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于心月的母亲(1/2)

加入书签

  (18#)

  管小月彻底崩溃,这个男人就自信到这种程度吗?这太不可思议,难道真的是运气吗?

  赵鹏的当头怒吼,让她无地自容,不错,刚才她是冲动了,她为了那点可怜的自尊,忘记了她的后顾之忧,忘记了她一直呵护的那片净土。刚才不管谁倒下,都会造成可怕的影响。

  赵鹏看着左轮手枪,他也不相信刚才是他做出来的,他朦胧中有种感觉,就是刚才那一枪会响,这种感觉很神妙,偏偏无法说出来。刚才抢下管小月的枪,他就觉得头两枪不会响,他在和自己赌,他赢了。幸运真的是一种实力吗?赵鹏问自己,他找不倒答案,或许生灵的境界有关系。

  “我输了,我不会纠缠你的!”管小月摇晃的站了起来,缓缓的向办公室外走去。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赵鹏看着即将走出办公室的管小月说道。

  管小月停了下来:“什么故事,还想奚落我吗?”

  “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了!”赵鹏再次肯定的说道。

  “不可能的!”管小月无力的看着赵鹏,她的反驳是那样的苍白,这个男人似乎无所不能,但怎么可能知道原因呢。一向自信的管小月已经不能坚定自己的信念了,她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不再是个女强人,不再是冷酷的女枪手。

  “一个女人被仇恨蒙蔽双眼,很可怕,我知道劝不了你的。你即使报仇了,又能怎么样,你不知觉之间失去了更多。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净土,有一份自己的守望,我的家庭是我的底线,家是温暖而温馨的,我一直期待一个美好的家庭,我也为此不懈的努力着。你年龄也不小了,应该有三十六七了吧,你保养很好,很漂亮,我看不出你的实际年龄。你也有家,为了复仇你远离了家,人不管在外多么艰难,回到家里心里才能放松,那里是港湾,那里是我们所有人的净土。一切的肮脏龌龊,我们都不会带到家里,家不需要尔虞我诈,家是我们睡觉做梦的地方。每个人都在呵护心中的净土,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赵鹏看着管小月说道。

  管小月静静的看着赵鹏,没有说话,目光复杂。

  “想听一个故事吗?我相信这个故事你一定想知道!”赵鹏说完坐到了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管小月犹豫了一下,默默的走到赵鹏对面坐下。

  赵鹏点燃一支香烟,顺手递给了管小月,管小月接过香烟大口的吸着,随着烟雾的腾起,管小月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似乎想隐藏在这淡薄的烟雾中。

  赵鹏再次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烟雾慢慢升起,他缓缓说道:“这是一个家嘴里最普通的故事。主人公是一位男子,他有着不愿意回忆的过去,他想忘记过去。人走过就会留下痕迹,忘记比记忆更难,那男人经常在噩梦中惊醒,他想平静的生活,想守护着自己的港湾。现实和理想往往有很大的差别,男子有这种想法,也为之努力,他把自己装作很安逸的样子。每个人都觉得他洒脱,觉得他生活的自在,但这个男子知道,那只是表面上的,他骗的了别人骗不了自己。男子经常一个人出去游荡,在寂寞中品味生活,在他的感觉中,寂寞和平静的生活离的很近很近,近到一伸手就可以抓住。他错了,在寂寞中,他越来越想起过去,想起不应该想的事情,表面的平静,让他更加孤独,孤独和寂寞本来就是孪生兄弟。他与周围的环境静格格不入,他有个极品的未婚妻,两人有婚约,也登记了,但还没有举办婚礼,也没有住在一起。法律上他俩已经是夫妻了,他们平时互相叫着老公老婆,但他的老婆并不爱他,老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