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狠吧?”他脸伤心受挫的表情。

  “我没有讨厌你啊!”她连忙否认,脑袋摇得有如博浪鼓。她才没有那么恶毒咧!因为讨厌他就害他下巴脱臼。

  “那就是喜欢我喽?”他眼睛登的亮。

  安多丽时语塞,红云迅速飞上双颊,嗔道:“谁说没讨厌就代表喜欢啊?”

  “唉!我真悲惨,难得真正喜欢个人,结果时情不自禁就被揍到下巴脱臼,片真心也被人不屑顾”他好可怜的说着,偷觑到她又内疚的微蹙起眉,突然觉得苦肉计可能有用。

  看他哀叹着诸事不顺的倒霉衰样,安多丽觉得有点同情又有点想笑,可她是始作俑者,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多么意气风发的个男人,现在却被她搞得这么挫败狼狈

  这半个多月以来,他想办法接近她,想话题跟她说话,其实她都知道,但还是故意冷漠以对,想要藉此看看他会不会打消念头,是不是只是时兴起。

  但仔细想想,哪有雇员跟雇主拿翘冷战的?要不是真的喜欢她,他何必要容忍她呢?

  他应该不只是贪图时新鲜,是真的有诚意吧?

  “欸,我没有不屑顾啦,我是怕”她咕哝地说。

  佟佑灿心里闪过希望之光。

  她是因为怕,所以犹豫,不是不要,也没有不屑顾,这就代表她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喽?

  “怕什么?你要给我机会,才知道我是不是认真啊!”他咧出口白牙,扬起牲畜无害的微笑诱哄着她。

  “可是你要是没几个月就又移情别恋,我不是亏大了吗?”她努着嘴,心在动摇。

  “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难道你觉得自己不值得被个男人深爱?”他继续鼓动如簧之舌说服她。

  “当然有信心当然值得啊。”她像个充满士气的小兵,挺起胸膛回答,不觉已中了激将法。

  呵呵,真是单纯得可爱唷!他目光灼热的凝看着她。

  要不是大庭广众,那嫣红的双腮,真是可爱得让他想啄口。

  “那就对喽!”他笑咪咪的轻拍她脸颊。“你要有信心,你是独无二的安多丽,你绝对值得让我深爱,让我不再想其他女人,眼里只看得到你。”

  啪啪啪啪掌声忽而从旁响起,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佟佑灿和安多丽不约而同的看去,额头都尴尬的滑下三条黑线——这位看起来很兴奋的欧巴桑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呃这位大婶”佟佑灿率先开口,不晓得该怎么指责路人甲竟偷听他们的对谈,也不知要怎么请她离开。

  “你说得很赞哪!”几个座位远的大婶偷偷的看了场爱情告白戏,不禁入戏的插上角。“小姐,你可以接受他啦!这年轻人长得『缘投』,也很有诚意,跟你很速配捏!”

  没想到刚刚的话都被外人给听了去,安多丽超不好意思的,微笑僵硬,脸颊热烫得几乎可以煎荷包蛋了。

  陌生人也来帮腔,佟佑灿从乍见时的错愕,转为感激。“对啊,大婶,你很有眼光哦!”

  “那当然。”大婶得意的昂首,被称赞更是用力的向安多丽鼓吹。“小姐,现在年轻人谁不是谈几次恋爱才结婚的,要交就要交这款的啦!”

  安多丽尴尬的点点头,本来是下意识回应大婶,却被佟佑灿逮到了机会——

  “厚,你答应喽!”看见她点头,他抓包地嚷嚷。

  “不是啦,我是”安多丽愕然解释。

  “我也有看到你点头捏。”大婶起哄,抢当证人兼红娘。

  “欧巴桑,已经轮到你了,怎么还在这里聊天啊?”诊间叫号没人应,护士小姐出来找人,总算把凑热闹的大婶给带走。

  “呵呵很热情的大婶齁”安多丽干笑。

  “别想转移话题,你刚刚答应喽,不能赖皮。”他拉回她的注意力。

  安多丽横看他,那眉开眼笑的模样让她心融,不忍泼他冷水。

  “嘿啦嘿啦!”她松口答应了。

  她喜欢他,该伤脑筋的是怎么好好维系感情,而不是还没开始就画地自限,徒留遗憾。现在既然决定开始了,就别再让乱七八糟的想法绑住才对。

  “哈哈太好了!”他紧紧搂住她的肩,如获至宝般欢喜。“走,我们中午在外头吃,庆祝正式交往。”

  早知道苦肉计有用,他就不用困扰那么久了。

  拭目以待吧,他会用时间证明给她看,决定和他交往是正确的抉择!

  第7章1

  因为同住在个屋檐下,先前也相处了将近五个月,佟佑灿和安多丽确定交往之后的生活与交往前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互动上更为亲昵甜蜜,感情迅速加温。

  不同于般情侣刚开始恋爱时的神秘感,他们之间走的是温馨路线,像亲人般互相照顾关心,平凡却也幸福。

  只不过,多丽本来是以帮佣身分来到佟佑灿家,现在两人成了情侣,佟佑灿实在舍不得再让她劳累,好几次提议要另外找人,可却都被多丽拒绝,说她热爱做家事,受不了成天无所事事当米虫。

  安多丽原以为佟佑灿是个很需要私人空间和自由的人,但没想到他谈起恋爱来,居然像口香糖样黏。

  她在庭院里打扫,他就跟着坐在草坪上的休闲椅晒太阳;她若在厨房里准备餐点,他就拿着报纸杂志在旁翻阅总之,他说无时无刻都想看见她。

  所以后来变成他抢着帮忙,好提早完成整理打扫的工作,让两人有更多的相处时间。

  其实,这样的情况,不只多丽觉得意外,连佟佑灿本身也料想不到。

  以往他看待女伴总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不爱黏腻的关系和过多的牵扯,但是对于多丽,他反倒希望自己有小叮当的百宝袋,可以把她收藏在口袋里,随身携带。

  就因如此,他连外出工作都希望多丽随行,点也不避嫌,反而是多丽觉得有些尴尬。

  摄影棚外的化妆室里,聚集了歌唱比赛节目的工作人员参赛者评审,人声鼎沸热闹滚滚。

  安多丽陪着佟佑灿坐在化妆镜前,让化妆师帮他打点门面,可发现愈来愈多双好奇窥探的眼睛在注意着她,让她开始觉得不自在。

  “欸,你上妆就上妆,不要直牵着我的手啦。”她发现都是佟佑灿直牵着她的手才害她成为焦点的,立刻窘赧的想抽手。

  “有什么关系,上妆的是脸,我的手很闲。”佟佑灿赖皮的握得更紧。

  她的手并不细嫩,但却有种温暖的感觉,让他连握着她的手都觉得很满足踏实。

  “可是有人在看捏!”安多丽羞窘得脸都红了。

  “看就给他们看。”他点都不介意。

  “那个佑灿老师,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化妆师已经好奇很久了,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对啊,很可爱吧?”佟佑灿更是把她的手拉到怀中,骄傲的献宝。

  “可爱可爱。”没看过佟佑灿这个样,化妆师莞尔附和。

  安多丽拐了佟佑灿下。他这样有点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耶!害她超级难为情,感觉股热气直往脸上冲。

  “你女朋友?真的假的?”同样担任评审的资深歌手从旁座靠过来插花,大表讶异。“齁~~你居然向未成年少女下手”

  “呿,什么未成年少女?我又不是采花滛魔!”佟佑灿笑啐。

  想当初,他也是误把安多丽当成童工,差点向管家公司退货,幸好留下了她,否则就没有现在这光景了。

  “我只是娃娃脸,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安多丽腼腆的笑着解释。

  般来说,女人的年龄是秘密,可她却因为看起来太幼齿而必须说出年纪。

  “二十六岁了?真看不出来耶!你怎么保养的?”资深歌手绕到安多丽身旁,好奇的攀谈。

  “就多多活动,保持心情开朗——”安多丽还很认真的回答了起来,却被佟佑灿没好气的打断。

  “你天生就长得这么苍老,甭保养了。”佟佑灿揶揄好友,还转而对安多丽殷切叮咛:“多丽,这家伙你应该在电视上看过吧?他是危险人物,记住要离他远点哦!”

  “我是危险人物?”佟佑灿的形容让资深歌手瞠目结舌。

  有没有搞错?龟笑鳖无尾嘛!他虽然是把妹达人,但佟佑灿才是那个什么也不用做就会吸引桃花靠近的厉害角色啊!

  本来他想反唇相稽跟他抬杠,不过,从佟佑灿表现出来的强烈占有欲,让他意识到安多丽可能不同于佟佑灿以往的其他女伴,因此基于朋友道义打消了念头,替他维持好形象。

  “危险人物是因为有暴力倾向吗?还是有犯罪前科啊?”对这形容感到不解,安多丽好小声的附在佟佑灿耳边问道。

  佟佑灿愣,反应过来忽然大笑。“哈哈哈”

  安多丽脸茫然,不知他在笑什么。

  “我说他是危险人物,意思是要你别被他诱拐勾引了。”佟佑灿没有刻意压低音量,不怕被好友听见,当然也惹来了资深歌手的白眼。

  “哦~~”安多丽了然的点点头,没多想的回答:“不会啦,我又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

  “啧啧,这才乖。”佟佑灿超满意这回答,扬起笑容,疼宠的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

  “厚,众目睽睽还恶心巴拉,受不了!”受到刺激的资深歌手搓搓手臂,拂掉身鸡皮疙瘩。

  “就是要众目睽睽,这样大家才知道我已经有个可爱的女朋友了。”佟佑灿牵着安多丽的手晃着。

  “呵呵,我认识佑灿快十年了,还没有看过他这么高调的公开女朋友哩!”资深歌手向安多丽眨了眨眼。“他定非常喜欢你。”

  安多丽抿着甜甜笑容看向佟佑灿。资深歌手这么说的意思,是指佟佑灿对她是特别的喽?

  “你现在知道了吧?连我朋友都看得出来。”佟佑灿附和。

  “知道啦!”她嗔应。

  虽然被亏了,觉得有点羞窘又难为情,但此刻充满安多丽心里的是更多的欢欣感动。

  佟佑灿是公众人物,却不避讳公开两人的关系,除了这次录影,他还带她认识其他的朋友参观他的工作,要她参与他的切

  他定是知道她没有安全感,所以刻意想法子弭平她的不安,这无疑也代表了他对她认真的态度啊。

  交往这个多月以来,她每天都觉得很开心,幸福得连假都不想休了呢,只想跟他腻在起,就算是安静的处在同个空间,也会觉得满足心安。

  他让她尝到了恋爱的滋味,令她的喜欢渐渐掺入了爱的成分,对他愈来愈在乎

  她想,她应该对佟佑灿更有信心才对!只要两人有心,这样甜蜜幸福的日子定会继续下去的!

  吃饱饱睡好好,每天心情愉快,沉浸在甜蜜气氛中,佟佑灿又灵感泉涌,随便哼哼就搞出首首新曲。

  有时候想要弹琴写歌时,他会把多丽揪进乐器房里,要她乖乖坐着欣赏,虽然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度咕”,但光是看见她酣甜的睡颜,那种因喜爱而疼宠的甜蜜感受便在心口蔓延,满足幸福的感动也在心弦上跳跃出个个音符,自动谱成了旋律,产生节奏,变成首首新的歌曲。

  真不错,恋爱还能提升创作效率,他将此归功于多丽,是她让他的心灵丰富到满溢了。

  他现在是走到哪儿,看到什么,都会想起她,分明是中了种叫多丽的毒想到这,坐在驾驶座上的佟佑灿不禁摇摇头,哂然失笑。

  他刚刚从唱片公司离开,这趟去,除了开会,也顺便把最近的作品交出。

  原本谈定要为官虹制作单曲,现在却在冯老大的请托下,更改为全张专辑的制作。

  虽然接下这工作会比平时稍微忙点,但和多丽的感情已愈渐稳固,所以正事还是不能荒废的。毕竟,为了两人的未来,身为男人的他要更努力赚钱才行。

  路口的交通号志亮了红灯,佟佑灿踩下煞车,目光不期然瞥见路旁家花店,心中闪过念,便停靠路旁购买,再重新驶上归途。

  到家后,佟佑灿直奔厨房,从安多丽背后偷袭,环住她的腰。“我在门口就闻到香味了。”

  “厚,吓我跳。”安多丽嗔怒道。

  虽然已经习惯了他亲亲抱抱的举动,但无声无息冒出来可是会吓坏人的。

  “喏,这个送你,让你收惊。”他把方才路上买的朵玫瑰花送到她面前,等待着她惊喜开心的欢呼表情。

  “这是你第次送我花耶!”接过包装精美的单支玫瑰,漾着甜蜜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可笑容才维持三秒钟,她的表情就转为失望。“可是你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她转过身,嘟起的小嘴几乎可以挂上三斤猪肉,质疑的横看他。

  “小气?”佟佑灿讶然重复,眼角抽搐。

  送花给她,还被嫌小气?

  “对啊,第次送花给我,却只送朵,还不小气?”她不平的努嘴。“我以前看过人家收花都嘛是束束的收,哪里只有朵的?”

  “欸,你实在有够没情调!”他宠溺的戳了下她的额头。“你不知道玫瑰花的花语吗?朵的意思是『你是唯』耶!又不是送多就比较有诚意!”

  呃她误会他了哦?安多丽愣了愣。

  “所以你是要告诉我,我是你唯的真爱吗?”她瞅着他,笑意重新染上眉眼。

  他睨看她那惹人喜爱的俏甜韵致,想笑又不得不忍着,表情像便秘。

  “嗯。”佟佑灿没好气地应,佯装愠恼。

  如果依他从前的论调,现在认定她是真爱的话,那不就代表他们会长长久久的直在起喽?安多丽加深了笑容,眸底盛满柔情。

  “谢谢,我很喜欢。”她难得主动的靠近他,踮脚在他脸颊啄吻了下,然后像做了什么大胆的事似的,羞赧的低下头,盯着花,不好意思看他。

  佟佑灿怔,喜悦的泡泡却从心底冒了出来。

  相较于成|人世界里火辣辣的情欲体验,多丽这种小家子气的亲吻,根本连调情诱惑都称不上,却反而令他格外欣喜,连心都暖了起来。

  “这还差不多。”他故意跩跩地讲,俊薄嘴角却泄漏了笑意。

  “你你去洗手换衣服,等等就可以吃饭了。”被他盯着瞧,她浑身不对劲,不禁找藉口支开他。

  佟佑灿忽然搭上她肩膀。“我们这样很像夫妻厚?”妻子做好菜等丈夫工作返家,温柔叮咛的口气,让人感到平实的幸福。

  “少来了,谁说过要嫁你啊!”脸蛋骤然红,安多丽娇羞的推着他离开厨房。

  把她逗得脸红耳热,佟佑灿心情大好,笑着上楼。

  如果他未来的妻子是可爱又贤慧的多丽,可以夜夜共枕,天天醒来就看见她,任何事起分享承担,这肯定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只不过他到现在还没有真正把多丽变成他的人耶!

  这种速度好像太逊了些,他得加把劲才行。

  几天后的某个下午,百无聊赖,佟佑灿悄悄盯着多丽许久,她的举手投足颦笑无不吸引着他,压抑在心底的欲望也跟着蠢蠢欲动。

  他想占有她,想让彼此成为最亲密的人!

  “多丽,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他突然开口,旋即又犹豫的斟酌用词,以免太露骨会吓到了她。

  正在擦拭柜子茶几的安多丽,看他欲言又止,不禁停下动作,纳闷地问:“才能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炒饭?”他意有所指地说。

  “炒饭?”安多丽愣。这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干么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对,我很想跟你炒饭,已经想很久了”这么大剌剌的说出需求,佟佑灿不好意思的俊脸泛红。

  她笑看着他。“想就说啊,我会配合你的。”

  “真的”佟佑灿眼睛亮,全身细胞都苏醒活跃了起来。

  “当然啊,我这就去准备下。”瞧他这么兴奋的模样,安多丽莞尔的立即动作。

  佟佑灿受宠若惊的呆了呆。

  准备?!

  哇!真是太棒了!没想到多丽这么热情大方啊!

  她定是去洗澡了吧?其实不用的,她很爱干净,每次工作完流过汗就会去冲凉,身上总是保持着甜净的气息,不需要特地再去洗次的啦!

  既然她都去准备了,他也要赶紧去准备才对。

  事不宜迟,免得灭火,他立刻用准备参加奥运为国争光的速度,火速的朝二楼卧室冲去!

  第7章2

  十分钟后——

  佟佑灿洗头洗澡洗脸刷牙,全身上下香喷喷,裸露平时锻炼有成的胸肌腹肌小鸡鸡哦不,他下半身系着条浴巾遮住了。

  他怀着期待雀跃的心情,踩着如步云端的轻快步伐下楼,走向佳人位于楼的卧房。

  “我来了”他开了门,以为会看到多丽性感妩媚的卧在床上等候,没想到希望却落了空。

  人咧?还在洗吗?

  他退出她房间,走向楼的浴室,里头不但没人,还干干净净。

  奇怪!他纳闷的蹙眉搔头。

  “多丽你在哪里?”他疑惑的拉大嗓门扬声。

  “我在厨房呀!”安多丽立刻回应。

  厨房?!

  佟佑灿又愣住了。多丽该不会是有地点上的偏好吧?

  行,无所谓,他对她热情如火,哪里都行。

  微笑再度跃上嘴角,他朝厨房迈开脚步。

  “来吧,我准备好了。”安多丽笑咪咪的向他招手。

  噢!光是看她向他招手,邀请他,他下半身就有了反应,热血开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