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片刻后,名黑衣老者脸色大变,颤音道:“速度通知天裂回来,此人是远古书籍中记载的魔圣九幽!”

  “什么!”随着黑衣老者的话语落下,在场所有人脸色齐变,名紫衣老者眼神凝重的说道:“方才他口型中说的是杀戮奥义,那么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死亡世界,夜灵舞!”

  “夜灵舞?这么说来,南域将要自华夏古星中除名了!”名白衣老者摇头叹说道。

  中州南域,九幽终于止步,缓缓转身望向下方,对着刘勋露出个微笑,双眼中的血红更加鲜艳起来。

  九幽转移了视线,望向正在向着中州而去的八域先锋部队,八域先锋所过之处,百姓生灵皆亡,路中再无任何活物。

  “小子,将跟你关系不错的人叫过来,但只有百人的上限,速度!这地方马上就要没了!”

  麒麟刺的声音响在刘勋的心间,神色愣,刘勋并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从麒麟刺的声音中听出了事情的紧急。

  刘勋走到六宗掌教以及天残门新掌教面前,将麒麟刺对他说的话语,跟众掌教说了遍,众掌教相视眼,刘勋的话语他们并不怀疑,因为九幽就是从他体内出现的。

  三息时间后,各宗中皆选出了天赋出众之人,百名修士瞬间集齐,但六名掌教却没进入。

  刘勋望着身边的闫冲,柳非烟,还有些修为不弱的人,对着众掌教拱手拜,说道:“前辈保重”

  闫冲等人望着各自的掌教,眼中闪过丝泪光,拱手拜,众掌教皆点头示意,望向各自弟子的眼神中带着慈祥,四周无声,因为此时根本就无需任何语言。

  就在这时,金发中年人突然动了,手中掷出把匕首,匕首径直的向着刘勋头颅而来,刘勋见状脸色大变,他从这把匕首中感觉到了死亡,如果自己被击中,肯定会陨落。

  这时众掌教也是脸色齐变,但无奈与刘勋还有些距离,根本就出不了手,就在这时,名天残门的长老传出声幽叹,突然挡到了刘勋的身前。

  他的修为本就不弱,如果是金发中年人亲自出手,或许他抵挡不住,但是只是掷出把匕首,因为在金发中年人眼中,把匕首足以斩杀刘勋。

  本名

  第592章杀戮奥义,死亡世界!

  匕首插入了天残门长老的脖颈,但他却没有大意,瞬间便将刘勋推开,匕首也是穿过他的脖颈向后而去,直至插到座山峰上,山峰轰然爆裂。

  刘勋呆滞了,望着倒地的那名老者,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结果他实在没有料到,老者倒在地上,对着刘勋笑,仿佛想要说些什么。

  但无奈喉咙被贯穿,根本就发不出声音,只有个口型,此时金发中年人见刘勋没死,脸色沉,便自原地消失。

  再次出现,竟然是在距离刘勋三米处,但就在中年人即将击中刘勋的时候,道白芒闪起,九十九名修士突然消失。

  这切皆在瞬间发生,许多修士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刘勋也是,此时他径直的望着下方,那名天残门长老死前的那道唇语他听懂了:好好活下去,带领着南域的新代活下去!

  刘勋心中感觉很不舒服,各种压抑向着自己汇聚而来!

  南域上空,九幽嘴角浮现丝狞笑,神情瞬间变的狰狞无比,满头血红色的发丝无风自动,低声说道:“死亡世界夜灵舞!”

  随着九幽的话语响起,虚空中那条黑蛇全身颤抖,眼神中露出恐惧,向着天际而去,想要快速的逃跑,但切都是徒劳。

  金发中年人眼神涣散,全身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口中喃喃道:“不可能,此地怎么会有至尊,绝对不可能!”

  众掌教都缓缓闭上了双眼,他们心中知道此地绝无任何活物,但他们无悔,他们的传承依在,他们可以瞑目。

  整片南域都在晃动,空中有着无数的黑影闪动,每次闪动都是个生命消逝,地面上无数的尖刺突起,瞬间布满了整片南域,每根尖刺上都有具尸体!

  这是无差别攻击,无论是修士,亦或是百姓,还是八域先锋部队,亦或是金发中年人和那条黑蛇,此时全部陨落,整个南域再无个活物不,活物还有,便是被麒麟刺保护的刘勋等九十九人,以及纳兰村山洞中的纳兰村人。

  纳兰村山洞中,道人影显现,望着九幽的方向,缓缓说道:“不亏是仅次于他的杀戮奥义,如果你是全盛时期,恐怕整个华夏古星都要没了吧!”

  三息时间,仅仅三息,整片南域尽数化作了片尖刺之地,鲜血汇聚成河流,向下望去犹如片血海!

  此时虚空中道白光闪过,刘勋等人随即出现在了半空上,众人望着眼前的幕皆无语,这幕的经过,刘勋尽数收入了眼底。

  他知道九幽为何这样做,虽然残忍,但却无任何方法,就算九幽个个的杀,恐怕还未杀完,那些先锋部队早就将南域的百姓屠灭了。

  如果这些百姓死于八域先锋部队手中,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无任何痛楚的死去。

  但这个罪名刘勋望向九幽,这个罪名九幽自己尽数的承受了,虽然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但九幽屠灭南域生灵的事已成事实。

  “九幽”刘勋脸色片凝重,这个男人

  就在刘勋佩服九幽的时候,麒麟刺的话语紧接着传来:“小子,放心吧,九幽这家伙根本就不在乎世人的看法,他在远古可是被称为魔圣的人物啊!”

  中州中域,华夏议事大厅中所有的人皆脸色震惊,这幕实在太血腥了,但令他们更加震惊的还在下面。

  九幽仿佛感觉到了中域的窥视,对着画面微微笑,便化作道血芒融入刘勋体内,刘勋神色愣,双眼瞬间便被血红替代,发丝倒竖,黑白红三色气息围绕着他而转动。

  此时的刘勋已经不是他自己了,九幽再次强制占据了他的身体,因为仅凭刘勋的修为来说,如此多的数量,根本就不是他可以吞噬的

  就在九幽将要控制刘勋的身体施展吞噬的时候,虚空中突然传出道话语:“九幽,你原来还没死啊!是我上次下手太轻了吗?”

  九幽闻言,双眼立即猛瞪了起来,脸色狰狞,身上的煞气暴动,竟然凝聚成道血芒冲入天际!

  随着九幽的变化,周围的九十九名修士皆喷出口鲜血,毕竟九幽的气息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麒麟刺漂浮在刘勋身前,此时暗骂声:“坏了,这小子失控了!”

  九幽仿若地狱中走出的修罗般,神情狰狞,仰天大啸起来,九幽的啸声化作凝聚成道血芒,血芒化作杆血色大戟,大戟直插天际。

  “哈哈!”就在这时九幽突然狂笑起来,眼中血芒淡化,望着无垠虚空,幽然道:“你都未死,我怎么会死?道灵魂印记也敢出现在我面前,找死!”

  话语落下,声音如那从地狱中传来的九幽魔音般,狠狠的敲在众人心头,九十九名修士齐声闷哼,口中再次喷血。

  “你跟幽冥,亦或是他的传承者,待我降临之时,便是你等陨落之日。”虚空中出现两道红芒,红芒似眼,望着九幽说道。

  九幽闻言冷哼声,旋即狞笑道:“真想不明白,‘他’当日怎么不亲手杀了你!留着你个败类来祸害整个华夏。”

  “万物皆平等,这方天地本应归,而后为天!你以为呢?九幽师弟!”虚空中两道红芒闪,旋即化作道人影,人影被金光笼罩,周围龙凤起舞,仿若神明。

  “哈哈你还是跟以前样,依然令人厌恶,不过你我皆没有得到‘他’的传承,但此子却侥幸得到,你是畏惧了吗?”

  九幽对着虚空中的人影大笑道,眼中血芒闪,将刘勋的神识放出,使其可以听到外面的话语。

  “九幽,你跟我乃师兄弟,为何不联手?那时,这片天地将是你我两人的。”全身散发着金光的人影,并没有回答九幽的问题,转移话题说道。

  九幽闻言,冷哼声,旋即说道:“我现在才知道师父为何远走其他天地去掠夺龙脉,你说对吗?二师兄”

  虚空中的金影闻言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冷笑声,并未说任何话语,便化作点点星光消散。

  本名

  第593章惨淡落幕!

  刘勋此时已经清醒,但却无言,方才他未听到的话语,麒麟刺也已经跟他说了,所以他有种荒唐的感觉。

  他越想越心惊,九幽言中已经表明,那个‘他’曾经去过别的天地抢夺龙脉,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中,绝对不止这方天地。

  还有就是九幽最后句话的意思,显然也是才知晓,也就是说那个所谓的‘他’,可能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今日自己的状况,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刘勋有种茫然的感觉。

  就在他满脑茫然的时候,九幽突然说道:“麒麟刺,如果将南域这百万尸体的修为吞噬,你能不能完全恢复?”

  九幽的话语落下,不仅刘勋的神色呆滞了,就连麒麟刺也是阵愣神,但瞬间便恢复过来说道:“完全恢复不敢说,但恢复个七七八八,还是可以的。”

  刘勋闻言倒吸口凉气,要知道这可是百万生灵啊,竟然还无法将麒麟刺完全恢复,这还是它经过了数万年岁月,已经自己恢复了多半的情况下。

  麒麟刺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逆天?刘勋站在自己的身体中,诧异的望着麒麟刺。

  九幽闻言点了点头,眼中血芒闪,继续说道:“那也不错了,就将这百万生灵的修为与未完结的生命力给你,气运以及轮回印记给这小子吧。”

  “好主意,反正气运跟轮回印记对我来讲并无任何用处,而这些修为跟生命力对这小子来讲,还太过勉强。”

  麒麟刺缓缓说道,这时刘勋已经彻底麻木了,从九幽的话语中,他听出九幽貌似对青铜块能恢复这么多,而感到很满意。

  此时刘勋心中除了对麒麟刺好奇外,对九幽还有那个金色人影,还有所谓的那个‘他’,更加好奇起来,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物?

  切妥当之后,九幽双眼微眯,心中喝道:“小子,仔细看好了,这才是真正的吞噬!”刘勋闻言神色正,旋即凝神观看起来。

  九幽双眼再次变的深红,手掌缓缓落下,对着南域下方喝道:“吞噬!”

  话语落下,整片南域震动,无数的尸体瞬间消失,由鲜血汇聚而成的血海也是在刹那间蒸发,道道的血芒向着刘勋体内融合而来。

  跟随血芒起的还有无数的白芒,白芒如人形,皆带着恐惧的神色,其中有南域上万修士,百万百姓,以及五万八域先锋部队,还有数不清的野兽,林木,大到修炼有成的蛟龙,小到直接可以无视的蚂蚁

  只要是生灵,只要有生命的物体,无论是野兽林木亦或是蝼蚁,皆被吞噬!这幕不仅震惊了在场的九十九名修士,同时也震惊了华夏五域正在观看画面的所有修士。

  中州中域,座散发着古老沧桑的大殿中,帝凌厉的眼神中闪过道亮光,脸色兴奋,大笑着对旁边名老者说道:“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即将我传送至中州南域那个坐标!”

  那名老者闻言神色愣,因为这还是他第次看到帝笑,因为自从他来到东土后,帝就直没有笑过,除了修行外,就是自己坐到屋外,呆滞的望着星空。

  中州中域,华夏议事大厅,名紫衣少女抿嘴轻笑,随着少女的笑,整座房间中的少年或者青年皆神色呆,如果刘勋在这的话肯定会惊叹句‘回眸笑百媚生’,也会认出这名少女,曾与自己有面之缘的皇道柔。

  中州南域,血芒进入刘勋体内后,瞬间便被麒麟刺吸收,而白芒也是被麒麟刺吸收,只有点点金光与丝丝黑光,被刘勋吸收。

  刘勋知道这金光便是九幽所说的气运,而这黑光,他暗自吞下口唾沫,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这黑光便是每个人体内的轮回印记

  就在这时,九幽突然离开了刘勋的体内,刘勋重新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

  刘勋面具之下的额头处,再次出现黑白火焰,只不过此时火焰更加清晰了,呈龙形状,而刘勋的双眼也是更加深邃,仿若那漫天的星辰般,令人不敢直视。

  除此之外,刘勋的身体竟然也散发着微弱的紫色光辉,他的异变不仅他自己震惊,就连他身前的九十九名修士也是满脸震撼之意,此时的刘勋仿若尊神明,虽然修为不高,但却给人种极大的压抑感。

  看到自己身体的异变,刘勋不禁皱眉,就在这时,麒麟刺的话语响起:“这是远古气运之力,对你来说没有坏处的。”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经过九幽吞噬完后,自己的修为虽然未涨,但他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变了,每个地方都有所改变,但自己又说不出来是哪变了。

  就在他观察自己身体的时候,九幽突然说道:“麒麟刺,这小子就由你看着吧,我该离开了。”

  刘勋闻言神色愣,但却没说什么,说心里话他并不希望九幽离开,开玩笑,个免费的打手谁不想要?

  再说次心里话,他也巴不得九幽赶紧离开,这货动不动就强制控制自己的身体,而且情绪还喜怒无常,实在是个定时炸弹。

  “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麒麟刺说完便不再言语,九幽闻言点了点头,再次望了刘勋眼,化作道血芒消失于天际中。

  当九幽离开后,闫冲等人齐松了口气,九幽在这里,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压抑了,九十九名修士齐望向下方。

  此时的南域,全为片尖刺之地,几乎无任何可立足之处,完全的成为了处绝地,每个人的表情中都带着抹忧伤与无奈。

  事态变迁,人生无奈!尽管他们为修士,远比普通人强大,但面对某些力量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他们亦是蝼蚁,种无奈与悲凉的气氛,瞬间弥漫在众人心间。

  这里是生他们养他们的地方,他们对南域有着种特殊的感情。

  些许修士呜咽起来,他们是宗门的精英不错,但是任谁遇到这种情况,恐怕都不会好受。

  本名

  第594章名为天庭!

  刘勋跟闫冲沉默了,如果这里是自己的家乡,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恐怕自己也会跟他们样吧?

  半个时辰过去了,众人心中的压抑全部由着泪水倾诉出来,刘勋深吸了口气,转身微笑着说道:“喂,南域还在呢!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众人闻言神色愣,望向刘勋的眼神中皆带着抹坚定,他们知道刘勋话语的意思,南域还在,是因为他们还在。

  南域是没了,但南域的传承依然存在,南域的这种精神依然永固,论修为,他们比不了六宗的掌教,但为何掌教们却把生的希望给了他们?

  因为他们在掌教的心中,就是希望,就是这可以点燃漫天火焰的点点火星。

  刘勋见状暗自点了点头,暂时的软弱并不代表什么,但是当个人的心志崩溃的话,那这个人就彻底没救了,还好他们没有。

  眼中抹精光掠过,刘勋望着众人缓缓说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差不多年前那次异象?是否还能记起异象中的话语?”

  众人闻言呆滞了下来,闫冲双眼微眯,缓缓说道:“待到宇宙无道之日,洪荒九字再次君临?”

  刘勋点了点头,嘴角浮现抹笑意,继续说道:“我除了这句还听到了另外句,不过此时却不重要了,我只想问下诸位,南域还在吗?”

  众人闻言嘴角挂笑,眼神坚定,齐声喝道:“当然在!”

  虽然只有九十九人,话语也并不是很响亮,但刘勋听着却堪比千军万马齐声嘶吼。

  幽然笑,刘勋凝重的望向众人,再次说道:“我不管以前我们有着什么恩怨,也不过以前你们之间有着什么恩怨,现在开始,我们是个整体,不再有什么儒道法等宗,也不再是什么浩气宗天残门,我们只有个名字华夏,个故乡南域!个敌人异域联军!”

  刘勋的话语响彻在众人耳中,闫冲等人皆点头表示赞同,就在这时,李长江突然说道:“刘兄,咱们何不建立个势力,容易管理的同时,也正好可以发展自己的力量。”

  闫冲闻言点了点头,赞同道:“李兄说的不错,以目前来看,恐怕异域大军不出几天便会降临,乱世中,不能把希望放到别人身上,只能相信自己。”

  柳非烟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

  众人闻言皆点了点头,齐声说道:“同意!”

  就在刘勋刚想要回话的时候,名黑衣少年突然说道:“群龙不能无首,无规矩不成方圆,谁来当这个头领?”

  黑衣少年刚说完,便被柳非烟打断道:“你以为谁能当这个头领?”

  黑衣少年微微笑,刚想说话,突然虚空中道白芒闪起。

  随着白芒的出现,众人的脸色齐变,刘勋也是暗自皱眉,但下刻他却笑了起来。

  个长发披肩,眼神凌厉,全身肌肉鼓起的青年,从白芒中走出,随后印入众人的眼中。

  青年正是帝,虽然发丝长了,但妖异的重瞳却还是未变,待到闫冲介绍了番之后,众人便又谈起方才的话题,众人听完后,闫冲摇头笑说道:“那大家就推举个首领吧!”

  “我赞同由刘兄来担任!”俗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闫冲自然推荐刘勋。

  话语落下,众人齐齐点头,如果这次不是因为刘勋,恐怕他们也活不下来,所以对此事并无任何异议。

  “那我们以后的势力叫什么名字?”李长江轻声说道,话语落下众人齐齐皱眉,开始思索这个名字,帝依然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直都是这样,刘勋也习惯了。

  “既然刘勋是头领,那么就由他自己决定吧!”帝开口说道,他来这里有很多话想跟刘勋说,至于这势力的名字,无关紧要。

  刘勋皱了皱眉,他也有很多的事情要问帝,随即望向无垠虚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