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魔宗更比你们讲道义!”

  “死到临头,还不悔改!你那种邪术不是魔是什么!”话语落下,三名老者齐齐落在了周围,将刘勋给围了起来。

  随着三名老者的到来,刘勋皱眉不语,他发现了这三人都是劫地的修为,自己无路可退!然而麒麟刺根本不可能会帮自己,那个怨念也不定会。

  “你们最好能杀死我,否则我让你们整个儒宗陪葬!”刘勋抽出麒麟刺,冷声说道,话语落下,三名老者脸色微变,他们不知道刘勋个小小的劫人修士,哪里来的自信说这种话。

  “大言不惭!”三名老者脸色阴沉了下来,三道极强的威压从他们身上传出,齐齐向着刘勋而来。

  “修罗道,九字修罗!”刘勋感应到了危机,轻喝声,先前布下的阵法顿时亮出九道血芒,血芒化作九道血影,向着三名老者冲去。

  “雕虫小技!”三名老者单手挥动,九道血影瞬间消失不见,刘勋趁机与其拉开了距离,眸光凝重了下来,劫地修士太强了!个劫地修士便可以将他给击杀,别说此地有三个了!

  刘勋的秘术虽然诡异,令人防不胜防,但在太大的实力差距之下,切都是虚谈!

  三名老者前后上,将刘勋围住,显然不想给他任何的逃生机会!刘勋的表情凝重下来,他现在的状况可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死吧!”修士之间的厮杀是没有任何疑迟的,三名老者已经决定了要击杀刘勋,那便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至于以强欺弱这点儿道德问题,在这个世界之中只是句笑话而已!而且,就算他们击杀了刘勋,又有谁知道呢?就算是知道谁又会为个魔而发言呢?

  “混蛋,麒麟刺这家伙是真不出手啊!”刘勋心中暗骂了声,眸中闪过抹绝望,三道神芒分别对着他的头颅心脏以及后脑击来,这样的攻势完全是避无可避。

  “咳”就在三名老者将要击杀刘勋的时候,夜空中突然传出声轻咳,随着这道咳声落下,老者的三道神芒消失,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

  “三名劫地的修士,联手对付名劫人的修士!虽然说强者可以支配弱者,但是这样扼杀新代是不是有些不妥呢?”漆黑的夜空中传出道话语。

  就在话语落下的瞬间,三名老者喷出口鲜血,身体竟然凭空倒飞了出去!刘勋见状,暗自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出手相助的人是谁,但那人肯定很强,不然也不会句话语落下,三名劫地修士便被击伤。

  “阁下是谁?我们是儒宗的人,今日为除魔而来,还望阁下看在儒宗的面子上不要插手!”三名老者抹去嘴角的血迹,神色忌惮的说道。

  “儒宗?儒宗是什么?听都没听说过!”话语从夜空中传来,但却没有人知道声音的主人在哪里!

  声音落下,三名老者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对方有两个可能,是故意在侮辱儒宗,二是他的确不知道儒宗是什么!

  如果是第种可能的话还可以接受,但如果是第二种可能,那么这人要么很弱,要么便是他的来历大的吓人,已经可以完全无视南域这片弹丸之地了!

  三名老者很清楚,此人只凭句话便可以击伤他们三人,有很大的可能是属于后者!

  “除魔?真可笑!我估计整个华夏大地,也只有你们南域这片弹丸之地分正宗跟魔宗了,知道为何你们南域诞生不了强者吗?”话语响起,不过他依然没有现身。

  三名老者不语,脸色很难看,刘勋冷静了下来,观察着四周,拱手说道:“前辈请讲。”

  第580章变强的心!

  “修道途,不分正邪!就如凡世之间,正中有邪,邪中有正,这只不过是人类自己定下的规则而已!南域之所以弱小的原因很简单,他们的道念跟世俗之人相同!”

  “每天都在为正邪之争而浪费时间,哪还有什么时间领悟大道?年轻人,你修道的初衷是为了什么?”

  话语向着刘勋质问,刘勋将麒麟刺背在身后,开口说道:“变强,然后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人或物!”

  “其实无论你的初衷是什么,变强始终是不变的点,有的人修行有情之道,依靠对他重要之人来激励他变强!而有的人修行无情之道,天上地下,唯己独尊!”

  “说白了修道便是为了长生,与天相搏!之后再给自己寻个正当的理由,然而这个理由,绝对不可能是正邪!如果群修士以正邪来作为道念,那么他们生将都会寸步不进!”

  话语落下,刘勋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另外三名老者听着这段话语,脸色苍白,眼神中夹杂着忌惮,颤音说道:“您您难道是中域的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该离开了!多给你们南域留下些新鲜的血液,也是给你们南域个走出弹丸之地的机会。”

  声音响起之后,三名老者不敢再有任何的疑迟,对着半空中拜,便化作三道长虹离去。

  自三名老者离去之后,那道声音再也没有响起,刘勋沉默了许久,他知道中域跟南域的差距,这就比如个小山村跟上海这种大城市相比的落差。

  中域的修士普遍看不起南域的修士,所以将南域修士称之为蛮夷,将南域称之为弹丸之地!这点儿从皇炎对刘勋的态度上足以看出。

  “或许,我真的应该去中域!”刘勋轻声自语,随后叹出口气,道:“罢了,先找个机会将闫冲找到,然后喊他起去中域吧!”

  说完,刘勋便化作道血芒离去,他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修行,虽然因为神秘的强者自己逃过了劫,但这个人可以救自己次,不可能永远的救自己。

  人家自己也说了,他是中域的人,既然是中域的人,那便不可能长时间待在南域,不过中域的人,来南域干什么?

  待到刘勋离开之后,名身穿紫金衣,头戴白玉冠的中年人显现在虚空之上,他的身边跟着名女子,女子倾国倾城,只不过眼神中却带着抹狡黠的精芒。

  “走吧曦儿,南域的各宗各派我们已经查了番,根本就没有混沌体的影子!他曾经在万道山脉现过身,此时有极大的可能在中域了。”中年人望着虚空,随口说道。

  “再等几天吧,我们去儒宗的时候,那个掌教不是说联合六大宗,对付以天残门为首的魔宗吗?柳非烟便是儒宗的人,如果我猜的不错,她应该将混沌体告诉了儒宗掌教。”

  女子正是欧阳雯曦,只不过她也没有认出刘勋来,血色面具太诡异了,可以遮掩住刘勋先前的所有气息。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以混沌体为借口,来展开对天残门等势力的清剿?”中年人眉头挑,轻声问道。

  “不是清剿,而是索要混沌体,他们认为肯定是天残门将混沌体给藏了起来!但以个儒宗根本无法与天残门为敌,所以儒宗只能联合其他宗门!”欧阳雯曦不比中年人,她经常来南域玩耍,所以知道些南域宗门的风气以及行事作风。

  “那这件事跟混沌体有什么关系吗?”中年人直入主题,问道。

  欧阳雯曦莞尔笑,道:“那个混沌体我见过,可以看出他是个重情义的人,天残门对他有恩,只有我们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让整个南域知晓,凡是他在南域,定会前往天残门!”

  “你就这么有信心?”中年人眸中闪过抹诧异,望着欧阳雯曦说道。

  欧阳雯曦神秘的笑,道:“那是自然,不过敬爱的父亲大人,您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不是该封锁整个南域?如果混沌体的消息传到中域,那些远古传承跟势力知晓的话,可就天下大乱了!”

  “这件事儿不用你操心,我有分寸!在来南域的时候我已经让家族的长老率人将南域跟中域的接触地给封锁了起来!别说是句话,就连南域的只苍蝇,也休想飞进中域的境地!”中年人说完,便在虚空中踏出步,消失在了夜幕中。

  “嘿嘿,原来您也不笨嘛。”欧阳雯曦笑了笑,随之消失不见。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刘勋躲在处山洞中,这三天里他直在凝聚天地精气,不过修为倒是没有太大的提升。

  “麒麟刺,有没有可以下子让我成为至强者的方法?”刘勋轻声问道。

  “有啊!怎么没有,直接去龙脉之地吞噬龙脉,如果你不会爆体而亡的话,应该可以成为强者了。”麒麟刺随口应答。

  “”刘勋沉默了下来,这他妈叫办法吗?吞噬龙脉?你以为龙脉没有意识?就算它没有意识,自己能吞噬掉整个龙脉?

  “小子,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有个变强的心是好事,但不要总想着步登天!南域这个地方你没必要再待下去了,去中域吧,到了那里你才可以初步了解这个世界。”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其实前几天夜里我就决定了,要去中域,可是我不知道路怎么走。”

  “”麒麟刺无语了下来,片刻后大骂道:“不知道路你他妈不会问啊?偌大的南域,无数修士,你随便抓个来问问不就完了?”

  “我担心我出去之后,就不是我抓他们了,而是他们抓我了。”刘勋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也对,现在你这张面具已经成为你身份的象征了,而且如果你摘掉面具,那么你混沌体的气息便会泄露,那时候更加得不偿失!”麒麟刺自语道。

  本名

  第581章誓言如命不可违!

  听到这里,刘勋以为麒麟刺肯定在给自己想办法了,结果下面的话,却令他直接无语下来。

  “不过古话说的好啊,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不入虎|岤焉得虎子!年轻人嘛,就该多闯闯,去吧,男子汉大丈夫,大不了死,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

  “”刘勋直接懒得搭理麒麟刺了,这家伙依然是如既往的不靠谱。

  不过尽管如此,刘勋还是离开了山洞,他制作了个斗笠,斗笠上全是布条,将他的面具给遮掩了起来。

  麒麟刺也用布条给包裹了起来,毕竟这把武器太显眼了!其实如果欧阳雯曦前几天夜里仔细观看的话,看到这把武器,她就可以认出刘勋,可惜她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刘勋来到了座简易的茶楼,要了几个干粮,几碗茶水,便吃了起来。他的周围尽是些散修,起初刘勋并没有在意这些,但他们的对话却引起了刘勋的注意。

  “听说这次六宗要有大动作了,再次联合了起来,要去天残门讨个说法!”

  “联合?联合有什么用?上次六宗联合,还不是让个修为只有劫人的魔修给跑掉了?”

  “这次联合跟上次不同,上次大多数都是基层弟子,这次六宗是倾尽了全力,长老以及掌教还有太上长老都会出马呢!好像是决心要将魔宗举消灭的架势。”

  “消灭魔宗?你不懂不要乱说好不好?我听说好像是混沌体出世了,被天残门给藏了起来,六大宗不忍混沌体落入魔宗之手,才联合讨伐的!”

  “混沌体?天啊,这岂不是说我们南域要发达了?个混沌体在我们南域现世,以后谁还敢称我们南域为弹丸之地?”

  句句的话语落入刘勋的耳中,刘勋斗笠下的双眼微眯了下来,天残门?六大宗?如果要是六宗见不到混沌体,双方岂不是会打起来?

  “小子,这是个好机会啊,他们双方肯定会打起来,那时候死伤将是片,你隐藏在暗处,有着六道血屠的遮掩,别人根本发现不了你!”

  “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偷偷的吞噬死去的修士,待到战争完毕,你晋升劫地简直是轻而易举!”

  麒麟刺的话语在刘勋心中响起,刘勋闻言,摇了摇头,道:“不行,六大宗联合讨伐天残门,天残门再强也不是六宗的对手!天残门对我有恩,我不能放任不管!”

  “笨蛋,你忘记你离开那里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对你的了?如果不是那个小丫头,你根本就离不开天残门的山门!”麒麟刺沉声骂道。

  “他们怎么对我是他们的事,我只求问心无愧!无论如何,他们终究对我有恩,我也曾经说过,让他们记住我的名字,日后如有需要,定会现身!”

  “可惜我根本没成长起来!但是君子言,重于泰山,我刘勋虽然不是个好人,但对于誓言两字,却看得比命更重!”

  刘勋的话语落下,麒麟刺叹出口气,刚想言语,但却被刘勋打断,道:“好了,你别说了,此事已经成为了我的个心结,如果不解开,就算我活着,修为也寸步难进!个不敢面对自己誓言以及承诺的人,如何成为个至强者?”

  “我不是让你不去,而是想劝告你句,你他妈的以后没事能不能不要胡乱许下那么多的誓言跟承诺?”麒麟刺开口说道。

  “呃”刘勋闻言,眸中浮现抹尴尬,开口道:“以后不会了,这不是欠人家人情在先嘛!你也知道的,人情债,最难还!”

  此后,刘勋混在去看热闹的散修之中,登上了天残门,他没有摘下面具,因为他知道此时还不是时候,如果自己摘下面具的话,混沌体的气息便会被许多强者感应到,那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而且面具是刘勋的第二种身份,他不准备让其他人知道,这样的话就算混沌体的身份暴露,他也可以用另种身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当他来到天残门的时候,双方已经是种箭弩拔张的形势。

  “老夫再说遍,混沌体早已离开天残门,如若尔等再步步相逼,我们天残门只能大开杀戒了!”天残门的太上长老,望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六宗修士,沉声说道。

  “哼,你们魔宗句句谎言,谁人不知?别说没用的了,如果今日你们不交出混沌体,我们就踏平你们天残门,让你们天残门从南域消失!”儒宗的掌教大声喝道。

  天残门的众长老以及弟子闻言,脸色阴沉了下来,天残门被讨伐到山门前,这还是第次,而且还是因为那个不能修炼的混沌体!如果混沌体真在天残门也就罢了,但他的确不在!

  众人想起那个浪费了无数灵宝,却给众人造成失望的混沌体,便恶狠狠的大骂了起来。

  “早知道当日就应该杀了他,如果那样的话起码没有今日这种事情!”

  “那个混蛋,这是要将我们天残门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啊!”

  不少天残门的弟子轻声大骂,虽然天残门实力很强,但也绝对无法抵挡住六宗联合,虽然不少魔宗的势力正在朝此赶来,但时间明显不够用。

  “父亲,您不出手吗?不然叔伯他”欧阳雯曦望着中年人,眸中闪过抹担忧。

  “放心吧,我保你叔伯无恙,至于其他的人?群蝼蚁而已,死就死吧,这样的话你叔伯就可以安心的跟我回中域了。”

  中年人说到这里,瞥了眼欧阳雯曦,继续说道:“曦儿,你不是说你对那个混沌体很有信心吗?为何现在没有了先前的硬气了?”

  “我只是担心叔伯而已,而且那个混沌体不能修炼,就算他知道这个消息想要赶来,这几日的时间完全不够!”欧阳雯曦黛眉皱起,轻声说道。

  “这样啊,那我还是再给他点儿时间吧,这些蝼蚁死不死的无所谓,就算他们全部死掉,也没有个混沌体重要!”中年人随口说道,眸中闪过抹掌控众生的神芒。

  本名

  第582章欧阳霸天!

  刘勋打量着周围地形的构造以及人流的分布,最后他朝着处无人的地方走去,众修士的目光都聚集在六宗以及天残门的身上,所以没有人注意刘勋。

  双方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六宗的想法很简单,就算混沌体真的不在天残门,那么自己方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将天残门给清除掉!

  不过万事都得有个理由,不对,说准确点应该是借口!杀人需要个借口,办事也需要个借口,杀很多的人自然的需要个富丽堂皇的借口!然而混沌体这个借口比任何借口都要富丽堂皇!

  “杀,从魔宗手中救出混沌体!”在双方掌教的声令下,数千基层修士朝着对方冲了过去,那些骨干弟子以及长老还有掌教,他们在等个时机。

  正所谓‘兵对兵,将对将!’六宗联盟明显是想以人数的优势,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天残门覆灭!

  双方的修士如洪流般,从千米之遥缩短到了百米,距离随着时间而缩短,战斗马上就会打响,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就在距离只有五米,双方已经拔出兵器,后方的修士已经备好了秘术,庞大的精气波动肆虐,天空之上的白云都被这股气流给吹散了!

  然而就在这时,把被麻布包裹的兵器插在了双方五米的空隙前,兵器插入石块之中,碎石乱溅,但双方的基层修士却因此停了下来。

  不少人眉头齐皱,无论是六宗的人还是天残门的人,都望着那把突然出现的兵器!

  突然,道人影显现,人影带着斗笠,只不过面具已经没有了,血色面具可以随心使用,只要刘勋个念头,便可以让血色面具消失。

  面具消失的刹那,股气息波动瞬间令在场所有劫地以上的修士色变,就连隐藏在虚空之中的中年人也是脸色变,他可以感觉到这是混沌体独有的气息波动。

  但是他不解,为什么先前他任何察觉都没有?这根本不可能,这混沌体就仿佛突然出现的般!难道说这南域之中,还有人能瞒过自己?

  “混沌体?”儒宗以及其他宗门望着刘勋愣了下来,不远处的闫冲看到刘勋眉头皱起,别人不知道他是刘勋,但闫冲却知道。

  “不可能,他现在的气息波动在劫人修为,这怎么可能?难道他寻找到了修行的方法?”天残门的诸位长老以及弟子眸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不是说他不能修行吗?”虚空之上,中年人望向刘勋的眸中闪过抹精光。

  欧阳雯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