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吴雄的故事(1/2)

加入书签

  (19-)

  嘴上说这是垃圾手机,可是拿着手机进房后,麦浪再没有出过房门,这货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出来看。

  孟方和莫笑在饭桌上聊了聊今天发生的事,又商量了一下明天的行动,然后早早就收拾着睡觉了,这一天的折腾,实在太累,他趴在床上都想学狗吐着舌头喘气。

  到了半夜,还出来一个紧急任务,酒驾撞酒驾。孟方去的时候,那两个真正的酒鬼正在事故现场打架,孟方想拉开他们,才发现这两位死了都还没清醒,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不说,满嘴胡言的扯皮吹牛也不说,他们还想把孟方也拉入到战争中,其中一个上来就给了孟方一拳,休息时间被打扰的孟方此时肝火正旺,不客气地在他们每个腿上试了一把“洞洞拳”,场面才算稳定下来。

  终于送走这两个迷迷糊糊的酒鬼后,鸡已开始打鸣,回到小楼的孟方索性不再睡觉,把从吴雄那里偷来的书拿出来看。

  昨天晚上他给莫笑看过,后者看了半天,最后表示“不知道什么玩意儿”。连莫笑都不认识上面的字,更别提孟方,他搬着一本不知从哪翻出来的厚重大字典,企图解开古书之迷,忙到天亮后,他发现,就算他认识上面的字,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里面全是兮兮哉哉吁吁……

  把早上该巡的逻巡完,再去武馆练功,孟方的行程看起来和往日一样,只是这天下午,他提前离开了武馆,再一次来到吴家,莫笑已按约定等在那里。

  敲开吴家的门,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一问,才知道吴兵生意太忙,昨天晚上打电话让他老婆今早赶回来,至于他自己,大清早就回金江去了。

  孟方说明来意,吴妻听说他就是昨天那个驱鬼的大师,忙表示感谢,又把他带到吴雄的房间,然后自己弯着腰倒退着带上房门,看样子,这位也是长期生活在夫权主义下的女人。

  既然吴雄会养鬼,当然也能看见鬼,跟进来的莫笑不掩饰地进门就走到吴雄床边,俯下头,直视着床上的老头。

  吴雄左脸上的淤伤还没好,青青紫紫一大片,再加上老头儿那毫无血色的嘴唇,半死不活的眼神,还有那蚊子似的哼哼声,怎么看,都比鬼更象鬼。

  “我知道你能看见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本市的死神负责人。”莫笑脸上的表情此刻很淡然。

  吴雄哼哼了两声,嘴里又嘟噜了两句,任凭孟方把耳朵竖成雷达,也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这位大爷,别那么衰,高声点,再高声点,请把你跳广场舞的活力拿出来。”孟方在旁用两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发出虎啸功大喊。

  莫笑和吴雄同时看了孟方一眼,连眼神都相似那是一种带着鄙视的无语。

  “我不跳广场舞。”吴雄终于用正常的声音说了两句,“两位贵客来,有何贵干?”

  “贵干?你居然问出这种问题?好象昨天被我送走的那些鬼不是你养的似的。”孟方脸上摆出讶异地表情,“难道对你来说,养鬼这么大的事,我们连过问都不可以?”

  “好象没有法律规定不能养鬼呀?难道养鬼犯法了吗?”吴雄脸上的表情同样很讶异。

  孟方抠了抠额头,凑到莫笑耳边小声问,“那个……冥界有规定不能养鬼吗……”

  “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冥界从不姑息纵容,何况你不止养鬼,听说你还拿他们当补品?”

  吴雄闭上眼睛,沉默良久,就在孟方又忍不住准备虎啸的时候,吴雄睁开了双眼,眼神说不出的无奈与颓然。

  “如果我说,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相信吗?可能在你们心里,我已经十恶不赦,但我也是被人欺骗,才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