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别吹牛逼了,吹多了牛受不了!”虽然少许的了解了纳兰灵儿的突破原因,但刘勋还是不相信。

  “”麒麟刺有种崩溃的感觉,但想起眼前这人是刘勋,便耐心的继续讲解:“凤凰真龙麒麟,这都是神兽,你肯定见不到,但远古场大战,华夏古星中留下了其精血。”

  “而后世大能者,便将其精血与仙草凝练成丹,无论是凤凰精血还是真龙,亦或是麒麟,这三者凝练的丹药,统称为九转金丹!”

  “九转金丹在这片天地共有三颗,天帝颗,我的前主人二颗!可以说现在的九转金丹,只剩麒麟与真龙金丹,凤凰丹被那娃娃吸取,麒麟丹被他赠予天帝,真龙丹却被他扔入无垠北洋”

  听到这里刘勋听不下去了,这‘他’到底是谁?义愤填膺的刘勋终于忍不住了,立即问道:“这货到底是谁?怎么这么败家?别人都得不到,他送人也就算了,竟然还给扔了?”

  “这句话说的对啊,真乃同道中人,我也是这么觉得,那货实在太败家了,宁愿扔了,也不给我!”麒麟刺这次感觉遇到了知己,先前对刘勋所有的不满尽数消失。

  在沉默了片刻后,麒麟刺的声音继续响起:“不过人家确实有资本,因为他曾经与真龙在域外战,并将其压制”

  “真龙的修为在哪个层次?”刘勋已经听的入迷了,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个层次已经无法揣摩,称之为神也不为过,念至,片星域即毁,抬手间,方天地即灭,你说应该是什么层次?”

  “什么!”刘勋闻言,脸色大变,的确如麒麟刺所言,那种境界,恐怕称之为神也不为过吧?

  “那他跟天帝谁厉害?还有他究竟是谁?”刘勋实在太震惊了,念至,片星域即毁,抬手间,方天地即灭,这种景象,光在脑中想想就热血。

  “无法相比,两人各有长处,各有短处,论战力他比天帝强,但是论功绩,这个我也不好说!而至于他是谁,总有天你会知晓的。”

  刘勋神色愣,这是他第次从麒麟刺话语中没有得到答案,以前无论自己问什么,麒麟刺都能给出个合理的答案,但是现在

  麒麟刺知晓刘勋的想法,便继续说道:“不是我解释不了,而是我无法解释,天帝这个称号,是远古对最强者与功绩最大者的尊称,而天帝虽然为天帝,但还有种说法,便是‘他’建立的天庭,之后将天庭传于天帝。”

  “但这些事情谁又说得清呢?毕竟天庭在天帝时,便早已经存在了,古今各种说法不,我也无法给你个解释,或许待我记忆完整后便会知晓吧!”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旋即脸色凝重的问道:“异域的修为划分跟这里样吗?”

  “大致相同,或许名称会不样,但是体系都是样的,皆是突破自身巅峰,而后踏过天地人三劫,破劫而立,获得永生。”

  本名

  第586章远古秘辛!

  刘勋闻言知晓后,便想继续问,但麒麟刺的话语已经传来,毕竟麒麟刺可以直接知道刘勋的想法。

  “远古的时候,般来说修士共有三种神通,皆是人劫领悟种,地劫再领悟种,天劫领悟种,破劫后神通合,永生后领悟法则,寂灭之后领悟天地之力,圣人之后万法归,至于下面的境界,我目前记忆不全,还记不起。”

  “还有就是那只是针对与远古来说,但是现在我却发现,能领悟神通的修士实在太少,就比如你以前交手的修士,要是他们有神通的话,你恐怕早就死了。”

  刘勋闻言双眼微眯,心中想起在万道山脉遇到的那名移山族的修士,便开口问道:“些远古传承,恐怕还都可以觉醒神通吧?”

  “没错,经过对你记忆的番了解,那些远古传承是可以觉醒先辈的神通,与你对战的那名移山脉,觉醒的只是三个神通融合的最后种神通,那种神通并不是属于他的,他也发挥不出神通原本威力的百分之,所以你才会侥幸取胜。”

  “而跟你接触的皇家,恐怕就可以觉醒三种神通,若是后辈天赋异禀,他们肯定还会付出精力为其融合神通,那时候那种神通便是他自己的,神通的威力便可超越先辈,随着自己的境界而变化。”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继续问道:“我为何在先天就觉醒神通了呢?而且劫人我也并没有觉醒神通”

  “你无需担心,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这些限制,你是混沌体,当然需要特别的方法来觉醒神通!”

  “哦!”刘勋哦了声,心中却对这个‘他’越来越好奇。

  “你就不想知道第二种神通怎样领悟?”这次轮到麒麟刺惊异了,刘勋心中想的竟然不是领悟第二种神通的方法。

  刘勋闻言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说道:“你丫爱说不说,别总卖关子。”

  “”麒麟刺在咆哮,如果他可以动手的话,肯定要揍刘勋顿。

  “第二种方法便是将凶兽噬魂吞噬!”麒麟刺慢悠悠的话语在刘勋脑中响起。

  刘勋闻言脸色黑,直接怒骂道:“你丫能靠谱点吗?吞噬噬魂?你脑子进水了?如果我碰到噬魂,逃命还来不及呢,还吞噬它?到时候还不知道是谁吞噬谁呢!”

  刘勋直接愤怒了,关于噬魂的消息这段日子也略有打听,这可是名副其实的远古凶兽,虽然还未大成,但也不是自己个小喽啰可以对付的,这货竟然叫自己去吞噬噬魂!

  麒麟刺知道刘勋的想法后,也是番愣神,沉默了片刻后继续说道:“我也不是让你去吞噬噬魂,其实只要有噬魂的精血,你还是有十分之的几率领悟的!”

  麒麟刺的声音越来越小,刘勋的脸色也越来越黑,最后他呼出口浊气,望着星空缓缓说道:“你这么怂恿我,是想让我快速强大起来,然后来为华夏古星的存亡做点贡献?”

  刘勋的话语响起,麒麟刺沉默了,淡然笑,刘勋脸色凝重的说道:“我没有那么伟大的目标,也拯救不了天下苍生,更重要的是我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对这个世界没有丝的归属感,我只想找到我的女人,然后回家,过平凡的生活!”

  麒麟刺依然沉默,刘勋摇头叹,他不傻,他已经隐约的猜到了些事情,但他却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

  声幽叹传出,刘勋神色微愣,这是麒麟刺的叹息声,随着这声叹息,道话语响在刘勋脑中:“小子,有些事你不懂,在你未强大之前,我也不会说,总之事情绝非你想的那般,这是你的命劫!”

  刘勋闻言嘴角带笑,摇头道:“劫吗?人活着真累啊”

  说完他便躺到巨石上,然后闭上了双眼,任由山风吹抚着他的发丝,麒麟刺沉默了片刻,声音再次在刘勋脑中响起:“走吧,该离开了!”

  刘勋深吸了口气,缓缓睁开双眼,幽然道:“为何离开呢?你知道我心中的想法,我方才无疑也是发发牢马蚤而已,只是想把些话说出来,我自己太累了!”

  “我知道,但你必须离开,过不了几天,这个地方便会被战火蔓延,而且华夏那些老家伙,已经放弃南域了!”

  “南域的百姓不是生命吗?今日放弃南域,明日会不会也放弃中域?”刘勋眼中闪过丝怒意,但紧接着消散,毕竟这种事情他也无能无力。

  “这也是近日才查出他们自南域降临,现在转移时间已经不够了,所以为了别地的亿万生灵,只能牺牲南域了!”

  刘勋闻言摇头苦笑,这种高层的想法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懂的,但心中的怒火与不甘,使得刘勋怒吼道:“你不是说华夏有底蕴吗?那为什么不遇他们相抗呢?异域难道就如此令华夏忌惮吗?”

  麒麟刺又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因为异域入侵的敌人,不止域,而是八域!”

  当麒麟刺的话语落下,刘勋的双眼猛然瞪起,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就在这时,麒麟刺的声音再次传来:“地球只有七千年历史,但不过是华夏古星的移民而已,这次的八域联军,跟你记忆中的历史有着类似!”

  刘勋闻言眼中闪过道冷光,八域联军吗?那段历史可是炎黄子孙的耻辱啊!这无关于种族,也无关于老幼,凡是身体中流着炎黄的血,想起这件事都会愤慨。

  这个世界与自己那个世界相似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诸子百家不说,太极图等等不说,想不到现在竟然历史也差不多

  怪不得太极图的来源无法追寻,怪不得夏商周时代前面是片空白,只有着模糊的神话传说,麒麟刺的句‘华夏古星的移民’,使得刘勋联想起了诸多事件。

  就在他震惊的同时,麒麟刺却说出了令刘勋直接色变的话语:“你刚来这个世界时,那个女娃娃跟你说的势力分布并不完整,华夏是分五域,但种族却不止五个。”

  本名

  第587章士气如虹剑如风!上

  “人族妖族巫族蛮族海族,这五个只是最强大,最有代表性的五族,而整个华夏,却足足有着五十六个种族!”

  “当年华夏的位至尊叛变,之后联合八域大军前来攻打华夏,那段历史可谓惨不忍睹,那个时代,也是个群星璀璨的时代。”

  “华夏能人异士齐出不断,天帝那时还只是个部落的头领,对那战并没有多大的把握,所以众头领决定,大战前从五十六个种族中各选出百名天赋出众之人,随后便将其传送至天庭的凌霄殿,也就是你记忆中的地球!”

  “大战触即发,那战可谓生灵涂炭,天庭被打崩,凌霄殿脱离了这片星域,不知去向,五十六个种族被灭四十二,只剩十四”

  “好在那战还是胜利了,也就是在那时天帝被称为天帝,千年后他远走他乡,打出了赫赫威名,就算是八域联军也是对天帝俯首称臣,以后万年岁月,华夏被万族共尊”

  “但好景不长,天帝次外出,竟然千年未归,各种谣言传出,都说他死在了外域,又是数万年过去,也就是现在,异界八域已经恢复了元气,华夏即将陷入战火”

  刘勋已经听的入迷了,地球竟然真的是原先天庭的主殿凌霄殿!

  更令他震惊的是,这个世界竟然也有五十六个种族,不,应该说是地球上的炎黄五十六族,是华夏古星的后裔,那些后裔没有忘记祖训,依然称自己为华夏,喊自己为炎黄!

  刘勋感觉自己体内的热血已经,缓缓起身,望向无垠的虚空,说道:“你恐怕也是那时候被打到地球的吧?”

  麒麟刺发出道爽朗的笑声,说道:“不知道呢,现在我记忆不完整,并不知道我是如何被打到地球的!”

  刘勋闻言,嘴角带笑,淡然说道:“如果是的话,那么就让我来给你报仇吧!华夏可没有不战而屈之兵啊!”

  麒麟刺闻言,显然愣了下,语气中带着焦急,大喊道:“小子,我是让你赶紧离开这里的,你想干嘛?”

  刘勋直接无视麒麟刺的话语,脚下血色虹芒升起,随即冲入天际,仰天大笑道:“当然是见识下,所谓的八域联军了!不过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轻易死去的。”

  他双眼微眯,眼神中闪过丝决然,同时在心中补道:“如果我死了,那么就证明我只有这点能耐而已,但我起码尽力了,心中无悔,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天际点血芒闪即过,刘勋现在热血,已经忘记了麒麟刺可以直接查看他的想法,但现在的切,已经不重要了。

  刘勋划破天际,如颗红色流星闪过,天色已经黑压压的片,但他却知道这不只是黑。

  望向无垠的天际,刘勋眉头微皱,天色很闷,半空中的云雾很沉,整片南域的星空中都充斥着股压抑的气息。

  中州中域,座充满古老沧桑的大殿中,位二十余岁的青年正躺在床上,周围十来个相貌妩媚的女子正在为其倒酒,按摩。

  青年长发披肩,双眸重叠,瞳孔中带着股凌厉,身上的肌肉纹理清晰,如座座小山般鼓起,令人看,就知道此人有着爆炸性的力量。

  青年身体上有着数十道伤疤,皆是由利器造成,实在很难想象,个如此强的人,怎么会被这些武器所伤?

  就在这时,名妩媚的女子向着青年扑去,青年眉头微皱,把推开正要抱向自己的妩媚女子,随即望向外面漆黑的夜色,缓缓说道:“马上就要变天了,闫冲刘勋,你们在哪?”

  中州南域,刘勋御虹来到修罗山小庙前,屹立在无垠虚空之上,抬头望天。

  天空中漆黑片,上方的云朵都变成了黑色,云朵中隐约有电弧划过,小庙前方的河流中,鱼儿都漂浮了起来,刘勋张开天地共鸣,闭眼感悟,感受到的竟然是那些鱼儿的恐惧。

  雄鹰在半空中徘徊嘶鸣,鱼儿在水中不安的游动,地面上的蚂蚁都迅速的躲进了洞中,外界,几乎见不到个活物。

  黑色的云朵压成片,几乎压到了地面,仿若泰山坠落般,使人有种将要窒息,却无力反抗的感觉,这仅仅是第天而已。

  转眼间,三天光阴已逝,刘勋直未动,依然屹立在修罗山的半空中!

  三天后的云朵,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整片南域完全被片漆黑笼罩,云朵黑的渗人,其中还夹杂着阵阵轰雷声。

  声音如那千军万马奔腾般,股肃杀之气直入人心,令整个南域的修士,都不安起来。

  刘勋双眼无波,平静的望着虚空,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那个过程。

  按理说,刘勋应该是心底最恐惧的个,但现在他却心如止水,平静的望着虚空,这并不是他的心理承受力强,而是他已经看开了。

  刘勋嘴角浮现抹微笑,他可以逃,但他却不想逃,因为他属于华夏,体内流着炎黄的血液,他,有这份骄傲。

  而令刘勋坚定这种想法的,并不是麒麟刺,而是整片南域的修士,百姓是无法感觉到这份不安的,顶多也就认为是快要下暴雨了。

  然而修士不样,越是强大,便越能感觉到这里的不安,但尽管如此,这三天内依然没有人离去!

  他们并不是不能离去,南域虽大,但个宗派如果倾尽全力来凝聚天地精气,定也可以将部分人传送出去,但这三天,刘勋问过麒麟刺,并没有传送的波动传出。

  如此来便只有个解释,他们要与南域生灵共存亡!

  黑云中的声音如雷声轰隆,如万马奔腾,距离南域越来越近,就在这时,整片南域响起道声音,声音如神雷,震在每个修士的心间:大家也都感觉到了,南域将会有场浩劫,无论先前我们有什么仇怨,现在致对劫,无论此劫多么浩荡,但我辈修士,岂惧战?

  本名

  第588章士气如虹剑如风!下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刘勋双眼微眯,全身的热血都了起来,这道声音虽然没有黑云中的声音宏大,但在刘勋心中,却堪比绝世神音!

  “我辈修士,岂惧战!炎黄归脉,誓死捍南域!”整片南域中,无数的修士齐声呐喊,声音化作道金色神芒,直入天际。

  无论是六大宗还是魔宗,此时他们都放下了所有的恩怨,致对外!他们感觉到了这场灾难的降临,虽然之前他们各有恩怨,但是在华夏面临危难的时候便会团结起来!

  刘勋叹出口气,望着中州中域的方向,缓缓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放弃的南域!虽然无关于胜负,但他们起码做到了个修士该有的做法,或许你们的决定是对的,你们是为了拯救更多的生灵,但他们的做法,同样是值得尊敬的!”

  “或许你们从未看起过南域的修士,也或许你们直认为南域是片弹丸之地,可有可无!但是他们此时的做法跟决定,比任何人都要强大!”

  说到这里,刘勋深吸了口气,紧接着说道:“无论先前我们有什么恩怨,此时,切皆消!你们的名字是华夏,但我除了华夏还有个名字,叫炎黄!无论是华夏还是炎黄,总归我们是体,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八域联军!”

  中州中域,座宏伟的金色宫殿中,数十个老者围坐在起,老者的前方有副画面,画面中呈现的是南域此时的状况。

  名老者望着画面缓缓说道:“他们真傻,我已经跟他们神识传音,但他们明知毫无胜算,依然不离开。”

  摇头叹,老者眸中闪过丝泪光,继续说道:“但他们却傻的可敬”

  老者知道,就算是那些修士们可以离开,但那些百姓却无法转移,南域修士心中不忍,决定与生他们的土地,和养他们的百姓共存亡。

  就在这时,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在老者们面前,人影望了眼画面,叹了口气,随即宏声说道:“巫族妖族蛮族海族以及九大族皆派出精英前来支援中州,现已安排好了住处,并且随时可以应战!”

  名老者闻言,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他们的第目标是中州,现在已经明确,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好了,你下去吧!”

  黑影对着老者拱手拜,便消失不见,随着黑影的消失,画面突然转动,竟然转移到了刘勋的视角上,而刘勋对着中域方向说的话语,他们虽然听不到,但是看口型,他们也知晓了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殿中名中年人看到刘勋后,神色不禁愣,中年人的表情并没有逃过这些老不死的眼睛,名老者随即问道:“天裂,你认识这人?”

  中年人闻言神色正,立即拱手说道:“孩儿曾在万道山脉遇见此子,当时看其心智不凡,便有了收徒之意,奈何被其拒绝”

  老者闻言眼中闪过丝诧异,望着刘勋的身影说道:“这便是柔儿回来说你自称‘老夫’的那次?”

  中年人闻言脸色红,旋即轻咳了声,解释道:“孩儿的岁数对那小子称个老夫,也不为过吧”

  老者摇头笑,继续说道:“此时整个南域的修士皆聚在起,此子却孤身人,天裂,实在不行,你就将其带回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