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枭雄本色全集

  作者:蝼蚁望天

  第1章序章勋章

  望无际的田野中,块种满大葱的土地里

  “爷爷,你手里是什么东西?”

  个大约七八岁的小男孩趴在名白发老人的身上,好奇的问道。

  老人穿着身老旧的灰色军装,虽然已经满头白发,但双眼却宛若刀锋,如若仔细观看,那么便会发现,老人的眸中夹杂着抹永远都无法抹除的杀气。

  老人听到男孩的话语,顿时慈祥的笑了笑,神秘的说道:“爷爷手中的东西是勋章。”

  “啊!勋章?”

  七八岁的小男孩脸好奇的样子,紧盯着老人握紧的手掌,显然是很好奇勋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就在这时,名五六岁的小男孩突然从老人身后站了起来,焦急的问道:“爷爷,爷爷,勋章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嘛?”

  “哈哈!我的大孙子二孙子哟,勋章是不可以吃的。”

  老人听到五六岁小男孩的话语,顿时大笑起来,单手抚摸着男孩的脑袋。

  “不能吃啊!那还不如爷爷做的大葱卷饼有用呢。”

  年纪较小的男孩,崛起小嘴,明亮的双眼望着地里的大葱,显然又想吃那大葱卷饼了。

  “哈哈,勋章虽然不能吃,但却有着特别的意义,它是种信念,也是种传承,是所有东西都不可以堪比的。”

  老人将握紧的手掌,放在大腿上,两个男孩顿时好奇的望了过去。

  “爷爷,爷爷,快让我看看勋章到底什么样子。”

  年纪较大的男孩焦急的喊道,年纪较小的男孩也是好奇的望着老人握紧的手掌。

  老人慈祥的笑,随后便张开了那握紧的手掌

  第2章返航

  纽约国际机场,架前往华夏市的飞机已经起飞,但刘勋的眼角却在流着泪水,使得周围的乘客皆在小声议论着。

  “我说大叔,你都哭了个多小时了!能不能让我安心的玩会游戏。”

  就在这时,道极其柔美的声音响起,声音中还夹杂着几丝抱怨与微怒。

  跟刘勋说话的是位女子,就坐在刘勋对面,女子长相清纯靓丽,娇里夹杂着柔,柔里却不失美感!

  女子年龄大约在十九岁左右,桌面上摆放着笔记本,至于什么型号刘勋并不知道,因为他对这个并不怎么上心。

  深吸了口气,刘勋知道自己心中的压抑释放的差不多了,毕竟有些事情结束了就永远结束了,人生不是游戏,永远都不可能重来。

  用纸巾将眼角残留的泪水擦拭,刘勋对着女子歉意的点头笑,道:“抱歉小姐,给您添麻烦了。”

  刘勋望了女子眼,仅仅用二秒的时间便将女子的穿着记入心底,女子长发飘然,身穿浅白色低胸上衣,天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虽然坐立,但依然遮掩不住那修长笔直的美腿,双白色旅游鞋,尺码大约在38号。

  “身高168,体重45,此距离下,击杀率百分之百,五百米远距离暗杀几率百分之九十九。”

  只是扫了女子眼,刘勋脑中便自然而然的出现这些资料,深叹了口气,刘勋知道自己短时间内可能摆脱不了职业病了。

  听到刘勋道歉,女子神色愣,显然有些意外,但眸中若隐若现的那丝怒意却已经消失,眼角瞟了刘勋眼,便继续开始玩弄笔记本。

  虽然在玩笔记本,但女子心中却对刘勋特别好奇,按照她的观察,刘勋那米八二的身高,古铜色的皮肤,体格算不上雄壮但也属于那种均美型的,只是这相貌,有些平凡了。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刘勋的穿着,身深灰色军装都被洗的泛白,就跟在垃圾桶里捡到的废弃军装般,所以女子认为刘勋是来美国打工的中国民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女子应该是玩累了,便起身活动了番,向着洗手间走去,待到女子离去,刘勋也是缓缓站起,他眼角还残留着泪痕,也想去洗手间清洗下,毕竟事情已经结束了,既然是个新的开始,那么他便会坦然面对。

  当刘勋走过女子座前时,正好个聊天框弹出,由于条件反射,刘勋便扫了眼,通过聊天内容,刘勋知道了女子名叫陈梦溪,至于这聊天内容,就让刘勋有种被社会抛弃的感觉了,轻叹了口气,刘勋摇头苦笑着向洗手间走去。

  来到洗手间,刘勋先是洗了把脸,然后从上衣口袋中拿出块由精铜打造而成的长枪勋章,勋章大约有根烟的长度,平凡而又简约,但刘勋却直望着这块勋章,直至麻木。

  待到刘勋出来的时候,陈梦溪已经回到了座上,当刘勋刚刚坐下,陈梦溪顿时对着刘勋善意的笑,刘勋见状神色愣,心中笑,望着陈梦溪等待着她的下文。

  看着刘勋望着自己,陈梦溪望了眼机顶,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般,对着刘勋小声说道:“喂,帮我个忙好吗?价钱方面你放心,肯定比你在美国当民工要多的多。”

  “”刘勋闻言,心中阵无语,感情这丫头把自己当民工了,摇头笑,刘勋无言道:“小姐,我不是民工,如果你想为房子装修什么的,我真帮不上忙”

  刘勋以为陈梦溪认为他是民工,可能是家里的房子漏水装修什么的,便开口解释道。

  陈梦溪闻言脸颊升起抹歉意,向着刘勋处挪动了下,胸前那傲人的双胸也是摆动不止,刘勋无意间扫了眼,由于身高的缘故,所以正好可以看到那深深的||乳|沟。

  陈梦溪见刘勋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胸前,顿时脸色红,低声微怒道:“往哪看呢?”

  刘勋闻言,神色呈现片尴尬,但紧接着被其隐去,故装镇定道:“抱歉,古人曾曰食也性也,我想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遇到小姐这样的美女,都会失神的。”

  每个女人都喜欢男人称赞自己漂亮,虽然这个男人长的并不帅,也就勉强算个清秀,但事实表明,刘勋这招还是挺管用的。

  “俗套。”当刘勋的话语落下,陈梦溪顿时小声嘀咕道,但眸中却闪过丝欣喜与娇羞,刘勋见状,嘴角浮笑,拧开瓶矿泉水,随后大口喝了起来。

  “哎,你说你不是民工,难道你是退伍军人?”刘勋刚刚放下矿泉水瓶,陈梦溪的话语再次响起,将瓶盖拧上,刘勋刚想要说话,但却又被陈梦溪给打断了。

  只见陈梦溪伸出左手,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手势,身体又向着刘勋挪了挪,盯着刘勋的双手以及面庞说道:“我先猜猜,看我猜的对不对,如果我猜对了,你就帮我那个忙好不好?”

  刘勋闻言,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轻声道:“不用猜了,你还是说你到底有什么事吧,只要不是犯法的事,我都会帮你,但前提是我可以做到的。”

  刘勋直是个有原则的人,他不会轻易给任何人承诺,但只要是他说出去的承诺,那便是铁板上的钉子!

  但同时他也不会把件事情说满,万事都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才是得以生存的不败法则。

  “大叔,先让我猜猜嘛,反正在飞机上也是无聊。”陈梦溪见刘勋的回答水分十足,便起身摇着刘勋的胳膊撒娇道。

  “”突然的幕使得刘勋有点大脑短路,说实话,由于刘勋身份的原因,在美国的这五年里,他基本就没接触过几个女人,就算接触那也只是因为任务而已,所以陈梦溪突然的撒娇,顿时使得刘勋招架不住了。

  “好了,别闹了,你猜就是了。”望着周围乘客异样的眼光,刘勋的防御系统顿时崩溃了。

  陈梦溪闻言顿时用手指对着刘勋做出个胜利的“”字形,然后望着刘勋故装深沉道:“你不是民工,难道是退伍军人?但也这说不通,因为你的军装既不属于美国也不属于华夏。”

  说到这里,陈梦溪黛眉微皱,趴到刘勋耳边轻声说道:“你该不会是雇佣兵吧?”

  陈梦溪的嘴唇紧紧的贴着刘勋的耳垂,此时刘勋顿时感觉自己全身都升起股热流,就犹如被电击了般,什么叫含辞未吐,气若幽兰?此时刘勋正在亲身体验着。

  定了定心神,刘勋心中暗骂,这绝对是个妖精啊,难道现在的小女生都这么会挑逗男人?就这么犟笑,就差点把自己的欲火给点燃。

  刘勋决定不再跟她闹下去了,不然自己非得憋出事来不可,然而就在他刚想说话的时候,陈梦溪突然起身,单手食指指着刘勋大声说道:“真相只有个,凶手就是你民工大叔。”

  “”陈梦溪突然起身,并且声音过大,顿时引起了周围乘客的不满,名空姐顿时走过来示意刘勋跟陈梦溪小声说话,不要打扰别人休息,陈梦溪见状,立即吐了吐舌头,作出个国产好学生的样子,眼眸中流动着楚楚可怜的目光。

  刘勋暗自摇头,起身对着周围的乘客点了点头,表示歉意,随后对着空姐说道:“抱歉,让你为难了,我们会注意的。”

  空姐微笑着对刘勋行了个礼,便离开了这里,刘勋叹出口气,对着陈梦溪说道:“好了,你直接说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吧,但是不能做违法的事。”

  陈梦溪见刘勋这次的答复还算肯定,本来还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两颗大眼睛,顿时明朗了起来,微笑着说道:“大叔你这种回答不对哦!你应该紧张的问我,为什么凶手是你!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是民工的推断,解释给你听了。”

  “”刘勋心中阵无语,也懒得解释了,民工就民工吧,但他实在不想跟陈梦溪继续胡闹下去了,只能正色说道:“小姐,奉劝您在我还没改变主意前赶紧说正事,虽然说君子言,驷马难追!但如果过的时间太久,也会被淡忘的,那时候也不用马去追,它自个就回来了。”

  刘勋说完便拧开瓶盖准备喝水,而陈梦溪听到刘勋的话语后,顿时紧张了起来,她并不了解刘勋,还真怕到时候刘勋来个死不认账,便焦急的说道:“我想让你做我男朋友”

  话语落下,刘勋刚入口还未咽下去的矿泉水顿时喷了出来,抬起头,刘勋望向陈梦溪的眼神,就犹如在看个疯子般。

  轻咳了几声,刘勋暗叹自己是真落伍了,自己才跟她认识多久啊?这就竟然让自己当她男朋友了!难道现在国内的女人都寂寞成这样了?竟然比美国都要开放直接的多。

  看到刘勋的失态,陈梦溪也发现自己这话说的有些不对,便手舞足蹈的急忙改正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只是想让你假装我男朋友。”

  话语落下,尤其是“假装”这两个字格外大声,方才由于怕刘勋死不认账,陈梦溪便心急了,所以才语无伦次把假装说成了做。

  :求收藏

  第3章因为你长得难看

  刘勋闻言,顿时嘲讽般的傻笑起来,片刻后脸色正,望着陈梦溪说道:“小姐,你忽悠鬼呢?以你这容貌以及身段来说,追你的恐怕都能排成个连了吧?别说是让他们假装你男友,就算是让他们白白干苦力,他们也很乐意吧?现在你让我来假装你男友?我是比他们多条胳膊啊,还是多条腿啊?”

  陈梦溪尴尬的笑,神色异常纠结,如玉般光滑的双手扭动着衣角,贝齿轻咬朱唇,轻声嘀咕道:“因为因为你长得比他们难看点”

  “”刘勋麻木了,彻底麻木了,就算是以前冒着枪林弹雨都没有丝犹豫的刘勋,现在已经彻底麻木到呆滞了。

  “不不是,这你”刘勋想说话,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理由能算是理由吗?这也太直接了吧,自己就算长的不帅,但也算个清秀吧?还有就是,哪有找人帮忙假装男友,还直接说人家长的难看的?

  刘勋彻底无语了,知道手榴弹扔出去不响是什么感觉吗?刘勋现在正在享受着这种苦笑不得,想生气又无从发泄的纠结感,毕竟陈梦溪说的是实话,自己长的的确不帅。

  “不是,既然我长的难看,那你还找我假装你男友?是你眼光有毛病啊?还是审美观有问题?”喝了大口矿泉水,刘勋终于将心中的憋屈感压下,反问道。

  仿佛知道自己方才的言语有些伤人自尊,陈梦溪对着刘勋歉意的笑,急忙解释道:“人家不是说你长得难看,只是说你长得”说到这里,陈梦溪突然哑火,神色无比焦急,但却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不好看是吧?”就在陈梦溪快崩溃的时候,刘勋为她补齐了那句话,陈梦溪闻言顿时欣喜的点了点头,但当她看到刘勋额头黑线的时候,顿时又摇了摇头。

  看到刘勋满脸怨气的坐在那里,陈梦溪顿时神色纠结了起来,眸中泛起水雾,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望着刘勋。

  “好了,收起你的金豆豆吧,有事赶紧说事。”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刘勋认为这句话说的点都不错,眼前这女人动不动的就哭,实在令刘勋有点招架不住。

  当听到刘勋这句话,陈梦溪顿时阴天变晴天,俯到刘勋身前轻声说道:“我爸已经给我定亲了,这次让我回去便是去见那个男人,但是大叔你想啊,人家才19岁,而且这社会主义,阳光普照的大好社会之下,竟然还有这等逼婚的事件,大叔你作为个三好男人,难道没有感觉到愤怒吗?”

  刘勋闻言摇头笑,但就在他准备抬头的刹那,目光却再次定格在那深深的||乳|沟上,由于陈梦溪俯着身,所以那深深的||乳|沟,刘勋正好可以览无遗。

  陈梦溪见状,顿时脸颊红,赶紧缩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望向刘勋的眼神中还夹杂着丝幽怨。

  刘勋轻咳了声,以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故装正色,转移话题道:“不对啊,这怎么能算是逼婚呢?这只是典型的相亲嘛?去见见吧,说不定你会喜欢那个男人,而且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爸应该也不会硬逼你的。”

  “我不管,反正你已经看了我的身子,如果你不答应,我保证明天网上的头条便是民工大叔猥琐纯真少女。”陈梦溪单手捂着胸前,态度极其强硬的说道。

  刘勋闻言顿时又阵无语,立即反驳道:“我说小姐,咱能不颠倒黑白吗?谁看你身子了?谁猥琐你了?我也就只看到那么块粉色抹胸抹胸”说到这里,刘勋暗骂声不妙,自己竟然被这小丫头给绕进去了。

  其实就连刘勋自己也不知道,在没跟陈梦溪接触之前,他直沉浸在悲伤之中,但跟她接触之后,刘勋心中的那丝悲痛,竟然暂时被淡忘了。

  陈梦溪听到刘勋的话语,特别是那句粉色的抹胸,脸颊再次升起抹红晕,但手头上依然对着刘勋做出了个胜利的“”字手型。

  “算了,我答应你便是了。”刘勋实在有些心力憔悴了,不就是当个假男友吗?反正又死不了,而且对方还是个大美女,自己何乐而不为?现在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不行。”就在刘勋准备闭眼休息会的时候,陈梦溪的声音却再次传来,极其无奈睁开双眼,刘勋苦笑道:“我说小姐,我这都已经答应您了,您还有什么事啊?”

  陈梦溪神色无比庄重的望着刘勋,竟然从笔记本下方抽出了两张白纸,正色说道:“签合同。”

  “”刘勋无语了,麻木了,凌乱了,自己这帮忙咋还帮出个合同来了?就在他为此不解而思索的时候,陈梦溪拿出钢笔说道:“我怕到时候你再赖着我,那我这辈子可就毁了。”

  “”刘勋又是阵无言,只能麻木的拿起身边的矿泉水准备喝水,但这喝不要紧,却发现里面水已经没了。

  陈梦溪将自己身前的橙汁递到刘勋身前,而后便趴在笔记本上不知道在忙什么,刘勋此时还被陈梦溪整的神志不清,接过橙汁便喝了起来。

  待到刘勋的神智恢复的差不多了,陈梦溪突然将份合同推到刘勋身前,刘勋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琢磨这合同是怎么打出来的了,因为合同上的字体,已经使得他哭笑不得。

  合同如下:

  聘请男友合同书。

  1。第,甲方保证乙方每日的餐饮以及住宿,必要情况下两人可以同住,但乙方不可以触碰甲方身体,更不可以与甲方发生丝的逾越关系。除非做戏的必要时刻!

  2。第二,甲方在保证乙方每日的餐饮以及住宿情况下,还要每日给予乙方三百元的劳务费,每日结,不得亏欠。

  3。第三,乙方必须完全按照甲方的规定行事,不得有怨言,总之甲方说就是,说二就是二,让乙方往西走,乙方不得往东走;让乙方往东走,乙方不得往西走。

  4。第四,待到合同完毕之日,甲乙双方不得再有任何联系,形同于陌生人,甲乙双方如有方违反,必受法律追究,剥除政治权利终身。尚未齐全,日后再补。

  合同书的甲方署名上,写着陈梦溪三个大字,并且名字上还印上了指纹,就在刘勋刚看完的刹那,陈梦溪也是把钢笔以及红泥推到了刘勋面前。

  “有异议吗?没异议就赶紧签了吧。”麻木的望了眼陈梦溪,刘勋呆滞的摇了摇头,陈梦溪见状,顿时自豪的笑,欣喜道:“大叔,你放心好了,如果你令我满意的话,我还会给你涨钱的,肯定比你当民工赚的多。”

  “”刘勋彻底被陈梦溪雷到了,先不说这合同漏洞百出,单说自己竟然会被认作名民工!仅仅这点,便令刘勋对陈梦溪的智商,佩服到了麻木。

  “来,这是我老爸以及那个男人的详细资料。”将笔记本转到刘勋脸前,陈梦溪继续说道:“在这里我先自我介绍下,陈梦溪,年龄19,在合同中扮演你的女友。”

  刘勋点了点头,将陈父以及名俊朗男子的资料记入脑中,然后便在那漏洞百出的合同上签上了字,最后在自己名字上印上了指纹。

  “陈小姐是吧?我叫刘勋,今年22,职业的话”说到这里,刘勋顿了顿,毕竟现在自己还真没什么职业,犹豫了片刻,便紧接着说道:“就民工吧!”

  当刘勋的话语落下,陈梦溪顿时睁大了眼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