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咚咚作响,仿佛下秒便会爆炸开来。

  全身的血液,身体如具火炉般的红,刘勋感觉自己全身的骨骼如神铁般的沉重,就连根手指也犹如万斤巨石般难以移动,咳出口鲜血,他的意识正在慢慢消失

  黑衣修士额头上已经布满汗珠,看来施展这种神通对于他来说,也不是那么简单,当看到刘勋昏死过去的时候,黑衣修士停止了重力释放,朝着他走去。

  黑衣修士来到刘勋的身前,开始摸索起来,片刻后黑衣修士脸色变,低喝道:“怎么什么都没有?不可能,难道说这家伙藏到身体里了?”

  黑衣修士见刘勋身上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异宝,便以为他将异宝藏到了体内,这也不是黑衣修士乱想,而是这个世界中,很多修士便是将秘宝藏于体内

  “安安稳稳的放在身上多好,那样起码还能留个全尸”黑衣修士冷哼声,匕首随之出现在手中,噗的声,道血花溅起

  第555章反杀!

  鲜血溅起,黑衣修士匕首已经插入刘勋的胸膛,但就在这时,刘勋却猛然睁开了双眼。

  感受到胸前传来的刺痛,他并没有任何犹豫,拳对着黑衣修士的头颅轰去。

  黑衣修士见状大惊,刘勋的蛮力他方才亲自体验过,那可是堪比先天巅峰击的力量,就算是他被击中也不好受。

  黑衣修士刚想继续发动重力神通,但刘勋却丝毫不给他这个机会,无视插在自己身上的匕首,瞬间对着黑衣修士头颅轰出数十拳。

  刘勋知道,凡是秘法神通,皆需凝神静气,而凝神则需要集中精力。他为了阻止黑衣修士释放神通,只能不断的击打他的脑袋,防止他凝神。

  拳头如雨点般落下,黑衣修士的脸颊,瞬间便肿如猪头,要知道刘勋现在击之力,足以击碎巨石。

  震惊于自己力量的同时,刘勋心中也在震惊着黑衣修士的抗击打能力,此时他双眼微眯,他知道黑衣修士脑中有道力量在守护着。

  但他却不能停,因为只要自己停下,那便会再次受到那种神通的折磨!

  而且这次黑衣修士肯定不会再犯轻敌的错误,想起自己方才差点死去,刘勋下手的力度更加猛烈起来。

  拳头如雨点般落下,黑衣修士的头颅直接被砸进山地中,周围石屑乱溅,尘土飞扬。

  直不停的出拳,就算是刘勋也有点吃不消,心中不禁大骂: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保护着他,怎么还不死!

  “住住手,我认输了。”就在刘勋快要乏力的时候,黑衣修士言语不清的喊道。

  刘勋停手,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前的鲜血已经染红了衣衫,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隔上几秒就给黑衣修士头颅拳。

  此时黑衣修士已经面目全非,眼睛鼻子都分不出了,见到刘勋的攻击没有方才那么猛烈,黑衣修士咳出两颗门牙说道:“道友,你不能杀我,你若杀了我,移山族定有感应,到时候你也是死路条。”

  黑衣修士看来已经被打蒙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刘勋已经乏力,但刘勋闻言眼中却是闪过丝冷光。

  他最讨厌的便是别人威胁自己,而且方才要不是自己醒的及时,恐怕就已经被此人分尸了。

  既然仇已经结下了,那就没必要有所顾虑,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刘勋深知这个道理。

  虽然心中已有打算,但刘勋决定先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你所说的移山族是怎么回事?”

  话语刚落,便对着黑衣修士头颅记重拳,黑衣修士闷哼声,立即说道:“我们移山族是自古传承下来的,若道友饶了我这次,我族定会将道友视为贵宾。”

  刘勋闻言冷哼声,这黑衣修士想活命想疯了,竟然说出如此不着边的话,难道他自己可以代表族?

  他越想越气,都现在了,这货还在敷衍自己,顿时对着黑衣修士的头颅,又是数拳轰出。

  接下来刘勋继续问了几次关于移山的问题,但说来也怪,只要是关于移山族的问题,黑衣修士都避开要点,只说没用的,刘勋暗自摇头,也不知道此人是被自己打傻了,还是真傻了。

  既然询问不出什么,便也不再询问这个话题,只能换个,“你们中州中心区域修士层次是怎么划分的?”

  刘勋对着黑衣修士的头颅又是拳,他知道他现在是在中州中域,而天残门则是在中州南域,想起在地球上的习俗不同,刘勋便询问起来。

  “人体达到极限便可突破先天,先天之后是三劫,分为人地天,三劫过后便是最后劫,统称为破劫,破劫之后好像还有几个境界,但就不是我可以知道的了”

  刘勋闻言暗自点了点头,心中想道:看来修为的层次划分跟那三名修士说的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就在这时黑衣修士的声音再次传来。

  “每层分九重天,随着修为境界的提高,每层的差距也就越大,我听族中长辈说过,若是达到破劫修为,十个破劫重天的修士都不定可以打过个二重天的修士”

  刘勋闻言色变,大惊道:“差距这么大?”

  但转眼间便释然,因为修道之途越往后越艰难,比如华夏古星中,数万年来史册中踏入寂灭,进军圣人的修士,寥寥无几。

  就在刘勋失神的瞬间,忽然脸色变,短短十秒的失神,竟然使得黑衣修士清醒了过来,耳中传来嗡嗡的声音,重力神通再次发动。

  “哈哈无知小辈,今日我非活剐了你不可!”黑衣修士仰天大笑,眼中露出丝疯狂,看来已经对刘勋恨之入骨了。

  刘勋暗骂自己大意,但此刻他却感觉身上的重力没有先前影响的那么大了,暗自查看了下自己的身体,他眼中闪过丝精光。

  刚才自己差点死去,没想到竟然有了突破先天的征兆,这应该与天残门为他碎骨重生以及那珍贵的灵药所致!虽然气息还不稳,但如果给他时间,定可步踏入先天。

  在这里不得不说,后天晋升先天不需要天地精气,所以就算刘勋不能凝聚天地精气入体,也无妨。

  刘勋装出痛苦的神色,片刻后吐出口鲜血,而后装作昏迷,黑衣修士见状并未取消重力神通,而是小心翼翼的朝着他走去。

  黑衣修士来到刘勋的身边,想抽出他胸前的匕首,然后准备直接插到刘勋的心脏处,然而就在这时,刘勋却比他更快。

  把将自己胸前的匕首抽出,然后在黑衣修士愣神间,插入黑衣修士的心脏,黑衣修士眼中带着不解不甘以及对死亡的畏惧,最终慢慢闭上了双眼

  其实刘勋这次逆袭也有着运气的成分,自己的无数重拳虽然未将黑衣修士击杀,但也令其受伤。

  所以黑衣修士的神通威力远远不如第次,如果说第次是五十倍,那么方才就是二十倍。

  第556章终得修炼之法!

  而黑衣修士靠近刘勋的时候,正好是刘勋修为涨至先天的那刻,如果黑衣修士再晚几秒时间,或许结局会改变。

  但有些事是不能重来的,特别是生命!刘勋喘着粗气,胸前的鲜血如血柱般喷出,但他并未止血,反而望着死去的黑衣修士说道:“运气,也是这道途上不可缺少的部分”

  此刻刘勋对黑衣修士已经没有仇恨,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说不定明天死去的那人就是自己。

  不过黑衣修士给刘勋上了课,永远也不要轻视你的敌人,哪怕那个敌人的实力不足你的十分之,且要谨记:狮子扑兔,尚需全力。

  深吸口气,刘勋将胸前的血止住,然后便蹲坐在地上巩固自己的修为,但是当他坐下的刹那,脑中突然升起副画面!

  画面是山洞中雕纹上的画面,那个神秘男子的坐姿,深入刘勋的脑海。

  刘勋深吸了口气,不知为何,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左手中指指天,右手中指指地!

  刹那间,他的身体漂浮在了半空,如果有人在这的话,定会大惊,这可是藐视天地大道的举止,要是被发现,定会被世人称之为桀骜不驯之辈。

  随着刘勋的入定,周围的天地精气猛然对着他汇聚而来!突然的幕使得刘勋心情激动了起来,这自己竟然勾动了天地精气?

  “哈哈天地精气!我可以修炼了?”刘勋虽然戴着面具,但表情肯定是欣喜激动的,没有人比他更知道这个机会是多么来之不易,又是多么重要!

  “我明白了,山洞中雕纹上那个男子,肯定是上任的混沌体,而他那个坐姿便是混沌体独无二的修炼方式!哈哈天不亡我也!”刘勋激动的大笑。

  突然,他的笑容凝固了起来,这件事情是不是太巧了点儿?山洞中的文字雕纹,正好跟自己方才领悟的九字天书中的元字相辅,而自己的修炼方式则是那个男子雕纹的坐姿?

  “怎么回事?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刘勋自语,但他并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因为

  远方传来了数道破空声,紧接着便是道道轰鸣,轰鸣如雷声滚滚而来,他好奇的望去,顿时脸色大变

  雷声轰鸣,数道令刘勋产生不了丝反抗意识的气息瞬间逼至。

  云雾翻滚,犹如海啸般的波动随之传来,刘勋在深深感觉到自己渺小的同时,九条大蛟拉着辆青铜战车瞬间停在上空。

  九蛟拉车!仅仅五六人,却堪比万马千军,这比万道山异变时那些修士的排场更大!

  蛟龙虽然不是真正的龙,但也是修炼有成的蛟,头上已经生角,修为刘勋看不清,但猜测也不会低,因为条蛟身上的气息,就令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刘勋心中暗自震惊,这究竟是怎么人?现在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也是为了所谓的天帝秘宝?

  “咦!看来下方好像刚有过场厮杀,族叔,可否让柔儿观摩下?”

  古战车中传出道犹如天籁的声音,刘勋听到后竟然有种全身舒适的感觉。

  “有何不可!”紧接着古战车中又传出道雄重的话语,话语锵锵有力,每个字都震慑心扉,虚空都随之颤动。

  随着这道话语落下,刘勋周围亮起道金光,自己方才与黑衣修士大战的幕,竟然倒演开来

  他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这究竟是什么神通?竟然可以知晓先前的事情?若是他们想查个人,那人岂不是没有了私密说?

  当画面消失,古战车中那道犹如天籁的声音再次传出:“那人是移山族的吧?”

  “没错,但充其量也就是外围子弟,有着神通之力,竟然被个未到先天的修士斩杀,这便是轻敌的下场,柔儿你要记住,无论何时,都不要轻视你的敌人。”

  “恩,柔儿知道了,族叔好啰嗦”

  “哎”

  刘勋听闻着古战车中的话语,之后便想离去,是因为对方来历不明,他可不想再待下去,徒生事端!二是他现在可以修炼了,他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提升自己的修为。

  就在刘勋想要走的时候,古战车忽然发出声轰鸣声,他皱眉望去,随即神色愣。

  青铜古战车出现道门隙,道丽影随之出现,女子身白衣,圣洁如雪,犹如那天下下凡的仙女般,不染尘埃。

  这是个极其美丽的女子,倾国倾城已经不足以形容,女子清灵而又不失灵动,如空谷幽兰,此时刘勋感觉整片天地都失去了颜色,任何事物与其相比,都黯然失色!

  女子年龄不过双八,黑丝轻舞,长长的睫毛颤动,眼眸中似乎弥漫着水雾,脖颈细长,皮肤晶莹,仿若水晶般的耀眼。

  修长的身姿,精致的五官,绝世的容颜,刘勋心中不免升起丝微动,但瞬间便被其抹杀,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染指的。

  就在这时,女子对着刘勋莞尔笑,道话语随之传来:“公子师出何门?此行又要到何地?”

  刘勋闻言,望着女子微愣,他没有想到这么大排场的女子竟然会如此客气的跟他讲话。

  然而刘勋此时的表情却不堪入目,在别人眼中看来,他正在直勾勾的望着女子,加上眉头皱,更给刘勋的眼神中添加了丝侵略的意味。

  其实刘勋并没有亵渎女子的意思,这是种欣赏的态度,只不过他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客气,便下失神了。

  虽然事实如此,但是别人并不这么想,道身影自古战车中走出,这是个少年,少年金黄|色的龙袍加身,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带着丝不屑。

  少年走出后直接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便是在刘勋身前,刘勋眼神呆,什么都没有看到,直觉的黑光闪。

  ‘啪’的声闷响传来,刘勋便感到脸颊上阵火辣辣的疼痛,紧接着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抬头望向古战车上那名少年。

  因为些原因,花都枭雄现改名为枭雄本色,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第557章金鳞岂是池中物?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是人与人之间起码的尊重,但此刻刘勋却被人巴掌打到脸上这还是生平第次!

  屈辱!个男人可以流血可以死,但唯独不能忍受的便是屈辱!刘勋现在虽然不是大男子主义,但是被人打了脸,心中的怒火也是随之升起。

  “皇炎,你干什么?我们皇家岂能仗势欺人?”女子见状也是脸色微愣,旋即对着古战车那名少年低喝道。

  “谁叫他眼睛不老实的,区区个野人,也敢对着姐姐直视!”那名叫皇炎的少年闻言声冷哼,但望向刘勋的眼神中,那丝鄙夷却更加明显。

  刘勋闻言心中愣,皇家?难怪有这么大的排场!虽然心中在震惊着对方竟然是皇家,但是他那充满仇恨的眼神,却览无遗的望向皇炎。

  皇炎见状脸色寒,他觉得刘勋以这种眼神看向自己,对自己看说那就是个侮辱,皇炎的身影再次消失。

  但这次刘勋已经有了防备之心,就在皇炎消失的刹那,他猛然对着地面拳,顿时石屑漫天,无数的石块溅起,对着四周迸射而去。

  先前的刘勋就可以击碎石块,更别说突破先天后的他了,现在刘勋的力量速度又比先前增加了数倍,这可不是加这么简单的事,而是质的变化。

  “好强的蛮力!”古战车中传出道话语,话语中带着震惊,但并不是震惊刘勋的力量,而是震惊刘勋目前修为所爆发出的气力。

  无数的碎石迸溅,瞬间便使得皇炎的身影显现,刘勋见状冷哼声,瞬间便出现在皇炎身前,皇炎脸色变,但为时已晚。

  刘勋的手掌已经接近了皇炎的脸颊,但就在将要碰触的时候,他忽然停下,缓缓说道:“你不懂事可以,但我不能效之。”

  话语落下,手掌缓缓放下,若是论生死战,刘勋必败,因为皇炎根本就没施展神通,对于身蛮力却不会神通的他来说,近身战是他的强项。

  但现在自己连皇炎的身影都看不到,怎么近身?就算近身了刘勋也击杀不了他,更何况对方还有几名深不可测的修士在那。

  虽然刘勋心中有气,但也只能作罢,这次的意外,主要是皇炎没有想到刘勋具有如此大的蛮力,吃了个眼前亏。

  皇炎见状脸色更加阴沉,对方名随手可杀的刚晋升先天的修士,竟然对自己造成了如此的屈辱,就在皇炎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道声音自古战车中传出。

  “炎儿住手,还不够丢人吗?你自己丢人也就罢了,别连皇家的脸面也起丢了!这次回族,闭关三月反省!”

  话语落下,皇炎闻言虽然不甘,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望向刘勋的眼中充满了杀意,刘勋直接选择无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不急于时。

  “公子勿在意,此事我们皇家有错在先,不知公子前往何地?”女子再次发言,刘勋听闻其声音,顿时感到股舒适,周围紧张的气氛随着这道话语,也是消散开来。

  “我想去南域”刘勋沉默了片刻,决定说出来,毕竟此地自己人生地不熟,这片山脉也是大的离谱,自己这么走,还不知道走到何年何月。

  “公子所言是指南荒呢?还是中州南域?”刘勋闻言神色愣,旋即暗骂自己言语不清,说道:“中州南域!”

  “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蛮夷果然是蛮夷”皇炎闻言冷哼声,不屑的说道。

  刘勋闻言并不回话,连看都没看皇炎眼,只是拱手对着古战车说道:“晚辈误入此地,人生地不熟,还望前辈相助,日后晚辈定记于心。”

  古战车中那人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道:“仅仅依靠蛮力便可如此,如若你无师,老夫倒起了收徒之心。”

  刘勋闻言神色呆,若是以前,他定然立即跪地拜师,但是现在,他已经找到了混沌体的修炼方法,而且混沌体影响太大,自己绝对不能暴露!

  现在自己有着血色面具遮掩气息,可这个世界的人太强了,谁也不能保证血色面具可以隐瞒住所有人。

  皇炎听到古战车中的话语,顿时脸色变,就是那名女子听到后也是阵意外,但接下来刘勋直接令所有人变色。

  “抱歉,晚辈已有师尊,长师如父,恕晚辈没有这个福分。”刘勋话语委婉,但眼神中却异常坚定,混沌体根本就无人可教,因为世间没有混沌体可以研习的秘术,刘勋只能自己走出条路!

  当他的话语落下,周围数人脸色齐变,他们没有想到刘勋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罢了,人各有志,虽然老夫不知道你去南域的目的,但好男儿志在四方,总有日,你会重新来到此地,到那时候,老夫倒挺好奇你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古战车中传出这道话语后,便不再言语,道五彩光芒凝聚,之后道光门出现,刘勋见状,神色愣,眼神中带着些许不解。

  “公子保重,道柔在此为公子送行!”女子莞尔笑,如玉的手掌指向那道五彩神芒,刘勋愣神,忽然想起天残门掌教的句话:大神通者,可勾动天地精气,以汇聚空间之力,念间便可身在百万里之外

  “前辈保重”他对着古战车深深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