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是怎么回到房间里,更不知道他头上的肿包是怎么来的!

  难道他喝醉闹事,被人打了?

  梳洗过后,他打算问问安多丽,可下了楼才发现整个客厅已被低气压笼罩,气氛是前所未有的诡异。

  她端着锅子到饭厅,以往见了他总是先扬起微笑,很有元气的打招呼,但今天却对他视而不见,还很有力的搁下锅子。

  安多丽不理他,没有笑容,还绷着脸,更奇怪的是,她光洁的额头上居然也有块红肿!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他们两人的额头都肿了?

  “那个多丽”他试图唤起她的注意。

  安多丽置若罔闻,迳自越过他,到厨房去端剩下的小菜,再折回饭厅。

  她那没有反应的表情,让他突然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变成了透明人,隐形在空气里?

  “多丽。”他再叫次,加上点肩动作,就不信她连知觉也有问题。

  她不着痕迹的闪过他的碰触。

  “我想你昨天喝醉,今天早午餐应该会起吃,而且宿醉可能会让你的胃口不太好,所以煮了稀饭,比较清淡。”安多丽站在旁像报告公事,语调平板无波,说完就要走开,不打算和他起用餐。

  “欸!”他眼明手快的拉住她手腕,纳闷地问:“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吃错药啦?”

  她第天来工作的时候,表现得也没有这么生疏,现在这是在跟他冷战吧?

  安多丽陡地皱起眉。

  天知道,像她这样直来直往的人,有气憋着不表现出来要费多少力?现在他动手拉住她,还说她吃错药,让她想不发作也难。

  “你才吃错药咧!臭酒鬼!”她甩开他的箍制,气愤的小脸像河豚样膨胀起来。

  臭酒鬼

  佟佑灿被她突然恰北北的模样和啐骂给吓得怔。难不成,他得罪她了?

  “我我昨天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他猜测地问。说不定,他们俩打了架,所以彼此额头都有肿包?

  不提还没那么气,这提,她心火倏地烧旺。

  “何止不对,简直是大错特错!”安多丽像喷火恐龙似的指责。

  他害得她整晚心律不整,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闭上眼睛想的都是他想吻她的那幕,鼻间彷佛闻得到他带着酒味的气息更诡异的是,她居然并不觉得讨厌!

  幸好理智在最后秒把持住,不然她肯定会神魂颠倒沦陷着迷,臣服在他的男性魅力里。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可恶的他做出可恶的行为,才会让她尝到了生平第次失眠的滋味!

  “错”佟佑灿诧异的瞠目,心里打了个突。

  瞧她这么气愤的样子天哪!他该不会酒后乱性,想要侵犯她吧?

  如果是的话那就惨了!这样他的形象会被扣分,对他想要向多丽示爱的行动很不利啊!

  “对不起,昨天我喝醉了,什么都记不起来,如果有冒犯你的话,我在这里跟你道歉。”他态度诚恳,语气真挚。看样子,他肯定得罪了她,不管原因为何,先道歉就没错了。

  “什么都记不起来,那还道什么歉?”听他记不起昨天的举动,她莫名的更加火大。

  他无奈地问:“那你就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啊?”连道歉也被轰,真是的!

  “你把人家扑倒在沙发上,还想还想”本来想吐为快,但讲到重点时还是觉得难以启齿,结巴了起来。

  佟佑灿的心因她的话而瞬间吊上了半空中。

  惨了,他没猜错,听起来,他好像真的兽性大发!都怪他禁欲多时,才会喝醉酒就行为失控。

  “我该不会想要对你用强的吧?”她的话让他不得不这么联想。

  “对。”她瞪他。可随即想想,好像也不至于称为强啦,不过答都答了,她正在气头上也懒得解释。

  他脸色刷白,唾弃自己竟趁醉意对心上人伸出魔爪!

  “那我们已经”他语带迟疑,但心里却矛盾的想着这样也好,反正他确认自己爱上了她,要是真发生了什么事,那也只是步骤颠倒。

  俏丽的粉嫩脸蛋顿时转为火红。

  “没有啦!幸亏我跑得快!”她没好气的别开头。

  “还好。”他松了口气,又觉得有点可惜。

  “好什么,我要郑重警告你哦。”安多丽摆出茶壶姿势,想要表现严肃,可娃娃脸却让她点威严都没有,看起来像在娇嗔。“我安多丽绝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对待感情,我是很认真的,不像你,还有什么真爱假爱的分别,所以我不可能陪你玩,你也别想打我的歪主意,下次,你要是再想吻我的话,小心我在饭菜里放泻药!”

  瞧她说得恶狠狠的,佟佑灿的视线不禁挪向桌上的清粥小菜,畏惧的咽了咽口水。

  欸等等,他好像误会了什么?

  “你刚刚说我想吻你?”他重新确定。

  “对啊,你想狡辩吗?”她昂高下巴,副敢否认就给你好看的口气。

  “不是。”他失笑。

  这次是真的大大的松了口气!强吻和强可是天差地别啊!不说清楚,吓死人!

  原来他是喝醉了想吻她喜欢个人,本来就自然会想对对方做出比较亲密的行为,尤其她身上的甜香很诱人,他喝醉了,自制力变差,根本抵挡不住心底对她的渴望!

  安多丽双眼瞪得宛如铜铃大。“你居然还笑”厚,想偷亲她,还好意思笑出来?

  哼!她看错他了!原先对他的感觉还不错,甚至差点喜欢他,哪知道他这么可恶!

  所以说,她压抑自己的心情是对的,早就知道不能把心丢在他身上。

  “不是啦,我是想歪了,以为犯了更严重的错误。”见她气鼓鼓的,他连忙敛起笑,可是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

  “想强吻我还不严重?”她横瞪他。

  她可是很保守的,接吻得在你情我愿的状况下,跟喜欢的人才行,哪是他随随便便说亲就亲的。

  “多丽~~”他突然放柔了嗓音,连目光都变得柔情似水。

  安多丽蓦地感到阵加冷笋,全身进入警戒。没事变得那么温柔,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

  “干么?”她没好气地应。

  “我想吻你是因为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他想要伸手握住她柔荑,却被她给闪开。

  “才怪!你想吻我是因为你喝醉了,你今天起来根本忘了你做过什么!”她不领情的吐槽。

  “没错,我是喝醉了,但我喜欢上你是事实,你接受我吧!我们可以慢慢培养感情,好不好?”他涎着笑脸,坦白心情。

  她瞪着他,瞬也不瞬。

  她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高兴该生气,还是该难过。

  被自己欣赏的人所喜欢,是值得高兴的;但意识到他把她和那些短暂关系的女人们归为类,她又感到生气;而令她难过的是,他的告白将使两人之间产生变化,搞不好,连主雇关系都可能提早结束

  所以,与其最后搅得团乱,不如不要开始,维持现状才是最保险的。

  “你别再乱开这种玩笑了,我虽然是受雇于你,但我卖的是家事服务和时间,可不包含爱情。”安多丽严正表明立场。

  “我不是开玩笑。”他不明白她怎么会这么想。这是他第次怀着忐忑心情告白,没想到却被当成玩笑话。

  “对啦,你是认真的。”她附和他的话,却随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补充了句:“只不过有时效性。”

  佟佑灿怔愕,想再为自己辩解,可嘴巴才张开,就被她抢白——

  “别再说了,这件事,我会当作没有发生过,你也别再提了。”安多丽制止他。

  “但我是真的想要跟你”他不想放弃,可她又打断他的话。

  “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回公司申请别人来顶替我的工作。”

  咻!射中致命伤。

  他嘴巴立刻闭紧,不敢再吭半声。

  第5章1

  是谁说要当作没发生过的?

  骗人!

  安多丽明明直耿耿于怀,所以这大半个月才会不太搭理他,除了应做的事以外,不跟他说多余的话,两人的相处可说是相敬如“冰”。

  原本轻松愉快的生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诡异的气氛,搞得他浑身不对劲,每天都暗暗的注意着安多丽。

  不过,他现在才发现房子大也是困扰,除非找理由找藉口,否则想见面居然还挺困难的。

  老是想着安多丽现在在做啥?佟佑灿即使窝在乐器房里,也无法专心创作,索性走出房间到厨房倒饮料。

  看看正在处理食材的安多丽,行经她身后还故意放慢速度,想引起她的注意,哪知道他动作都已经慢得像中风老人,她还是无动于衷。

  该怎么化解目前的状况,回到之前的气氛呢?

  虽然他没有告白的经验,但他只是很诚恳的向她坦承心意,难道这么做也错了吗?为什么好像被她当成很污秽的事似的,连提都不能再提?甚至还拿辞职来威胁他?

  最奇怪的是,她对某些事明明神经很大条,怎么对他的告白这么敏感咧?

  倒完饮料,他叹气的摇了摇头。

  “几点可以吃饭?”真悲哀,还得找理由跟她说话。

  “六点半。”眼不眨头不回,个字也不多说。

  “那个冰箱的枸杞茶快没有了。”他继续找话题。

  “好,明天煮。”同样惜字如金,忙她自己的。

  看着她摆明写着“麦来乱”的冷漠背影,佟佑灿实在很气馁。

  好吧!最后再句——

  “明天晚餐不用准备。”他明天要去趟唱片公司,制作歌曲的事情已经准备进行,但他故意不说原因,等好奇宝宝来问。

  “知道了。”才不落入陷阱。

  “”哇哩咧,连问都不问?佟佑灿挫败得想不出其他话可说了。

  唉!没辙了,他郁卒的端着饮料,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确定他离开后,安多丽立即朝乐器房方向做了个大鬼脸。

  哼哼!才不理他呢!理多了,只会让两人之间愈来愈复杂,她直对他冷冰冰的话,他应该就不会再喜欢她了。

  虽然她不否认自己很欣赏他,也深受他的魅力所吸引,但他那为期短暂的喜欢,她点都不稀罕。

  她不能被绚烂时的火花给迷惑,她要的爱情,是长长久久绵延不绝的,而佟佑灿定做不到。

  因为他的爱情论调,她不敢苟同,而且她点也没有自信,平凡的自己会是他的真爱人选。

  反正,明知不会有好结局,两个人还是不要走得太近就对了!

  霍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神游的思绪,赶紧擦擦手,快步跑向客厅接电话——

  “佟公馆你好。”她说话的同时,忽略了话筒里传来个细微的声响。

  “多丽吗?”彼端询问。

  “是的,你是梅太太?”认出是和善的邻居太太,她的口气更加亲切。“有什么事吗?”

  “我要提醒你别忘了我们这周六的约定哦!”梅太太毫不掩饰对安多丽的喜欢,对于两人的约定超积极的。

  虽然每天都得倒垃圾,但垃圾车会来两遍,她不定能跟安多丽碰上,所以还是电话再次提醒比较保险。

  “不会忘记啦!星期六晚上六点半在超好吃餐厅嘛!”安多丽莞尔,念出约定内容。

  梅太太是个年近六十的妇人,和蔼开朗,和安多丽非常投缘,经常向她请教蛋糕点心的做法,前阵子突然说有间餐厅超好吃,要相约起去品尝美食,她便爽快答应了。

  不过,看来梅太太相当期待这个约定,都已经向她确认过好几次了,她想忘也忘不了啊!

  “对对对,你记得就好,要打扮打扮哦,那我们到时候见!”梅太太安心的结束通话。

  安多丽噙着微笑挂上电话。

  对向来不记隔夜仇的她而言,要对佟佑灿冷冷淡淡不容易,终于熬到可以周休放假,她也很期待。因为她得好好放松心情,养精蓄锐,回来才能继续和佟佑灿保持距离。

  啧,不想他了!她该想的是怎么度过她难得的假日才对!

  同时间的乐器房里,佟佑灿在安多丽与梅太太结束通话后,才悄悄的挂上分机电话。

  他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只不过凑巧和安多丽同时接起电话,而她先步开口说话,所以他也就没再出声。

  他本来以为是自己的电话,等着安多丽出声叫他,没想到对方找的人居然是她,而且来电者是邻居梅太太,这令他升起了浓浓的好奇,握着话筒的手直舍不得放下。

  话说回来,梅太太怎么会突然约她?还要打扮打扮?如果只是两个女人见面吃饭,干么要特别叮咛她打扮?

  怪怪的

  “厚,该不会是想挖角吧?”他忍不住低呼出声。

  好啊!狡猾的老太婆,竟敢到他地盘上打歪主意

  这可不行,多丽将来是要当这间屋子的女主人的,谁也别想把她拐走!

  他要把多丽留在身边,永远。

  佟佑灿到唱片公司开会,前阵子创作的歌曲有三首分别给了两位歌手做为主打,这次会议便是与相关的高层主管和歌手讨论制作的事宜,也很有效率的有了决议。

  目前优先要进行的,是公司力捧的实力派歌手官虹的录唱,她已经出过两张专辑,歌声舞蹈都好脸蛋身材也佳,表现亮眼,后势看涨,所以佟佑灿欣然同意担任单曲制作。

  开完会,佟佑灿应好友冯日升之邀到他办公室话家常。

  他的确需要跟人聊聊天说说话,在家里安多丽都不理他,搞得他活像自闭儿,再继续下去的话,他怀疑自己会真的闷出病。

  “前阵子不是生活如意吗?怎么今天看你无精打采的?”冯老大落坐单人座沙发,跷起二郎腿,点了根雪茄,调侃地问。

  佟佑灿大口喝咖啡,觉得自己真是中毒了,竟下意识又拿安多丽亲手所泡的咖啡来比较,连忙甩甩头。“唉!别提了!”

  “唷,叹气耶!认识你这么久,我还是第次听你叹气哩。”冯老大口吻讶异,哂然揶揄。

  在他眼里,佟佑灿是很有自信很有能力的人,似乎不会被任何事所困扰,所以不曾看过他如此受挫的反应,像是无奈又没辙,不知如何是好。

  佟佑灿挑眉睨看向他。“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

  “哪有,我只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挫败?快说来听听嘛!就算不能帮你解决问题,至少也能让你吐吐苦水发泄苦闷。”冯老大化身张老师,悠哉的吞云吐雾。

  佟佑灿看他副笑看世事的潇洒模样,实在羡慕又嫉妒。

  “冯老大”他挪近冯日升身边,降低了音量,像是要说什么秘密似的。“教我怎么追女人吧?”

  “咳咳”冯老大被烟呛到,诧异扬声。“什么?”

  “我说我最近有个喜欢的对象,但是直搞不定,觉得很头大,所以特别请教你这位『前辈』,怎么追女人?”佟佑灿索性古脑儿全说了。

  “我有没有听错?向来桃花朵朵开的佟佑灿,居然还向我请教怎么追女人”冯老大掏掏耳朵,佯装受惊。

  被耻笑,面子有些挂不住,窘赧的红潮在佟佑灿的颧骨上泛开。

  “你就别笑我了。”他没好气地应。“桃花是自己靠过来的,又不是我追来的,所以我才要请教你啊!”

  “这话听起来像在炫耀哩!”冯老大抽了口雪茄,缓缓的向他喷了口烟。

  佟佑灿无奈的摊摊手。“没办法,我说的是实话。”不是他自夸,是陈述实情好吗?

  “好啦!”相识多年,冯老大当然知道,刚刚只是故意要逗逗他。“把情况告诉我吧,让我以纵横情场五十年的经验来当你的军师。”

  佟佑灿瞠眼愣。

  “呃你不是才五十八岁吗?”他质疑他的“年资”。

  “你老大我八岁就开始在情场中闯荡不行吗?少婆妈了,快说。”冯老大挑起边眉毛,很跩的睨他。

  佟佑灿失笑,当他在“膨风”,不过,他也隐约觉得请教他是个错误的决定了。

  “是是是。”既然起了头,他还是把情况告诉他,两个人想办法总比个人钻牛角尖的好。“对象就是我家那个”

  冯日升听完他的描述,副认真思索慎重计谋的表情。

  “有了!对付这种纯情的女人很简单。”他灵机动的弹指。

  “很简单?”佟佑灿像九官鸟样重复。

  呿,冯老大根本不懂!他本来也以为不困难,可是谁知道才开口就被打了回票,哪里简单了?

  “对,就灌醉她扑倒她吃掉她,把她变成你的人,自然就会对你死心塌地了。”边说边带手势,冯老大热心献计。

  第5章2

  佟佑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半晌没有动静反应,只有冷风飕飕的在两人之间吹过。

  他轻声质疑:“你确定你这是在帮我,不是害我?”这是什么烂建议?亏他说得出口!

  “当然是在帮你啊!看上眼就要快狠准,这类型的女人向来是最受欢迎的结婚对象,动作要是太慢,就只有乾瞪眼的分了,听我的准没错。”冯老大掌拍上他的后背。

  佟佑灿被拍得差点得内伤,咳了咳。

  “我上次不过是想啵她,连嘴都还没碰到就冷战半个多月,要是照你说的做,我看恐怕要老死不相往来了吧?”他没好气地讲。

  “啧,你试试看就知道了嘛!”冯老大也没好气地应。

  问了人家又不采用意见,是在问心酸的哦?

  “试试?老大,你难道听不出来我对这女的特别不样吗?攸关我的终生幸福,还能用试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