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作品:蜜桃小女佣

  作者:陶乐思

  男主角:佟祐灿

  女主角:安多丽

  内容简介:

  眼前这个拖着小行李箱的哈比人,就是来代班的小女佣?!

  她是长得很可爱没错,眼睛又圆又亮,笑容也很甜美,

  整个人看起来就像颗粉嫩的水蜜桃,十分讨人喜欢!

  但她真的有能耐打理整栋别墅,担任全天候管家吗?

  更何况他可是很挑嘴的,假如她没办法搞定他的五脏庙,

  那就别怪他不给她面子,直接退货喽~~

  虽然代班的第天,佟祐灿就彻底看扁她对她撂狠话,

  但安多丽却发现,他根本是个嘴硬心软的善良好雇主!

  所以她决定使出浑身解数,尽心尽力的伺候他

  可是,他会不会太热情了?竟然开始对她亲亲又抱抱?!

  正文

  楔子

  春临大地,鸟语花香,午后时光格外惬意悠闲。

  气氛好心情好,佟佑灿拎着吉他到位于二楼的卧室阳台,边喝咖啡,享受和风的吹拂,边随兴的拨弦,等待灵感的降临。

  心中浮现旋律,他便尝试着哼唱出来,调整修改,再随笔记录在本子里。

  “啦啦啦啦”

  “呕!”

  佟佑灿顿,蹙眉纳闷似乎有听到什么声音,但再侧耳听,却又没再听见什么。

  大概是他听错了!

  调整好姿势,重新弹奏出个和弦,捕捉方才的记忆,再度哼唱:“啦啦啦啦”

  “呕呕!”

  又来了!佟佑灿动作和歌声都乍停。

  不对,他好像没有听错,真的有奇怪的声音!

  为了再次确认,他不禁再次试探——

  “啦啦”

  “呕呕呕!”

  “啦!”

  “呕呕呕呕”

  真是够了,又不是二部合唱!额际滑下三条黑线,他翻了个大白眼。

  到底是谁对他哼的歌有意见?

  搁下吉他,霍地起身,走到栏杆旁张望四周,打算揪出那个干扰他创作的可恶家伙。

  俯首往楼瞧去,发现竟是自家帮佣的欧巴桑在制造噪音。

  “阿桔嫂,你在干么?”他拉开嗓门问。

  死命撑墙干呕的阿桔嫂无暇回答,他索性转身回房,下楼到院子里关切。

  “你是不是生病了?”瞧她干呕得脸色发白,可见不是存心打扰他的。

  “不知道捏,可能吃坏肚子了吧,所以直反胃想吐,可是又吐不出什么东西。”阿桔嫂拭拭嘴角,张脸皱得像颗包子。

  “你有另外吃什么吗?”佟佑灿奇怪地问。

  阿桔嫂是他的全职帮佣,周到周五都住在这里,吃的东西大致与他相同,若是食物有问题,他应该也会受影响,除非她另外吃了什么。

  阿桔嫂摇摇头,自己也觉得纳闷。

  “没关系,我休息下应该就会好了。”她有气无力的,说完便要回屋里去。

  佟佑灿看她步履蹒跚的模样,心想如果有问题,休息也不是办法,还是得就医才行,否则真病倒了会更麻烦。

  “今天放你天假,快去看医生吧!”

  第1章1

  好安心管家公司。

  以欧巴桑居多的办公室里,今天因为项意外的喜讯而更加热闹非凡,大伙儿叽叽喳喳吵翻了天。

  “恭喜耶!你们夫妻想生孩子那么久了,总算给你们盼到了!”

  “我都已经到更年期,要当阿嬷了,你才要当妈哦?”

  “厚,你老公六十岁还是尾活龙哦!你都五十岁了居然还能让你怀孕”

  “这就是标准的老蚌生珠!”

  “哎唷,不要取笑人家啦!”

  几位没出勤的婆婆妈妈姐姐阿姨们,听闻阿桔嫂的喜讯,顿时阵喧哗,全都惊奇极了。

  两天前,阿桔嫂在雇主佟佑灿家身体不适,获假就医后,才诊断出她不是吃坏肚子,而是搞大肚子了!

  这对结婚多年仍膝下无子,却因年纪渐长而无奈放弃的阿桔嫂夫妇来说,无疑是上天送来的礼物,两人甚至欣喜若狂的抱在起痛哭流涕,马上相偕前往曾求子的寺庙去叩谢神恩。

  “高龄产妇要特别注意哦!你最好不要太操劳了。”公司里年纪最轻但因为拥有身好本领而担任小组长的安多丽好心提醒。

  “多丽,你跟医生说的样耶。”阿桔嫂点头如捣蒜。“所以我跟我老公讨论后,决定暂时不要工作。”

  “可是你现在待的那个地方,不是签了年的合约吗?还剩多久?”同事问。

  “才上班三个多月,也就是还有将近九个月的时间。”阿桔嫂说着,想到要放弃这个,不禁觉得可惜。“所以我刚刚请老板娘帮我找人代班,也跟雇主商量过,他们都可以体谅。”

  “是喔,有说找谁了吗?”有人好奇。

  大家都知道,当初这个就比较特殊,所以虽然有签年约的稳定优点,收入也很可观,但能接手的人有限。

  “不知道,老板娘说她会想办法。”阿桔嫂已经被怀孕的喜悦冲昏头,没有心思关心其他。

  就在大伙儿纷纷议论谁能出任之际,老板娘的办公室门敞开,传出叫唤声——

  “多丽,你进来下。”

  登登登登,答案已呼之欲出喽!

  “我吗?”听完老板娘要她代班的要求,安多丽不禁指着自己讶问。

  “是啊,那个雇主人还不错,只是对吃比较讲究。家事方面并没有规定天要完成多少,可以由我们自己分配时间。”老板娘微笑道出优点说服。“我想来想去就你最适合了,既没有家累,又拥有中西餐和烘焙证照,厨艺定可以符合雇主的要求。”

  他们的管家公司可以提供不少服务项目,举凡清洁打扫煮饭做菜庭园整理老人的看护陪伴小孩的照顾接送采买购物都包含在内。时间上也有区分,周里到数次,每次至少四小时的时段方式,或是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的全职方式,通常都是为期三个月半年或年。

  像阿桔嫂目前接的个案属于特例,由于雇主考虑到个人的作息,所以要求帮佣得居住在雇主的处所,每周固定休两天。

  公司里的员工几乎个个都是妈妈级,家里不是有小孩就是有公婆,有些老公也不同意老婆整周都不在,有些则是体力有限,几乎无人可胜任,所以唯有手艺佳脾气好做事俐落的安多丽是最佳人选。

  “那教课怎么办?”安多丽提出顾虑。

  因为她拥有多张证照,因此以员工个个有证照为理想的老板娘,对她特别重用,要她每周替婆婆妈妈们上两次烹饪课,以省去大家为了考证还要多项补习费的开销。

  “如果你方便的话,那就挑你休假的时间,改成周上次课。”跟上课相比,还是上门的生意重要。

  “那好吧!什么时候开始工作?”了解的确没人可接任这件,安多丽没有犹豫太久,爽快答应。

  “愈快愈好。”

  “你就是来替阿桔嫂代班的人?”佟佑灿脸错愕,瞪看眼前拖着小行李箱的哈比人,诧异的扬高语调。

  “是的,我叫安多丽,你好。”安多丽绽开最甜美的笑容,很有元气的行了个礼。

  厚厚,难怪她昨天拿到雇主姓名时,会觉得有点耳熟,原来这个雇主就是最近在电视歌唱比赛节目中经常曝光的知名音乐人啊!

  佟佑灿却有点不悦的微微皱眉。

  眼前的女孩长得是很可爱,蓬松柔软的鬈发绑成两束垂在耳边,头上系的红白格子头巾和身上穿的工作围裙是套的,跟阿桔嫂穿的制服相同,但由她穿来就格外的青春有活力。

  他仔细看了看她,笑意甜甜,脸蛋圆圆,眼睛也圆圆,搭上她白里透红的肤色,整个人就像颗粉嫩的水蜜桃,十分讨喜。

  然而,可爱归可爱,他要的是个帮他处理家事的帮佣,可不是要个吃不了苦头耐不了操劳的娃娃女孩。

  “不好意思,我不接受童工,请你回去叫你们公司重新派个人过来。”他双臂环胸,虽然噙着笑容,但说话的语气很严肃。

  对于管家公司随意派个小不点来代班的态度,他感觉很不好。虽然他很好说话,接受阿桔嫂因为怀孕而请辞,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被随便唬哢敷衍。

  童工这到底是褒还是贬?安多丽实在有点哭笑不得。

  “我不是童工,我已经快二十六岁了。”她还是噙着笑容,连忙否认。

  “你有二十六”佟佑灿难以置信的再次扬高声调,差点分岔破音。

  “当然啊。”她立刻从背包里拿出皮夹,以身分证澄清。“这假不了的。”

  他睁亮眼睛仔细看她的身分证,从出生年推算,还真的是二十六岁咧!

  目光不禁再次打量她——啧啧,不找她代言真是太可惜了!强调返老还童绝对很有说服力。

  “可是我这里独门独院,楼高三楼半,还有个小泳池,你这么娇小,怎么有办法个人打理?”他接受了事实,但还是质疑她的能力。“我看还是叫你公司换个比较强壮的大婶来好了。”

  “佟先生,你刚刚已经知道人不可貌相了,这次应该要试着相信我,给我机会表现啊!”安多丽做了个大力士的手势,副精气神十足的模样。

  拐着弯说他以貌取人,小看了她是吗?

  好,就算他相信她打扫整理的能力流,也不信她有办法把他的五脏庙完全搞定。

  他睨着她问:“你会做菜?”

  “会。”很肯定。

  “半个月内菜色不能重复。”故意挑剔。

  “好。”超有把握。

  “我有时候要吃西餐。”继续考验。

  “行。”迅速回答。

  “还要甜品点心。”刻意要求。

  “可以。”信心十足。

  “我吃的水果要雕花。”再度刁难。

  “没问题,哈哈哈”不小心太得意了,竟大笑出声,安多丽赶紧捂起嘴巴,只剩两颗圆滚滚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

  “”横看她,无言了。

  连水果雕花也会,他还能说什么?

  不过,瞧她这副发育不全的童工样,还真的看不出来是家事厨艺的全能好手咧!

  没关系,吹这种牛皮,是很快就会被戳破的,就给她几天时间看看吧,要是表现不佳就直接退货。

  “我开始期待了。”他嘴角扯,似笑非笑。

  “绝不会让你失望的。”她依旧笑容可掬,虽然明白他并没有完全相信她,但她很有把握会让他心服口服的。

  “跟我来吧,你的房间在这里”佟佑灿暂时接受,这才为她带路。“行李搁下后,我带你认识环境。”

  安多丽尾随在后,看见了未来九个月要住下的小天地。

  她的房间安排在楼,格局方正,摆设简单,单人床床边柜小衣橱和梳妆台,从窗户望出去就可以瞧见闪动着水蓝波光的泳池。虽然比起她在好友厉婕那儿的房间小了点,但也算是舒适整洁。

  其实她没有这种住在雇主家担任全天候管家的经验,心里也挺忐忑的,不过既然接下了任务,就只能硬着头皮全力以赴了。

  放好行李后,安多丽就开始跟着佟佑灿认识环境。

  独门独栋的别墅型住宅范围可不小,三楼半的室内坪数就有百多坪,楼有客厅厨房饭厅乐器房和她住的小客房,二楼是佟佑灿的卧室书房和间超讲究的卫浴设备,三楼则有两房卫浴

  “佟先生还有其他家人起住吗?”来到三楼,安多丽纳闷的提出疑问。

  她必须了解雇主家中人数,才好事先做准备。

  “我父母和哥哥姐姐都在国外,基本上我算个人住,但他们每两年都会回台湾趟,住我这儿,所以房间是预留给他们的。”佟佑灿姿态悠闲的倚着门框,懒懒解释着。

  安多丽了解的点了点头,退出房间再随他走上规划为健身房的顶楼。

  “地方不小,所以我不会限制天内要做多少,除了每天煮饭洗衣的家事以外,清洁打扫的部分,你自己安排时间,例如周打扫楼,周二二楼周四庭院这样要求应该不为过吧?”他边走,边说着。

  “当然,你的要求很合理。”她欣然笑应。

  阿桔嫂说的果然没错,相较于大多数吹毛求疵限制多多的雇主,他已经算是给予相当大的空间和自由了。

  “你确定真的能胜任吗?”他转过身,带点嘲讽的笑睨她。“现在自己打退堂鼓还来得及,让我退货可就不好看喽!”

  “确定。”她扬起小脸蛋,拍胸脯挂保证。“我不会打退堂鼓也不会让你退货的。”

  瞧她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好像小孩要做大人事似的,他不禁莞尔勾唇。

  “最后个地方,跟我来。”对于她的保证不置可否,他帅气的招招手,再次迈开步伐往楼下走,直达庭院。

  才走了会儿,安多丽便发现他的庭院只有草坪和石板地,围墙边加高的地方也只铺了韩国草,觉得若不好好利用就太可惜了。

  “佟先生,我可以在这里种东西吗?”她蹲在草地上,仰高脸蛋,期望的望着他,提出要求。

  佟佑灿这样居高临下的睥睨她,感觉她更小只了,再加上那圆滚滚的明亮眼睛,此刻透着希冀的光芒,超像只正对他摇着尾巴的小狗。

  本来要拒绝的,却忽然说不出口。

  “随便你,别给我种扫墓用的黄菊花就好。”他转身走开,差点就真把她当小狗,摸摸她的头。

  “不会啦!”她开心的笑逐颜开,开始计划。“我打算这里种九层塔这里种葱,还有薄荷辣椒那里可以种桑椹树,桂花也不错”

  “安多丽,过来。”他双臂环胸,张开双腿站在游泳池旁,出声叫唤,打断她的碎碎念。

  “喔,来了。”她轻快应声,快步跑过来,不小心,脚尖踢到石板,绊了下,往前踉跄,不禁惊呼:“啊啊~~”

  尖叫声让佟佑灿反射的转身查看,不料竟瞧见她正朝自己扑撞而来,他反应迅速的闪开,同时也伸手拦她,没想到,她简直像暴冲的车子,完全踩不了煞车,而且还——

  “你放手,不要拉我”

  两声重叠的扑通落水声,伴随着混乱的叫喊响起,紧接着叫唤的内容也有了改变——

  “安多丽,你搞什么鬼!”佟佑灿怒吼。

  “我不会游咕噜救救我!”

  旱鸭子拖人下水也就罢了,这会儿还因为个子太矮而化身为无尾熊,就近找了棵尤加利树紧紧攀住。

  “笨蛋!”无奈的尤加利树只好翻着白眼,以德报怨,救起害他落水的罪魁祸首。

  第1章2

  客厅里,佟佑灿和安多丽所站之处,积了两滩水,两人正大眼瞪小眼,双燃着怒火,双无辜愧疚。

  莫名其妙成了落汤鸡,佟佑灿忍不住抱怨:“你自己想不开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拖我起下水?”

  “不小心绊到脚了嘛!我不是故意的。”安多丽皱着小脸解释。情急之下,看见什么就抓什么咩!

  他随着她的话,打量她的脚,又忍不住揶揄:“腿那么短还会绊到?”

  可恶耶!取笑她矮?她是比较娇小啦,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安多丽偷偷的横他眼。

  她嘟着嘴道歉:“对不起啦!”

  呼~~会冷耶!阵加冷笋,让她不由得环抱双臂。

  佟佑灿的视线因为她的举动而被那耸立的丰满胸脯给吸引,这才发现,湿答答的衣服全黏贴在她身上,曲线毕露

  他的目光黯了下来。请容许他在心里偷偷吹声口哨。

  如果说他对她的年纪还有丝怀疑,那么现在他已经百分之百确定她绝不是童工了!

  他必须承认,自己有眼不识泰山,竟把这么个身材惹火的小女人当成发育不全的童工。

  不过,这要怪也得怪她身上的那件工作围裙,任谁套上,全都成了直筒线条,哪里看得出好身材

  等等,他是脑袋受惊秀逗了吗?居然赞赏起新帮佣的身材来了他现在应该要追究她的粗心莽撞,表现遭殃后的气愤才对。

  “咳咳!”他清清喉咙,掩饰自己的异样。“我觉得依你迷糊粗鲁的表现,日后出错的机会应该很高,所以”

  他定又想要叫她换别人来了!安多丽不让他把话说完,赶紧抢白,为自己澄清解释:“不会的不会的,刚刚只是意外啦!我做事很俐落仔细的,而且我会煮很多好吃的东西哦!”

  看她身上还滴着水,模样狼狈却急切的声明,佟佑灿不禁又心软了。

  “好啦,我只给你次机会,就看你今天晚餐的表现。”

  “好好好,没问题,我先去帮你放热水洗澡,晚点儿再去黄昏市场买食材。”她拉开笑脸,殷勤的立刻动作。

  开始他就不信任她了,这会儿还没开工就闯祸拖他下水,简直是雪上加霜。幸好还能有次表现机会,所以她会尽力把握的。

  “欸!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他叫住她,瞥看她也浑身湿透的模样,心头莫名闪过不忍。“你先打理好自己吧,免得上班头天就感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这个雇主多苛刻咧!”

  安多丽顿住脚步,瞧瞧自己,哂然笑。

  虽然他说话的方式很直接,但背后的心意却是体贴和善的,而且他不会自私的只想到自己,还懂得考虑到别人,看来,这佟佑灿是个好人呢!

  她有九成九的把握,他最后还是会让她留下来的。

  晚上六点半,食物香气弥漫在屋内,诱得人饥肠辘辘食指大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