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给皇炎喊小舅子,帝渊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皇道柔闻言黛眉挑,旋即失笑,她实在想不出刘勋到底在想什么,皇炎闻言,愣在了当地,心中还在思索着刘勋话语的意思。

  就在这时,帝渊突然对着刘勋拱手拜,神色无比凝重的说了句话,随着这句话语响起,不仅周围的修士呆滞了,就连皇道柔跟皇炎也是如同定格般,僵在了那里。

  “大姐夫好,帝渊没能参加大姐与大姐夫的婚礼,特在此赔罪。”

  “”

  寂静,漫无止境的寂静;呆滞,片无垠的呆滞。

  周围的修士呆了,皇道柔跟皇炎呆了,就连刘勋也是愣那了。

  “大姐夫?”刘勋迷茫的望着帝渊,这次轮到他被帝渊给整蒙了。

  帝渊见状神色变,难道自己猜错了?不可能啊,柔儿这个称呼只能家中长辈才可以叫的,那次自己喊了次,还被柔儿的大姐给“教训”了顿。

  再加上刘勋喊了小舅子,皇道柔就个姐姐啊,难道说自己前往战场的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意外?但这也不对啊,就算发生意外,皇道柔依然只有个姐姐啊。

  刘勋望了眼呆滞的众位修士,而后又看了眼皇道柔姐弟,最后咽下口唾沫,望向帝渊。

  现在他知道自己可能语词不当,让帝渊给误会了,当时自己由于心急,脑中想着皇炎肯定就是帝渊他小舅子啊,就随便的喊了出来。

  至于这个柔儿,刘勋这两天就是这么喊的,方才想改也改不过口来了,但皇道柔有个姐姐的事,他是真不知道。

  刚来皇家驻地时,自己便从那个女修士称呼皇道柔为二小姐皇炎为三少爷中就猜测到皇道柔肯定有个哥哥或者姐姐,但随后也就忘到了耳后。

  但是现在经过这误会,好像被自己歪打正着了,更巧的是还中了全彩,因为要是哥哥的话,这个误会还起不来,但无巧不成书,是姐姐

  “刘勋,你死定了,我大姐会真杀了你的”皇炎望着城墙上的刘勋,木讷的说着,显然还没从这件事中反映过来。

  帝渊闻言,脸色立即苍白起来,此时他也看出了倪端,知道可能自己误会了,想起这件事自己也有份,再想想那名女人的影子,帝渊俊美的脸庞,随即呈现出苦涩之状。

  虽然这件事多半的责任是刘勋,自己只是被他的言辞牵连,但帝渊心中却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劫了,因为那个女人,根本就不讲理

  帝渊的脸色无比苦涩,自己的修为虽然可以胜过她,但她毕竟是自己以后的大姐,自己总不能对家中的长辈出手吧?所以帝渊很无奈。

  此时所有的修士看到帝渊的表情,皆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帝渊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皇家那位大姐。

  虽然现在帝渊的修为比那位大姐高,但自小形成的阴影,使得帝渊升不起丝的反抗念头。

  这次轮到刘勋满头问号了,方才还神气呼呼的帝渊,怎么变成现在这副苦瓜相了?思索了番,他便知晓了原委,帝渊肯定是怕皇道柔大姐。

  至于为何怕吗?刘勋当然是天真的以为,帝渊怕那位大姐阻拦他与皇道柔的婚事了,眼中闪过丝鄙夷,刘勋大声说道:“帝兄,至于这样吗?不就个娘们吗?怕成这样?拿出你方才的气势来。”

  帝渊对着刘勋干笑了声,并不言语,就在这时,皇炎的声音再次传来:“刘兄,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我大姐真会杀了你的。”此时皇炎已经清醒了过来,对着刘勋苦笑着说道。

  “切”,刘勋双手抱肩,眼神中很是不屑,帝渊呼出口浊气,也是镇定了过来,对着刘勋缓缓说道:“刘兄,三日后你跟我起去战场吧。”

  “恩,本来我还真是想去战场的,但现在就算你求我去,我也不去了,不就个女人吗?至于吗?她要是敢来,我立马巴掌扇她脸上。”

  刘勋的话语落下,皇炎直接捂着脸不说话了,皇道柔也是无语的望着刘勋,双眸中带着丝无奈。

  帝渊望了望四周,旋即将刘勋拉到身前,小声说道:“刘兄,我这是为你好,她的修为在破劫,而且她最恨别人开她的玩笑,这次刘兄虽然是无意,但她从不讲理的。”

  刘勋闻言眼角也是抽搐起来,旋即小声对着帝渊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恳求我的份上,我还是上战场吧。”

  第629章皇家天女!

  “”帝渊闻言,脸色重新呆滞,眼前这人他实在是看不透,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当听到大姐的修为时,立即跟霜打的茄子似的,焉了。

  与此同时,刘勋的心中也在咆哮,你说个女人,你丫怎么修炼到破劫的,而且从周围修士的表情中,刘勋知道帝渊没有开玩笑,好像这个女人,真如他说的那般。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嘴上却不这么说,男人么,都是要面子的,轻咳了声,刘勋旋即大声说道:“好吧,看着帝兄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饶那臭娘们次吧”

  “”刘勋声音洪亮,犹如惊雷,彻底响彻在众修士耳中,此时皇炎脸苦笑,轻声道:“刘兄,我帮不了你了,希望你前去战场前,我大姐不会回来吧”

  皇道柔也是暗自摇头,望着皇家驻地说道:“族叔应该会阻止吧”

  唯有帝渊脸色更苦,因为他知道,这件事闹的越大,他的干系就越大,刘勋倒是次要,这货找个深山躲就没事了。

  但他不行啊,他还有着家族,最重要的是,他与皇道柔的婚事,所以他根本就躲不了,然而到那时候,那位大姐找不到刘勋,还不是拿自己撒气?

  就在众人在为这件事震惊的时候,密密麻麻的黑甲修士,已经在城池外面扎营,道人影划破虚空,对着城墙处奔来。

  人影瞬间便登上城墙,原来是闫冲,他打量了下四周,旋即笑着说道:“哟,这么热闹呢,咋都苦着个脸啊?”

  “没事,只是个臭娘们。”刘勋随口说道,反正自己三天后也上战场了,那娘们再厉害,关自己鸟事。

  闫冲刚想言语,但就在这时,道金光闪过,只指甲盖大小的金鸟,腾然升空,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虽然金鸟的消失,帝渊皇道柔皇炎三人的脸色齐变,刘勋望着金鸟消失的天际,不解的问道:“那是什么?”

  “闪灵鸟,此鸟速度极快,是用来打探敌情的工具,般破劫修士都发现不了。”帝渊脸色凝重,这只鸟本来他是可以发现的,但无奈自己的注意力全放在刘勋这里了。

  刘勋闻言也是脸色沉,冷声道:“你是说,是异域?”

  帝渊闻言摇头,道:“不是异域,异域没有这种异禽,这是中州独有的异禽。”

  “那你紧张什么,难道说是”刘勋话至于此,倒吸口凉气,如果此鸟真是皇天琳的,那么就代表他们的话语,已经被她知晓了。

  帝渊点了点头,不再言语,闫冲不解的问道:“这也不定吧,就算是那什么皇天琳的,你们是怎么区分出来的?”

  皇炎摇头叹,道:“闪灵鸟也是分级别的,分别为白黄红紫金。而金色的闪灵鸟,目前知道的,只有帝渊跟皇天琳拥有。”

  话语落下,闫冲双眼凝,不敢做任何的逗留,低喝道:“马上走,营地不能去了,回南域吧。”

  刘勋此时脸色已经阴沉到极致,长虹自脚下升起,冷声道:“闫冲,路上你要是不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切路上说。”闫冲说完,两人再次向着帝渊跟皇道柔姐弟拜别,便化作两道长虹,直入天际,但就在这时,道金色剑芒突然出现。

  剑芒巨如山岳,速度快到极致,向着刘勋两人而来,两人脸色变,旋即分散开来,重新落入城池之内,道犹如天籁的声音随之传来:

  “帝渊,将他的舌头给我割了去,恕你无罪”

  声音传来,犹如天籁,但帝渊等人的脸色,却是大变。

  虽然从闪灵鸟的出现来判断,皇天琳定也在近处,但帝渊却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

  从先前的剑芒来看,刘勋可以推测出,皇天琳的真身依然在数十里之外。

  因为她的修为是破劫,距离如果近的话,刘勋跟闫冲匆忙间,根本就抵挡不住。

  而且数十里之外,刘勋想走,也走不成了,因为破劫修士掌握空间的力量,已经将中域城锁定了。

  巨大的金色剑芒,漂浮在城池的上空,在虚空中久久不散。

  周围的天地精气都因此而暴虐,化作道道风刃,向着周围呼啸而来。

  帝渊此时自然听到了皇天琳的话语,眼中精光闪,旋即对着虚空大喝道:“恕帝渊不能从命,而且刘兄也是无意,眼下正是华夏危难之时,每个人都是份力量,望大姐以大局为重。”

  “我自然是以大局为重,你只需将其舌头割下,我便饶他命。”当帝渊的话语落下,那道犹如天籁的声音,再次响起,从声音上来看,皇天琳距离城池已不足十里。

  “士可杀不可辱,望”帝渊的话语还未说完,刘勋便发出声冷笑,大声笑道:“你把老子舌头割了,以后老子怎么跟你舌吻?你不寂寞吗?”

  刘勋的话语响起,帝渊直接声叹息传出,这件事情,已经彻底闹大了。

  “登徒子!这是你自己找死!”犹如天籁的声音中,明显多了股怒气,话语将无垠虚空都震的抖。

  刘勋闻言脸色瞬间变的阴沉下来,继续大喝道:“老子死了,以后谁来日日夜夜的跟你种地,在你身上漫无止境的耕犁!干你妹的!”

  寂静,无论是周围的修士,还是虚空之中,鸦雀无声,仿若暴风雨来临前那般,整座中域城,彻底被股压抑的气息包裹起来。

  说完,刘勋的双眼瞳孔瞬间变的黑白,自身的气势也是攀涨到了极致,这是个破劫修士,他不得不全力以对。

  闫冲摇头叹,义无反顾的来到刘勋身前,眉间那朵金色树叶印记闪动不止。

  两人背靠背而立,第次在这个世界两人并肩作战,第次相互倘开心扉,第次战破劫!

  皇炎见状,脸色变,旋即对着皇道柔说道:“二姐你在这等着,我去通知族叔。”

  皇道柔对着皇炎摇头,轻声道:“不用了,族叔已经来了。”

  第630章初战破劫!

  皇炎闻言,便向着四周寻起,边寻边说道:“族叔既然已经来了,为何不阻止呢?”

  皇道柔沉默了片刻,眼眸中多了丝深意,道:“族叔肯定有着自己的想法,你就不用操心了。”

  半空中,刘勋双瞳双色,手持麒麟刺,双眼微眯望向虚空,大约三息时间后,轻声说道:“来了。”

  随着刘勋的话语落下,虚空中把金色长剑随之显现,名全身白衣的蒙面女子屹立在半空之中。

  女子身材修长,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纤细的腰身,勾勒出诱人的曲线,青丝如瀑布般,垂流而下,直达腰间。

  莲步微移,女子眸中的那丝冷意更为其添加了丝冷艳,白色长裙随风舞动,犹如那来自九天的仙女般。

  整座城池仿佛都因为女子的出现,而仿若仙域。

  “登徒子”皇天琳此时因气愤而全身颤抖,丰满的胸部,都因此而上下起伏着。

  此时刘勋嘴角浮现丝冷意,低喝道:“夜灵舞!”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皇天琳眸中精光闪,身影旋即在原地消失。

  当皇天琳刚刚消失,方才她待的地方,便凭空出现数根尖刺,当尖刺出现,刘勋跟闫冲也是飞快的速退了千米。

  当两人来到千米之外,那数根尖刺已经化作了上万根,尖刺根根锋利无比,皆如人的大腿般粗细,瞬间便占据了百米空间。

  “这是什么功法!”修士群中名修士震惊道,帝渊望着半空中,眉头微皱,他已经看出来了。

  这正是毁灭南域的那种功法,虽然没有先前九幽发挥的壮阔,但这很显然,就是同样的功法。

  虚空中阵扭曲,皇天琳的身影再次出现,此时她眼神中充满了怒意,对方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挑衅她不说,而且竟然还偷袭自己。

  虽然皇天琳怒气冲冲,但刘勋好像并不在意,就在皇天琳出现的刹那,虚空中颗金色大树,轰然落下。

  “哼。”皇天琳声冷哼传出,身影再次消失,闫冲的神通砸落在虚空中,虚空顿时裂开无数裂缝,股股暴虐的精气,向着四周溅射而去。

  道金光闪过四人眼线,下刻,刘勋两人的脸色齐变,因为他们竟然无法移动,就连手指想动下都不行。

  “没有人告诉你们,破劫可以掌握空间之力吗?”皇天琳那修长的身影显现,显露在面巾外的双眸,冷冽的望着刘勋,手中的金色长剑向着刘勋脖颈斩去。

  “空间裂缝!”皇天琳的话语响起,闫冲突然自原地消失,半空中只剩刘勋人。

  “空间禁锢,天地牢笼!”刘勋还未反应过来,皇天琳的话语便再次传来,随着话语落下,闫冲的身影也是显现出来,但他身上却有条透明的锁链状物体。

  闫冲摆动着身躯,但却无任何用处,那条透明锁链上接天穹,下连地面,仿佛真如皇天琳所说般,这是天地的牢笼。

  “登徒子,今日我只斩你人,以儆效尤!”皇天琳莲步微移,向着刘勋缓缓走来,刘勋双眼微眯,身形却向后退去。

  他不懂,为何皇天琳不将自己也禁锢住,那样自己不是丝反抗之力都没有了?但下刻他的眼神却冷冽了下来。

  这女人这么好心?肯定不是的,如果皇天琳好心的话,直接将自己放掉得了,还用得着这样?显然皇天琳是要折磨他,要跟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就在刘勋思索的瞬间,皇天琳的身影突然消失,阵香风传来,刘勋便如那断了线的风筝般,道血线划出,倒飞出去。

  周围的修士望着刘勋次次被打飞,皆出声议论了起来。

  “他虽强,但却依然不能跟帝渊相比啊,想当年帝渊便是在劫天斩破劫的。”

  “那是肯定的,帝渊可是我们中州的天骄,岂是刘勋可比的?”

  “哎,虽然这是事实,但刘勋也不失为个人杰,如此死去实在”

  “没办法,谁让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要是你是个女人,听到先前那些话语,你会怎样?”

  “”

  议论声传入了帝渊的耳中,帝渊暗自摇头,自己当时已是劫天九重天巅峰,而那名破劫修士只是名刚踏入破劫,还未掌握空间之力的人。

  但皇天琳呢?上月刚刚踏入破劫二重天,而且空间之力早已娴熟,更别说皇家的神通以及功法了,就算是现在帝渊与其相抗,虽可获胜,但也是惨胜。

  “刘勋是吗?等你死后,我会将你的头颅挂至城前,历经风吹日晒,永世不得超生。”皇天琳单手捏住刘勋的脖颈,缓缓说道。

  皇天琳的话语虽如天籁,但此时听在刘勋耳中,却如此的厌恶,他嘴角浮笑,眼中露出丝疯狂,道:“将我放在城前,看你沐浴更衣,用木棍自”

  还未等刘勋说完,便再次喷出口鲜血,倒飞出去,倒飞中的刘勋却仰天大笑,眼神中道厉芒显现,双瞳中的黑白更加明亮起来。

  虽然差距巨大,但他依然不想放弃,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女人,是会真的杀了自己。

  他还有最后的杀手锏没用,那便是两仪化天地,现在的刘勋,只能寄托于阴阳双杀。

  黑白双色瞳孔深邃如星辰,在他倒飞的刹那,虚空中突然变成了太极虚影,虚影宏大无比,几乎占据了整片星空。

  当太极虚影出现,皇天琳望向虚空,黛眉微皱,三息后,脸色变,失声道:“太古异象,两仪化天地!”

  此时不仅皇天琳震惊,就连下方的帝渊也是倒吸口凉气,因为古书籍中曾记载,太古之时,拥有异象之人,可逆斩乾坤。

  但片刻后,两人齐松了口气,虚空之中的太极虚影,好像并没有攻击力,但虚影中流漏出的久远沧桑气息,还是令皇天琳感到不安。

  就在皇天琳为刘勋异象震惊的时候,不知何时,黑白两个刘勋出现在刘勋身边,两人手中皆有把黑白长剑,眼神如刘勋般冷冽无比。

  第631章面纱之下的面庞上

  “天啊,难道他又要用那招吗?整个中域城会毁了的!”

  “刘勋已经被逼到绝路了,此时他跟先前不样,先前他是暴怒状态,无意用出的,但现在不是”

  “是啊,刘勋虽然可与帝云战,但毕竟是劫地修为,现在交战的人可是皇家天女皇天琳啊!”

  “哎,就算他使出这招也没用的,皇天琳不会给他时间的,不过以劫地战破劫,并可战到如此地步,他也算个人杰了。”

  修士群中传出议论的话语,当最后句话落下,众人皆点头,的确,名普通的劫地修士,怕是在皇天琳真身显现的时候,就升不起丝斗志了吧?

  但刘勋却直接无视,反而先行出手,进行偷袭。仅仅从这点来说,就足以令许多修士,自愧不如。

  皇天琳长长的睫毛轻浮,望向刘勋的眼眸中依稀夹杂着震惊,她的杀心动摇了,不是因为她不记恨刘勋,而是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杀刘勋的话,利大于弊。

  现在华夏是多事之秋,如果留下刘勋杀敌,日后定会对异域造成不小的伤亡,使皇天琳生出这种想法的仅有点,两仪化天地异象足矣。

  眸中的震惊被皇天琳隐去,自己可以不杀他,但是必须得给他点教训,毕竟方才刘勋的话语,实在令她难堪以及愤怒,自小到大,还没有谁敢那样侮辱自己呢。

  就在皇天琳思索的刹那,黑白两个刘勋已经分散开来,分别占据天地点,两道璀璨的剑芒瞬间接触到起。

  刘勋可不知道皇天琳此时的想法,他只知道,如果自己不反抗,自己便会死,而且会被慢慢的玩死,所以他要进行反击。

  随着黑白两道剑芒的接触,道黑白太极光圈,上下达数千米,瞬间便将皇天琳跟刘勋包裹了起来。

  此时两人距离城池之地有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