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丢脸丢到妖怪家(1/2)

加入书签

  (19-)

  这是什么东西?孟方看那块地板自动移开,忙走上前去勾着头察看。

  移开的地板下,是一大块古色古香的棕色木板,上面凸雕了几只珍禽异兽,还有些看不懂的符号文字,孟方好奇的伸出手,在上面摸了摸,又拍了拍木板,听声音,里面是空的。

  孟方注视着这块木板,某种奇异的感觉从心里升起,这块木板象有诱惑力一样,不停引诱他,让他想要马上打开这块木板,见见里面的东西。

  “这老爷子,肯定是把金银珠宝都藏在这暗格里了,有钱人就是麻烦,哪象我,根本就不需要开暗格藏东西。”想到底下可能全是宝贝,而且这些宝贝还自带召唤术,孟方忍不住半跪着伸出两只手在那块大木板上抚摩,心里暗念“只可恨我与你们一板之隔,竟不得见面,我也很想打开板子来见你们啊,可惜我又不是这种人……”

  “你在干什么?”一声断喝,如炸雷般在孟方耳边响起,吓得他从地上跳了起来。

  “没,没干什么。不心小摔了个花瓶,然后也不知怎么滴……”孟方无比尴尬地用双手指指碎掉的花瓶,又指指那块地板,“我真不是故意的,您该不会要杀人灭口吧?我保证不偷这里面的东西,要是您不放心,我可以再帮您挖个暗格……”

  早上还与孟方谈笑风生的沙无痕,此时冷若冰霜,双眼如猎鹰般敏锐犀利,他紧盯着孟方,那利刃般的眼神毫不留情地剥开孟方的层层心防,直抵孟方的内心最深处。

  压抑,让人无法忍受的压抑。沙无痕的气势让孟方有窒息的感觉,他现在连呼吸都不敢用劲,额头渗着冷汗,只能紧绷身体,等着沙无痕的致命出击。

  “没事,碎了就碎了吧。”猝不及防间,沙无痕收回了那逼人的气势,恢复了平常的爽朗,轻描淡写的说道,“只是一个花瓶罢了。”说着走过来,在原来放花瓶的台几上轻轻一按,那块移开的地板又自动移了回去。

  就象那块在两人眼皮子底下慢慢被遮盖的古木板根本不存在一样,沙无痕既没有解释,也没有说明,只是用脚踢了踢那些碎花瓶块,“过会扫干净就没事了,我们去吃饭吧。”

  狠松了一口气,孟方郁闷地跟在沙无痕身后,“这个花瓶多少钱?”

  “只是个清朝花瓶而已,破了也就破了,我平时练功不小心摔破的,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个,哪记得那么多,你不必太在意。”

  对此回答,孟方只想说,大佬您缺小弟吗?我来抱个大腿行不……

  沙无痕的菜确实做得非常好吃,不过孟方已经没有了味口,那个碎掉的花瓶和那块古木板阴魂不散地轮流在他眼前闪现,特别是那块木板,仍带着诱惑在他心里不停召唤。

  整餐饭孟方吃得魂不守舍,不过他仍然把沙无痕做的饭菜扫了个大半。过后想想,幸好他当时没味口,不然沙无痕会很悲伤的发现,辛辛苦苦做了一顿饭,自己却吃不上嘴。

  吃完午饭,孟方觉得自己实在没脸再呆下去:把人家的花瓶打破了,害别人的藏宝地点也泄露了,另外盘子里有六个鲍鱼,他一个人吃了五个……如果再呆下去,他不知道还会发生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