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沙家小楼(1/2)

加入书签

  (19-)

  面对沙无痕的倚老卖老,唐小甜有点无语,二千年前的事你都拿出来说?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妖物还是咋地?

  “不过你的变化却很大,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满头黄毛的小瘦囡,我跟你说了一句话,你吓得哭了两小时。”

  “呃……”唐小甜赶紧倒带般地把拉家常博好感的环节快速带过,“我这次来,算是例行公事,我的来意,您自然知道。”

  “门外那位与你同来的小友,要不要请他一起进来?”

  “不用了,他只能算我私人的小徒弟,不是正统的衍鬼门传人。”

  “也不知再过数十年之后,我是否还有机会与你们唐家的人打交道。最初你们家族是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到后来就开始传与堂族兄弟,到你这一代,居然是个女娃,想必你们唐家,早就对这件事厌烦了吧?”

  “确实很厌烦,以后的事我不清楚,但只要我还活着,与您的约定就依然有效。”

  沙无痕点了点头,“跟我进来吧。”

  院门外的胖子看着唐小甜跟着白发老头进了屋,小楼的大门也随即关上。

  唐小甜不让他进去,可是铁栅门并没有关,他忍不住走进了院内,院子里很干净,明明种满了花草树木,却连一片落叶也看不见,他走近小楼,绕着楼房转了一圈,发现整幢楼好象铁桶似的,根本没有留下半丝缝隙可以让他过过偷窥的瘾,索性坐在门前,靠着大门发呆。

  屋内,沙无痕正盘腿坐在地上,如果不看他那满头的白发,也不看他那双虽清亮却饱含沧桑、明透世情的眼睛,只看他此刻裸露的上半身,根本看不出这是个老人。

  他身材魁梧挺拔,健壮匀称,肌肤没有出现半点的松垮感,如果有人拿张健身男教练的头像p图p在这身躯上,绝不会有任何违合感。

  这倒不是说,光看他的头脸,就没有人喜欢了,有些男人是越老越帅越有魅力的,比如肖恩·康纳利。眼前盘腿而坐的沙无痕,也正好是这样一个越老越有味道的老头,只是他进入老年后的时间和别人相比,有点过份久了。

  唐小甜跪在他的身后,手中拿了一支毛笔,正在他的后背描画。

  笔尖是血般的鲜红色,象蝌蚪,象云彩,象浪花,这些不可言述的古老文字,一笔一画,慢慢在沙无痕的背部呈现,又慢慢消失,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还有你们唐家,都只是工具和试验品罢了。”沙无痕微低着头,汗水从额头渗出,他表情很淡定,可眼中偶尔闪过的凌厉,显示他正处于某种痛苦中。

  “我并不想知道两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我父亲选择了我做新一代的传人,但不表示我对这件事有兴趣。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件不得不为的工作。”

  “你恨过你的父母与兄弟没有?据我所知,你有一个小你两岁的弟弟,按原本的祖训,他才应该是未来的掌门,不是吗?”

  唐小甜的手颤抖了一下。

  她仿佛又看到了十八年前的那个夜晚,她的父亲半跪在她的面前,“对不起,小甜,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可是……你将来要恨,就恨我们这当父母的吧,千万不要恨小君,他是你弟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