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视,额头不禁滑下三条黑线。“拜托,幼幼台你也能看得哇哇叫?”

  当然啊,她就是故意哇哇叫引起他的注意啊!

  “你看,那个小孩好可爱。”安多丽副深受吸引相当喜爱的模样。

  “还好吧?”佟佑灿看了眼评论道。

  “什么还好,明明就很可爱。”她皱眉看向他,心里紧张了起来。“你不喜欢小孩?”

  昨晚和厉婕语霏分手后,她就烦恼担心极了,买了验孕棒也没有勇气验,整个晚上被满头问号砸得睡不着,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佟佑灿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她能不能当个好妈妈

  最重要的是,他们虽然已经认识快九个月,但实际成为男女朋友,也才不到半年,即使现在感情融洽稳定,她也完全不清楚他有没有近期就结婚生小孩的打算!

  所以她想半天,才决定用这方式打探他想法,可没想到可爱的小孩子竟引不起他的兴趣。

  原本摆荡不安的心情倏地荡了下来,脑子里开始想着若是真的怀孕,而他不赞成那该怎么办

  “我没有不喜欢小孩啊,只是我觉得电视里那个并没有可爱到足以让你哇哇叫。”瞧她嘟起嘴,他失笑的把她搂得更紧,凑近她耳畔暧昧地说:“我想,如果是我们俩制造出来的宝宝,定会比电视里那个更可爱十倍。”

  “我们俩的宝宝?!”低落的心情又陡地升起,她连忙挺直身体,眨巴着大眼,向他确认。

  “是啊,很奇怪吗?以后我们当然会有宝宝啊!”他宠溺的拍拍她脸颊。“到时候,我们把三楼间房改成小孩房,院子里可以装秋千溜滑梯,夏天的时候,我还可以教他游泳。”

  听着他勾勒未来的蓝图,安多丽也随他陷入美好幻想之中,嘴角扬起幸福的微笑。

  “这么说,你喜欢小孩喽?”她揪住他手臂,眸子熠熠发亮的瞅着他。“你希望和我生宝宝?你要娶我?是真的吗?”

  “对对对对对”她迭声问,他也迭声答。

  他不是随意敷衍,而是认真想过。和多丽在起生活自然踏实而不失幸福甜蜜,他努力创作负责赚钱,她则将家里打点得舒适温馨,两人再共享切的成果,这不就是他所向往的吗?

  他向往个有多丽的家庭,他相信如果对象是她,长相厮守白头偕老就不会是遥不可及的奢想。

  “那你想现在就生宝宝吗?”安多丽开心极了,可爱的歪着头问他。

  佟佑灿黑眸含笑的睨看她。

  这是邀请吗?邀请他加把劲做人?

  他突然意有所指的挑挑眉。“你是说真的生宝宝,还是在暗示我”为免之前的炒饭事件再度发生,他这次学乖了,记得事先确认。

  “谁在暗示你啊!我是说真的啦!”意识到他指的是那回事,她小脸红,羞赧的推了他把。

  他顺势拉着她起倒下,让她倒在他身上。“就算是真的,也要先有制造过程啊!”

  “别闹了,我要去洗手间。”她撑着他起身,咚咚咚的跑开,冲进卧室拿昨晚买的验孕棒,再冲去浴室。

  五分钟后,安多丽压抑笑容,神秘兮兮的走近佟佑灿。

  “背后藏什么?”见她把手背在身后,嘴角不住上扬,佟佑灿好笑又好奇的仰望她。

  “给你看。”她霍地把验孕棒拿到他眼前。

  焦距没调好,他握住她的手拉开距离,这才看清楚。“这什么?”

  “验孕棒。”她宣布答案。“我刚去洗手间验的。”

  佟佑灿诧异的弹坐起身,把她手中的验孕棒抢过来,瞧得更仔细,可是棒子转了几回,他还是瞧不出所以然。

  “那这里有两条线是什么意思?”他急着问,发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得好剧烈,他刚刚才在想像个家庭的样子,现在就要梦想成真了吗?

  安多丽抿着笑,继续把说明书交给他。

  佟佑灿迅速阅读,确认两条线是怀孕,他惊喜的跳起来,大掌握住她的肩膀,表情狂喜,却时说不出话来。

  安多丽怯怯的瞅着他问:“你现在是吓傻了?还是太高兴了?”

  “当然是高兴啊!”他改捧住她的脸,极度的宠爱让他忍不住把她的脸颊当面团揉搓。

  她这才完完全全的松了口气,虽然被他揉得表情滑稽,但整颗心已经被喜悦占得满满的了!

  “你早就知道了吗?”他啵了她下问道。

  “昨天开始怀疑,刚刚验了才知道的。”她笑咪咪地答。

  “哦~~所以你刚才是先探我口风啊?”聪明的佟佑灿立刻推敲出来。

  她俏皮的吐了吐舌,算是默认了。

  “变狡猾喽!”他亲昵的弹了下她的鼻头。

  “才没有呢,人家是担心你不想要”她低垂螓首,嘟着嘴说出忧虑。

  “傻瓜,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他把她搂进怀里,能够了解她不安的心情,以最直接的行动安抚她的心。“我爱你,而你肚子里有了我们两人的宝宝,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会不想要?”

  安多丽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和透过胸膛传进耳里的话语,感动得鼻间泛酸,藕臂环紧了他的腰际。

  她虽然很喜欢他,但坦白说,内心深处对这段感情不太有安全感,直到今天,颗心总算稳稳的落了地她好爱这个男人哦!

  “我知道你爱我,但并不认为你会想这么早就定下来。”她撒娇的瞅着他咕哝。

  “以后你别用那颗不是很聪明的脑袋自己胡思乱想,有事就来问我,知道吗?”大掌揉乱她细软的发丝,取笑调侃的背后是深浓的宠爱心情。

  “嗯。”她乖巧的点头。

  “这两天我陪你去妇产科再确认次。”他拉着她坐下,开始慎重叮咛。“你别做家事了,我们再另外请人回来”

  安多丽微笑温顺的听着,全部都依他,甘于做个幸福的小女人。

  第9章1

  怀孕第九周,安多丽成了贤能的女人——闲在家里什么都不能做的女人。

  打从个多月前,到医院确认了怀孕以后,本来就很疼多丽的佟佑灿更是竭尽所能的呵护她,坚持要她脱离好安心管家公司,同时也再请来位钟点帮佣,每周只有三天在下午时段工作,以保留他们甜蜜的两人世界。

  不过,在吃的方面,他们还是决定自己来,毕竟多丽的手艺太好,佟佑灿的嘴早就被养刁,已经吃不惯别人做的菜,多丽也才保有点事情可以做。

  最近,佟佑灿帮官虹制作专辑的工作已经进入紧锣密鼓的阶段,他几乎天天往唱片公司和录音室跑,相较于之前的悠闲惬意,显得忙碌许多。

  佟佑灿不在,本来已经无所事事的安多丽更是闲上加闲,只差没有到庭院抓蚊虫辨雌雄,所以决定外出逛街解闷。

  买了几件孕妇装,再到婴幼儿用品专卖店晃晃,安多丽转移阵地到百货公司的生鲜超市,打算挑选些食材带回家料理。

  想着佟佑灿爱吃什么的同时,她忽然想到之前参观过趟的录音室好像就在附近。

  “欸?我可以去探班嘛!”她拊掌,临时兴起,觉得这想法不错。“嗯,就这么决定。”

  嘻,佑灿看到她突然跑去探班,定会很惊喜的。

  对了!要去之前,她得先买些点心饮料,好慰劳其他的工作人员,替佑灿做公关。

  想到待会儿能看到他惊喜的表情,她的脚步不禁也轻盈了起来,心情好得连眼睛都会笑。

  提着大盒甜甜圈和饮料,安多丽抵达录音工作室所在的地址,搭电梯上楼后,发现大门没锁,工作室里也没有人,但桌上椅上都堆了不少东西,看似应该有人在,于是纳闷的步入。

  “哈罗,有人在吗?”她东张西望,试探的扬声,但仍无人回应,只好继续往里走,嘴里不断嘀咕:“奇怪了,外面没人还不锁门,都不怕遭小偷哦!”

  来到通往录音间的门,她终于透过门板上的透明玻璃看到了人,在推开门前,她下意识先搜寻佟佑灿的身影。

  “有了!”瞧见佟佑灿,她扬起笑容,可下秒,映入眼帘的情景却冻结了她嘴角的笑——

  佟佑灿主动去勾搭官虹的肩膀,神情温柔的说着话,不会儿,官虹竟枕向他的肩膀门外的安多丽将僵凝的笑容敛起,眉心渐渐聚拢。

  接着,佟佑灿又与官虹面对面,握住她两边臂膀,说了几句话后又摸摸她的头安多丽觉得心窝有刺痛感,像有针在扎,扎得她脸色苍白,不想再看下去,可双眼双脚却像被下了咒,怎么也移不开!

  当最后幕映入眼帘——官虹扑抱佟佑灿,手臂环紧他的颈项,美丽的脸庞埋进他的颈窝。

  安多丽彷佛被雷劈中,连最后丝血色也从颊畔褪去,心口已不是被针扎刺,而是被利刃割磨了!

  是她来错了吗?她兴冲冲的想给他个惊喜,买点心来慰劳他,却被兜头淋了盆冷水。

  生气又伤心,手里提的东西掉落,饮料洒了地,她浑然不觉,贝齿紧咬唇瓣,克制着愤怒的颤抖。

  他们的互动看起来好亲密,若说他们是对恋人,也不会有人不相信,难怪,八卦杂志会写出他们之间擦出火花的报导,因为根本不是空|岤来风,是真的有这样的状况

  而且,他们之间何只是火花啊,已经直接燃烧了吧?

  那她呢?沦为过期旧爱,得到和李琪样的下场吗?

  不,他说要娶她,共组家庭的可是,就算他只想和她结婚,又代表得了什么?

  如果说,他只是要个家庭,个单纯任他欺瞒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可却没有收心定性的自觉,还是继续拈花惹草,那她点也不稀罕嫁给他!

  呜她好笨,明明看过他的无情,却还是对他动情,把整个人整颗心都给了他,甚至还为他怀了孩子简直笨到无可救药了!

  最可笑的是,连厉婕好意提醒她当心,她还傻傻的为他说话,选择相信他,结果呢?

  她这样就叫做不见棺材不掉泪吧?结果事实摆在眼前,心受了伤,才来悔不当初。

  活该好心酸,晶莹泪珠扑簌簌的滚落双腮,像是从心底流出来的血,无法抑制。

  不想尴尬面对他们,更不想让他们看见她软弱的模样,她转身奔离这个令她感到窒息心痛的地方。

  随他们去怎么亲密吧!她不管了!

  她是新时代女性,提得起放得下,就算以后要当未婚妈妈,她也不想在爱情里委屈自己。

  “奇怪耶!是谁把东西丢在门口啊”出去买饮料的工作人员,捡起散落地的东西,碎碎念的走进录音间。

  “不是我!”“我没有。”“也不是我。”录音间里所有人都纷纷回答。

  “啊不然是看到鬼喔?”工作人员纳闷的嘀咕,把自己买的饮料分发出去后,转而翻看刚才捡到的袋子。

  “鬼丢的,你还敢翻哦!”另位工作人员戏谑的吓唬他。

  “呿!”工作人员哼了声,看从袋子里翻出的东西,随即让他惊呼。“是甜甜圈耶!这间的很好吃耶!”说完就直接啃下去,点都没有顾忌。

  “不知道谁掉的,你还吃!”旁的佟佑灿掌从他的头巴下去。

  看到这个甜甜圈,他就想到多丽,他记得他们之前起去买过,多丽最爱蜜糖波堤对了,待会儿他可以去买几个带回家给多丽。

  “掉在这里就是我们的啦!”大不了再去买来补上嘛!工作人员咬住甜甜圈,去翻另个袋子,又大惊小怪的嚷嚷:“这袋是衣服哩,女生的这是孕妇装吧?奇怪,到底是谁啊?”

  听到孕妇,佟佑灿心里打了个突,把夺过工作人员手中的衣服,仔细瞧了遍。

  多丽喜欢的甜甜圈,多丽将要穿的孕妇装第六感让他莫名联想到她。

  毕竟会来这里的都是音乐人,应该不会有孕妇,而且这时段是他们唱片公司租下了,不会有其他人来,所以有没有可能是多丽来探班呢?

  心中升起疑惑,他拿出手机打电话问多丽,可没想到她的手机不通,连家里电话也没人接。

  奇怪,她上哪儿去了?是因为在浴室或屋外忙,所以没听到?

  还是她真的来过?可又为什么不声不响就走了,还丢下这些东西呢?

  联络不到多丽,又被这些失物搞得很疑惑,佟佑灿开始胡思乱想,有点心浮气躁了起来。

  官虹察觉他神情有异,不禁好奇问道:“佑灿老师,难道你知道这些是谁掉的?”

  “不晓得。”佟佑灿不确定的耸了耸肩。“今天先录到这里吧,我有事先走,再电话联络。”

  交代完后,他匆匆离开录音间,在门口看见倒了满地的饮料,不知为什么,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压迫着他,催促他离去的脚步。

  佟佑灿回到家仍是找不到安多丽,本来安抚自己,她可能只是外出购物,但等到晚上快九点,她还是没回家,他愈等愈焦急,地板被他踱得快出现磨损,电话也被他打得快烧掉。

  “到底跑哪去了?电话也不接!”股焦躁的波涛在胸间不断翻涌,令他愠恼的低咆出声。

  她该不会神经大条到忘了自己有孕在身,所以才趴趴走吧?

  就算没有怀孕,要出门也得交代声啊!

  就算出门忘了交代好了,这么冷的天,时间又已经这么晚,也该知道要回来了吧?

  难道发生什么事吗?糟,她现在可是点差错都不能出呀!

  想到这里,他的心悬上了半天高,恼怒的神色变得惶恐,忧虑不安种种负面情绪在心中反覆煎熬着他。

  不行,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抄起外套和车钥匙,他决定去她以前和好友同住的地方看看。

  第9章2

  半个小时后,佟佑灿风尘仆仆的抵达目的地,并在警卫的通报下,顺利上楼,可却被厉婕挡在门外。

  “请问多丽有回来这里吗?”他急切的巴着铁门,从雕花缝中问着厉婕。

  “干么?你把人弄丢了,就来这里找啊?”替好友打抱不平的厉婕点也不跟他客气。

  “她到底有没有来这里?”只想确定安多丽行踪的佟佑灿,忽略了她不善的口气。

  厉婕注意到他脸上的焦急忧虑并不是假装的,看来是真的很担心多丽的安危,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迸出回答。“有啦!”

  听到肯定的答案,佟佑灿颗心才落了地,不过,又觉得不太对劲。

  既然多丽在这里,为什么不出来应门?为什么不打电话跟他说声?还有,厉婕又为什么对他如此不友善?

  “那她怎么不出来?”佟佑灿困惑地问,随即拉拉铁门,提出要求。“你开门让我进去好吗?”

  “不好。”厉婕双臂环胸,答得干脆。

  想都不用想就拒绝?佟佑灿错愕的怔愣住,未几,俊眉渐渐蹙起。“为什么?”

  “看看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她冷声应,把问题丢给他自己。

  她七点多结束通告回到家,赫然听见本来空着的多丽房里传来哭声,还以为屋里不干净咧,提起勇气察看,才发现是多丽回来了,可是却哭得好凄惨,问之下,才知道罪魁祸首就是佟佑灿。

  听到他背着多丽跟官虹搞暧昧,她实在火冒三丈,现在看到他,还能理智的跟他说话已经很不错了。

  “我哪有做什么?”他被问得莫名其妙,完全摸不着头绪。

  哼!还装傻!没有当场抓包就概不认是吧?来这套!

  厉婕目光喷火,怒瞪着他,厉声斥责:“我告诉你,不要以为多丽单纯就好欺负,想绑住她又想在外面拈花惹草,没有那么好的事!”就算佟佑灿是同个圈子里的人,但他对多丽用情不专,休想她会给他面子。

  拈花惹草没来由的指控令佟佑灿瞠目结舌。

  真是天大的冤枉啊!跟多丽交往后不,是从她来帮佣没多久后,他就修身养性,斩断桃花了。

  “我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拜托你叫多丽出来,有什么误会见面才能好好谈。”跟外人根本讲不清楚,他坚持要求见多丽。

  “你以为我为什么站在这边跟你讲那么久?”厉婕撇嘴睨他,看负心汉就是不顺眼,长得再帅条件再优都样。“就是因为多丽不想见到你啦!”

  “到底是什么事?”佟佑灿压抑着火气,低咆出声。

  他觉得自己快被搞疯了,中午出门时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出去工作个下午,情况就变成这样?

  到底发生什么问题,让多丽气得连家都不回,还不想看到他?

  “自己行为不检点还凶屁啊!”厉婕也不是被吓大的,反过来吼他。“你回去好好反省吧!”

  砰!大门关上。

  佟佑灿愕然的瞪着紧闭的门扉,未几,反应过来便继续按电铃,外加愤慨的呼喊。

  “多丽,快出来,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多丽,开门”

  分钟后,电梯门敞开,警卫出现。

  “先生,不好意思,你已经影响到住户安宁,我必须请你离开。”训练有素的警卫严肃而不失礼貌的提出警告,伸手指向电梯。

  佟佑灿不甘心的看看没有动静的大门,又看向警卫,愠恼的吐了口气,只好先行离去。

  没关系,虽然情况糟糕,但最起码他已经确认了多丽安全无虞。

  至于多丽为什么生他的气即使他现在被驱离,但在把事情搞清楚之前,他是不会放弃的。

  厉婕在大门口跟佟佑灿对话,安多丽则是在房间里以泪洗面。

  “好了,别哭了,这样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以后生出个爱哭鬼就糟了。”厉婕打对讲机到警卫室请警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