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有人来扒坟(1/2)

加入书签

  (19-)

  沙无痕果然不是孟方能对付的,即使他全程都没有动过手。

  孟方来武馆学习这几天,不过学些散打基础功夫及擒敌拳等,比他以前用的王八拳要好使一点,要是让他再去打张辉,他这次可以占个上风,可眼前这个老人,却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只见沙无痕步法轻盈,从容不迫,他双手背在背后,面对孟方的攻击不断变幻身姿,腾挪闪移有如行云流水般飘逸。

  反观孟方,开始时擒敌拳一套打了两个轮回,后来外加散打和王八拳,却连沙无痕的衣角也没摸到,最后一个猛虎扑,沙无痕如起舞蝴蝶翩翩躲开,孟方一头栽倒在地,张嘴吐舌小狗似的喘息不停。

  “小孟只是个初学者,学的时间实在太短,让沙老见笑了。”于飞龙上前去拉起孟方,无奈笑着对沙无痕解释。

  “没事,挺好的,作为初学者,他确实比一般人要强不少了。”沙无痕笑呵呵地走过来,“于师傅,把这小伙子交给我一下午,如何?”

  “啊?”于飞龙一愣,老爷子这是没玩够啊?可是凭孟方现在的本事,陪老爷子玩一下午,估计回家时,就得找副担架抬他回去了。

  “要是您想练练手,我给您换个人来,我手下有几个教练还可以,要是您不嫌弃,我虽腿脚不便,也还能陪您过两招……”于飞龙的帐算得很清楚,孟方可是交钱来学技的学员,要是他被老爷子玩出个好歹来,对谁都不好交待。只好狠狠心,拿自己人出气了,打输了也没事,比武过招留点小伤是常事,输给白发高手更不可耻,对练武之人来说,能和高手过招,就算输了,也是可拿出来做谈资的事。

  可是拿初学学员出去跟高手过招,被打伤,这事就不同了,怎么听都象是蓄意虐待学员。要知人言可畏,被好事者传出去:飞龙武馆来了高手踢馆,馆主和武师教练们不动手,支出一个刚进武馆的学员去跟高手打,最后被打得进了医院……这还有人敢来交钱学习么?

  “你这是不放心我?怕我对他不利?”沙无痕还是不遮不掩,直言问道。

  “沙老说笑了,只是小孟习武的时间实在太短,您想找人练手过招……”

  “谁说我要和他过招?放心,刚才是试试他的深浅,接下来,我只是在旁边指导他,不会让他受伤的。”

  于飞龙听沙无痕这么一说,大喜,“您要是这么说,别说一下午,您天天来教他都行。这是小孟的机缘,手下有这么个学员能让您瞧中,我也面上有光。”

  “那我要不要去倒杯茶,跪下磕几个响头啊?听说这些都是拜师的规矩。”孟方还没磕上头,先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露出呲牙咧嘴的痛苦表情。

  沙无痕微微一笑,“不用,我并非想收你为徒,只是和于师傅有缘,又和你有缘,所以帮助于师傅指导指导你。”

  “你好好学吧,沙老的功夫深不可测,你如能学些皮毛,也够你受用的了。”于飞龙笑着拍了拍孟方的肩膀,又对沙无痕道,“里面还另有内厅,就请沙老去里面,好清清静静地教他。”

  世上很多技艺,包括武学医学奇技淫巧等等,都是师徒父子间口授心传,不肯随便外露,有不少甚至是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禁忌极多,于飞龙另找厅房让沙无痕教导孟方,也是这个意思。虽然沙无痕已经公开说不收孟方为徒,但看人授艺这种事,还是避嫌为好。

  看来沙无痕也正是这想法,在旁边率直点头,毫不客套推辞。

  于飞龙带着沙无痕与孟方到自己的私用小厅,朝沙无痕抱拳后,自己退出随手帮他们关上门,厅里只留下沙无痕与孟方两人。

  “除了这些基础拳脚功夫,你还学过别的内家功夫?”于飞龙出去后,沙无痕问孟方。

  “没有,从来没学过,我连外家的都才刚开始学,哪会学什么内家功夫。”孟方摇头,为了确定,他还回忆了爷爷奶奶小时的一些教导,看里面是不是带有他不自知的心法口诀,又仔细回忆自己是不是从小天赋异禀,出世就有神功护体,结论通通是否定。

  “那就怪了,你先前的几招攻击,倒是很普通,但是后来的攻击,明显另有洞天。”沙无痕皱眉不解的说。

  “您还真神了,这都能看出来?”听沙无痕说前后的不同,孟方马上明白过来。

  前几招,他只是普通攻击,到了后来,眼见连老爷子的衣角都碰不上,便不由自主,按平时莫笑的教导,一招一式,都尽量调动灵魂力量,试图灵体合一,能有突破。

  “这么说,还真有?”

  “没有,那不是什么内家功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