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我要吃双面麻(1/2)

加入书签

  (19-)

  看陈判官连爬的力气都没了,三个下注者赶紧上前去把他搀扶着拖到墙边,让他靠墙而坐。

  “还要打吗,随时奉陪。”麦浪跷着二郞腿,坐在那个被陈判官抄起来打他的独凳上,用手指掸着自己的裤腿说。

  “你这样子确实很欠揍,”伍家友虽然很不耐烦陈判官拉着他说话,但到底同事一场,现在看他被打成这样,对方又如此嚣张,维护之心秒生,“你先别得意,下次我要陪他一起上。”

  “你们都还来劲了是吧?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打架有用么?打架还会挑地方,外边那么大的坟圈子不选,选你们自己的房也行吧,偏选在我房里打,看把我这里闹的。”孟方边说边收拾被掀得满屋子都是的各种物品,小到毛绒玩具,中到棉花枕头,大到椅子凳子。

  走到麦浪身边,推推他,“你给我起开,去给人道歉。”

  “杀身之仇,道歉有用?”麦浪看他的眼光跟看白痴一样。笑话!夺妻之恨,杀父之仇,这两样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恨,现在还是直接把对方杀了,仇恨更胜一筹,要是道个歉能行,那电视里除了各种文化与科技新闻以及意外灾难,别的新闻全都不用放了,电视剧就更不用说了,少了仇恨,连爱情剧看起来都没味道。

  “但这事本来就是你不对啊,人家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了报仇,连累他这个无辜者和家人阴阳相隔,就算他不原谅你,你至少得有个表示吧?犯了罪还死不悔改的人,比正在犯罪的人还可恶。”从数次聊天中,孟方已经知道,当天坐在陈判官车上的三个人,全是麦浪的仇人,虽然是什么仇他一直不肯说。

  麦浪斜着漂亮的桃花眼,无言看着孟方,不仅两个人沉默,墙边的伍家友与莫笑也在沉默中,只有陈判官的“哼哼”呻吟声不断传来。

  与孟方对视半响,终于站起来,站到墙边,麦浪看着陈判官头顶的墙壁道,“我不会说什么道歉的话,那天发生的事,我从来都不后悔,对于无意中牵连到你,我只能表示很遗憾,不过,我会给你很多机会。”说着,麦浪蹲下身,伸出手,旁边的几个都吓了一跳,伸出手想拦住他,陈判官更是吓得闭住了眼睛。

  “你们放心,我不会打他。”说着,他的手触到陈判官身上,手指尖亮起一束小小的光。似坠落凡间的明亮星尘,又如闪耀夺目的钻石,那束光带着温柔,静谧,新生,喜悦,从麦浪的手指尖跳出,在陈判官的身上游走,麦浪的手指还在往外跳着小光束,随着时间推移,光束变成三束,四束……陈判官全身都布满了美丽的光。

  在光斑明亮却不刺眼的闪耀中,陈判官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还原,他不停发出的呻吟也慢慢停止。

  在陈判官身上的伤全部消失后,那些光束也渐渐消失不见。

  麦浪收回手,满脸疲倦的站起来,平日里精亮的眼眸黯淡无比。

  “现在你可以继续你的仇恨,就象我从没放弃我的仇恨一样。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来杀我,随时奉陪。不过我劝你还是好好练练再来,如果你老是以这样的拳脚功夫来骚扰我,我保留把你杀到灰飞烟灭的权利。”

  “这就是你的灵场能力?灵魂伤势复原?”莫笑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波澜不惊地问道。

  麦浪对莫笑,从来不敢马虎应对,他认真答道,“不仅仅是灵魂伤势复原,对于植物类,可能范围更广。”

  “这下发达了。以后我再受了伤,直接找你就行了,比在医院静躺打吊水肯定管用。”孟方看着完好无损的陈判官,眉飞色舞的笑道。

  “你可能想多了,我现在治他,仅仅是出于对他心底那份仇恨的尊重,除此之外,我不会救任何人,不会救任何鬼魂,包括你。所以,就算现在你当场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管。”说着,麦浪头也不回的走出房去。

  “喂,回来说清楚啊,什么叫我死在你面前,你也不会管?你天天玩的手机是谁的?你的房间是谁天天扫?是谁天天做好饭给你吃,呸,不对,天天做饭给你看,我养你,还真不如养小黄!”孟方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墙壁喊。

  又自言自语道,“暴殄天物啊,有这么好的技能,居然不肯用!这老天也真是,这种救生技能,怎么偏偏摊在一个凶恶邪神身上了?就因为他长得漂亮?我觉得我也很漂亮啊……”

  “我……我……我一定……定要……呃要……报……报仇……”陈判官揪着伍家友的衣服结结巴巴的发誓般说道。

  “好好好,以后你一定有机会的。”伍家友把他扶起来,“不过你刚刚打了一架,肯定很累,你现在能找个地方自己好好休息不。”

  “不……不行……,我……我要……呃要……要和……你……你们……”

  “还是绑起来吧。要是你不动手,我动手,反正他和我没关系。”孟方望着天花板说道。

  听到这句话,陈判官很自觉的走在孟方电脑前,打开电脑自己玩去了。

  “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孟方问伍城隍。

  “想过来瞧瞧你们有什么新进展,谁知陈判官非要跟着我,我被缠不过,又忘了他和麦浪这码子事,就把他带来了,然后两人一见面就打上了呗。

  ”伍城隍揉着额头说,“好惊险,要是刚才他被麦浪那邪神给揍死了,我这个城隍估计也做不长了。”

  “好象没什么进展,除了我前几天又遇到玄杀成员,差点打起来以外,不过他们应该和王保群的事没关系吧。”

  “我下午又接到老人突发疾病死亡的消息。”莫笑望着孟方,眼神有点犹豫。

  “又死了一个?有什么发现?”

  “这人你认识。”

  “我认识?”孟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认识的老人不多,难道是我那个住宅小区里的?”

  “烧饼铺的老板,刘万里。”

  “你说什么?刘老板死了?”孟方震惊地望着莫笑,“你开玩笑的吧?我前几天才见过他,他哪象有病?那天还给我做了双面麻的大烧饼。”

  莫笑和麦浪在孟方家住过一个多月,知道他与刘万里的关系,看他满脸不相信的样子,莫笑也不再对他说什么,却把头转向伍家友说道,“我没有找到刘万里。正好你在这里,希望你对这个鬼魂留意一下。”

  “我靠,你对着那个城隍说什么话,你应该对着我说清楚,刘老板死了你却没有找到他是什么意思?”孟方把莫笑的身子拉过来,扳着他的头,望着莫笑的双眼问道。

  “我接到了任务,等我赶到的时候,刘万里已经死了,但他的灵魂不在那,已经失踪了。”

  孟方瞪着眼看了莫笑半响,才吼起来,“这么重要的事,你不告诉我?”

  “我在附近找了几圈,确定他真的失踪了,就马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