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雷红的神秘家世(1/2)

加入书签

  (18#)

  吃过饭,赵鹏带着小丫头离开了。小丫头在饭桌上追问赵天昂与李菲是如何认识的。两人的答案让赵鹏和小丫头彻底无语。两人是笔友,早期书信往来至少10年,后来断了联系。笔友和网友类似,有笔友的时候,网络不发达,很多陌生人正通过这种渠道认识。赵天昂在杂志上经常发表诗歌,也谱写一些歌曲,爱慕文学和音乐的李菲忍不住给了赵天昂写了第一封信,以后就是长达10年的书信来往,两人从陌生到熟悉,彼此相互吸引,到如今的地步。听着很浪漫,赵鹏怎么也想不到父亲竟然交笔友,这是他那清高古板的父亲吗。李菲是你爸爸的粉丝,小丫头下了定论,咬人的狗是不叫的,赵鹏气得在桌子底下给了小丫头几脚。

  吃饭的气氛很融洽,在一曲《笑傲江湖》之后李菲和赵鹏都没有了那种尴尬感。不错,在追逐感情的道路上,没有什么老少的,爱到真处,各种道德的束缚只会增加彼此两人的反抗,困难是检验真情的唯一标准。赵鹏并不是在W市上的高中,W市那时还没有开发,只是一个大一点的渔民城市罢了。赵鹏和李菲是在省里同学,那时在校园里是流行交笔友的风气。李菲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他爸爸,这感情还真不一般。怪不得,他老爹写信神神秘秘的,回想起老父亲把自己关在书房写信的情景,他笑了。赵鹏现在对李菲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年少冲动,对异性的渴望,并不是真正的感情,很多年后,许多人回头发现自己那时候很幼稚。他在出国前写了那封情书,和做贼一样投进了信箱,估计李菲根本没有收到过。

  赵鹏希望父亲幸福,一曲笑傲江湖,赵鹏终于有点读懂两人的感情了。李菲是二婚,而且有个9岁的女儿。李菲高中毕业后没有接着进修大学,他的父亲经商赔本,她过早的入了社会,嫁给了一个二世祖。后来二世祖因为赌博,输得倾家荡产自杀了,留下李菲孤儿寡母,生活很是艰难,昔日的高雅古典女,早已被生活折磨的不成样子,直到最近遇到了父亲赵天昂,才从新焕发生命,无论是艺术还是生活。

  这样的说法,赵鹏并不是很相信,生活潦倒,再次和断了联系的父亲相遇,于是两个人迸射爱情的火花,一段浪漫的故事开始了。这种故事在中经常出现,现实生活不是没有,但太难遇到了。李菲的皮肤很好,根本不像吃过苦的女人,赵鹏虽然不愿意怀疑李菲,但他又无法控制着想了种种可能。

  希望父亲幸福,赵鹏暗中祈祷,至少现在看父亲和李菲很融洽的生活着,两个人是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在一起的,从李菲崇拜的眼神中,赵鹏又感觉自己多想了,神经过敏了。

  回到竹楼,赵鹏扔下小丫头,独自开着奥拓直奔W市最豪华的宾馆,海湾国际。他的人马全部到位了,胡志方早给他打过电话,这段时间赵鹏一直住院,也没有着急见他们,索性让他们随便玩。

  房间9011,走到门前的赵鹏,忽然玩兴大发,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牙签,插进锁孔,手腕一抖,门无声的开了。

  人不在吗?赵鹏忽觉寒气,猛然低头,一道寒光从后脑飞过,射中窗框,是把明晃晃的是把水果刀。赵鹏接着一个翻滚,躲过凭空出现的一脚。

  “小子,反应很快啊!”赵鹏站了起来,回身看着一位身材堪称完美的,手上拿着扑克的男人。

  “大哥是你啊,我以为谁呢,不是我反应快,我正要开门出去,看到房门异常,是傻子也知道要进来人了,而且不是用钥匙进来的。倒是大哥你好像比以前反应更灵敏了,两年多的闲置你身手不但没有退步,反而更加好了。我的偷袭就那么没有威胁吗?躲的未免太干净利落了。”胡志方手中玩弄着几张桥牌,从到10赫然是同花大顺。

  胡志方不但喜欢玩牌,而且喜欢用扑克做攻击敌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