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籍中记载的有对也有错,我也不敢妄作评论,远古以及太古的事,现在都没个答案,更别说天地初开的事件了。”老者幽然叹,皱着眉头说道。

  刘勋听着周围的话语,眉头深锁,食指揉动着眉间,心中却向着麒麟刺问道:“天地九决是什么东西?”

  麒麟刺沉默了片刻,方才答道:“小子,我可先声明,九决的线索我可不知晓,你别挂念。”

  “聒噪,赶紧说。”刘勋心中暗笑声,这麒麟刺是越来越精了。

  “天地初开,随之诞生的九大神诀,每种神诀都有着逆天之力,我将九大神诀的介绍,传至你的神识,你自己观看。”

  话语落下,刘勋的神识中突然多出道道信息,他也是转瞬间明了,同时心中更加震惊,这天地九决,实在是太逆天了。

  九决的名称分别是:真龙撼天决凤凰涅槃决麒麟灭世决虚炎焚天决开天辟地决元葬世决万物寂灭决百圣屠天决身化九天决。

  身化九天决,而这种法决的介绍,只有学会此类法决,那自身的精气,永远都不会枯竭。

  真龙撼天决,自身的战力,将会达到极致,战力越强,得到的提升也就越大,究竟有多逆天,刘勋恐怕得学会才知道,但现在也只能想想而已。

  凤凰涅槃决,这几乎是不死之身,每次死亡,都可以破后而立,神识破灭轮回印记打散也可以复活,并且修为会增强,此功法唯的克星便是刘勋的吞噬神通。

  麒麟灭世决,可以掌握天地雷电之力,自身为刑罚,光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虚炎焚天决,这个法决最为残忍,每个生灵体内皆有真炎,而这些火焰则被称为虚无之炎,而这个法决,旦发动,方天地中,体内只要拥有虚无之炎的生灵,便会瞬间被焚灭。

  开天辟地决,这个法决在麒麟刺给刘勋的信息中,只有比洪荒时代更久远的盘古,研习成功过,并且创造了现在的华夏古星。

  元葬世决,刘勋看到介绍,顿时倒吸口凉气,这个元葬世决,与自己领悟的元实在太相似了,简直就是模样。

  万物寂灭决,相似于虚炎焚天决,但却比虚炎焚天决霸道,旦发动,方天地尽数枯寂,成为绝地。

  百圣屠天决,传说需要百名圣人才可以发动的法决,在这道信息中,只发动过次,但并没有相关介绍,而且时代还是在洪荒之前。

  “这”刘勋有些目瞪口呆,这实在太逆天了,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认知,随便个法决便是毁天灭地。

  “天地初开,那时整个世界只有那方天地,这天地九决也是自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以后天地逐渐的分裂,化作了无数天地,九决也是消逝于生灵的记忆之中。”

  麒麟刺解释的话语传来,刘勋暗自点头,随即问道:“为何九决之中,其中三决会以真龙凤凰麒麟为名呢?”

  “你是如何以为的?”麒麟刺并没有直接给刘勋答案,继而反问道。

  “不会吧”刘勋暗自吞下口唾沫,如果真如自己想的那般,那这九决也太逆天了,麒麟刺知晓刘勋心中的想法,只是呵呵笑,却并不言语。

  怪不得自洪荒开始,便没有了九决的线索,原来是这些法决都诞生了神识,化作了形体,而且每个的战力都达到了逆天级别。

  至于刘勋是如何知晓他们的战力的,从麒麟刺以前的话语中,那个所谓的‘他’曾经跟真龙战,虽然得胜,但看来也不是很轻松。

  如果真是如自己料想的般,麒麟真龙凤凰都可以化作形体,那么其他六决肯定也可以吧?

  单从这点来看,刘勋就直接对九决失去了,那种境界,他想都不敢想,距离现在的自己,实在太远了。

  这切都在刹那间发生,因为刘勋与麒麟刺已经神识融合,所以他们的对话虽多,但却只是瞬间的事。

  回归现实,周围的修士已经在为帝渊的话语而议论着,但刘勋却实在提不起对九决的念想了,就算九决摆在他面前,刘勋也立马跑的远远的。

  开玩笑,个拥有逆天级别战力的法决,自己怎么得到?虽然刘勋也感觉很荒唐,现在真是什么事都出来了。

  法决都凌驾与生灵之上,这比母猪会上树带来的冲击感强多了,就算现在母猪上树的话,刘勋肯定会相信,因为这个世界中,肯定是有猪精的

  正了正心神,刘勋对着半空中那名老者行了礼,道:“敢问前辈,前线在何方?”

  老者显然还在为九决的事烦心,突然听到刘勋的话语,便不解的问道:“小友要前往战场?虽然小友不凡,但以小友目前的修为来说,恐怕不妥吧?”

  刘勋闻言,摇头道:“晚辈不是这个意思,晚辈只是想去见识下所谓的异域联军,绝对会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的。”

  老者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两日后吧,两日后先锋部队会暂归,到时候你便与他们起前往,现在华夏情势并不乐观,所以我们要运用好每份力量。”

  比奇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第623章初临皇家!

  “也好,那晚辈便再在贵地讨扰几日。”刘勋对着老者再次拜,缓缓说道。

  “刘兄此话见外了,你我本同是华夏脉,何来讨扰说?另外刘兄南行的这段日子,族叔可是直惦记着刘兄的安危。”

  道悦耳的声音响起,刘勋随眼望去,正好与皇道柔的目光对视到起,心中阵暗叹,眼前这名女子实在太完美了,完美的有些妖邪,有种不真实感。

  稍定了下心神,刘勋才缓缓说道:“小姐言过了,当日还未答谢那名前辈的传送之恩,今日刘某,正好去拜谢番。”

  皇道柔抿嘴笑,整片天地仿佛都失去了颜色,周围修为略低的修士立即神色呆滞了下来,刘勋见状不禁叹,气质天成啊

  他可以看出,皇道柔绝对没有修炼什么媚术,对方只不过是随性的犟笑,便可影响周围修士的心神,红颜祸水,刘勋现在是真正理解了这句话语。

  “刘兄又见外了,直接喊道柔跟柔儿即可,何需喊小姐呢?”就在刘勋思索的时候,皇道柔犹如天籁的话语再次传来。

  刘勋愣了下,暗骂声,喊道柔跟柔儿的话,自己那才是作死呢,但嘴上他却不能这么说,尴尬的笑,此时他突然不知道叫什么好了。

  皇兄?人家是女的,皇姐?怎么听怎么别扭,皇小姐?依然不是多么顺口,道友?从地球而来的刘勋,总会将道友两字认解为尼姑跟道士。

  最后他直接无奈了,沉思了片刻,心中想道:“不就个名字吗?个代号而已。”自我安慰后,想通的刘勋,旋即对着皇道柔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柔儿”

  “”当他的话语落下,不仅帝云跟皇炎以及周围的修士愣那了,就连半空中的那名老者也是阵失神,皇道柔的脸颊更是浮现几抹红晕。

  唯有刘勋不解的打量着周围,闫冲无语了片刻,旋即叹出口气,心中想道:“人家不过是跟你客气客气,你咋还真叫上了。”

  此时皇炎木讷的来到刘勋身旁,喃喃道:“刘兄,你如果想当我姐夫也不用这么明着来啊,柔儿这个称呼,除了家中的长辈,就连我准姐夫帝渊,也不敢喊的”

  帝云闻言,在其身旁点头,赞同道:“是啊,刘兄,族兄顶多也就是喊个道柔,刘兄你这也太”

  “啊?”刘勋听着周围乱七八糟的话语,心中更加迷糊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当姐夫,准姐夫的,个名字而已,怎么又牵扯到帝渊身上了?

  在皇炎跟帝云的猛烈解释下,刘勋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心中却更加郁闷了,明明是皇道柔让自己这么喊的,自己这么喊,难道还喊出错了?

  尴尬的笑,最后他还是改为了小姐之称,经过段插曲之后,便跟在皇道柔身后,向前走去。

  当行至段路程之后,通过与皇炎的闲聊刘勋才知道,原来皇家并不在中域城,而是以中域城为据点。

  帝家以及先知门也是如此,虽皆在中域,但根基并不在此,那些自西漠东土等地前来相助的修士,就更不用说了。

  中域城,只是个战地据点,并不是这些远古传承的故地,这里的修士人数,以及修为,远远不足这些远古传承的百分之。

  毕竟是整个华夏都在面临战局,他们不可能只单守中州地,与此同时,西漠东土北洋南荒,战火都在蔓延。

  但每处地域,皆都有着各族修士,原因无他,因为每个种族的修士,天赋神通皆不同,万物相生相克,这也只是为了预防意外之变。

  还有就是,经过皇炎的话语,刘勋知道了,异域联军并非先前南域出现的先锋部队般,强的塌糊涂。

  但也绝不可小视,因为异域名普通的参战修士,便是劫人修为,因为这句话,他这路可没少皱眉。

  千万别因为你是劫天修为而小瞧劫人修士,个劫人修士不可怕,十个百个,劫天修士都无惧,但是千个万个呢?

  或许你可以说,华夏也有同样参战的修士,那么借话而言,异域的参战人数远远超于华夏,毕竟人家是八域联军。

  除此不说,异域的整体修为也是远远超于华夏,在皇炎的话语中,是这么说的:“华夏有千万先天,异域有百万劫人!华夏有百万劫人,异域有百万劫地,华夏五十万劫地,异域有五十万劫天,华夏有十万劫天,异域有十万破劫。”

  这并不是战力的战报,只是帝渊在前线的句玩笑话,但这句话中却表达了两者之间的差距,华夏的人数是多,就算八域联军,也不足其百分之,但平民能算战力吗?

  这里不比地球晚清年代,并不是以人数可以取胜的,华夏生灵虽多,但最多的还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刘勋心中深知这个道理。

  此行众人并未御虹而行,所以到达皇家驻地的时候,也已近达黄昏,但这路上,刘勋却从皇炎口中知晓了近乎所有的战况。

  总之句话,华夏岌岌可危!但刘勋心中却不解,从皇炎的话语中,他并没有听到有破劫之上的存在参战,这又是为何?

  “小姐,三少爷。”道话语响起,同时也将刘勋的思绪打断,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名女修士,看样子应该是皇家的名女仆。

  “阿灵,你去收拾四间客房,同时吩咐李妈今晚多做几个菜。”皇道柔将额前的缕发丝锊到耳后,轻声说道。

  “啊?帝渊少爷不是后天才回来吗?”那名叫阿灵的女修士先是失声说道,而后望了眼刘勋两人,方才知道自己误解了。

  “看吧,二姐!你跟准姐夫的事,是个族里人都知道。”皇炎取笑的话语随之传来,皇道柔脸颊红,但紧接着消失,对着刘勋说道:“前方便是客殿,刘兄随意。”

  说完,皇道柔便紧接着对皇炎说道:“三弟你先陪下刘兄,我去告知族叔。”

  比奇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第624章道势!

  “放心吧,二姐。”皇炎说完,便拉着刘勋往殿内走,就犹如那发情的母猪般,极度冲刺着,刘勋吞下口唾沫,立即挣脱,干笑道:“我自己走,顺便看下。”

  皇炎看到刘勋挣脱自己,先是愣了下,旋即看到他那极度苍白的脸色,便带着不解说道:“哦,那行,我先去给你们泡茶。”

  麻木的点了点头,这皇炎冷不丁的对自己这么好,刘勋还真有点不适应,正了正心神,他便开始打量起四周。

  这是座很普通的房院,与般的古代房屋相差不大,但房屋前的杆旗帜,却令刘勋眉头皱。

  旗帜也是杆非常普通的旗帜,但旗帜上的字,却令他有种压抑感,那是个金色的龙形皇字,仅仅这么个字体,便令人感觉到股霸气与沧桑。

  “走吧,既来之则安之。”对着后方闫冲笑,刘勋便率先向着前方走去。

  当进入客殿,刘勋首先感觉到的便是股恢弘,殿内虽然不大,但是这布局,使人仿佛走进了方天地般。

  闫冲进入后,也是脸色微变,显然也是因为这种布局而震惊,刘勋与其相视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话语,虽然闫冲心中不想承认,但中域确实不是南域可比的。

  殿内空间虽小,但却有股无形的势,闫冲可以看出,这种势,绝非南域修士可比,南域也无人可以勾画出此类的势。

  就在刘勋与闫冲震惊的刹那,道话语随之传来:“哈哈,我早就说过,南域那块浅滩,是困不住条金鳞的。”

  话语响起,名全身金衣的中年人,随之踏入殿内,刘勋见状立即对着中年人行了礼,正色道:“晚辈多谢前辈万道山相助之恩。”

  虽然刘勋并没有见过此人,但是当自己听到此人话语的时候,他便知道,此人定是先前万道山脉中,相助自己的那名老者。

  当时刘勋认为是个老者的,因为对方自称老夫,但是当皇道柔喊他族叔的时候,刘勋便知道自己想错了,所以现在亲眼看到,才没有多大的震惊之意。

  中年人便是皇天裂,南域之变时,想要去营救刘勋的中年人,但无奈中途生变,只能作罢。

  皇天裂望着刘勋,暗自点头,片刻后才说道:“不错,短短年光阴,便成长到如此地步,实乃我华夏人杰也。”

  “前辈言过了。”皇天裂的句人杰,顿时使得刘勋想起幽冥的句废物,所以此时,他脸色有着些许尴尬。

  但他确实是成长了,年前,他在万道山脉,因为皇天裂的句话,便胸口发闷,但现在,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如同跟常人对话般。

  当然,这也是皇天裂压制自己气息的情况下,不然就算刘勋成长至此,恐怕也会感到压抑,因为现在他,依然看不透皇天裂的修为。

  再次对着刘勋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欣赏,皇天裂随即望向闫冲,大约三息时间后,突然大笑道:“地阶神通太古异象,谁说华夏无人?”

  此时刘勋跟闫冲尴尬的笑了笑,就在两人不知道该如何言语的时候,皇天裂的声音,再次传来:“方才小友是在为这殿内的势,而思索吧?”

  刘勋心中惊,自己心中想什么,他是怎样知道的?难道他也跟麒麟刺般,可以查看自己的心中想法?

  心中虽然震惊,但刘勋口中依然说道:“前辈料事如神,方才晚辈着实是在为此事震惊。”

  皇天裂闻言,点了点头,大笑着说道:“这也难怪,别说是你们,就算是帝渊刚来的时候,也是震惊了片刻。”

  刘勋听闻此言,脸色愣,心中却是松了口气,原来是每个人都如此,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那么小友,今日咱们便来谈谈关于“势”这个字,如何?”皇天裂眼神中带着抹笑意,径直的望着吴昊说道。

  刘勋眼中闪过抹精光,关于势这个问题,自己心中直不解,虽然可以问麒麟刺,但麒麟刺的记忆中

  全是远古太古之时的规则,对于现在的刘勋,根本无用,所以皇天裂这句话,无疑是说到了刘勋心坎上。

  “晚辈正有此意。”再次对着皇天裂拜,刘勋平静的说道,语气虽然平静,但心中却如火山爆发前,暗流涌动。

  不知何时,皇道柔出现在了殿门前,望着皇天裂的背影,心中思绪万千,她知道皇天裂如此做的真正目的。

  根本就不是因为什么谈论,以现在的刘勋来说,哪有什么资格跟皇天裂论道?皇天裂只不过是想变相的教给刘勋些东西。

  皇天裂手下无弟子,唯次动过的收徒之心,还被刘勋给拒绝了,但皇道柔却深知自己族叔的性格。

  “您终于踏出这步了。”皇道柔呼出口气,旋即走进殿内,对着众人点头示意,而后便坐到张方椅上。

  当皇天裂的话语响起时,皇炎的脸色也是变,立即对着皇天裂说道:“族叔,当日就算帝”

  “闭嘴。”皇炎还未说完,便被皇天裂厉声打断,吐了吐舌头,皇炎便老实的如只小猫般,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再也不敢言语。

  其实他刚才想说的是,当日就算帝渊求皇天裂讲解,皇天裂都拒绝了,但为何今日,皇天裂会主动的给刘勋讲解?

  别人不知道,但身为皇家嫡系的皇炎,心中却是很清楚,皇家之所以可以在华夏立根,而且自洪荒开始至此不倒。

  除了些传承神通之外,还有样,那便是对天地大势的感悟,皇家可以说是,整个华夏,对势掌握的最巧妙的个传承。

  而皇天裂正是皇家中的佼佼者之,虽然战力修为不能排在前十,但对于势的感悟,那是绝对有着权威性的。

  皇炎清晰的记得自己小时候,皇家的名老祖宗曾说过,皇天裂简直就是专门为势而生的人,对势的感悟,超脱于常人的百倍不止。

  比奇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第625章悟势!

  以前多少人杰前来请求皇天裂讲势,但却都被他拒绝,就连族中看好的准女婿帝渊,也是被其拒绝,但现在自己的族叔竟然主动给刘勋讲解,皇炎有种懵懵的感觉。

  皇天裂点了点头,道:“今日我高兴,你们便同留下观听吧!能领悟多少,就看你们自己了。”

  随着皇天裂的话语落下,闫冲眼中闪过丝兴奋,他也是听闻过皇天裂的名声,所以此时他知道这句话代表了什么。

  话语落下,周围再无丝声响传出,皆在等待着皇天裂的话语,皇天裂见状顿时失笑,望着刘勋说道:“你心中的势,是什么样的?”

  刘勋思索了片刻,缓缓答道:“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应该很厉害吧,因为要到破劫才可以运用势的力量。”

  皇天裂闻言摇头否定道:“错,大错特错,谁说只有破劫才可以生势?势由心生,念即可为势,势如同这冥冥万道,也分万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独自的势。”

  眉头深凝,刘勋心中在思索着皇天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