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还有比这更令人气愤的事吗?

  脑中快速的回想起九幽施展夜灵舞的幕,刘勋的脑中也在次次的演练,前方只异兽的利爪已经将要触碰到他的头颅。

  周围也是无数异兽的利爪显现,密密麻麻的异兽已经彻底将刘勋给包围了起来,他已经感觉不到丝的亮光。

  就在这时,刘勋双眼睁开,口中轻喝道:“死亡世界,夜灵舞!”

  当他的话语落下,自他自己为中心,突然出现道道尖刺。

  尖刺锋利无比,围向刘勋的异兽发出声嘶鸣,便向着地面跌去,但此时刘勋却有种骂娘的冲动,自己这击竟然才杀死了五六只异兽

  周围的尖刺也只有数十米的团,暗自数了下,才有寥寥百根,要想当时,九幽可是直接将整片南域给贯穿了,但是看到现在自己释放的

  刘勋有种无语感,心中也认同了幽冥所说的话语,自己的确是有着太多不足了,但他却不知道,九幽为至尊,虽然实力未全部恢复,但也足以将整片南域贯穿。

  本名

  第604章幽冥世界!下

  而刘勋现在只是名劫人修士,可以做到目前这点,已经可以算是中上层次了,这也不是刘勋的眼界高,而是他开始就接触的是至尊级人物,自然目标也就高。

  这就比如个吃奶的娃娃,还未上学,父母上来就给他灌输大学的内容,虽然他听不懂,但他的眼界却已经从大学起步了。这只是个例子

  空中的异兽,看到同类被眼前的人斩杀,皆咆哮着向刘勋冲去,刘勋见状冷哼声,手中的麒麟刺如血龙般舞动起来,瞬间便将接近自己的只异兽给贯穿。

  刘勋见状神色愣,太容易了,自己这剑的力量根本就还没有消失,那只异兽便被自己贯穿了?

  不对,地面上的异兽防御可是高的吓人,自己刚到的那刻,那剑几乎用出了自己的全力,结果自己还差点被震裂虎口,现在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空中的异兽跟地面上的异兽差距这么大?空中主攻击,地面主防御?刘勋暗自摇头,地面上的异兽,攻击力他也是亲自体验过。

  将麒麟刺自那只异兽体内拔出,刘勋紧接着便将身前的几只异兽斩落,此时他不禁皱眉,因为这几只异兽竟然也是斩即灭。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看到下方异兽群中有块巨石,而那块巨石正是自己刚到此地时的位置,巨石之上还有道浅痕显露

  刘勋恍然大悟,原来自己那剑并不是劈到了异兽身上,而是那块巨石!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刘勋猛然向着下方冲去,数道血光闪过,数声嘶鸣声响起,刘勋紧接着漂浮到半空中。

  望着下方的异兽,以及空中的异兽,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这些异兽只是攻击力高而已,自己几乎可以剑个。

  但是当他看到那数量的时候,也是不禁皱眉,而此时他发现了个异象,这些异兽竟然不再攻击自己,只是将自己围起。

  刘勋暗笑声,便想将围向自己的异兽斩杀后,立即逃离,但就在他刚踏步,随意向下望了眼,仅仅眼,刘勋的瞳孔瞬间收缩如针眼般大小,脸色也是苍白的毫无血色

  下方,方才被自己斩杀的十多头异兽,竟然已经复活了过来,并且全身都涂上了层金色光辉,犹如层金色战甲。

  复活的异兽,瞬间便向着刘勋继续奔来,速度比以前更快,眨眼间便来到了他的身前。

  刘勋倒吸口凉气,并没有丝毫的犹豫,麒麟刺随之劈出,但是当麒麟刺将那只异兽的头颅斩下之后,刘勋的脸色却变的无比凝重。

  复活后的异兽,速度更快不说,就连防御也是比以前高,自己方才的剑,用的依然是斩杀方才异兽的力度。

  但是方才自己劈出时,竟然感觉到了丝阻碍感,按照自己的推测,复活后的异兽皆比先前强大了,而且是全性强化。

  这刘勋直接彷徨了,这跟自己在地球玩的个游戏般,死后复活,而且还比先前更加强大,这可是纯粹的开外挂啊

  就在他思索的瞬间,那只被自己斩杀的异兽再次复活,继续向着刘勋冲来,这次异兽的速度几乎已经达到了刘勋的全速。

  刘勋见状脸色大变,心中更加坚信自己的推测,但手中的麒麟刺依然毫不犹豫的劈出,因为如果自己的推测正确,那么这只异兽的攻击,足以使自己失去战斗力。

  所以刘勋不得不出招,全力的剑劈出,他的脸色再变,因为这剑竟然没有将异兽的身体劈开。

  迅速的将麒麟刺拔出,刘勋再次劈向异兽,那只异兽终于发出声嘶吼,向着地面落去。

  再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刘勋想也没想便决定离开,血芒升起,手中的剑斩过前方阻拦的异兽,他化作道血芒冲向天际。

  但他身后的异兽却如跗骨之蛆般追了上来,回头看,刘勋心中暗骂声,自己来到这里还不足个时辰,便已经如此狼狈,那这三年

  刘勋不敢想下去了,逃跑的同时,他心中也在怒骂:“什么信春哥,原地满血满状态复活!现在这些异兽比春哥牛逼多了,实力翻倍不说,而且还是无节操的无限复活状态!”

  刘勋心中不平的咆哮着,但逃跑的速度却又加了分力,回头看,身后的天空完全被鸟类异兽遮掩,地面也是被虎狮类的异兽布满。

  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好不壮观!就这样,刘勋逃,异兽追,刘勋犹如异兽的头领般在前方疾驰,异兽如他的小弟般,在后方追逐。

  刘勋不否认自己是个乐观的人,但他也没乐观到都现在这状况了,还能心静如水。

  这些异兽实在是无懈可击,被斩杀后竟然还可以复活不说,复活后的速度攻击防御都更胜从前,这件事无论谁碰到,恐怕都会感觉棘手吧?

  此时刘勋仔细的打量起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望无际,皆是片荒芜,除了砂石还是砂石,连棵树木都没有,只有无垠的石块与沙土。

  不对,还有种东西,那便是刘勋身后的异兽

  荒芜的世界吗?刘勋心中想着,双眼微眯,他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自己迟早会有乏力的刻,而这些异兽竟然好像点都不觉得累,速度不仅没有缓慢,而且还比方才更快了分。

  必须要将它们的行动禁锢下!刘勋眼中闪过丝精光,将异兽统禁锢,便是将它们次性杀死,而后趁它们复活的那段时间,自己立即消失在此地。

  这需要种大规模的杀伤功法,而大规模的杀伤功法,吴昊目前有两种,是断魂曲,二是夜灵舞,但夜灵舞直接被刘勋给忽略了。

  因为凭现在的他,只能放出数百根尖刺,还不够这些异兽塞牙缝的。如此以来,便只有种功法,那便是断魂曲

  因为曲声所过之处,只要是可以听到的,皆会中招,比起夜灵舞,刘勋目前还是更喜欢断魂曲些。

  本名

  第605章杀不死的异兽!

  念至即行,疾奔的同时,他的双眼瞬间变得血红起来,荒芜的世界上空,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血色云朵,云朵刚出现便化作粒粒血色雪花飘落。

  跟随雪花同而来的,还有那凄厉的哭声,刘勋运用这招已经越来越纯熟了,几乎气呵成,但是当他听到那哭声的时候,依然头皮发麻,心底升起股不安。

  因为刘勋并不知道这些哭声是从哪里来的,而且对这个功法好像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定了定了心神,他猛然转身操控起降落的血色雪花。

  雪花粒粒的降落在异兽的身上,刚刚落在上面,便融化开来,化作道道血色铁链将其禁锢,刘勋并没有任何犹豫,当哭声消失,仙乐传来的刹那。

  他对着异兽群猛然大喝:“神灭道消印散曲毕!”

  四道话语气呵成,随着话语降落,浓重的血色气雾如海啸般,瞬间便将异兽群淹没。

  异兽群中并没有传出嘶吼声,刘勋暗自松了口气,因为完善后的断魂曲是直接抹杀生灵所有印记的功法,此时没有声音传出,也在情理之中。

  就在他放松,准备离开此地的时候,脸色再次大变,眼神中全是震惊,口中低喝道:“这不可能!”

  血雾渐渐散去,下方的异兽竟然个都未亡,并且已经在血雾的遮掩下,距离刘勋又近了分,刘勋虽然想不通,但眼前的状况已经不容他多想。

  血虹升起,刘勋继续他的逃亡之路,但心中却已经隐约有了答案,断魂曲是可以灭杀生灵所有印记的功法,这时九幽亲自说的。

  然而现在对这些异兽竟然无效,九幽不可能说错,那么便只有个解释,这些异兽不是生灵!

  这也难怪,这里是幽冥界,是幽冥自己的空间,独孤老人曾说过,绝世强者,念至,可化万物,幽冥强为至尊,这点应该难不倒他吧?

  也就是说,这些异兽是幽冥的念想所化,根本就不是生灵,自然没有生灵的印记,既然是念想,那么死后依然可以复活,念想也可以记录方才自己的攻击,从而使得念想更加完善

  这也就是那些异兽复活之后,刘勋先前足以斩杀它们的力度,再无法斩杀它们的原因,因为它们已经对那个力度有了记忆,并拥有了防御那个力度的力量。

  这个世界可以说是幻境,但也不是幻境。因为死在这里,可是真的会死的!刘勋丝毫不会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个至尊的念想,难道还不足以将自己斩杀吗?

  刘勋越想越气愤,不由仰天怒吼,发泄道:“幽冥!我干你妹!九千百零六种姿势,不带重样的干!”

  刘勋吼完,速度又加了分,几乎达到了自身的极致,化作道血芒,在无垠荒芜中闪即过。

  青铜古殿,座幽暗的房屋中,幽冥正在与麒麟刺神识聊着以前的事情,突然幽冥脸色寒,额头处青筋暴露,眼角抽搐起来。

  麒麟刺见状,心中暗叹不妙,立即查看了番刘勋的内心,沉默了片刻后,他对着幽冥微笑着说道:“幽冥,别在意,反正你也没妹妹”

  幽冥闻言,脸色更加阴沉,对着麒麟刺幽然道:“麒麟刺,我干你祖宗!”

  麒麟刺闻言,化作人形的神识上,也是青筋暴起,但这时幽冥却紧接着说道:“别在意,反正你也没祖宗”

  “”

  幽冥界,刘勋所处的无垠荒芜之地,疾奔中的他遍又遍的诅咒着幽冥,但就在这时刘勋的双眼,突然微眯了起来。

  嗯?吞噬!对了,吞噬可以吞噬世间万物,是不是也可以吞噬掉这些念想化作的异兽?刘勋嘴角浮现丝微笑,他实在不想逃了。

  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三四个时辰,几乎都是在逃亡,如果是被真正的异兽追杀也就罢了,但想到这些都是幽冥的个念想所化,刘勋心中就来气。

  你说你个念想,化成异兽就化成吧,没必要非得再弄个满血满状态复活吧?好吧,这点自己心善,忍了。

  但你弄个满血满状态复活也就罢了,没必要再来个状态记忆,满血无限复活,原属性次次翻倍吧?

  这不是摆明了不让人活吗?刘勋心中越想越气,这幽冥实在是欺人太甚,叔叔可以忍,但婶婶忍不了,刘勋决定进行丝的逆袭,反击!

  念至即行,有时候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味的逃亡,并不是长久的办法。

  刘勋深知这个道理,止步,转身,动作犹如条流水线,娴熟而又迅速,双眼微眯,他向着异兽群冲去。

  此时向着刘勋冲来的异兽,看到刘勋停止了逃亡,反而向着它们冲来,竟然流漏出了人性的表情,震惊与嘲讽。

  “”刘勋阵无语,这幽冥也太不仁道了,竟然还给了它们人性化的表情与思考,这不是作孽嘛!

  刘勋心中的作孽并不是为这些异兽考虑,而是为自己考虑,异兽有了智商,肯定对自己更加不利啊,所以心中又暗骂了幽冥顿。

  其实这也不怪幽冥,幽冥只是个普通的念想,但是个至尊的念想,足以使它们自己生出灵智。

  双方瞬间便将距离拉至到零,前方空中只鸟类异兽,嘶鸣声,张开巨嘴对着刘勋撕咬而来,口中的尖齿如把把锋利的匕首。

  刘勋不敢大意,他深知这些异兽的攻击力,更不会怀疑这只异兽的牙齿可以咬碎自己的身体,所以刘勋上来便是全力击。

  “噗”麒麟刺将最前方的五六只鸟类异兽斩灭,还未等异兽的尸体跌落,刘勋双眼猛瞪,对着鸟类异兽的尸体,低喝道:“吞噬!”

  话语刚落,那五六具鸟类异兽的尸体便化作道道幽光,向着刘勋汇聚而来,但幽光融入他的体内,刘勋心中顿时大骂起来。

  因为斩杀这五六只异兽,自己的精气用出了十分之,但当这些异兽的尸体被吞噬掉时,自己竟然没有得到点好处。

  本名

  第606章曾经的曾经!

  自己精气没涨也就罢了,反而自己还因为吞噬了这些异兽,而有种疲惫感,更最重要的是,异兽数量不多的话还好,但仅仅五六只异兽便使得自己用出十分之的精气。

  那这后方密密麻麻,眼望不到边际的黑潮刘勋不敢继续想下去,再次将围向自己的几只异兽斩杀吞噬,他毫不犹豫的继续向前逃亡。

  吞噬对这些异兽有用!刘勋眼中闪过丝倦意,这是目前唯可以安慰他的点,自己的吞噬神通,对于这些异兽来说是克星。

  但是异兽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自己根本不可能下将其全部斩杀,就算自己有办法可以将其全部斩杀,也无法起将其吞噬

  至于自己为何没有增加精气与修为,刘勋也想到了,因为这些异兽是幽冥的念想所化,根本就没有什么精气。

  这丝念想就比如个人,随意的想了个事情,再精确点就是,好比个普通人,站在大街上,看到了个美女,心中不禁想到,好美!

  幽冥这丝念想就跟那个普通人相仿,所以就算刘勋将其吞噬,也无法获得修为,而且吞噬个至尊的念想,岂能简单?

  至尊不可辱,就算是至尊丝的念想,也不是目前的刘勋可以亵渎的,所以他自然会感觉到疲惫。

  幸好这些异兽皆是由道念想所化,而这道念想也化成了无数只异兽,不然刘勋直接将这道念想吞噬的话,可能会直接神灭而亡。

  “原来是这样的个世界,这该死的幽冥”

  刘勋边逃亡,边吸取周围的天地精气,当精气重新满溢的时候,他再次转身向着异兽群而去,在斩杀了十余只异兽后,将其吞噬,便继续逃亡。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天时间已过,这段时间内只要体内精气满,刘勋就回头斩杀十余头异兽,然后便继续逃亡。

  现在到底斩杀了多少,他也记不清了,他只觉得股股乏力感与饥饿感传来,他已经天多没吃东西了。

  “可恶,这片荒芜,哪里有什么可以吃的”

  经过天不停的疾奔,刘勋已经疲惫不堪,左肩处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那是方才自己回头斩杀异兽的时候,由于乏力,而被只异兽的利爪扫中。

  仅仅被扫了下,便将自己的身体伤成这个样子,可想而知,那些异兽的攻击力究竟有多强。

  刘勋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清理肩膀上的伤口,只能匆匆将血止住,而后继续逃奔,疲惫乏力无助,各种感觉冲向他的心头,死亡距离刘勋越来越近。

  又是天过去,刘勋身上的伤口又多了几处,他依然没有寻到食物与水源,脑中传出阵阵的眩晕感,嘴唇已经干裂出数道血痕。

  咽下口唾沫,他实在坚持不住了,他已经没有心思来凝聚天地精气,脚下的血虹消散,刘勋的身体径直的坠落下去。

  坠落的气流,使得他的发丝倒竖起来,刘勋现在只感觉自己很困,想要好好睡上觉。

  但就在这时,身后声嘶吼声响起,只人形凶兽出现在他的身后,道血花自刘勋后背溅出!

  刘勋的意识朦胧了起来,他没有感觉到疼痛,感觉到的只有舒适与解脱,他心中很清楚,自己只要闭上双眼,几息时间过后,切皆会结束

  自己或许真的是个废物呢抱歉了,逸萧,逸风

  刘勋嘴角浮现丝微笑,眼神涣散,意识越来越松散,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幼时的幅幅画面随之出现在脑海中。

  记忆片段,刘勋幼年。

  “喂,刘勋,今天刚演的射雕英雄传你看了吗?”说话的是个只有七八岁的男孩,全身脏兮兮的,嘴里叼着颗廉价香烟,脸色被冻得通红。

  “恩,看了,还不错。”刘勋把抢过男孩手中的廉价香烟,自己吸了口,而后大声咳嗽起来。

  “哈哈刘勋你真逗,不会抽就别抽嘛!”刘勋旁边还有个男孩,也在七八岁左右,跟先前叼烟的男孩竟然有着些许相似。

  “哼。”刘勋冷哼声,小嘴鼓起,紧接着说道:“李逸萧李逸风,今天咱们吃什么?”

  他身边的两名男孩闻言,相视眼,便笑着走到刘勋身前,俯到他耳边小声说道:“隔壁王大妈家的鸡长的差不多了,可以宰了”

  “”刘勋闻言沉默了片刻,便点了点头说道:“昨天射雕中演的正好是洪七公吃叫花鸡,当时没把我给馋死,今天咱们也吃。”

  李逸萧将香烟抽完最后口,然后扔到地上,质疑的问道:“刘勋,你会做吗?可别跟上次样,给俺兄弟俩吃生鱼”

  “”刘勋闻言脸色红,旋即大骂道:“上次是意外,我忘记带火了,而且那电视剧中都没演点火,然后他们就吃了,不过这次你们放心,我带着火柴来的。”

  刘勋说完,便拿出盒火柴,耍宝似的摇来摇去,李逸萧李逸风兄弟俩相视眼,脸色凝重的说道:“分工行事,十分钟后到村外三百米野地,到时暗号联系。”

  刘勋闻言,抹了抹流出的鼻涕,正色道:“好,你俩小心,救出人质,迅速逃离,可别让小鬼子给逮着喽!”

  “为人民服务,切为了党,切为了胜利!”三人学着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