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中年人俊朗非凡,长袍上有个字:道!如果刘勋在这的话,肯定会知道这人是道宗的。

  “没错,恳请道友除魔啊,今日我等遇到此魔,看其还未大成,便想早日解决这个祸端,没想到此魔卑鄙阴险,竟然是隐藏修为,数百名修士为了掩护我俩,全被这个大魔给杀了啊!”

  那名提刀的老者,正在把鼻涕把泪的说着,那名拿弓的老者闻言,立即附和着点头称是。

  中年人闻言眉头微皱,虽然他心中不信,但是看到眼前诡异的幕时,心中又是番犹豫,片刻后中年人说道:“邪修人人得而诛之,就算两位道友不说,我们道宗也会做的。”

  “老夫代表小镇多谢道友了,道友是不知道啊,那魔来,烧杀滛掠,那简直是无恶不作啊,道友这番决定,无疑是为天下苍生做了份大事啊,定会名垂千古”两名老者再次对着中年人奉承道。

  中年人闻言露出丝笑意,但眼神中却带着丝鄙夷,两名老者虽然看到了中年人眼中的鄙夷,但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人家道宗的实力摆在那。

  “好了,你俩随我起去见掌教,另外再派几个人去通知其他教派。”中年人说完便化作道长虹离去,两名老者相视眼,对着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随即向着中年人离去的方向而去。

  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起来,中州南域诸多宗派却行动了起来,密密麻麻的修士自山门掠出,道宗法宗儒宗阴阳宗墨宗浩气宗皆派出了弟子前去寻魔!

  些无宗门的散修都震惊了,群散修聚集到起在此议论起来。

  “这次是干吗?这么大的排场!”

  “谁知道呢,管他干吗干吗了,关咱们什么事?既然是如此大的排场,那人定不简单,咱们还是安稳看戏吧!”

  “听说近日出了个魔,这个魔烧杀滛掠,无恶不作,昨日战就斩杀了数千名修士!”

  “哪啊?我听说昨天战直接把个镇子给平了,死亡人数达万计,但那魔功法诡异,可以将尸体弄没了。”

  “不知道别乱说好吗?什么叫把尸体弄没了,都让那个魔给吃了,那魔顿饭就可以吃三四千人呢!”

  “”

  如果刘勋在这的话,听到这些话定然会吐血,周围散修的话语越来越离谱,直接从数百人到了上万人,最后名修士直接说刘勋个眼神就把个国家给灭了!

  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皆义愤填膺,起踏上了屠魔的路程,炷香时间过后,此地所有的散修要么起屠魔,要么就跟着去看热闹。

  相比起正宗的屠魔,魔宗倒是没有什么动静,比如南域的魔宗代表天残门,直接选择了无视。

  太阳高挂在天空,差不多午时,沉睡中的刘勋突然睁开了双眼,并非是他睡醒了,而是被脚步声惊醒的。

  经过了夜的歇息,他的体能也恢复了七七八八,此时刘勋双眼微眯,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也是越来越近,同时还传来段对话。

  “这让咱们去哪找?就给个破画像,还画的不伦不类的,戴个面具,就算是碰到那个大魔,咱们也不认识啊!总不能戴面具的都是魔吧?”

  “哎,别发牢马蚤了,现在六大宗派已经将整个大山都包围了,说不定那个大魔已经被某个宗派的师兄弟们给抓住了。”

  “师弟说的不错,咱们既然被分配到这块搜寻,安稳的执行命令就是了,管他什么的大魔,看到像的先逮捕再说。”

  “那若是反抗呢?”

  “反抗?反抗直接杀掉,忘记师兄怎么交代的了?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个!咦,那里有个破庙,走,咱们。”

  “小心点,万那个大魔在里面”

  “别啰嗦了,哪有这么巧,快跟上,查完这座庙咱们该吃饭了。”

  刘勋伏在庙顶,听着外面的话语,双眼逐渐的冷冽起来,看来这消息传的还真快,仅仅个晚上,自己就已经名传南域了。

  修士们慢慢接近破庙,刘勋此时已经看清了人数,共有八人,每人的胳膊处都有个布片,布片上有字:儒!

  刘勋冷笑声,虽然自己对儒宗并没什么好感,但也不至于随便杀其弟子,但这次对方既然是为了杀自己而来,自己也没必要心存仁念。

  当第名儒宗弟子踏入庙门,刘勋并没下手,因为他要等八人全部进入,自己再出手,尽量的不造成点声响,因为他从对方的话语中知道了对方的人数绝对不少。

  第574章相遇闫冲!

  这组修士与另组修士的距离也不会相差过大,如果这组修士发出声响,另组修士定会前来,然后波接波,刘勋光想想就觉得头疼。

  那名儒宗弟子进入后先是对着破庙观察了番,又对着几个隐蔽的地方搜寻了下,好在刘勋蹲伏的地方光线阴暗,那名修士并没有看到。

  那名修士对着庙外做了个安全的手势,其他修士见没危险,也是陆续进入,就在这时,刘勋出手了。

  道血芒闪过,血光不是多么耀眼,只是微弱的闪,庙内的儒教修士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便失去了知觉。

  刘勋的速度太快了,犹如只正在伺机等候猎物的凶兽,猎物出现,他便露出了獠牙,鲜血溅起,头颅落地,破庙瞬间便被股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

  但对于这些,他早就已经麻木了,就在这时,他的脸色猛然大变,地面上只有七具尸体,庙门外正有名儒宗修士呆滞的望着刘勋。

  暗骂声,由于方才光线的原因,他并没有数清人数,为预防意外,自己还是在修士们进入破庙分钟后才动的手,但没想到,自己还是失算了。

  那名儒宗修士正在望着刘勋愣神,显然对于眼前的切还没有反过神来,但刘勋却不给他任何机会。

  手中举起麒麟刺,刘勋步迈出,身影如风驰电掣,化作道黑光对着庙门外的修士而去,这时修士神色大变,口中颤音喊道:“不要”

  刘勋闻言神色愣,手中的攻势也是缓,但就是因为这缓,那名儒宗修士手中道亮光闪起,道五彩烟花冲入天际!

  刘勋见状脸色大变,眼中的杀意显无疑,手中的麒麟刺也再无任何犹豫,下刺入了那名修士的心脏,下刻,八具尸体便化作八道红光融向他的体内。

  但刘勋的脸色却冷如冰霜,当初在纳兰村的时候,就是这道五彩烟花把白衣修士三人给引了来,所以他知道这是他们发现异状的联系方式。

  数道强大的神识瞬间便向着刘勋处掠来,刘勋脸色凝重,很显然,现在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弄不好自己已经被锁定了。

  刘勋双眼微眯,他现在可以感觉到有无数的修士正在向着这里赶来,望了眼庙后的山林,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向着山林中跑去。

  并不是刘勋不想御虹而起,而是他的长虹太过显眼,如果自己御虹飞行,恐怕会立即暴漏自己的位置。

  刘勋身影如梭,化作道黑影穿梭于山林中,由于速度太快,周围的落叶被惊起片,好在秋天林中无鸟,不然他的行踪也会被时间知晓。

  当刘勋刚进山林,数道长虹便降至破庙处,名背负长剑的青年望着破庙微微皱眉,随即说道:“果然如传言般,此人决对是邪修,周围只有血迹,却无尸体!”

  青年说完便触碰地面上的血迹,然后放到鼻边闻,紧接着说道:“血迹还有余温,显然死后不久,庙内已经没有人影,他能去的地方,只有那片山林!”

  青年说完便化作道长虹向着山林掠去,身后的几名修士随即跟上,这名青年与其他修士不同,胳膊上并无任何布片,只是额头处有着片金色的树叶!

  刘勋在山林中盲目的疾奔,同时将自己的气息压抑到极致,不过好在这片山林还算大,他直跑到黄昏,也没有跑到尽头。

  当夜晚再次来临,刘勋躺在地上,同时将身上洒满了落叶,只留双眼睛在外面,跑了天,他真的很累,但是当自己想要入睡的时候,突然道长虹划过,长虹在空中搜寻了片刻,便向着前方飞去。

  当长虹离去,刘勋困意又犯,然而这时又来了数道长虹,长虹如先前那道样,也是搜寻了片刻便离去,如此反反复复,刘勋也是无法入睡,但就在这时,前方千米处竟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影。

  他的脸色瞬间苍白,心中也是股怒意升起,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天上有飞的也就算了,就连地上也有爬的?虽然心存怒意,但刘勋依然小心翼翼的爬起,继续向着反方向跑去。

  修士的距离越来越近,刘勋不敢再做疑迟,立即向前走去,但就在自己转身的时候,脸色瞬间大变,因为他的身后竟然站着名青年,青年的额头处有片金色树叶形状的印记!

  但刘勋色变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这名青年的相貌!

  青年在看到刘勋时,也是神色愣,虽然刘勋戴着血色面具,看不清相貌,但这并不是重点,因为这个青年正是闫冲!

  “我靠”两人相视,齐齐爆出粗口,因为他们怎么想,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景下相遇。

  “叙旧的话等会再说,先跟我来!”闫冲没时间询问刘勋为何会成为大魔,因为就算刘勋是大魔,他也不能让六宗的人抓到刘勋。

  “好!”刘勋心中也有很多疑问,比如为什么闫冲眉间多了片金色树叶印记,还有李梦瑶跟帝到底在哪里?但尽管他很焦急,但也知道此时不宜多言。

  “万木听我号令,四木炎阵!”闫冲低喝声,眉间金色树叶印记闪,周围的树木顿时仿佛有了灵识般,在刘勋跟闫冲的身边,形成了层微弱的青色光幕。

  “刘勋,你现在根本逃脱不了,我也没办法!虽然山林中追捕你的人都是些基层修士,但在外围却都是六宗的骨干弟子,他们的修为低的在劫人巅峰,高的跟我样,在劫地中游!”

  闫冲说到这里,望了刘勋眼,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只有炷香的隐匿时间,但炷香之后,骨干弟子便会抵达这里,我的阵法无法遮掩住他们的感知。”

  刘勋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道:“这些事情暂且不说,你赶紧告诉我,你们来到这个世界后到底遇到了什么?还有,梦瑶呢?帝呢?他们两人怎么没跟你在起?”

  第575章逃离战术!

  闫冲听着刘勋的询问,叹出了口气,开口说道:“这八个月以来,我也曾试着寻找过他们,可惜没有任何的线索!”

  “你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难道没在起?”刘勋皱眉,轻声问道。

  “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闫冲蹲坐在地面上,望了眼漆黑的星空,道:“当时我们的确在起,但是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却突然来了数十位强大的修士。”

  “这些修士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应该是两个势力的!个势力将帝带走,什么也没说,帝也试着反抗过,但就算强如他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剩下的那些人打量了我许久,也是没有任何的言语,便将李梦瑶带走了!我并没有阻拦,是我没有那个实力,二是李梦瑶被他们带走也是件好事,因为这里的重力太大了,她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

  说到这里,刘勋点了点头,他醒来的时候也担心过这点,现在听得这些话,不知为何刘勋心中竟然松了口气。

  李梦瑶被带走,也就是说她还活着,而且带她走的人肯定是强者!因为闫冲现在的修为是在劫地,他的感知不会有错的。

  “那你呢?你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为何修为增长的这么快?而且你眉间的金色树叶印记是怎么回事?”刘勋望向闫冲,下问出了很多问题。

  闫冲笑了笑,道:“我的事情就说来话长了,总之我的运气还不错,顺利的加入了浩气宗,然后被掌教看重,所以修为增长的很快!至于这金色树叶印记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用掌教的话说,应该是某个遗失神通的神纹!”

  说到这里,闫冲望向刘勋,继续说道:“对了,你这段日子又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突然成了大魔了?你加入了魔宗?”

  闫冲也是口气问出数个问题,刘勋叹出口气,道:“我的事情说起来更麻烦了,我醒来的时候在个山洞里,山洞里有具棺材不说,而且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东西,天庭崩碎的凌霄殿!”

  “至于为何我被称之为魔,那是因为前些日子有几名修士得罪了我,我将他们斩杀之后,老的就来报仇了,之后我将他们全部杀掉,但那两个老的跑了!你知道的,我的秘术太过诡异,所以他们就认为我是邪修了。”

  闫冲闻言,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刘勋,接下来我们演场戏,我会用我的神通将整片山林覆盖,所有的树木草叶都会对他们造成干扰,你趁机逃离!”

  “那你呢?而且你不是说六宗的骨干弟子都到此了吗?你的神通可以阻挡住他们全部?”刘勋皱眉问道。

  “放心吧,事后我就说失手了,大不了受掌教番责罚!而你不行,如果你被抓住,只有死路条!还有,这里可是山林,树木最茂盛的地方,不要忘记我的能力不对,是神通!”闫冲微笑着说道。

  刘勋点了点头,刚想回话,但就在这时,数道强劲的气息突然逼近,闫冲脸色变,他知道其他宗派的骨干弟子已经到了,所以他立即将阵法撤掉。

  随着阵法被撤除,周围的修士立即发现了刘勋,皆朝着他的方向跑来。刘勋冷笑声,股滔天的煞气随之出现在身上,周围突然刮起道凉风,无数的落叶随之飞舞!

  不少人感觉到了刘勋的煞气,眉头微皱说道:“如此大的煞气,看来你果然是魔!”

  刘勋闻言,冷笑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正邪不分,正不定是正,邪也不定是邪,切在我心间足矣,别废话了,战吧!”

  他说完便提起麒麟刺,向着闫冲冲去,经过阵响动,刘勋已经彻底暴露在了追捕修士的视线内!

  先是后方的数十名修士赶来,而后便是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传来,当刘勋煞气外露的时候,天边数十道长虹划破天际,皆向着此处而来。

  “魔就在眼前,难道你们还想跟魔单打独斗吗?”就在这时,半空中传出声冷哼,随即道亮光向着刘勋而来,刘勋见状双眼微眯,就在他准备抵挡的时候,却有人比他更快。

  闫冲身影瞬间消失,再次出现已经在半空中,右手将长剑遮于身后,左手对着那道亮光拳轰出,道涟漪卷起,半空中那名修士传出声闷哼,周围无数的修士也是皱眉望向闫冲。

  “他是我的对手,谁敢再插手,死!”闫冲望着那名修士,双眼依然淡然,但说出去的话语却响彻在在场每个修士心间,如把重锤敲在众人心头。

  虽然闫冲神色淡然,但此刻却没有人觉得他在说笑,周围的浩气宗修士在听到闫冲话语时,皆拔出了身后的长剑,周围的情势,顿时箭弩拔张,片肃杀之气弥漫!

  这是种势,也是种威信,可以令周围的人信服的威信,不然浩气宗的修士也不会拔剑,刘勋望着闫冲的背影淡然笑,看来这小子混的不错啊。

  闫冲扫了全场眼,随即望向刘勋说道:“可以了,绝无人妨碍这场战斗!”

  刘勋知道做戏也要做全面,此时全身的血液起来,举起麒麟刺,低吼道:“战吧!”

  当话语落下,两道身影碰撞到了起,两人相碰,刘勋神色愣,因为他可以感觉的到,闫冲的修为竟然被他自己压制到了劫人境界。

  此时切都不要言语,刘勋仰天大啸,手中的麒麟刺如青龙出水,更加流畅起来,闫冲手中的长剑则如猛虎下山般,威猛异常,剑剑惊心,威势丝毫不比刘勋差。

  当两剑对撞,虚空中产生道道涟漪,股无形的波纹向着周围蔓延,刘勋这战打的淋漓尽致,闫冲看上去也是全力以赴,根本看不出是在做戏。

  突然,闫冲神色凌,对着刘勋使了个眼神,刘勋知道闫冲准备施展神通了,心中也是做好了逃离此处的准备。

  第576章神通:神树扶桑!

  “木炎,三千世界!”闫冲低喝声,身体漂浮到半空之中,眉间那片金色的树叶印记竟然化作了实体飘落!

  金色树叶飘在闫冲的前方,缓缓的变大,刹那间便化作了颗百米之高的金色大树!不可思议的是金树上竟然燃烧着腾腾火焰!

  “浩气宗第人闫冲的神通,神树扶桑!”不少其他宗门的骨干弟子,望着那颗金色大树,眸中尽是震惊之意。

  “好强,要知道整个南域可以觉醒神通的人也不足百人!树木上那金色的火焰是什么?难道真如传说样,扶桑神树是太阳的停息地?”

  “糟了,这是无差别的攻击,大家做好防备!闫冲这家伙疯了吗?竟然为了对付个劫人修士,而施展出神通!”

  话语刚落下,整片山林的所有树木都仿佛疯狂了!扶桑是树中的神,拥有着号令万木的威严,此时所有的树木开始疯狂的滋长,瞬间便将整个山区包裹了起来,遮天蔽日,漆黑片。

  就在周围修士闪避闫冲神通的同时,刘勋双手合十,运起六道中的秘术,心中喝道:“天道,芸芸众生!”

  话语落下,刘勋前方的树木突然消失,但消失的只有人的空隙,足以他逃离这里!

  天道可以跟万物亲近,加上闫冲的放水,刘勋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朝着山林外奔去。

  炷香时间后,闫冲收起神通,百米高的金树消失,化作了他眉间片金色树叶印记,此时他眸中有些疲惫,这种大规模的神通,太耗费精力了。

  “那个大魔呢?被击杀了?连尸体都没有剩下?”众人反应过来,望着周围轻声讨论着。

  “没有,被他逃掉了,我失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