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知道,你们走吧。”刘勋轻笑着说道,就仿佛刚才被喝斥的不是他,而是别人样。

  司徒明浩此时想着刘章的事,突然眼神凌,立马拿起电话,拨下了那个黑衣人的号码。

  “糟了,如果刘章真不是我儿子,那么这次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司徒明浩拨出号码,脸色也是彻底阴沉了下来。

  “老板,二小姐是自愿的,她说刘勋是他男朋友。”对面传出这样句话语。

  “”司徒明浩叹出口气,话也没说就挂断了电话,他知道已经晚了,这两名黑衣人肯定已经去过酒店了。

  “只能现在把司徒风给监视起来,明天早便去进行亲子鉴定了。”

  司徒明浩可以放弃切,但在亲生儿子这点上,他是不敢赌的,所以这亲子鉴定,他是必须要做的。

  “去把李朋叫来。”司徒明浩对着门前的个保镖说道,保镖点了点头,便向着间房间走去。

  李朋,也就是那天躲在司徒明浩身后的人,意义上说他是司徒明浩的军师,司徒明浩可以打下这么大的企业,李朋的功劳,绝不可没。

  不出五分钟,个相貌清秀,身高米六,身材瘦小,三十余岁的人站在了门外。

  “您找我?”李朋轻声说道,虽然刚刚睡醒,但眸中却没有丝的睡意,尽是精光流露。

  “不能再拖了,你现在带人去把司徒风给我带到这里,明天早我们便去医院进行亲子鉴定。”司徒明浩点燃颗雪茄,冷声说道。

  “结果呢?”李朋并没有问原因,只是问了声结果。

  司徒明浩狠狠的吸了口雪茄,说道:“结果?如果他是我儿子的话,什么都好说,如果不是以他向颖儿下手的动机,他就没必要留在这个世界上了。”

  “明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您就别离开别墅了,我怕有意外发生。”李朋说完便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时,司徒明浩却出声道:“不行,这次我定要亲自看着鉴定,我才可以安心。”

  “那好吧。”李朋心中叹出口气,他知道,司徒明浩现在连他都不信任了,表面上说是亲眼看到安心,但更多的还是怕自己背叛了他,跟刘章站到条船上。

  市市区,酒店中。

  “你没事吧?”司徒颖坐在床头,望着刘勋说道。

  “没事。”刘勋轻笑声,便将衬衣脱去,说道:“我先去洗澡。”

  “恩。”司徒颖点了点头,便打开电视机,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

  当进入浴室,刘勋将水流开到最大,然后拿出手机,拨下了刘章的号码。

  “司徒明浩知道我跟司徒颖在起,你自己也小心点。”

  刘勋从没小看过司徒明浩,既然自己跟刘章可以想到的,那么司徒明浩肯定也能想到,而且只会想的比他们更全面。

  海边别墅,刘章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轻声说道:“我知道了,哥你自己也注意点。”

  刘勋恩了声,紧接着说道:“你让旭东把东西拿来,我在酒店,以防万。”

  东西自然是指brr,821狙击枪以及指纹手套压缩饼干,但为何让岳旭东送来?那是因为司徒明浩还没见过岳旭东,他的手下也没见过,而大鹏,无疑早就被他们认识了。

  “好,我估计司徒明浩会强制带我去进行亲子鉴定,现在不跟你多说了,我去准备大虎的。”刘章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喊起岳旭东,将东西交给他后,便又喊起大鹏跟另个人。

  这人正是大鹏寻找的亡命徒,手上有着三条命案,在刘章的吩咐下,这个亡命徒也是跟着岳旭东离开了海边别墅。

  就在岳旭东刚走的五分钟之后,刘章还没来得及去取,李朋便带着十多个黑衣人闯了进来。

  “抱歉了,风少。”李朋望着被控制的刘章以及大鹏,而后对着旁的黑衣人说道:“去把他们身上没用的东西,全给我搜出来。”

  两名黑衣人点了点头,便对着刘章以及大鹏搜了起来,刘章身上没有东西,大鹏身上搜出把勃朗宁以及柄军刺。

  个黑衣人搜完刘章,便冷笑着说道:“风少走吧,董事长在民德医院等”

  还未等这个黑衣人说完,李朋便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轻声说道:“闭起你的狗嘴。”

  黑衣人连连点头,也是不敢再言语,李朋将刘章跟大鹏押上辆奔驰,而后三辆车,便离开了海边别墅。

  岳旭东此时正躲在块岩石后面,当车辆走后,他也是回到了别墅,而后搜出别墅的录像,查看了起来。

  这种录像是带录音的,所以他们的话语,也是可以听到,岳旭东将民德两字记住,便喊上那个亡命徒,向着刘勋所在的酒店跑去。

  第49章只欠东风

  刘勋洗完澡,而后裹着浴巾走到床前,望向司徒颖说道:“你不去洗?”

  司徒颖此时看电视看的正高兴,听到刘勋的话,便随口说道:“不了,我下身痛的要死,不想动。”

  “用温水洗个澡会好很多的。”刘勋躺在床上,轻声说道。

  “真的?”司徒颖听到刘勋这句话,便好奇的问道。

  “肯定会比你现在好受。”刘勋拿过遥控器,换了个气象台,此时正在重播今日的天气以及风向。

  司徒颖闻言,也是半信半疑的向着浴室走去,待到司徒颖刚进浴室,刘勋的手机也是响了起来,是岳旭东给他发的短信。

  短信内容为:大鹏跟刘章被司徒明浩的人带走了,现在我带着东西在西三路,红绿灯路口等你。

  “糟了!”刘勋看到这条短信,瞳孔瞬间收缩,他没想到司徒明浩竟然察觉的这么快。

  刘勋望向浴室,他第个想法便是用司徒颖当人质与司徒明浩交换,但转头想,刘章应该可以做好应急准备,便又将这个想法取消了。

  趁着司徒颖在洗澡,刘勋也是穿上衣服,开着车向着西三路走去。

  大约十分钟后,刘勋来到了西三路,前方岳旭东跟个身高米七,身材微胖的人站在起。

  岳旭东很聪明,虽然是在红绿灯路口,但却在监控的死角里,刘勋将车停在他们面前,两人也是先后上车。

  “勋哥,刘章跟大鹏被带走了,我看过监控,个黑衣人说了民德医院,估计司徒明浩天亮后会在那里进行亲子鉴定。”刚上车,岳旭东便焦急的说道。

  刘勋点了点头,眼神片冰冷,说道:“我知道了,东西都带来了吧?”

  “带来了,都在这里。”岳旭东指着后座上的长盒以及九个剥除包装袋的压缩饼干个包装完好的压缩饼干指纹手套说道。

  “刘章有准备么?”岳旭东知道刘勋问的是刘章带没带大虎的,所以也是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他们搜查过刘章跟大鹏,大鹏的枪跟军刺都被搜出来了,而刘章也没来得及去拿。”

  刘勋点了点头,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如果刘章拿上大虎的,那么被搜出来的话,怕是会当场被处决了。

  刘勋深吸了口气,将车发动,便向着民德医院走去,他现在去民德医院的目的不为别的,只为了观察地形。

  现在只能用最后的办法了,在司徒明浩进医院或者出医院的时候,将其击毙!

  当来到民德医院,刘勋停下车,而后下车观察周围的楼盘,在计算了些因素跟距离之后,他将目光锁定在了座三十三层的商场楼上。

  商场楼距离民德医院门口千五百米,但刘勋是要在楼顶暗杀,所以加上楼的高度跟倾斜,也就是千八百米左右。

  “这商场六点开门,你俩带着枪,等到商场开门,然后找机会上楼顶,记住,别让人发现。”刘勋对着岳旭东说道,在这附近千米,这座三十三层的商场是最高的楼层,只要在楼顶,就不会轻易被发现。

  “好,那勋哥你呢?”岳旭东点了点头,随后问道。

  “我六点会到,但现在酒店那里我也离不开,好了,你俩现在下车,记住,别让监控拍到。”刘勋说完便打开车门,岳旭东拿着装枪的长盒跟那个亡命徒也是下了车。

  待到岳旭东跟亡命徒走远,刘勋也是将车发动,而后在家肯德基买了点吃的,便向着酒店走去。

  来到前台,刘勋以睡眠不足当理由,要了点安眠药,将安眠药放在可乐里。

  “你去哪了?”刘勋刚进门,便传来了司徒颖那不满的质问声。

  刘勋举了举手中的汉堡,轻笑着说道:“折腾了晚上了,吃点东西再睡吧。”

  “哇还是你体贴。”司徒颖也是有些饿了,接过汉堡便啃了起来。

  刘勋将放好安眠药的可乐递到司徒颖面前,道:“慢点吃,别噎着,来,喝点东西。”

  司徒颖接过可乐,喝了口,望向刘勋笑着说道:“怎么样?我说吧,你迟早会爱上我的。”

  “”刘勋阵无言,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或许吧”

  待到吃饱之后,司徒颖也是依偎在刘勋怀里闭上了双眼,从四点到五点,刘勋听着司徒颖那均匀的呼吸声,他知道自己可以离开了。

  穿上衣服,而后锁上房门,下了酒店之后,刘勋拿起车后座的压缩饼干以及指纹手套。

  吃了个压缩饼干,而后用矿泉水冲了下,刘勋将指纹手套带了上去,这套指纹手套是复制的那个亡命徒的指纹,而那个亡命徒的命运,也是早已注定了。

  差不多六点的时候,刘勋也是来到了民德医院,将车停在商场的停车场,而后便向着商场走去。

  夏天天早,六点天色就已大亮,此时商场已经开门,人来人往,刘勋拔下旁的片草叶,含在嘴中,进入了商场。

  坐上电梯,直到三十三层,刘勋便向着天台走去,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跟司徒明浩比速度。

  “司徒明浩来了么?”登上天台,岳旭东跟那个亡命徒正蹲在那里聊天,看到刘勋上来,也是摇了摇头。

  “东西给我,速度。”待到岳旭东将装枪的长盒递给刘勋,刘勋也是打开盒子,组装起来。

  “勋哥,他们来了!”就在刘勋组装枪支的时候,岳旭东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刘勋闻言眉头皱,brr,821狙击枪组装相对复杂些,现在他还没有组装完毕。

  “妈的,早不来晚不来!”刘勋望了眼楼下,五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民德医院门口,而后司徒明浩带着刘章走进了医院,并没有看到大鹏的身影。

  “混蛋!如果刘章出了意外,跟你司徒明浩有关系的人,个都活不了!”

  刘勋将唯颗子弹压入弹匣,此时他眸光如若刀锋,将brr,821狙击枪架在了天台隐蔽的个角落。

  “千八百米”将枪支组装完毕之后,刘勋开始调动狙击枪上的瞄准镜,因为距离的不同,瞄准的高度也就不同。

  “风频”刘勋拿下自己嘴中的草叶,感应着风吹的频率,向着岳旭东喊道:“去找点东西把这片草叶固定。”

  天台不远处有小堆沙土,岳旭东捧了把过来,刘勋把草叶递给岳旭东,让其把草叶放在距离自己五米处的檐台上。

  刘勋不言不语,就直盯着民德医院的大门口,眸光中夹杂着股浓重的杀气。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就等司徒明浩出来了!

  第50章百步穿杨

  民德医院中。

  司徒明浩跟刘章走在最前方,李朋以及四五个黑衣人跟在后面。

  “风儿啊,你日夜操劳,也该检查下身体了。”司徒明浩给个医生打了个招呼,轻笑着跟刘章说道。

  “有劳您操心了。”刘章只能陪笑着说道,心中却是紧张到了极点,他知道司徒明浩这是要进行亲子鉴定,但自己根本就没拿大虎的样本,而且这种情况,就算自己拿了,也没机会出手。

  “去吧,医生都准备好了,咱爷俩起去抽个血?”司徒明浩笑着说道,但眼神中却有抹冷意。

  “好。”刘章暗骂声,但此时也没有办法,只能将计就计。

  商场的天台上。

  刘勋等待了已经差不多半个小时,但司徒明浩依然没有出来。

  “旭东,你下去想办法把司徒明浩给我引到门口,之后你就不用上来了,直接回海边别墅。”

  刘勋知道自己不能等了,只能用这种方法,现在想回去劫持司徒颖已经不现实了,因为司徒明浩的人肯定注意着司徒颖,如果自己将司徒颖带出,怕是他们会立即给司徒明浩打电话。

  “好,那勋哥你自己小心。”岳旭东说完便向着楼下跑去,当岳旭东离开,刘勋也是望向那名亡命徒,轻声说道:“早上没吃饭吧?”

  那名亡命徒听到刘勋跟自己说话,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还是摇了摇头,道:“昨天晚上出了意外到现在,直没吃呢。”

  “给,先吃点东西垫着。”刘勋将剩下的八块压缩饼干递给亡命徒,便专心的望着下面,不再言语。

  “谢谢勋哥。”亡命徒看来也是真饿了,拿起压缩饼干便啃了起来,不出二十分钟,八个压缩饼干便进了他的肚皮。

  刘勋看到亡命徒吃完,嘴角也是浮现抹冷笑,将那个还没拆开包装袋的压缩饼干拿了出来,道:“将这个装起来,等会再吃。”

  亡命徒接过,而后装入衣兜,现在就算刘勋让他吃他也吃不下了,因为压缩饼干太干燥,他现在口干舌燥的,想喝水。

  此时岳旭东已经来到了民德医院门口,他在想自己用什么办法才能将司徒明浩给引出来,岳旭东坐在旁的座椅上思索了片刻,当看到停在民德医院不远处的黑色宾利时,便向着不远处的小摊走去。

  民德医院中,刘章跟司徒明浩已经抽了血样,正坐在旁等待结果,五个黑衣人将刘章围得水泄不通,刘章根本就没办法逃脱。

  “董事长,医生说了,最快也得等四十分钟。”李朋从楼上走下,向着司徒明浩说道。

  “好,那就等吧,安全第啊。”司徒明浩望着刘章,继而轻笑道:“风儿你说对吧?”

  “您说的对。”刘章神色淡然的说道,但他的手心已经出汗,心跳也是加速起来。

  岳旭东来到小摊前,买了个墨镜,带上之后便向着民德医院走去,刚走到医院门口,岳旭东便向着旁的黑衣人说道:“司徒董事长在这?”

  黑衣人闻言,眉头皱起,问道:“你是谁?找我们老板干什么?”

  岳旭东轻笑声,指了指那辆黑色宾利,说道:“不是我找你们董事长,而是我们陈董要跟他说点事,关乎他亲生儿子的事,当然,见不见还取决于你们老板自己。”

  “陈董?陈建成?”黑衣人望了眼黑色宾利,他知道这种事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便走进了医院,准备向司徒明浩禀告。

  此时时间在分秒的逝去,李朋看了下手表,还有五分钟!

  就在这时,那名黑衣人也是来到了这里,向着司徒明浩说道:“老板,陈氏企业的陈建成找您。”

  司徒明浩闻言,眉头皱,继而问道:“陈建成?他找我干嘛?”

  “他说是关乎您亲生儿子的事,还说见不见他,切随您”黑衣人不敢撒谎,只能按照原话禀告。

  “亲生儿子!”司徒明浩瞳孔收缩,眼神凌厉的望了刘章眼,刘章此时也是神色愣,但并没有言语。

  司徒明浩对着刘章冷哼声,他现在谁也不相信,无论是刘章还是陈建成,但在亲生儿子这件事上,他却不敢大意,所以他也是向着医院门口走去。

  李朋看到司徒明浩向着门外走去,眉头皱起,便向着那名黑衣人问道:“陈建成自己跟你说的?”

  “不是,好像是他的个手下。”黑衣人毫不犹豫的说道。

  “糟了,调虎离山!”李朋此时脸色大变,想也没想便向着医院大门跑去。

  司徒明浩来到医院大门外,向着旁的黑衣人问道:“陈建成呢?”

  那名黑衣人指了指不远处的黑色宾利,说道:“刚才那个人说陈董会在车里等你,而且他说完就走了。”

  “董事长,回来!”就在这时,李朋焦急的声音也是在司徒明浩身后响起。

  “嗡!”此时不用李朋提醒,司徒明浩也知道自己中计了,当他看到那辆黑色宾利的时候,就知道要出事,因为陈建成根本就从来不坐宾利!

  天台之上,司徒明浩刚出现的刹那,刘勋嘴角也是浮现抹冷笑,此时司徒明浩也是察觉到了不对,便向着医院里跑去,但门口距离医院有着五六米,这五六米奔跑的时间,对刘勋来说,足够了

  眼角瞥了眼随风飘动的草叶,刘勋将呼吸调整,而后锁定司徒明浩的头颅,手指也是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

  声枪响传出,就在枪声响起的刹那,司徒明浩的半边头颅轰然爆裂,就犹如那西瓜被摔碎样,红色白色的粘糊状物体喷的到处都是。

  千八百米,枪爆头!刘勋只留了颗子弹,这是种自信,也是种魄力!

  “啊!”不知道是谁先喊了声,周围的路人皆抱头逃窜。

  李朋此时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望向坐在不远处的刘章,他知道,无论刘章是不是司徒明浩的亲生儿子,司徒集团已经完了。

  刘章听到枪响,嘴角也是浮现抹冷笑,而后便作出副震惊状,向着门外跑去,当看到司徒明浩的尸体时,顿时趴在其身上‘痛哭’起来。

  刘勋此时站在天台,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离开马上这里,望了眼亡命徒,轻声说道:“你家的地址跟家里人的银行账号跟刘章说了么?”

  亡命徒此时被刘勋的枪法震惊了,只是麻木的点了点头,道:“都跟章哥说了。”

  “那你可以走了。”刘勋将brr,821狙击枪放到亡命徒的手中,微笑着说道。

  “走?我现在什么都没干啊?”亡命徒不解的望着刘勋。

  “不,你要干的事,很简单,过来我给你指下目标,就在下面。”刘勋揽着亡命徒的肩膀,向着天台边缘走去。

  “哪呢?”当来到天台边缘,亡命徒望着下方不解的问道。

  刘勋眸光闪过道冷光,趁着亡命徒不注意的刹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