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们是有的放矢地忽悠(1/2)

加入书签

  (19-)

  杨柳沉默很久,才吐了一句,“不敢。不过我来之前,已经向几位大人说过这件事,答应他们把东西带回去。”

  雁初微微一笑,“这种小事,大人们不会介意的,这毕竟算是孟方的私人恩怨吧?你回去就给他们说,这事,我替他做主了。”

  说完,他把手伸向了孟方,“东西给我,我帮你看看。”

  孟方捧着那颗冰冻的火球,看看雁初,又看看杨柳。

  雁初满面含笑,眼神里却是止不住的渴望,而杨柳则把不甘与气愤全写在脸上。

  孟琪看场面不对劲,走近孟方,躲在他身后,探出头望着场中的几人。

  只有焦晃还在门口悠闲地站着,他看看房内,两只空手晃了晃,手中出现一对鸳鸯钺,他把那对钺不时抛在空中又重新接住,不停把玩。

  这意思,如果这颗火球交给杨柳,杨柳也拿不走呗?

  孟方苦笑着对杨柳说,“看吧,官大一级压死人,以前我就得乖乖听你的,现在我只能乖乖听将军的。”说着把火球递给了雁初。

  “既然如此,我还得回去复命,先行告退。”杨柳冷冷说完,身边已经出现传送通道,她一步就跨了进去,消失在房内。

  雁初意味不明地笑笑,手指在房内轻轻一划,一道肉眼勉强可见的气泡出现在房中,把整间房罩入内里。

  “这是什么?”孟琪一时忘了恐惧,好奇的问。

  “隔离泡,比你哥哥的狗好使。”门口的焦晃半边在泡内,半边在泡外,仍在把玩他的武器。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小黄居然听懂了他的话,趴在孟方脚边不满的吠叫。

  “还好,我来得及时。”雁初拿着那个冰火球说,“今天冥界出了个新闻,你肯定不知道了。”

  看杨柳空手而归,孟方心里有了些不愉快,说不上内疚,只是杨柳一直都很帮助他们,就算是给莫笑偷偷“下毒”,说到底也是心痛莫笑的痛楚。听雁初与自己对话,孟方勉强提起劲回问,“什么新闻?”

  雁初把玩着那个球说,“今天龙爵正在他属下的一个小地狱巡察,进去的时候好好的,出来的时候,却是被人扶出来的。听说是受了内伤。”

  “哦,他被那些狱里的恶鬼打了?所以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些暴君……”

  雁初无声无息走到孟方身边,对准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抽过去,“你这是在骂我?”

  “我又做错什么了?”孟方委屈地问。

  孟琪只好在他耳边轻声提醒,“这位将军大人,也有管辖地狱吧?”

  孟方只好摸摸后脑不说话了。

  “看来我们那天的推测是错误的。也许,这个火球,跟龙爵真的有关系,它被拘禁在这里,龙爵便受伤了,如果我们能毁掉它,说不定那条老龙,就再也飞不起来了。”雁初双眼闪亮,跟滴了真视明一样。

  孟方暗暗腹诽道,“说穿了,就是捉到你政敌的尾巴了呗,用得着把高兴全写在脸上吗?”

  “你想个办法,把它毁了。”雁初把那颗冰火球递到孟方面前,孟方后跳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