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太好吧。”

  “拉倒吧,这些逃兵上次可以逃,这次依然可以逃,留着也无用。”

  “事也不能这么说,虽然是逃兵,但毕竟都是我们华夏脉啊。”

  “作为名修士,竟然不战而逃,简直侮辱了我们修士的名号,华夏要这些无用之人何用?”

  “”

  刘勋闻言暗自摇头,看来‘逃兵’两字给他们造成的误会实在太深了,虽然他们不是逃兵,但这事就算换成自己,自己会相信吗?

  突然想起外面修士话语中的‘生死擂’,刘勋便对着闫冲问道:“难道这地方也有生死擂?”

  闫冲瞥了刘勋眼,道:“这应该是地球世家生死擂的祖规,但还有点,那便是这里的生死擂旦确立,结果无论谁生谁死,对方的朋友与势力,皆不可报复。”

  刘勋闻言,嘴角浮笑,踏步向前,猛然将房门拉开,屋外聚集着密密麻麻的修士,最低修为的也在劫人。

  当他拉开房门的刹那,外面的声音也是戛然而止,但每个人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却都带着鄙夷。

  向前望去,前方座偌大的擂台,立在中间,足足有个足球场之大,昨日那个金衣修士正坐在擂台上,仿佛在等候着什么。

  金衣修士看到刘勋出来,手中发出道金光,金光瞬间便抵至他的身前,刘勋双指夹,两道金色令牌显现,令牌上有个字—擂。

  “如果怕死的话,可以不接受,但你们要马上离开中域城。”随着令牌的到来,金衣修士的话语也是随之传来。

  刘勋闻言,并不言语,食指缓缓揉动着眉间,转身道:“我们走吧,看来中域不欢迎我们。”

  话语落下,刘勋微微笑,便朝着城门走去,不是他怕死,只是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在进行什么生死擂。

  既然人家不欢迎,咱们走就是了,这对于自我安慰能力极强的刘勋来说,简直就是可有可无的件事。

  刘勋跟闫冲在周围修士鄙夷的眼神中,艰难的走到了城门前,当然艰难两字对刘勋来说是没有的,这两字只是相对于闫冲来说,毕竟南域的浩气宗对他有恩,闫冲把自己当成了南域的人。

  当来到城门前,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金衣修士的话语再次传来:“南域的废物们,路上小心,如果遇到异域的话,直接投降吧,别再逃了,不然就算你们逃到这里,我也不会再让你们进来的。”

  刘勋闻言,脚步止住,脸上的笑意更甚,对方次次的调拨,使得他也是有点招架不住,如果是调拨自己,那也就罢了,但对方每次都给自己按上逃兵不说,更是间接的侮辱南域。

  脑中再次呈现南域修士奋战的刻,明知必死,依然挺身向前,各宗掌教,为了南域的血液,毅然选择死亡

  他们是废物吗?他们在异域来临之前,多多少少都曾有着恩怨,但是当异域入侵,还不是都舍弃仇恨,致对外?

  没错,闫冲等百名修士是活了下来,那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南域的希望,只要有他们在,南域便不会灭亡,便不会自中州,自华夏古星,消失

  这是朵新生的火苗,这是无垠绝望中的丝希望,他们不怕死,但是如果当时死去,那便会变得毫无意义。

  如果这也算逃兵,这也算偷生

  在金衣修士话语响起的刹那,刘勋的双眼瞬间冷冽下来,颤音道:“既然人家想玩,那么,咱们就陪他们玩玩吧。”

  金衣修士闻言,仰天大笑,道:“玩?如果你们接受了,那么你们两个都会死,华夏的这份耻辱,我会洗的干干净净。”

  刘勋怒极反笑,他知道现在自己跟他们说什么都没用了,缓缓转身向前,冷音道:“对,还是怎样?”

  金衣修士听到刘勋的话语,起身道:“随便你们,对的话,你可别说我们中域欺负你们,中域可不比南域那块弹丸之地,我们可没有跟你样的劫地打擂者。”

  “你是想死吗?”还未等刘勋说话,闫冲便怒声喝道,刘勋拍了拍闫冲的肩膀,从闫冲的话语中,刘勋知晓,此时闫冲已经愤怒了。

  刘勋对着金衣修士行了礼,诧异道:“哟,原来是为我着想啊,多谢多谢!不过为我坏了规矩那可不行,直接对吧。”

  刘勋现在已经知道,眼前这人明显是想羞辱自己番的,中域是比南域强大不假,但也不至于连个劫地修士都没有,周围还是摆着不少劫人修士的。

  但刘勋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所以他欣然接受,而且还是最为激烈的对生死擂。

  对方次次的调拨,已经使得刘勋彻底愤怒,就算他们临走前,也要将中域的嚣张气焰打压下。

  “那就抽签吧?”金衣修士见刘勋答应,便指着擂台旁个木盆说道,刘勋闻言,眼中道精光闪过。

  金衣修士,看来已经都准备好了呢,先前的调拨虽然是激将,但却是令刘勋无法拒绝的激将,也就是说,他早就预料到,刘勋会接受。

  暗自摇头,刘勋跟闫冲各自抽了个签,但是当他们打开的时候,眼中皆露出不解,刘勋的上面是二,下面是五,闫冲的上面是,下面是二。

  “哦,忘记跟你们解释了,上面的数字即是你们的出场顺序,亦是你们对应的境界修为重天。”金衣修士看到刘勋等人的疑惑,便幽然说道。

  刘勋闻言,眉头微皱,自己这运气这么背?出场顺序他不在意,但这对应的境界修为

  刘勋头痛了,十分头痛,劫天五重天,要知道这境界越高,每层重天的差距也就越大,闫冲也看到了刘勋的标签,也是阵皱眉。

  “可以开始了吗?逃兵们!”金衣修士自然也是看到了刘勋的标签,眼中闪过丝戏谑,笑着说道。

  本名

  第617章震撼!

  刘勋点了点头,并不言语,现在的他,从未跟劫天修士交过手,这上来便是劫天五重天的修士,令他有种中了彩的感觉。

  当刘勋点头同意后,道五彩光芒突然升空而起,瞬间便亮彻在整片城池,刘勋见状神色愣,不知是什么情况。

  “这小子”闫冲的话语传来,但还未等刘勋细问,周围的修士,也是炸开了锅。

  “帝云这是干嘛?非要惊动整片中域城吗?”

  “我比较赞同帝兄的做法,对于这些逃兵来说,就应该这样对待,打败后,让其再无任何脸面在中域出现。”

  随着修士们的话语,刘勋明白了金衣修士的目的,缓缓蹲坐到旁,小声说道:“闫冲,你定要赢,但不可伤人性命。”

  闫冲闻言,神色愣,不解的问道:“不是生死擂吗,为何不杀了他们?”

  “他们可以不念同胞之情,但他们毕竟认为我们是逃兵,或许也是有些别的误会,总之我们不伤他们性命便是了。”刘勋瞥了眼周围的修士,紧接着说道。

  “我是无所谓,但是刘勋你的对手”闫冲望着刘勋手中的标签,担忧的问道。

  刘勋望了眼金衣修士,而后便思索了片刻,揉着眉间,意味深长的说道:“我的对手估计是那名金衣修士,但你无需担心,如果你赢了,而且不杀他们,我估摸着,这小子赢了,也不会杀我吧”

  说完,刘勋便双眼汪汪,充满期待的望向闫冲。

  “”闫冲闻言,立即翻了个白眼,对着刘勋伸出了中指。

  本来他还都在纳闷,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现在看来,切都是为他自己着想。

  当五彩光芒升起,中域座古朴的大殿中,几名老者突然皱眉,道:“是谁在设摆生死擂,不分现在是什么局势吗?”

  当老者的话语落下,名黑衣修士突然出现,道:“是帝家的帝云,正在与两名逃兵进行生死擂。”

  “逃兵”

  与此同时,中域城池的条街道上,名近乎完美的女子,正与名相貌俊美的少年,齐肩而行,随着五彩光芒的升起,两人相视眼,便向着城门方向掠去。

  同时间,中域城内,无数的修士,皆化作道长虹,向着城门方向而来,短短几十息的时间,擂台周围便被密密麻麻的人影覆盖。

  “这么多人!”周围的修士越来越多,天际还有着密密麻麻的光点,闫冲皱眉道。

  修士密密麻麻的片,几乎占尽了整片空间,后期赶来的修士,并没有占到位置,皆漂浮在半空中观看。

  就在这时,名中年人出现在擂台上,轻咳了声,厉声道:“此为对生死擂,共两战!战后生死不论,无论胜负如何,对方家室与亲友皆不可报复,如有违反,举族征讨!”

  中年人说完,便看了金衣修士眼,而后便望向刘勋处,继续道:“双方可有异议?如若没有,第战,开始!”

  话语落下,名修士瞬间便出现在擂台上,那名修士身黑色战甲,把血红色长枪立于身后,双眼处有道伤疤,看起来狰狞无比。

  刘勋望了闫冲眼,嘱咐道:“小心。”

  闫冲缓缓起身,对着刘勋说道:“还是小心你自己吧。”

  他说完便化作道金芒消失,再次出现,便是在擂台中间,方才闫冲的话语并没有压低声音,所以这名修士自然也是听入了耳中。

  冷哼声,双眼处的刀疤显得更加狰狞,双方并没有多余的话语,就在闫冲刚上来的刹那,黑甲修士便持枪而上。

  血枪如条毒蛇般,向着闫冲胸前而来,闫冲眼中闪过丝精光,身后的青色长剑,猛然出鞘,抵挡在胸前。

  “轰!”随着声巨响,闫冲的身影,瞬间倒退数十米,稳定下身形,他的双手在颤抖,第回合,闫冲吃了点小亏。

  黑甲修士的力量太大了,方才那枪看似简单,但却夹杂着内劲,那股内劲如同千重浪,瞬间便将闫冲击退。

  在闫冲倒退的刹那,黑甲修士也是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竟然是在闫冲的身前,闫冲见状脸色大变,黑甲修士的速度,太快了。

  “神木扶桑!”闫冲双眼猛瞪,再不敢有任何的保留,上来便是种神通甩出,随着他的话语落下,黑甲修士的身影竟然在众人的注视下,被禁锢了下来!

  “要么死,要么认输!”闫冲望着黑甲修士,冷声道。

  “认输?你以为我是你们南域的逃兵吗?”黑甲修士冷哼声,不屑的回应。

  “敬酒不吃吃罚酒!”闫冲闻言,双眼凌,眉间的金色树叶印记闪,旋即低喝:“木炎,八部天龙!”

  随着闫冲的话语落下,周围虚空中突然冒出无数的金色火焰,火焰漫天,仿佛要焚灭整片世界,然而息后,漫天的火焰,竟然化作八条金色火龙。

  火龙围绕住整个擂台,股炙热的气息,充斥在整座中域城池。

  天际两道长虹眨眼及至,那是名近乎完美的女子,以及名俊美的少年,当女子看到漫天火焰的时候,突然黛眉微皱了起来。

  此时擂台上那名中年人,也是神色巨震,失声道:“怎么可能,这股精气波动,这是地阶神通!区区南域之地,怎么会出现地阶神通!”

  随着中年人的话语,金衣修士也是震惊的站起,望向闫冲的眼神中带着畏惧与不解,因为地阶神通,实在太惊世了,因为现在整个华夏,就算是远古的传承,都是普遍的人阶神通。

  此时不仅金衣男子与中年人震惊,就连下方观战的修士,也是不能平静,皆出声议论起来。

  “传说中的地阶神通?怎么可能,自远古以来,不是再没有人可以觉醒神通了吗?”

  “没错,自远古以来,虽然也有高于人阶的神通出现,但那都是传承而来,然后经过与自身的融合,现在怎么会”

  本名

  第618章接二连三的震撼!

  “神通对于普通的修士来说,就是道天幕,因为自远古以来,再无人可以觉醒神通,当然除却那些远古传承之外,但此人为何拥有古书籍中所说的地阶神通!”

  “太匪夷所思了,这实在是”

  下方的修士如爆炸般,议论起来,眼神中皆带着质疑与不解,他们的认知,在这刻崩溃了。

  半空中,那名近乎完美的女子,莞尔笑,道:“果然是他们呢。”

  女子身旁,俊美男子闻言,神色愣,旋即问道:“姐,你认识他们?”

  女子将缕长发挽到耳后,对着刘勋的方向说道:“你再仔细看看那个人。”

  俊美男子闻言,便向着女子指的方向望去,当看到刘勋后,男子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精彩,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原来是他。”

  “怎么了?还记恨他呢?”女子正是与刘勋有过面之缘的皇道柔,而男子正是先前与刘勋有过隔阂的皇炎。

  “哪有,当时我年少无知,那次族叔关我禁闭后,我便想通了,只是没想到,他的修为增长的如此之快,这才年吧,便达到了劫地。”皇炎望着刘勋方向,唏嘘不已。

  “坏了,既然都认识,那还玩什么生死擂啊,我去跟帝云说下!”皇炎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想要下去。

  皇道柔拦住皇炎,摇了摇头,道:“你印象中的帝云,是如此浮躁之人吗?”

  皇炎闻言,随之愣,反问道:“姐姐的意思是?”

  “静观其变就是了,而且,我很有兴趣知道,被族叔看重的人,现在已经成长到何种地步了。”皇道柔望向刘勋的眼神中闪过丝狡黠,轻轻笑道。

  皇炎看着皇道柔的表情,暗自吞下口唾沫,小声问道:“姐姐不是对那家伙有好感吧?”

  皇道柔闻言,神色愣,旋即失笑道:“你个小屁孩怎么老爱八卦呢?”

  皇炎呵呵笑,挠了挠后脑,继续说道:“没有就好,我还是喜欢帝渊当我姐夫。”

  皇炎刚说完,便感觉后脑痛,也不再言语。

  下方擂台上,闫冲如战神降临般,屹立在半空之中,但下刻他却收起了火焰,因为谁胜谁负已经很明显了。

  闫冲径直的朝着下方走去,看着周围震惊以及畏惧的眼神,他的眉头,也是深深皱。

  此时下方观战的修士,以及金衣修士,脸色也是异常精彩,任凭黑甲修士的攻击如黄河绝提,长江咆哮,但攻击皆如无垠大海般,被其吞噬。

  “南域代表,你确定不杀是吗?”中年人冷眼望向闫冲,出声问道。

  “不杀!”闫冲望了刘勋眼,旋即开口说道。

  闫冲已经打完,那自然也该刘勋上场了。

  “喂,准备好了吗?”刘勋定了定心神,旋即对着台上的帝云说道。

  “恩?”帝云此时思绪正在闫冲那里,冷不丁的被刘勋问上句,便条件反射的答道。

  “我是问你,准备好挨揍了吗?”刘勋嘴角浮笑,双眼微眯着说道。

  “哦?你是在说你自己吗?逃兵!”帝云闻言,眼中道厉芒闪过,反驳道。

  刘勋闻言,洒脱的笑,并不言语,只是缓缓向着擂台走去,方才经过闫冲的闹,擂台虽然完整,但周围全是碎石。

  下方的修士听到两人的对话,皆再次议论起来。

  “他疯了吗?以劫地的修为,便想跟帝云交战。”

  “这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劫地与劫天的差距,绝不是个境界而已,这是质跟量的差别。”

  “也说不定,你没看到地阶神通都出来了吗?看他镇定自若的表情,也许他也有着依仗呢。”

  “”

  周围传出各种各样的话语,半空中皇炎望着刘勋的身影,皱眉问道:“姐,你说他能挡住帝云几招?”

  皇道柔闻言,莞尔笑,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应该是,帝云可以抵挡他几招吧?”

  “啊!”皇炎闻言脸色不自然了起来,皇道柔见状,并不言语,只是望着下方的刘勋,眼神中闪过些许复杂。

  当日在议事大殿中,皇道柔可是亲眼看到刘勋体内钻出个至尊的,那种战力,现在想起,皇道柔都有种后怕感。

  那股力量虽然不是刘勋自己的力量,但也被皇道柔看成种战力,毕竟有人相帮,那也是实力的种,而且那股力量,还是不可无视的那种。

  当刘勋踏上擂台,双眼顿时变的凌厉无比,脚步微移,道白光闪起,他的身影突然消失。

  “啪!”随着声闷响传出,刘勋出现,竟然是在帝云的身前,拳头已经狠狠的跟帝云撞击到起。

  两人双拳相对,股旋风顿时生出,随即向着周围肆虐而去,此次对决是试探性的,刘勋倒退了五米,帝云丝毫未动。

  帝云虽然占了上风,但脸色却凝重无比,要知道刘勋的修为只在劫地,但这速度跟力量,着实已经堪比普通劫天二重天的修士了。

  “他他竟然敢硬生生的跟帝云对抗!”

  “大惊小怪什么,没看到帝云动都没动吗?那小子还被反震回数米。”

  “话虽如此,但这小子的速度跟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同阶修士,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每个都不寻常。”

  修士们议论的话语传来,刘勋双眼无波,方才的击是他的全力,但对帝云来说,好像并没用处,难道非得用那招吗?

  就在刘勋思索的刹那,帝云动了,双目中道精光闪过,整个人如同换了个人般,漆黑发丝无风自动,全身散发着狂霸的气息。

  五道模糊的虚影,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显现在帝云身后,虚影仿佛穿过亿万时空而来,径直的望向刘勋。

  仅仅个对眼,刘勋便觉得神识阵刺痛,他可以感觉的出,这五道虚影的眼神,绝对是至强者的眼神!不知不觉间他早已汗流浃背。

  “是五帝护体!帝云怎么了?为何这么早便用出帝家神通?”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这场生死擂打的稀里糊涂的。”

  本名

  第619章两仪化天地!

  “我也有这个感觉,帝云怎么上来便使出杀手锏呢?难道说他想速战速决?”

  “帝云现在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有了五帝虚影,就算劫天六重天的修士,也破不开帝云的防御,更别说这小子了。”

  五帝虚影漂浮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