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法言语的剧痛传来,仅仅才过了数秒,刘勋眼中已经被血丝布满。

  他的汗水如豆瓣般滴落在石面上,这幕使得在周围观看的众人脸色皆是变,这究竟得是多大的疼痛,竟然使人的汗水如雨水般的滴落!

  前方那几名老者,相视眼后皆摇头叹,因为他们知道,这种痛楚绝非般人可以承受,因为这已经不单是上的痛苦,更牵连到了精神!

  所有的天残门弟子看到这幕,皆带着不同的神色,有幸灾乐祸的,有怜惜的,有震撼的,更多的则是茫然,仿佛眼前所有的切都与他们无关。

  “痛,那是证明你还活着!”就在刘勋想要嘶吼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独孤老人的话语,他闻言睁开血红的双眼望向虚空,此时他身体中接二连三的爆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凝神静气,重戏要来了!”刘勋耳中响起老者的提醒,旋即神色愣,眼中闪过丝凝重,重戏?如果说前面自己受的痛楚只是前戏的话,那么这重戏得有多凶猛?

  “啪啪!”

  下刻刘勋便亲身体验到了这重戏的劲爆,体内传出密密麻麻的骨头爆裂声,紧接着他便趴在了地上,不是刘勋支撑不住,而是他体内的骨头皆化作了粉末!

  老者见状,立即从口中喷出口精血,精血顿时化作无尽的生命力朝着刘勋汇聚而去,当这股生命力融入刘勋体内的时候,他的脸色方才红润了许多,而老者的眼神中却是闪过丝萎缩。

  “趁热打铁,断其筋!”老者低声喝道,随着声音落下,刘勋脸色再次苍白起来,声声仿若皮筋拉断的声音传出,他全身的经脉尽数被斩断

  随着经脉的断裂,刘勋顿时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支点般,全身的气力皆消散的无影无踪,就在这时,老者白发瞬间尽数倒立,整个人缓缓浮上高空,同时周围弥漫起股古老苍凉的气息。

  此时老者只眼睛尽数漆黑,另只眼睛尽数苍白,头顶上副图案在转动着,刘勋随眼望去,立即神色呆,因为这幅图他很熟悉,与太极图相仿。

  “阴阳轮转,即为太极!”老者大喝,声音犹若惊雷般响彻在整片竹林之中,随着老者的声音落下,周围半天地阴云密布,而另半天地则是阳光艳丽。

  众人望着半空中的奇景,神色片震撼,其实现在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天残门的长老们,也是片震惊之意。

  :四更了,还更不更呢?纠结

  第543章脱胎换骨成功!

  “提神凝气,老夫为你重新铸骨炼筋!”老者大声喝道,双眼如烛,令人不敢直视。

  “铸骨之痛不亚于碎骨断筋,务必要守住你心中那丝不灭的灵识”老者的话语落入刘勋耳中,话语刚落,刘勋全身便传来如针刺般的疼痛。

  这已不是上的痛楚,精神与灵识也在受着摧残,刘勋低吼声,眼中血丝弥漫,活似只受伤的野兽。

  灵识是什么,他并不知道,但刘勋心中却有个不能死去的执念,这个执念使得他低吼,使得他虽然生不如死,但依然不屈。

  刘勋的脸部以及身体极度的扭曲着,骨骼成形的咔啪声,生不如死的低吼声,以及因疼痛而滴落在石块上的汗水声,此时此刻,这幕无疑彻底震撼了众人的心神

  “这得需要多大的忍耐啊”

  “是什么原因令他可以坚持到现在的?”

  人群中传来诸多的议论声,因为他们知道,这与修为无关,这些关乎于个人的心性,如果个人的心性足够强大,那么他未来的成就便越加难以衡量!

  很明显,刘勋便是这类人,他先前就经过龙脉之气的洗礼,现在又经过碎骨断筋重生!这样的心智间接决定了他的未来能走多远。

  经过了大约炷香的时间,刘勋眼神有些涣散,几乎看不到丝神采,而老者眼神中的疲惫也是更甚。

  “最后步,也是最危险的步,生与死与你同在!”老者低喝,手中巨锤上的尖刺立即脱落,向着刘勋的身体冲去。

  尖刺刺破皮肤,但刘勋仿佛对此类的疼痛已经麻木,但这时他心中响起道声音:“等会你的血液会全部流出,切记,活下去”

  当声音落下,刘勋身体便喷洒出阵阵血雾,他先是感觉阵舒畅,而后便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随着血液的流失而消散

  血液是个人的精华,如果个人的血液尽失的话,怎么可能不死?刘勋看着自己逐渐消瘦的身体,眼中闪过丝疯狂。

  这是种执念,种疯狂的执念,血液如水,瞬间便染红了整块巨石,他的身躯也是消瘦的如骨架般,但心脏处的微弱跳动,却表明了刘勋还活着!

  然而就在这时,刘勋心脏处丝微颤后,竟然停止了下来!老者脸色变,旋即叹了口气,因为此时谁也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

  刘勋心脏停止跳动后,那几名老者也是发出声声叹息,唯有老者凝重的望着他。混沌体万年难遇,如果死去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突然,道黑白色光芒自刘勋的眉间闪过,形成了道黑白交叉的火焰!这是阴阳无相命格的特征,不准确的说是混沌体的特征!

  随着黑白火焰的出现,刘勋那沉寂的心神中,响起了道声音:万物皆阴阳,万事皆两面,时光皆黑白,众生皆生死,此即为太极!

  声音落下的同时,刘勋的双眼忽然睁开,心脏处再次砰砰的跳动起来!

  “阴极生阳,阳极生阴,死到极处便是生!”随着刘勋心脏恢复跳动,眼神也散发出了股新生的气息,老者暗自点了点头,他知道刘勋熬过去了!

  老者微微笑,而后眼中再次出现丝凝重,说道:“接下来是接筋生血,这步成功后,便是你脱胎换骨的时刻!”

  “请前辈动手吧!”刘勋声音变的沙哑了起来,但眼神却无比的坚决。

  天空中的阴阳景象,忽然猛烈的转动起来,随着阴阳的转动,两片阴阳的天空,也是滚动起来,刹那间青龙虚影再现,化作条线,伏在阴阳两片天空之上,形成幅太极图!

  太极图转动,两道黑白光芒随之融入到刘勋的体内,他感觉身体阵舒畅,而后感觉体内的经脉也是贯通起来。

  但就在这时,老者猛然吐出口鲜血,而后神色凝,继而低喝道:“你们几个老家伙快来助我!”

  就在老者低喝的刹那,空中的太极图忽然停止了转动,随着太极图转动的停止,刘勋忽然感觉脑中嗡的响,而后便感觉呼吸困难起来!

  断崖前的几名天残门长老闻言,并没有丝犹豫,皆向着老者飞去,毕竟刘勋现在可是个宝!他们与老者起推动太极图,太极图再次转动,刘勋的脸色也是舒展过来。

  “凝气造神,强制生血!”老者对着刘勋低喝,刘勋闻言,神色愣,眼中露出不解。老者暗骂声,因为他忘记刘勋根本不懂的什么叫凝气造神!

  “罢了,以你目前修为,也无法做到这点,老夫前来助你!”随着老者的声音,太极图上的两道光点瞬间落下,光点化作黑白的人形状,停靠在刘勋身后。

  老者双手放在刘勋的脑后,而后道亮芒闪过,刘勋的身躯竟然缓慢的充盈了起来!刘勋知道这是鲜血的滋生,眼中闪过丝激动,因为这代表了他的路程将要彻底开启了!

  大约过了炷香之后,刘勋恢复到了先前的状态,脸色红润,眉宇间隐隐散发出股英气,几名老者呼出口浊气,微微点头,脸上浮现出丝满意。

  “掌教,先前您对此事有几成把握?”天残门的几名长老望着脱胎换骨的刘勋,眸中闪过丝亮光。

  “成也不到!”天残门的掌教,也就是那名老者笑着说道,那几名长老闻言,皆是神色呆,而后叹了口气说道:“成把握也没有,您也敢做,就不怕”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生与死共存,机遇与死亡同在!”还未等老者说完,天残门掌教便打断道。

  “蛰龙已惊眠,啸动千山!此子有蛟龙之象,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就在这时,断崖上出现了道身影,当这道身影出现的时候,周围立即传出惊呼声,因为这人是天残门的太上长老,听说身修为通天彻地,远在掌教之上!

  第544章前后的反差比!

  刘勋缓缓起身,对着天残门掌教行了礼后,便开始观察起自己的身体,随着步步的观察,他心中的震惊也是越来越深!

  自己虽然依然是二十余岁的摸样,但这身体却有着岁孩童的韧性,这还只是他可以看到的,未知的还不知道有什么呢!

  “我现在已经可以修炼了吧?”刘勋激动的问道,如果他可以修炼,就可以变强,变强之后就可以去寻找李梦瑶等人。

  “修炼事不急于时,你现在的身体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你精神消耗太大了,还是先多做休息的好。”天残门掌教轻声说道,刘勋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所以他自然不想让刘勋走错路。

  这点儿刘勋自然知晓,他知道自己有着被对方利用的价值,否则他们也不会耗费如此大的人力物力来用在自己身上。

  虽然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但刘勋对天残门的掌教还是有感激之心的,毕竟算是他给予了自己可以修炼的机会,尽管这个过程有些痛苦。

  “看来以后我们天残门要崛起了啊!”名长老微笑着望着刘勋说道。

  “混沌体成长起来,我们想不崛起都难啊!”天残门的长老们都很高兴,已经将刘勋当成了自己人。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切谁又可以说的清呢?现在说这些还为之过早!”突然,天残门的太上长老开口说道,言语中仿佛表达了某种委婉的意思。

  “太上长老此言何意?他可是混沌体啊,只要在他成长起来之前,我们把他的消息给隐瞒住,日后旦出世,定可以人扫天下!”名长老激动的说道。

  “哎”太上长老叹出口气,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多了抹惋惜,开口说道:“本来我也以为我们天残门将要崛起,可惜啊可惜天命难违啊!”

  “此话何意?”太上长老的话语落下,天残门的掌教以及欧阳雯曦齐齐皱眉,心中升起抹不好的预感。

  “你让他凝聚下天地精气看看,他是否可以令精气入体!”太上长老指向刘勋,随口说道。

  众人齐齐望向刘勋,刘勋随之皱眉,道:“各位前辈,在下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凝聚天地精气。”

  “无妨,我可以教你!”名天残门的长老正色说道,因为这关乎着他们的利益,如果真如太上长老所言,刘勋无法凝聚天地精气,那么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待到天残门长老告知刘勋方法之后,刘勋按照他的方法开始凝聚天地精气,但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点儿精气的波动都没有!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刘勋自语,对于别的他不想去管,但为何自己不能凝聚精气?他再笨也知道不能凝聚精气的结果是什么,那便是不能修炼!

  开什么玩笑?如果不能修炼我怎么去寻找梦瑶他们?又怎样回到地球?又怎样在这个杀戮的年代里生存下去?刘勋心中慌乱了,能不能修炼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本来以为经过碎骨重生之后可以修炼,但现在竟然发现无法凝聚天地精气!这是种怎样的打击?就比如个人秒钟前还站在九天之上,秒钟后却跌落到了万丈悬崖!

  “你们都太心急了,却忘记了世人皆知晓混沌体无敌,而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修炼!混沌体万年难遇,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的修炼方法,方才我查看过他的身体,他身体的经脉与我等不同,修炼的方法自然也就不同。”太上长老说道。

  “这这岂不是说,我们浪费了这么多的珍贵灵药以及人力,造出了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名长老沉声喝道。

  “方才他碎骨的时候,我记得掌教扔进去好几样灵药为他做辅,其中九叶灵芝五百年开叶,长到九叶就需要四千五百年,这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啊!就连掌教都舍不得用,但现在”

  “除了九叶灵芝之外还有北冥火莲,这可是上任掌教拼死才从北冥之地采回来的灵药,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混沌体,掌教绝对不会拿出来的,这些可都是我们天残门的底蕴啊!”

  句句现实的话语落下,刘勋保持着沉默,这便是现实,你对他们有价值,他们会对你很好!但相反如果你没有了价值,那你就是堆垃圾,就比如此时的刘勋。

  “好了,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无用了!只怪我们太冲动了。”天残门的掌教叹出口气,不过话说回来,遇到混沌体,哪个势力能保持冷静?

  太上长老摇头叹,望向刘勋说道:“少年,今日老夫赠你句话,如果你想踏上修炼道,那在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心中的道!天地苍苍,人心志要坚,道途茫茫,道心不可变!”

  刘勋深吸了口气,无视那些冷眼望着自己的天残门长老跟弟子,望向太上长老说道:“前辈难道真的没有可以令我修炼的办法吗?”

  “不是没有,而是没有人知道!混沌体万年难遇,身体经脉跟常人不同,说白了其实不是不能修炼,而是没有人知道修炼的方法!”太上长老自然可以看出刘勋想要修炼的急迫心理,虽然他不知道那个支撑他修炼的原因是什么。

  “这样啊”刘勋沉默了下来,对着太上长老拜,而后对着天残门的掌教以及长老门逐行礼。

  礼毕之后,他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也不打扰了,但我今日将我的名字留下,我刘勋日后如若有天可以修炼,定会来天残门还个人情!”

  话语落下,欧阳雯曦眸中泛起道异彩,但周围的天残门弟子却冷哼道:“大言不惭,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耗费了我们如此多的灵宝,现在就想走了之?”

  “没错,趁着他身体还未将灵宝吸收,我们将其斩杀掉,他的血液肯定还有着功效!”不少天残门弟子都大声喝道。

  第545章小魔女!

  这些话无疑得到了众多天残门弟子的支持,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如果刘勋可以修炼,那么以他混沌体的优势以及震慑在那,普通弟子就算不甘,也不能说什么。

  可惜他不知道如何修行,既然无法修行,那什么体质都是空谈,个无用的废物竟然浪费了他们如此宝贵的灵药,他们怎能甘心?

  “对,杀了他!”不少弟子已经将刘勋围了起来,有的甚至抽出了兵器,刘勋深吸了口气,并没有言语,因为他根本就没法反抗,连最弱的名弟子他都打不过!

  “住手!”就在众弟子将要动手的时候,天残门掌教沉声喝道,话语落下,众人停了下来,皆不解的对视了起来。

  “你们没听到太上长老的话吗?太上长老都已经对他说出这种话了,意思还不够明显吗?”天残门掌教大声说道,方才太上长老给刘勋赠了几句话,那几句话的内容足以保他安然离开这里。

  “是,掌教!”众弟子闻言,不甘的对着天残门掌教行了礼,冷眼望着刘勋,咬牙退了回去。

  刘勋叹出口气,此时他正应了那句老话:虎落平阳被犬欺!虽然他在地球上是至强者的存在,但是来到这个地方,随便个人便可以击杀他。

  “多谢前辈,大恩不言谢,恩情晚辈铭记心中!”刘勋不是个矫情的人,他知道说再多好听的话,也不如用行动来证明。

  再次对着天残门的太上长老行了礼,刘勋便朝着殿宇外走去,他头也不回,步步,无比坚定的走着。

  他坚信,世间万物皆有利弊,存在即是有理!既然混沌体存在,那么就定拥有可以修行的方法,而他自己定可以找到这个方法,不,他必须要成为个修士!

  “等等!”就在刘勋走出没几步的时候,道宛如天籁的声音响起,声音的主人正是欧阳雯曦。

  刘勋停步,不解的望向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子,欧阳雯曦走到刘勋身前,复杂的望了他眼,开口说道:“我送你离开吧!”

  刘勋闻言,愣了下,沉重的对着欧阳雯曦行了个谢礼,欧阳雯曦送他离开是为了他好,因为虽然刘勋可以走出天残门的山门,但也难免会被有心人给盯上。

  刘勋随着欧阳雯曦下了山,炷香之后,他被欧阳雯曦带到了条偏僻的山路前,停了下来。

  “哎,大哥哥,你可真让我失望,这还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次吃这么大的亏呢!”欧阳雯曦叹出口气,作出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刘勋没有回应,他知道欧阳雯曦肯定是在说空间玉佩事。

  “不过,天残门的损失好像比我更大呢,嘿嘿,这下本姑娘心理平衡了!”紧接着,欧阳雯曦伤心的样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种幸灾乐祸的表情。

  “”刘勋还是没有回话,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跟这个女人说话,是她的实力比自己强,二是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个靠谱的人。

  “大哥哥,你没听到我说话吗?难道不知道美女跟你说话的时候,不回话是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吗?”欧阳雯曦见刘勋不乐意搭理自己,黛眉皱起,作出副怒意的样子。

  “呃在下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刘勋说到这里,望了眼前方望无际的山路,继续说道:“姑娘,今日之恩不言谢,如若无事,在下先离开了。”

  “等等!”欧阳雯曦听到刘勋要走,嘴角翘起,道:“你说你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本姑娘这辈子就没吃过什么亏,但今天却因为你浪费了个空间玉佩,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吧!”

  “”空间玉佩是什么东西,刘勋不知道,但也可以猜出其珍贵性,说实话刘勋真不想搭理她,但又打不过她,只能无奈的说道:“姑娘想怎么办?”

  “今天开始,你欠我三个人情,如果你日后碌碌无为,那也就算了,当本姑娘吃个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