,大汉自认为自己做不到。

  闫冲不言不语,只是闷头吃着菜,他知道,刘勋不是个冲动的人,既然他敢这么做,定是有着依仗,所以并不担心。

  但他的脸上还是作出副震惊担忧的样子,然而刘勋也很配合,刚喝完,便露出副无比痛苦的神色,单手捂住左胸,暗自咬牙。

  皇天琳见状,更加解气,心中不免想道:“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让他停下来,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

  如此想着想着,皇天琳也是爽快的撕开酒封,搬起酒坛便往嘴里灌,第口下肚,皇天琳黛眉便皱了起来,因为这满口的辛辣,实在是令她受不了。

  但想起刘勋痛苦的样子,便暗自咬牙,闭眼大喝了起来,刘勋见状不免震惊,这女人是傻呢还是聪明?

  说傻吧,但她竟然可以细腻到留下闪灵鸟来查看自己,说聪明吧,还真看不出,这女人竟然真的没用修为压制

  这自己要是个十恶不赦的人,等她醉后再把她了,她找谁去?当刘勋这种想法刚升起,便倒吸了口凉气,直接被自己否定。

  拉倒吧,除去皇家的势力不说,单说这女人的修为,就已经令刘勋心惊胆战了,如果自己真那么做了,恐怕被这女人找到后,连全尸都没了吧

  大约二十息后,皇天琳终于喝完,眼眸中已经呈现醉意,脸色潮红片,红到脖颈,刘勋见状神色呆,现在的皇天琳,简直跟第次喝酒时的诗梦摸样。

  就在刘勋呆滞的刹那,皇天琳如瓷的双手,狠狠拍到他的肩膀上,说道:“该你了”

  刘勋木讷的点了点头,刚想掀开酒封,再次‘作弊’的时候,皇天琳的娇躯,突然向着自己倒来,神色愣,刘勋只能扶住,不解的望向黑甲大汉。

  黑甲大汉并没有多少意外之色,崇拜的望着刘勋说道:“刘兄真乃酒神也,这些烈酒,就算是我不用修为压制,怕是喝完坛,待到酒劲上来,也会醉成滩,刘兄接连喝下两坛依然无事,实乃酒神啊!”

  “”刘勋闻听此言,沉默了片刻,脸色微红,不知是因酒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但想起正事,便正色问道:“大哥的意思是,她已经醉了?”

  大汉朗声笑,道:“肯定醉了,天女没用修为压制酒力,又不常喝酒,此酒酒劲当即即来,能不醉吗?”

  大汉的声音落下,刘勋脸色随即喜,对着大汉拜,道:“麻烦大哥将其送回皇家,小弟要立即隐藏,三日后自会与大哥相聚。”

  大汉闻言,沉思了片刻,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连连摇头道:“刘兄还是你自己送吧,这事我可不掺和,这大小姐要是醒了”

  第636章我帮你抗!1

  开玩笑,事后要是皇天琳知道此事有他的份,不连自己也起连累了吗?这女人可是连帝渊都畏惧三分的人啊。

  刘勋闻听此言,旋即不再言语,脸色苦成片,闫冲见状,立即说道:“刘勋你自己送吧,赶紧的,事不宜迟啊,这每分每秒,可关乎着你的性命啊!”

  “”再次思索了片刻,刘勋终于决定了下来,只有自己送了,先快速的将皇天琳放至皇家驻地门口,然后自己再快速回来,最后便隐藏起来。

  念至即行,刘勋跟闫冲相视眼,便分配好了各自的工作,他去将皇天琳送回,闫冲寻找隐藏的地点,并负责接应刘勋。

  切妥当后,刘勋便扶着皇天琳向着营外走去,此时皇天琳趴在他的身上,嘟嘟囔囔,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

  暗自摇头声,刘勋装作没听见,等到来到营外,便化作道长虹,飞向天际。

  当两人距离中域城还有千米的时候,皇天琳突然干呕了起来,刘勋见状脸色变,暗骂声,便无奈的降落下去。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当两人落至地面,刘勋轻拍着皇天琳的后背,使其尽量将酒水吐出来,但令他无奈的是,皇天琳就是干呕,直吐不出来。

  再次暗骂声,这女人实在太麻烦了,但就在这时,皇天琳突然睁开了双眼,把将刘勋放在其背部的手打开,有气无力的说道:“别碰我,你个登徒子”

  说完,皇天琳便想站起,但却紧接着歪倒在地,刘勋暗自摇头,他知道皇天琳的酒还没有醒。

  声叹息传出,他缓缓走向皇天琳,然后将其扶起,但皇天琳就是不起,刘勋无奈,便同与其蹲坐到草地上。

  “你说,为什么有些人天生就得站在顶端,为什么每个人的眼光都在看着你,你不能出错,不能玩耍,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为什么会这么累?”

  皇天琳的话语突然传来,刘勋闻言愣,他没想到皇天琳会对自己说话,而且说的还是听着稀里糊涂的话。

  “为什么我生在皇家,时时刻刻都在提心吊胆着,我是长女,被称为天女,中州所有修士的目光都在我身上,我不敢有半点松懈,因为我怕”

  “不知何时,我只为了天女这两个字活着,修行是为了它,吃饭是为了它,甚至连睡觉都是为了它,不知不觉,我已经不再是我,整天带着具面具活着。”

  刘勋叹了口气,望向星空,缓缓说道:“你喝醉了。”

  皇天琳闻言,莞尔笑,动了动身体,几乎与刘勋面对面,紧贴到起,道:“我知道,但我不想醒,因为只有醉了,我才是我自己,醒了,就不是了”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场醉!”刘勋脑中思索着皇天琳的话语,突然想起自己说过的句话,便随口说道。

  古来多少豪杰多少英雄,刀枪所指,天下称臣。但又有多少是真性情?那坚强与伟岸的身影下,不也是有着诸多的无奈与凄凉?

  地球上的人总是羡慕那些帝王家,但怎知帝王家中的无奈?这个世界的修士总是希望自己生于皇家帝家这样的传承中,但又怎知其中的凄凉?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但又有谁想过?有得必有失呢?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皇天琳是站在许多修士生都不可达到的地位上,但又有谁想过她的感受,她的悲凉?

  或许她只是想做名普通的修士,因为她也不懂得那些普通修士的苦辛,但世界就是这样,阴阳相立,相互衬托着。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如果个人完美了,那他就不再是人,而是神,是宇宙!是世界。

  因为正是由于生灵的不足,所以才诞生了其他的生灵与事物,这些生灵与事物被称作万物,万物归便是完美,便是这个世界。

  对于贯彻两仪的刘勋来说,此时皇天琳的心境,他可以说是十分理解的。

  中域城内,皇家驻地中,皇天裂望着城外营地暗自皱眉,片刻后,对着皇道柔三人说道:“你们去看下,我怕再出意外。”

  皇道柔与帝渊相视眼,旋即对着皇天裂行了礼,便向着门外走去。

  皇炎无奈的摇头,旋即跟上两人的身影,但眼神中却带着迷茫与不解,他还在想着,刘勋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城外千米处,皇天琳跟换了个人似的,对着刘勋大说特说,最后说的自己都累了,才趴到刘勋身上不动了。

  “”刘勋直充当名听众的身份,但现在却直接苦逼相了,这女人又不回去,自己又不能把她扔这,但自己更不能再拖下去了。

  万等皇天琳酒醒了,自己更吃不了兜着走了,眼中狠,刘勋旋即想道:“算了,这里离城池不远,估计也没人敢在这里闹事,把她放这,我赶紧溜吧!”

  念至即行,刘勋小心翼翼的将皇天琳挪开,然后便缓缓起身,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时,皇天琳那充满醉意的话语突然传来:“喂,下午时你为何亲我”

  “”话语落下,刘勋的身体猛然止住,就犹如那偷东西的小偷,被主人抓到般。

  深吸了口气,刘勋想着,反正她都已经醉了,便随口说道:“你跟我以前的个朋友长的模样,所以”

  “登徒子,编个谎话都不会编”皇天琳闻言,旋即失笑道。

  “”刘勋无语,这明明是真话好吗?但想起皇天琳已经醉了,而且自己也不能继续在这待下去了,便紧接着说道:“那个,大姐你先在这玩会,我也去那边玩会。”

  说完他便准备转身,快速离去,但任谁也没有想到,皇天琳就好像跟刘勋扛上了样,股带着不容置疑的话语再次传来:“你,给我转过身来。”

  “”此时刘勋感觉到了身后那恐怖的修为波动,知道这女人已经醉了,醉后的女人还不知道能干出啥事来,刘勋可不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的人,所以他很听话的就转了过来。

  第637章我帮你抗!2

  皇天琳微眯着双眼,望了刘勋眼,旋即指着自己身边的草地,说道:“给我坐到这来。”

  “”刘勋脑中混乱了,这女人到底在玩什么?不会是看穿了自己想要逃走的事情了吧?

  没容他多想,皇天琳的话语随之传来:“她是你未婚妻?”

  刘勋闻听此言,沉默了下来,片刻后脸色凝重的答道:“她是我的女人。”

  “哦,那她呢?让我见见,看看是不是真跟你说的样,跟我长的模样。”

  “失踪了,我还没找到她。”刘勋呼出口浊气,平躺在皇天琳旁边的草地上。

  皇天琳闻言,脸色愣,旋即问道:“因为异域?”

  “不是。”刘勋双眼无波,平望着天际,皇天琳打了个酒嗝,刚想继续询问,刘勋却突然转头,嘴角升起抹自嘲,说道:“因为我。”

  “”话语落下,皇天琳准备出口的话语,也是消散。

  刘勋淡然笑,眼中闪过抹忧伤,继续说道:“当时我还只是个没有丝精气的凡人,面对那股诡异的力量,我根本无能为力。”

  皇天琳缓缓坐起,双眸迷离的望着刘勋,说道:“这些不会也是你编的,来继续骗我吧?”

  “爱信不信,我闲的?”刘勋瞥了皇天琳眼,随口答道,但眼神中那抹自责却是越来越清晰。

  就在刘勋想起往事,自责的时候,皇天琳的双手突然抱住刘勋的脖颈,随后说道:“你夺走我的初吻,就让我抱你晚,当利息吧。”

  “”刘勋脑中已经彻底迷糊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前后不着调的。他想推脱,但是当看到那相似的面庞,便沉默了下去。

  算了,就当是个梦吧,个永远都不会出现的梦,三日后自己便会前往战场,生死未知,这只是场梦而已,刘勋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

  皇天琳此时抱着刘勋的脖颈,心中声叹息传出,趁着自己酒醉,便放纵次吧,待到酒醒之日,自己依然是那万人瞩目的天女,皇家的大小姐。

  但为何会是刘勋呢?皇天琳心中笑,但却不想再想下去,因为再想下去,自己恐怕会提前清醒,那时,自己还是自己吗?

  草地上相拥的两人,并没有看到百米处的三道身影,此时三道身影的脸色上,皆带着抹震惊与呆滞,宛如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皇炎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这还是自己的大姐吗?竟然说出了那样的话语,还主动的抱向刘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大姐先前直在演戏?

  帝渊俊美的脸庞,几乎僵硬,此时他十分的佩服刘勋,很想问问刘勋是怎样将皇天琳给教导的如此温顺的,但他却不敢出声。

  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