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黄昏之遇(1/2)

加入书签

  (19-)

  回到公墓,小黄很自然地从车上跳下,看孟方把车推进楼梯间,它也跟进去,蹲在楼梯口好奇地往二楼张望。孟方把带来的各种宠物用具取出来,带着小黄楼上楼下楼里楼外的把用具一一放到位。

  “记住了,这是你睡觉的地方,也是你值勤的地方。”孟方把小黄带到楼后,那里有个一米多高的小砖房,应该是以前有人养过狗,拿扫帚在里面挥了几下,孟方把小黄的棉布狗窝塞了进去。

  小黄跑进去嗅了嗅,挺满意的在窝里趴下来。

  孟方招招手,“跟我来,我再带你去看看别的地方。”小黄欢快地从狗屋里跑出来,围着孟方的腿狂摇尾巴。

  带着小黄来到二楼,孟方站在楼梯口往两边瞅瞅,楼梯间的右边,是卫生间,左边,一路过去分别是三个死神的房间,餐厅,最左边是厨房。

  领着小黄来到右手边的墙角。“这是吃饭的地方。”说着孟方把小黄的小食盆放到卫生间门口侧边。

  小黄这次不跳也不摇尾巴了,它歪着头不满地盯着孟方,然后低头叼起食盆,一路小跑到厨房门口,把食盆放下,转回身朝孟方叫了两声。

  “好吧好吧,算服了你,现在的宠物全都成精了。不过你把狗碗放在厨房门口,我以后怎么进门?”孟方无奈地走过去把餐厅门打开,把小黄的食盆放进去。

  小黄摇着尾跟进餐厅,看看周围的环境,在孟方的脚边卖好地舔了舔,孟方笑着正要弯下腰摸它,却见小黄突然跳起来,挡在孟方身前,朝着右边墙壁,呲牙咧嘴,嘴里发出“呜呜”地威胁声。

  “你什么时候养狗了?”莫笑从墙里钻出来,望着小黄皱起眉头。

  ”一年多前就养了,它就是小黄,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起过。“孟方回答道,又低下身抚着小黄的背,让它安静。

  莫笑点点头,”哦,这就是那条和你抢饭吃的狗。“

  小黄在孟方的安抚下,略微安静下来,趴在地上,嘴里仍发出呜呜地声音。

  “算了,我还是带你下去吧。以后你吃饭也在下面吃吧,我忘了狗是能看见鬼的……”孟方的话还没说完,小黄已经窜出了餐厅门,然后外面响起狂乱的叫声。

  孟方追着小黄跑出房,只见走道上,麦浪和小黄对峙而立,如果说小黄见到莫笑只是不安,那它见到麦浪,完全就变为了狂躁。它的四肢紧绷,尾巴僵直竖起,毛发象钢针一般,张牙露齿,从它的姿势,是准备随时扑上去。

  麦浪站在自己的房门外,冷冷地望着眼前的狗,看他的表情,是准备随时掐死这条狗。

  “这是我的狗,别打它。”孟方忙说道。

  ”厌烦,你快点把它拉走,不然我掐死它。不知道鬼魂和狗是天敌?你长点脑子行不?”

  头大的孟方只好带上狗食盆,召唤着小黄往楼下走。在路过麦浪的房间时,小黄仍不依不饶地停住脚步,在房门上挠了几爪,看来这两个以后不会少闹事。

  找了根绳子,把小黄拴到狗屋门口,孟方赶紧去公墓巡逻。

  在平时,人量少的时候,早晚巡逻各一次就完事了。来祭拜的人量较多的时候,得时不时进去看看有没有人乱烧纸钱,顺路帮忙把一些霉变的祭品扔进附近的垃圾桶,到了晚上,守着墓区尽量不让熊孩子们跑到里面玩些不该玩的游戏,就是他的工作。平时的清洁会有专门的清洁工定时打扫,不用他操心。

  h市的公墓及周围本是一小片丘陵,低矮些的小丘全被炸成石头运走了,剩下的其中一个边缘丘,也不知从哪年哪月开始,有人把墓建在上面,后来越建越多,再后来h市索性把它及周围一块被炸平的地改成了公墓,分为两个区,新区,是那块平坦空地。老区则是那个不足六十米高的小山丘。

  老区里,全是些上了年代的墓,高高低低,无规无矩错落在那里,修建公墓时作了些小修改,建了几条上去下来的阶梯,又在丘山上修了数圈水泥路,方便出行。在平时很少有人上去,往它边上一走都会起鸡皮疙瘩。既然没人去,孟方也乐得少走几步,平时都是新区里逛逛,老区就仰头看两眼,表示巡逻过了。

  今天孟方又顺着新区的主道逛了一遍,仰头看看老区,准备收班,却看见山丘顶某座墓前,站着一个人。

  一般人来墓前祭拜,都会选上午或中午,傍晚来的人很少,这人又是在老区墓地,孟方决定上去看看,省得是有人偷偷藏在上面玩躲猫猫,或者是某个不开眼的想借地自杀。

  年轻人腿脚灵便,孟方很快就走到那座墓地边,站在墓前的,原来是位白发老人。

  这位老人须发皆白,但是精神矍铄,目光炯炯,一张国字脸,并没有因岁月流逝垮塌变形,看上去仍是气宇轩昂。身上一套唐装,用料讲究,裁剪合体,似量身打造,不管从精神还是衣着来看,都是个不俗的人。此刻他正望着眼前的墓碑,眼中柔情似水。

  这座墓是座很有些年代的老墓,墓碑上只能隐隐看到“亡妻陈秀娣”几个大字,旁边的生卒年月及立碑人名早被风雨抹平。

  孟方轻步走过去说道,“这位大爷,天快黑了,您要是祭拜完了,就早点出去,在过会天就黑

  了。”

  老人打量了孟方一番,然后爽朗一笑,“对不起,是不是耽误你的工作了?”

  “那倒没有,不过您看看这上下的阶梯,天晚了看不清,容易摔跤。”

  “没事,我眼神很好,再站一会,就走了。”

  老人不愿走,孟方也不能硬把人赶走,只好讪讪站在旁边,希望老人能在天黑前尽早离开。

  可是这位老大爷却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仍站在墓前沉思。

  孟方很无奈的找了点话题,不然要他默默陪站在这里,非得尴尬死。“大爷,您这位亲人,去世很多年了吧?这座墓,至少也得三四十年了。”

  “是啊,哎,一晃就是这么多年啊。”老人伸手在墓碑上摸了摸,“不知她在那边过得好吗。”

  “您放心,听说那边挺好的,您亲人在那边肯定过得好。”说到这里,孟方又想起自己的爷爷奶奶,以前拜托杨柳去寻找他们在冥界的下落,最后得回的消息果然是都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