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长得像笑话(1/2)

加入书签

  (18#)

  胡志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的底牌真的就是一个,三个带一对小三,赢的他死死的,只有千分之零点五的机会,对方居然赢了。胡志方脸色通红,他利落的把西服和衬衣脱了,光着膀子系领带显得不伦不类。能够少脱一件就少脱一件,胡志方并不打算把这个碍眼的领带拿下去,这可是他的资本,下把要博对方的胸罩的。

  “头一次见男人和女人在公开的赌场赌衣服,也带我一个!”赵鹏微笑坐在了金美凤的旁边。

  见到赵鹏的加入,胡志方脸更红了,他知道是赵鹏看不下去了,是怕他输掉内裤,让他早点下场。此时,胡志方对能不能赢那女人的内衣已经不太感兴趣了,赵鹏的上来他有了一丝的冷静。回想起来,刚才若是一个小冲动,他就不是光着膀子系领带的形象了,或许是光着屁股系领带。接受这么白痴的赌法已经是失去了常态,那女人最后惟妙惟肖的表演,让他差点洋相百出。胡志方终于意识到了,那女人是少有的高手,无论从心里和技术似乎都比他强。

  赵鹏装作不认识胡志方的样子,胡志方随即恢复了正常的表情,赵鹏的加入虽然对他的帮助不大,但他随便应付完这局就可以了,不需要继续玩了,和一个疯女人较真,他刚才不知道脑袋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很奇怪,那女人要求额外赌注,他脑袋一眩晕就答应了,正常他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大小赌场他也进了很多,他从来都知道在赌场玩要见好就收的,不能过分。现在他也是在执行任务,竟然和一个疯女人玩的这么野,他并非初出茅庐的小子,这样的错误也能犯,实在是失败啊。

  金美丽看了一眼赵鹏,几分调侃说道:“你的身材没有那位好,我对你兴趣不大,既然你非送上门来我就当赠品了。”

  发牌官已经换了新牌,重新洗好,示意三位可以开始了。

  我要切牌!胡志方随手拿起切牌片,旋转的扔出,准确的切在想要切的位置。眼力是赌术中很重要的一个关节,发牌官洗牌虽然熟练,手法虽然隐蔽,但仍然大约十度的角度可以看到洗牌。赌术好的人一般表面不在意荷官的洗牌,但眼睛的余光都会注意这个角度的。这个角度虽然看不到全部的牌但凭着经验和牌官都发了什么牌估算出可能性,这是赌术高手的必修课。胡志方不是真正的赌术高手,这样的技术他没有,但他经常装作很自若的样子,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手心虚,打乱对手看牌记牌的可能的顺序。他在拉斯维加斯曾经见过一个高手,通过眼力可以确定了牌的次序,并可以准确的切牌拿到自己想要的牌,同时能够算计出对手拿的什么牌。

  这是真正的赌术技巧,胡志方这种二流子选手这辈子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他只能下意识的防范,把赌局打乱,让运气和心理战发挥重要的作用。

  金美凤看到胡志方的切牌手法,眼睛一亮,有了几丝兴奋道:“不错,还有点本事,我也要切牌!”

  金美凤拿起切牌片也扔了出去,切牌片划着美妙的弧度,准确的打在胡志方的切牌片上,胡志方的切牌片被替换了。

  掌声!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这两下的切牌都很精彩,有种电影的感觉,围观的人哄笑声小了,更多的人看金美凤是佩服,大家忽然都意识到,金美凤是位高手,这个高手在这里玩耍而已。

  赵鹏很平静的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