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勋时,立即朝着他奔来。

  刘勋见状,嘴角露出丝嘲讽,在这个世界中,他绝对是顶级的存在,无论你生前是何种人物,但只要你死后进入了这个世界,那么结果,只能是悲剧。

  “全部消散于天地吧!”刘勋轻轻说道,仿佛在说件无所谓的事件,随着他的话语,周围的异兽黑影,皆化作点点黑芒消散。

  说实话刘勋对这些异兽是很忌惮的,毕竟它们是幽冥的念想所化,所以他才直接令它们消散于天地间,不然以刘勋这有仇必报的性子,怎么也得折磨个十年八年再说的。

  本名

  第610章黑暗的世界!

  念至,三百散修的轮回印记随即脱离体内,并抹杀了所有的记忆,而后便化作点点光辉融入刘勋体内。

  同时间,他们体内的气运,也是化作道道金芒融入的气运之中,最后便是他们的生命精华,向着刘勋体内汇聚而去。

  当三百散修的生命精华被刘勋吸收,刘勋那干瘪如柴的身体,也是瞬间丰盈起来,仅仅三息时间,便恢复到了先前的状态。

  就在刘勋恢复的刹那,三百散修先是双眼无神,随后便崩裂开来,连丝的灰尘都没有留下,彻底的消失在了天地间。

  “身体的创伤真严重呢,三百多人的生命精华,竟然还没有完全恢复”

  刘勋摇头叹,在自己观察了身体番后,再次发出声叹息,道:“废了,体内经脉全断裂了,先前的修为也是全部消散”

  刘勋摇头叹,便蹲坐在沙地上,微笑着望向荒芜的虚空,自己身的修为,都在月前经脉爆裂的时候消散了,可以说现在的刘勋,等同于个普通人。

  不,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因为华夏古星的普通人都经过天地精气的滋养,远比地球上的刘勋强大,但刘勋现在经脉全碎,别说修行了,就连丝的天地精气都感觉不到了。

  恐怕现在个十来岁的孩子,都可以拳将自己打倒吧?刘勋脸上全是无奈,但却没有办法,毕竟自己能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梦啊,想啊,梦想啊,切皆是过眼云烟,梦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刘勋任凭微风吹动着自己的长发,平躺到了沙地上。

  心中想着想着,刘勋便笑了起来,心中也是豁达不少,但就在这时,他心中闪过纳兰灵儿那灵动的双眼。

  纳兰灵儿正在幽怨的看着自己,却不说话!刘勋沉默了,脸上的笑容也是僵硬了下来,他不否认,纳兰灵儿已经融入了他的心中。

  但现在切皆是幻影,切皆是泡沫,自己不再是那个可以救她于水火的刘勋,也不再是那个充满豪情万丈,手重立天庭的刘勋

  他现在只是个普通人,个被自己结下的包袱,压住辈子的普通人,或许纳兰灵儿不会在意,但刘勋却在意。

  刘勋并不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但也不是个喜欢托别人后腿的人。

  如果这是个盛世,他或许会当个家庭妇男,但命运弄人,错就错在这是个乱世,纳兰灵儿自保都来不及,难道这时自己还需要个女人来保护自己?

  刘勋洒脱的笑,对着无垠荒芜轻哼道:“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刘勋所处的幽冥界中并没有太阳,但他却轻笑着唱起童年的歌谣,眼角滴泪水随之滑落

  “亲爱的祖国,是否繁华依然?任那道路崎岖艰难,依旧拔剑逆行而上。这是华夏的血液,亦是炎黄的脊梁。”

  “挚爱的华夏,是否热血激荡?异域再次露出獠牙,我等自当挺身反抗。这是民族的希望,亦是历史的篇章。”

  泪水滑落,并不是因为刘勋怕死,而是因为心有瞂福荒芏宰盼捋蠡奈咔闼摺对谔毂叩那兹耍撬闹械耐矗来嬗谛闹械幕摹13谆疲嗍橇跹桓氏肿吹脑颉?br/>

  他不甘,他不愿,但他没有办法,这就是现实,血淋淋的残酷现实!

  按理说经脉尽断,常人早已瘫痪,但奇迹的是,刘勋竟然还可以行走,除了全身无丝精气外,刘勋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自嘲的笑,刘勋缓缓起身,他实在想不通,个没有心脏没有经脉的人,冥冥中为什么会让自己活下来?

  就算自己活下来了,但不还是个废物?难道是这天地想要看自己的笑话?对自己藐视天地大道的惩罚?

  刘勋脸色如寒霜,笑容越来越冷,眼神中带着丝不屈与桀骜望向虚空。

  他要透过幽冥界,质问穹苍,他要望穿穹苍,质问这所谓的三千大道。

  但很无奈,刘勋望不穿,他看到的只是片灰暗的荒芜,没有丝别的色彩,瞳孔中彻底被灰暗色充斥。

  就这样,刘勋天天的望着幽冥界灰暗的天空,天两天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勋还没有死去,依然在注视着无垠灰暗虚空。

  刘勋不知道他为何没有饥饿感,更不知道为何这么久没吃饭,依然可以存活,但这却不是刘勋目前该想的。

  风沙吹过脸颊,数月光阴的逝去,他的身体几乎彻底被风沙掩埋,但却依然如雕像般,目不转睛的望着虚空。

  转眼间又是两月光阴,就在这时,刘勋的眼皮动了下,口中传出道话语:“我,透过了天地,越过了大道,望穿了宇宙,看到了世界”

  话语刚落,声音便被风沙带走,刘勋双眼无波,紧接着说道:“我看到了世界的诞生,初始,辉煌,以及没落。”

  “开始的时候,是白色的。然后便是耀眼的金色,而我现在看到的是黑色”

  刘勋说完,眼中道凌厉的光芒闪过,身上沉积的风沙轰然掉落,化作粒粒灰尘。

  “好黑好黑,比任何东西都黑,根本不能用语言来表达。”叹出口气,此时的他,仿佛在自言自语。

  但刘勋此时却望向幽冥界的角,继续说道:“幽冥,麒麟刺,你们看到了吗?那黑乎乎的东西。”

  青铜古殿,正在对坐的幽冥与麒麟刺神识,相视笑,便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竟然是在刘勋所处的幽冥界中,幽冥看到刘勋,眼中闪过丝精光,道:“看来你将两仪贯通的同时,也将元贯通了。”

  刘勋闻言淡然笑,平淡的说道:“也是刚刚想到而已,喂,有吃的吗?虽然不吃也死不了,但我是个念旧的人呢。”

  刘勋的话语落下,幽冥却眉头深凝起来,现在的刘勋给他种感觉,很平凡,看起来好像随便个修士都可以将其击杀。

  本名

  第611章黑暗中的火苗!

  但再仔细观看的时候,却发现不了其深浅,特别是刘勋的双眼,竟然如星辰般深邃,这些或许别人发现不了,但幽冥作为个至尊,却看出了他的变化。

  “你看到了什么?”此时幽冥神色也是片凝重,先前他以为这是刘勋乱说的话语,但是现在看刘勋昊的变化

  刘勋呼出口浊气,旋即继续望向灰暗的虚空,眼神中出现丝黯然与悲意,声叹息,随之传出。

  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的是片黑暗,漫无止境的黑暗。

  就在数月前,刘勋不甘如此死亡,望向虚空的同时,他悟透了元的真意,元就是这个世界,然而这个世界可大可小。

  大,可包括这无数天地,小,可小的只有家户人。

  这数月时间,他想了很多,无论是生灵的生死万事的对错还是太极中的阴与阳,亦或者两仪。

  这些皆是这个世界中的部分,而元即是这个世界,所处的领域也是无边无际,倾人生光阴,都寻觅不到沧海粟。

  但刘勋寻到了,并不是因为他天赋异禀,而是因为他看到了本质。

  黑暗黑暗,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无垠的黑暗,无际的黑暗,整片世界都是黑暗。

  就在刘勋茫然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点光芒,光芒很小,像是朵将要熄灭的火苗般,几乎可以无视。

  但那朵火苗,谁都可以无视,但惟独他不能无视,因为那朵火苗,便是他自己。

  当刘勋看到周围都是无垠黑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是唯的亮点,就在火苗将要熄灭的时候,他心中的那股不甘与不屈,始终保护着这朵火苗。

  因为他相信,星星之火,总有天将会燎原。因为他相信,只要火苗不灭,世界就不会尽为黑暗。

  然而这些只是世界中的点,也就是元中无数冰山的角,生死与其相比,实在显得微不足道。

  当时刘勋就在质问自己,为何自己会被困于世俗的观念中?为什么非得有经脉才可以修行?自己没有心脏,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吗?

  这无数天地中是否黑暗,刘勋不知道,但他却知道华夏已经陷入了黑暗,或许火苗不止他这朵,但他却想依然绽放,只是为了将这黑暗祛除,迎接明日的阳光。

  他是没有经脉,但他却有神通吞噬!

  回归现实,刘勋缓缓转身望向幽冥,淡然道:“我已经告诉你了,但我看到的世界,你们不懂,我又何必再说呢?”

  幽冥闻言,脸色瞬间变得异常精彩,自己说这小子胖,这小子还真喘上了,麒麟刺在旁观看了良久,对着刘勋传音道:“小子,想知道你那九处断裂的经脉怎么回事吗?”

  刘勋闻言神色呆,旋即想起麒麟刺可以查看自己的想法,便苦笑声,对着麒麟刺传音道:“别卖关子,赶紧说。”

  “还记得九幽曾说过的句话吧?那句终于明白“他”去外天地抢夺龙脉是为了什么。”

  暗自点头,刘勋想起九幽在那时,的确说过这么句话,但这句话跟自己有关系?

  “没错,你小子也算因祸得福吧,我还考虑怎样完美的将你的经脉分割成九处呢,看来这下省功夫了。”

  “”麒麟刺的话语传来,刘勋阵无语,传音大骂道:“你个混蛋,有没有良心了,还想着将我的经脉割断!现在块想办法怎样把我的经脉复原吧,虽说有吞噬,但经脉断裂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别急,别急,我正要说这点呢,华夏这九条龙脉,就是为你准备的,正好九条,正好九处断裂,我终于明白九幽那句话的意思了。”

  幽冥虽然不知道麒麟刺跟刘勋两人在说什么,但却能看出他们是在传音,眼角不禁抽搐起来,这两人,怎么给自己种阴谋的感觉。

  幽冥为至尊,按理来说是可以听到两人的传音的,但麒麟刺与刘勋已经融合,不分彼此,这只是神识传音,所以幽冥就听不到了。

  刘勋没有看到幽冥的抽搐的面孔,因为他在听到麒麟刺话语的时候,已经震惊了。

  华夏有九条龙脉这事,他早就知道,并从九幽口中隐晦的得知“他”曾经去外天地抢夺龙脉,当时九幽话语中就有种是为自己的意思,但当时刘勋并没有在意,但现在看来

  难道说自己经脉断裂的这九处,非得用这九条龙脉才可以连接?但就算自己可以得到九条龙脉,自己能吞噬?

  要是以前,刘勋肯定二话不说立即扬言吞噬,但是现在知晓无数秘事的他,已不再是那个无知少年。

  龙脉可是华夏古星的精气源泉,如果龙脉没了,也就代表华夏古星将要枯寂,那时候,手将黑暗带来的就不是异域,而是自己了。

  麒麟刺知晓刘勋的想法,旋即摇了摇头,望向前方的片荒芜,道:“你说当蝼蚁看到天空,他想到的会是什么?”

  刘勋闻言沉默不语,他知道麒麟刺话语中的蝼蚁就是自己,而蝼蚁是看不到天空的。

  但这里说的看不到天空,并非是看不到,而是蝼蚁的世界不包括天空,因为蝼蚁与无垠的天空,实在差距太大,根本就不是个世界的。

  当蝼蚁看到天空吗?只有两种可能,是恐惧,二是向往。但自己现在是恐惧呢?还是向往呢?刘勋说不清。

  麒麟刺化作人形,望向刘勋的双眼中,带着抹欣慰,刘勋是他看着步步成长的。

  现在的刘勋,已经具备了至强者的通行证,不仅仅是因为有着麒麟刺与各个至尊的帮助,更重要的是,以前这只小小的蝼蚁已经看到了天空。

  “我说麒麟刺,赶紧将我带离这个地方吧,我在此地也无用了。”刘勋望向青铜块,微笑着说道。

  他认为自己在此地已经无用,此地的异兽并不能令自己修为增强,自己还不如出去,利用这时间,将自己的修为,恢复至以前呢。

  本名

  第612章道为何物?

  麒麟刺并没有回答刘勋的问题,这次也没有神识传音,而是直接说出:“知道自己的道吗?”

  “道?”刘勋闻言,茫然的眼神中闪过丝厉芒,是啊,自己的道是什么?以前总以为自己无道,也曾憎恨过这片天地,怨恨过这冥冥万道,但自己的道是什么?

  自地球到现在以来,将要两年的光阴,但回头看,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的道,刘勋迷茫了。

  “既然不知道,那么你就在这待到知道为止吧”

  刘勋点了点头,便继续盘坐在沙地上,脑中却在回想着麒麟刺的话语,你的道是什么?

  不知何时,麒麟刺与幽冥已经离去,此地又只剩下刘勋人,刘勋闭眼蹲坐在沙地上,他在想个问题,自己的道究竟是什么?

  道分很多种,有的人以杀戮为道,生杀戮,为世人所不齿。也有的人以仁为道,救苍生于水火,救天下与不安,被世人尊崇。

  冥冥万道,实在太多,但刘勋却不想走前人的路,因为他看到了黑暗,自己就算以杀戮为道,可以杀完这无数天地吗?自己就算以仁为道,可以救完这万世苍生吗?

  不能!这点刘勋比谁都清楚,那片黑暗太宏大了,根本就不是人力可及的。

  思索,漫无止境的思索,刘勋如石雕般盘坐在沙地上,时间也是飞快的流逝,天两天月

  幽冥界,自青铜古殿,纳兰青儿与村民少年们正在跟着修炼,短短三日时间,他们已经晋入了先天。

  如果被外界知晓这些人仅仅三天便晋升先天的话,恐怕会咋舌震惊,但柳非烟他们却明白,这切皆是因为这座古殿的原因,这座古殿的精气,实在太充沛了。

  幽冥界中,刘勋盘坐在沙地之日,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时间,此时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原地只有块凸出地。

  因为这三年时间,刘勋已经彻底被沙尘覆盖,风沙依然在吹着,片荒芜,片幽暗,仿若处死亡世界。

  “啪”声微弱的声响传出,掩盖住刘勋的沙尘瞬间便爆裂开来,缓缓睁开双眼,两道幽光瞬间射出,直入天际。

  “无论是哪种道,都不适合我,但我却找到了我的道!我的道,是灭生道”

  刘勋眼神凌厉的犹如把盖世神兵,他的道,经过了三年光阴,终于被他寻到了。

  无论是杀戮之道,还是救世之道,正道也好,魔道也罢,但却无种适合刘勋的,因为无论是杀戮还是救世,皆无法祛除黑暗。

  祛除黑暗的方法只有种,那便是毁灭,万事皆对立,有了毁灭才有新生,那时的世界,必然是白色。

  那时的世界,将再无丝的黑暗,虽然黑暗依然还会再生,但刘勋却有办法将黑暗压制于最小,黑与白对立,万物平衡。

  所以刘勋的道,便是灭生道!以他自己为棺,葬尽天下黑暗,虽然现在的自己还很弱小,被称之为蝼蚁也不为过。

  但刘勋已经确实了自己的道,以后这便是他的路,他会步步的走到底,直至这无数的天地,皆被自己吞噬,皆被自己葬入体内。

  “我的道,是灭生道!你听到了吗?冥冥中针对我的那个人,总有天,我会将你吞噬,而葬你的棺,便是我!”

  刘勋望着无垠的虚空,缓缓说道,凌厉的眼神,仿佛要望穿整片天地,而漆黑虚无的外界星空中,两道红芒突然出现。

  红芒仿佛双眼睛,径直的望向青铜古殿,与幽冥界中的刘勋眼神对碰到了起。

  “何为灭生!”红芒中传达出道讯息。

  “灭生即新生。”刘勋望着虚空,缓缓答道。

  “你如何灭生?如何葬我?”红芒闪动,刘勋所处的世界中,顿时出现无数的裂缝,恍若灭世。

  “无论你曾经多强,但那只是曾经,任何名生灵皆会死亡,死亡之后必定需要处棺葬,然而,我便是你的那具棺。”

  “我乃天道,我怎会亡?就算我亡,你又拿什么葬?”

  “强如“他”,强如天帝,不都也是陨落了吗?这是个新的时代,不再是你们的时代,你也会死。”

  “至于我拿什么给你收尸,你是年纪老了?还是年老痴呆了?亦或是耳鸣?老子刚不是说了吗?我便是葬你的棺。”

  “希望你,待我真身降临,依然可以说出此话。”红芒在虚空中闪动,息后,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红芒消散,刘勋望着虚空暗自皱眉,这人到底是谁呢?难道真的跟九幽所说样?这人是他那所谓的二师兄?

  那这有了二,有了三,肯定还有个大师兄啊,这神秘的大师兄又是谁呢?刘勋想不通,只能幽声叹,道:“我这便宜师傅,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呢”

  “算了,在这待得时间也够长了,也是该出去了,不过出去前,幽冥,将我的修为还给我吧。”

  刘勋嘴角浮现丝微笑,右手缓缓抬起,周围的精气顿时暴虐起来,先前自刘勋体内崩散的精气瞬间便向着他的身体而来。

  “果然跟想的样呢,只能将曾在体内待过的精气收回,不过也不错了,修为涨至劫地。”

  刘勋缓缓吐出口浊气,通彻了元跟两仪的他,现在已经可以将吞噬神通运用极致,只要是在他体内流动过的精气,皆记录着刘勋的印记。

  所以他可以将其收回,当初那股精气可是足以将他的经脉尽数震裂,可想而知究竟是多么宏大的数量。

  但现在精气回体,刘勋却没有丝毫膨胀的感觉,就好比自己吐出了口气,而后再收回样。

  等精气回归,刘勋的修为也是稳定下来,稍微活动了下身体,他的嘴角浮现丝满意的笑容,虽然他现在修为只有劫地,但他的战力却不止如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