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十五亿!”陈建成神色淡然的说道。

  “三十亿!”刘勋头也没抬,在陈建成话语刚落的刹那,也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此时不仅崔江波皱眉,就连陈建成也是眉头微皱起来,哪有这么加价的?先是个十亿,而后直接翻了三倍,三十亿,如果不是刘勋胸前挂着司徒集团行政总监的牌子,怕是周围的名流早就大骂了。

  “小子,你来捣乱的是吧?”崔江波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喝道。

  刘勋冷笑声,道:“竞标就是这么回事,价高者得,我认为这块地值多少,我想出多少都成,当然你们也可以继续出价。”

  “三十五亿!”崔江波咬了咬牙,三十五亿是他最大的能力了。

  “四十亿!”陈建成望着刘勋,轻声说道。

  “六十亿!”刘勋依然神色淡然,就仿佛在说个数字般。

  陈建成刚想再次喊价,刘勋却已经在纸牌上写下了个数字,百二十亿

  陈建成见状眉头皱起,旋即轻笑着说道:“后生可畏啊,我们陈氏退出。”

  在陈建成的理念中,这块地也就值个五十亿,别忘记买下地之后,还需要开发呢,开发的钱财耗费的更多,所以当他看到刘勋准备的下次价格时,也是放弃了。

  “六十亿第次!”‘砰’的声,台上传出声重锤声响。

  “六十亿第二次六十亿第三次!成交,本次中标企业,为司徒集团!”台上的主标人大声喝道。

  台下掌声响起,刘勋跟刘章相视笑,也是向着门外走去,下面有司徒集团的人会交接手续,根本不需要他们费心。

  各家报社以及各家的记者都拿着相机拍摄刘勋的照片,而各界名流也是凝重的望着刘勋,崔江波眸中闪过道杀意,冷哼声便朝着门外走去。

  司徒明浩躺卧在别墅的沙发上,望着手中的手续,轻笑声,对着身后的那人说道:“这刘勋也是个人才啊,刚来就为我省了二十个亿”

  “看来您得早些进行亲子鉴定了,也好早日安心些。”

  “就等颖儿回来的那天吧,我会亲自带着风儿去医院查体的。”司徒明浩将手续扔到边,双眼微眯了起来。

  海边别墅。

  “哥,这次你至少给司徒明浩这老鬼省下了二十个亿。”刘勋跟刘章站在海边,看着潮起潮落。

  刘勋闻言,摇了摇头,道:“错了,是为我们省下了二十个亿。”

  话语落下,刘勋跟刘章相视笑,切尽在不言中

  第43章舍得两字的寓意

  两天之后,通过刘章的宣传手段,刘勋也是出现在了各大报纸以及杂志的封面上。

  刘章的目的便是为了先让刘勋出名,所以刘勋不仅在市的报纸上登上了版面,而且还影响到了深圳等发达城市。

  李妍父亲的手术很成功,她也是按照刘勋的话,来到了个新的城市,准备重新开始。

  深圳,李妍从家医院中走出,手中拿着张化验单,当她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阵风却将张报纸吹到了她的面前。

  本来李妍是不会注意这张报纸的,但上面熟悉的两个字,却使得她柳眉微皱起来。

  ‘司徒集团行政总监,刘勋!’‘大魄力,挥金如土,六十亿各家企业,独占鳌头!’

  李妍捡起报纸仔细的看了遍,也是知道了刘勋的事,此时她嘴角浮笑,想起了刘勋跟她说过的句话。

  不出五年时间,我刘勋的名字,会出现在各家报社以及杂志的上面!

  “呕”就在这时,李妍却突然对着地面干呕起来,片刻之后,她望着手中的化验单,心中也是有了决定。

  “医生,能不能把孩子打掉?”李妍重新来到医院,她怀孕了,但她却不想让刘勋有负担,这么优秀的男人,只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才配得上他,这是李妍心中所想的。

  “小姐,你的芓宫状况并不好,如果打掉这个孩子,你以后怕是再也不能怀孕了”医生眉头皱起,每个生命都是珍贵,且独无二的,所以他好心的劝解道。

  “这样么”李妍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下来,每个女人都有个当母亲的梦,李妍也有,更何况这是她跟刘勋的孩子。

  “谢谢你了医生,我还是把他她生下来吧。”李妍心中有了决定,她想当母亲,所以她决定自私次,把孩子生下来。

  但这辈子她不会去找刘勋,也不会跟其见面,更不会给刘勋造成丝毫的负担,这个孩子她会自己抚养!

  市,海边别墅。

  “哥,这是你要的东西。”刘章从外面回来,手中拿着个长约1。5米,宽50厘米的盒子。

  刘勋将盒子接过,而后打开看,便点了点头,因为这正是他需要的brr,821狙击枪,虽然是零散的,但组枪这种小事,根本就难不住刘勋。

  “我怕留下线索,子弹没要很多,只有十颗子弹。”刘章望着刘勋,补充道。

  “用不了这么多,颗就足够了。”刘勋留下颗子弹,而后将那九颗扔过刘章,紧接着说道:“把它销毁,然后扔到海里。”

  刘章将子弹交给大鹏,大鹏也是向着别墅外面走去,刘章从衣袋中拿出把车钥匙,扔给刘勋,道:“哥,正戏要来了。”

  “什么正戏?”刘勋将目光从枪支上移开,望着刘章问道。

  “司徒颖虽然说是明天回来,但我查过她的航班,她今晚会下飞机,而且按照她的性格,应该会去赛车寻求刺激。”

  刘章指了指刘勋身旁的车钥匙,紧接着说道:“坐骑我已经给你配好了,r这是我首都个同学的车,原车就可以超过440/的时速,现在经过我那同学改良,怕是不下500/。”

  “500/?这么夸张。”刘勋把玩着车钥匙,心中难免震惊,500/是个什么概念?可以说常人的视觉神经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就好比你刚看到前方个路口,但下秒,车就已经到了路口前,开这种车,寻的是刺激,玩的是自己的命!

  “那小子是个高官子弟,不爱钱财,二不爱女人,就喜欢各种跑车,这辆r,是他车库里最好的车,现在弟弟都给你借来了,剩下的就看哥你的了。”

  刘章说到这里,瞥了眼别墅外,紧接着说道:“要不要试试车?”

  刘勋点了点头,也是起了兴趣,道:“必须要试啊,开过飞机,玩过坦克,就是没有开过500/的车。”

  当来到别墅外,刘勋看到停在前方黑色的r,深吸了口气,轻声喃喃道:“漂亮!就犹如个完美的女人样,无懈可击!”

  “哥,记住,虽然我跟司徒颖只见过面,但也可以看出她虽然表面柔弱,但骨子里却有着股叛逆,平常的泡妞水段根本引不起她的注意,你需要彻底的将她征服。”刘章向着刘勋说道。

  刘勋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种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缺的女人最难缠,想要引起这类女人的注意,那就得玩点惊险的,只有这样,才能给她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对了,嫂子昨天来找过你,你正好不在,她让我跟你说,她这几天家里有些事,过几天再过来。”刘章轻声说道。

  “这样也好,也省了我跟她解释的麻烦,不然被她知道这事,我少不了阵解释。”刘勋抚摸着车身,轻笑着说道。

  “这是司徒颖的照片,我查过了,她今晚会出现在处废弃的路段上,那里是群疯狂赛车手的天堂,被称为‘死亡国度’。”

  刘勋接过照片,而后又看了下地址,便不屑的笑,道:“死亡国度?今天我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死亡国度!”

  说到这里,刘勋向着刘章问道:“你跟你那个同学关系怎么样?”

  “还可以,上大学的时候个宿舍的。”刘章随口说道,但刚说完,刘章的眉头便微皱起来,紧接着说道:“哥你想干什么?”

  “既然是玩惊险的,那这车肯定不会完好如初啊。”刘勋抚摸着车身,极为惋惜的‘啧啧’叹。

  “”刘章无言了片刻,道:“哥,你要知道他不喜欢钱,二不喜欢女人,这车是他车库最好的车,你应该知道这辆r,在他心中的地位了吧?”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道:“知道,就比如丝眼中的女神,乞丐眼里的馒头,至高无上!”

  “那我就不说什么了,哥你自己悠着点。”刘章轻笑声,俊美的脸庞上带着抹担忧。

  “舍得啊!有舍才有得!想要得到,就得先学会付出。”刘勋拍了拍刘章的肩膀,而后便打开车门,向着‘死亡国度’行驶而去。

  “比起担心这车,我还是先想个好点的理由怎么跟我同学说吧”刘章望着消失在视线中的黑色r,叹出口气之后,也是回到了别墅。

  第44章死亡国度

  夕阳西下,天色也是逐渐的暗了下来。

  刘勋坐在车里,手中拿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很漂亮。

  精致的脸蛋,犹如宝石般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再加上那窈窕修长的身段,足以称的上是倾国倾城。

  打开车窗,刘勋打着打火机将照片点燃,照片也是化作灰烬,随风而逝。

  路边的霓虹灯已经亮起,黑色的r!犹如条黑龙般,穿梭在夜色的大道上,引起了不少年轻小伙跟女孩的尖叫声。

  半路上,刘勋感觉有些口渴,只手便向着旁的矿泉水抓去,但就在他的手放下的时候,眉头却微皱起来。

  下面有盒避孕套!

  “”刘勋望着藏在矿泉水后的那盒杜蕾斯,心中阵无语,旋即笑骂道:“刘章这个臭小子”

  大约半小时之后,刘勋来到了‘死亡国度’,向着前方眼望去,尽是密密麻麻的人潮,以及各种跑车与车辆。

  死亡国度,位于市郊区,这里本是处被废弃的公路,但现在却被喜欢追求刺激的年青人,当成了人生的乐园。

  各种车辆停在前方,最便宜的有夏利捷达,还有面包车以及大卡车,但也不乏法拉利兰博基尼这种顶级跑车。

  场内播放着狂暴的音乐,刘勋知道这首歌的名字,r!这是首可以激发人体亢奋的音乐,也是最接近死亡的首狂暴歌曲!

  撕心裂肺的嗓音与狂暴的乐器敲打的震耳欲聋,他们喜欢那种接近死亡的感觉,所以把这里称之为死亡国度!

  无数浓妆艳抹,穿着异类的男女,混杂在场合里。

  他们抽烟喝酒溜冰,大声的骂着脏话,当众接吻,甚至角落里还有数对男女在努力的‘耕耘’着

  还有无数的富家子女和白领们,厌倦了酒吧和,来到这种地方寻求接近死亡的刺激!

  这里到处都散发着刺激人体的荷尔蒙气味,许多男女,尽管是第次见面,也是疯狂的享受着对方的身体。

  “世风日下,人性的沦丧”刘勋在距离前方千米处停下了车,将目光锁定在身材修长,穿着短裙的女子身上。

  女子身高178,上身只穿着件粉色抹胸,下身件齐臀的牛仔短裤,双37码的水晶高跟鞋。

  倾国倾城的脸蛋上,露出抹属于叛逆标志的桀骜微笑,凌乱的发丝跟随着劲爆的音乐而摆动着。

  司徒颖!刘勋将目标锁定,然而他却并不急着过去搭讪,因为他在等个时机,等小时后的死亡赛车!

  在这个小时之内,刘勋看到不下二十个青年去跟司徒颖搭讪,但却都被其脚踢开。

  那些青年只能讪讪的离开,因为司徒颖身后站着两名黑衣人,这足以证明这个女人不好惹。

  刘勋知道这两个黑衣人肯定是司徒明浩派来的。

  既然刘章可以查到司徒颖的航班以及行踪,那么这件事对司徒明浩来说,也只是件不费吹灰之力的小事。

  终于,个小时过去了,场内的音乐更加狂暴,辆血红色的兰博基尼穿入场内,在司徒颖的身前停了下来。

  当这辆车出现的刹那,周围的人也是齐声嘶喊起来,因为这是‘死亡国度’的王,他已经在这里二十三连胜了,击败了二十三个赛车手,也摧毁了二十三辆顶级跑车!

  “嗨,美女,今晚上我的车。”兰博基尼打开车窗,个阳光帅气的青年人伸出头来,对着司徒颖说道。

  刘勋关上车窗,他知道自己该出场了,将衬衣脱掉,而后换上了件网格状背心。

  此时刘勋全身的伤疤清晰可见,冷笑声,他也是将车发动了起来。

  司徒颖此时望着兰博基尼上的男人,显然也是有些动心,她今天出来就是为了玩,而且这场内也没有可以入她法眼的人,现在也只能将就下了。

  兰博基尼的车门已经打开,司徒颖也是准备上车,但就在这时,声刺耳的声音突然传来,本来将兰博基尼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也是迅速避开。

  “哦买噶!r!新的王要来了么?”

  人群中不少青年望着黑色的r神色激动,不少年轻的女子更是尖叫了起来。

  r不愧是车速最快的顶级跑车,现在又经过改良,足以超越原车本身,千米的距离瞬间而至。

  但刘勋并没有因为前方的兰博基尼而停车,反而继续加速,‘砰’的声,兰博基尼打开的车门,被r给撞了下来,由于车速极快,被撞下的车门也是直飞出三十米开外。

  前方是人群,r的车速太快,他们根本就躲避不开,刘勋嘴角浮笑,踩油门,个三百六十度的完美飘移呈现在众人眼前,而后,车窗也是缓缓打开。

  “啊我要坐他的车。”

  周围的女子齐声尖叫,都大声嘶喊,就连司徒颖也是望向还未熄火的r。

  “他妈的,你小子想死!”兰博基尼的车主看到自己的爱车被撞飞了门,直接大骂着下了车,而后向着刘勋走来。

  当他刚走到刘勋车前,r的车窗也是落了下来,刘勋上半身那犹如蛰龙迭伏的肌肉以及满身的疤痕,也是映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极其不耐烦的扫了眼车前的兰博基尼车主,刘勋并不言语,就这么望着他。

  青年倒吸了口凉气,先不说这身疤痕,单单这肌肉,就足以令他望而止步,现如今再加上刘勋那犹如刀剑的眸光,青年也是彻底没了底气。

  “你你来到了死亡国度,就得按照死亡国度的规矩来,你敢不敢跟我赛车!”青年好歹也是二十三连胜,很快的镇定了心神,大声朝着刘勋说道。

  “好啊,那开始吧。”刘勋冷声说道,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你他妈二吧?”刘勋的话语刚落下,青年便大笑起来,而周围的人也是笑了起来。

  “那个开r的,在死亡国度赛车,必须要载人的,也就是说,你副驾驶上,必须要有个人,男人载女人,女人的话就载男人!”个好心的小青年,向着刘勋喊道。

  “抱歉,我的车般人坐不了,因为坐过的人,都死了”刘勋望着周围大笑的众人,毫无表情的说道。

  “哦?也就是说你从没赢过人?坐你车的人都被你害死了?”兰博基尼的车主大笑着说道,在死亡国度,就有很多赛车手因为技术不行,而将副驾驶上的人害死的,所以他以为刘勋便是这样类人。

  “错了,是被吓死的”刘勋直接忽略青年的嘲笑,不屑的说道。

  兰博基尼的车主闻言,神色愣,便大笑起来,道:“吹牛都不脸红,连死亡国度规矩都不知道的人,谁敢坐你的车?”

  青年的话语落下,先前说坐刘勋车的人也是都不再说话,因为输了的人,是要受惩罚的,就连副驾驶上陪坐的人也要受到惩罚。

  这种惩罚可大可小,往大了说,只胳膊什么的都是小事,往小里说,喝胜利者的尿也不是大事。

  个二十三连冠,个突如其来的小子,所有人都看好兰博基尼,因为赛车的技术,可不是车辆就能弥补的。

  “我坐你的车。”就在这时,司徒颖的声音传了过来,随着话语的响起,刘勋的嘴角也是浮现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第45章生死极速

  当司徒颖的声音响起,那两名黑衣人也是上前劝解道:“二小姐,太危险了,您还是”

  “滚!”还未等那两名黑衣人说完,司徒颖便黛眉皱起,极其不耐烦的骂道。

  司徒颖来到刘勋车前,刘勋也是打开了车门。

  望着刘勋那犹如豹子般矫健的身躯,再加上那满身充满男人气息的疤痕,司徒颖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各自挑选好伴车女郎,整个场地也是安静了下来,周围的车子都熄火,只有场地中间的兰博基尼跟r的马达还在轰鸣着。

  此时少了扇车门的兰博基尼并没有影响它的‘死亡之美’,因为这里的人追求的便是接近死亡的刺激。

  位上身穿红色br,下身是露出大半个臀部的红色皮革短裙,曲线丰满,身材火爆的惹火女郎走到两辆车中间。

  “当看到那个表子举起她的红色br时,也就是比赛开始的时候了!”个染着满头黄毛的小青年,举着喇叭大声的喊道。

  红衣女人的手伸向背后,对着兰博基尼的车主抛了个媚眼,而后又对着刘勋舔了舔舌头。

  突然!红色的br被她摘下,而后抛到了半空之中

  “嗡!”兰博基尼瞬间便冲了出去,刘勋神色淡然的喝了口矿泉水,而后踩油门,r也是化作道黑光,瞬间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红衣女人张开手臂,闭上了眼睛,她很享受这种强劲的气流从身体窜过的感觉,这样可以使她无比兴奋。

  大约跑了三分钟后,刘勋停了下来,打开车窗呼吸着新鲜空气,就仿佛这场比赛跟他无关。

  “你怎么不跑了?”刘勋突然的举动,引起了司徒颖的好奇跟不解,便轻声询问道。

  刘勋嘴角浮现抹不屑的嘲笑,道:“这段废弃的公路个来回也有600公里,我开着r,岂不是太欺负他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