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空谷幽兰(1/2)

加入书签

  (18#)

  就这样剥夺了一个少女的第一次,赵鹏很内疚。他绝对不怕什么黑道的枭雄,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暗杀掉那个枭雄,只是这个毒枭身后的势力让他头疼,在国内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这种势力是绝对不能接触的,还是远离的好。

  每个人都在不断的成长,在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会犯错,都会付出代价,他挽救了袁宝的生命,却占有了袁宝初夜,这也算因果循环吧。离开宾馆后两个小时后赵鹏终于想开了,他找来出租车,直接奔文化中路而去。

  文化中路是W市的文化街,这里到处是古玩店和文具用品店。对于这条街赵鹏并不陌生,这里到处是惟妙惟肖的赝品,大多是蒙游客的,而且主要是蒙国外的游客。

  文化中路只有一家诊所,就是指点赵鹏的老者开的诊所,老者名字任清风,诊所的名字就叫清风诊所。诊所门面很简单,在众多金玉其表的古董店当中显得很另类很刺眼。

  赵鹏走进诊所,淡淡的草药香扑面而来,里面的装饰更是简单的可以,干净的诊台,几张病床,一个巨大的药柜,药柜前站着一个二十三四是上下白衣女人,相貌看似平常,细看之中确如同空谷幽兰。

  “先生,你是看病还是赏景啊!”白衣女子皱眉说道。

  “这里的装饰看似简单,却别有风味!”赵鹏脸红了,他光管看景,忘记来这里的人都是看病的。

  “包括我吗?”白衣女人微嗔。

  赵鹏猛然醒悟,他这么打量女子,和色狼的区别不大,虽然他没有色心。

  “对不起,我走神了,任老在家吗?任老让我过来的,我叫赵鹏,任老在吗?”赵鹏赶紧转移话题。还是早上,诊所里并没有病人。

  “是爷爷让你来的啊,他出去晨练了,一会回来。爷爷不在,病人我负责,我叫任水灵,你好像没有病,身体似弱实强,你这个岁数不可能是爷爷的朋友,找我爷爷做什么?”任水灵问道。

  “我身体真那么好吗?在你爷爷的眼里我可是病的要死的人!”赵鹏苦笑说道,显然这丫头对他印象不好,把他当成了登徒子一类的人物了。

  “快要死……”任水灵不禁再次打量赵鹏,水汪汪的眼睛雪亮雪亮的,赵鹏被看得很不自然,他终于能理解任水灵对于他的无理打量的感觉了。

  “是有病,而且病的不清,你身上阳气不足,是衰败之体,你坐过来,我给你号脉!“任水灵语气开始严肃,说话变成了命令口气。

  这丫头果然有些门道,赵鹏很老实的坐了过去。

  “你脉搏强而有力,但经脉中处处隐有阴气,夜晚常发噩梦,这是是外邪入体之状,再未来一年,阴气必将渗透骨髓,你就彻底没救了。现在外力已经无法救治你,你只能通过自身调节,原来你就是爷爷要传功法之人。”水灵很准确的说出了赵鹏的症状,但看赵鹏的目光有些古怪和不解。

  一直以来赵鹏对中医的一些玄妙并不是很相信,如今他不再怀疑,中医的理论已经不是科学所能解释的了。

  “去那边躺在床上,脱掉衣服!”任水灵接着命令道。

  “脱衣服?”赵鹏脸红了,他知道是帮他救治,但在一个年轻的女子面前脱衣服,这个未免有点难堪,更何况对方还是美女。

  “你一个爷们害臊什么,又不让你脱成白条鸡,是把上衣脱了,我帮你针灸,驱除下经脉的部分邪气。”任水灵脸红了,她注意到赵鹏下体支起了帐篷。

  赵鹏赶紧脱了上衣,趴在病床上,他知道任水灵看到了他的生理反应,这色狼的名声算是坐实了,连解释都无法解释了。

  赵鹏身上密布着的各种伤疤,有刀伤,有枪伤,有的地方甚至是一大块皮都没有的痕迹,后面完整的几块皮肤显得那么突兀,好像伤疤才是主题,不应该有好地方。水灵诧异的看了几眼,没有问为什么,赵鹏准备好的说辞也浪费了。

  水灵下手飞快,转眼赵鹏就变成了刺猬了,模样看起来更加恐怖。

  “咦,水灵,怎么我昨天才教你的百脉金针法,你今天就用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是任清风晨练回来了。

  赵鹏苦笑,这个丫头还真对他有意见啊,摆明是拿他当试验品呢。

  “爷爷,我一看病人就忍不住想试验下,你也知道正因为我这个性格,医术才赶上您的。这种刺穴驱邪法,能消除他晚上噩梦症状,休息的更好,不会出事情的。”任水灵略带调皮说道。

  “任老,您回来了,没有关系,水灵的水平还真不一般,我现在身体好多了。”赵鹏配合着任水灵,现在他躺在床上正在挨针,得罪任水灵是很不明智的。事实上他此时不但不舒服,更是后背奇疼,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