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吓死我得了(1/2)

加入书签

  (18#)

  赵天昂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良久,终于叹了一口气道:“起来吧,儿子,为父不尊,又怎么有资格教训你。这两个耳光是惩罚我自己的。孩子,想我赵天昂一生清高,晚节不保啊,指腹为婚的事情,是当年你母亲和林九霄的妻子一起定下来的,两个人临死的遗言就是想亲眼看着你俩完婚,希望你俩一起好好过日子。你俩小时候吃住经常在一起,可没有想到……”

  赵鹏缓缓站起来,他不知道说什么,他知道老父亲很伤心,老父亲一生洁身自爱,老夫少妻无可厚非,自古才子风流,但父亲过不去本人的那关,有心里障碍。他和林玲的事情的出现,老父亲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管教了。

  老父亲这个样子,显然不会再怎么干涉他的婚姻自由了,赵鹏本应该高兴才对,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父亲似乎钻进了牛角尖,赵鹏不知道父亲和李菲怎么认识,并结成良缘的,但老夫少妻肯定不简单,里面有很多故事。

  赵鹏早已学会,不该问的不问,父亲也不可能和他说这样的事情。以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父亲已经少了那份洒脱,就连训儿子也觉得没脸面了。

  很奇怪的事情,父亲爱惜羽毛,自制力也高的离谱,为人理智,又怎么可能做出连自己都不原谅的事情。婚姻,半点勉强不得,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赵鹏不敢往下想,他过去的职业习惯很不好,不相信很多东西,相信的东西几乎没有。

  “父亲,是孩儿不好,累得您烦心了!”赵鹏低声说道。

  “这事情,还没完,我赵天昂一生从不失信于人,做事从来负责,不管对错,我都会负责的。林九霄若不答应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允许你退婚的。赵家从古到今,几曾失信过人,你父亲我现在没资格说你了,但你若让我失信于天下人,那我就撞死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

  赵鹏无语,他知道父亲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林家不同意退婚,他要是依旧反抗,父亲这个婚礼也不用办了,他的家将彻底的大风暴。

  “孩儿遵命!”赵鹏无可奈何的回答。

  “小子,你也不用担心,你和林玲那丫头公然在媒体上已经说明了此事,你林伯父虽然无奈,但答应的可能性很大。你俩用武林规矩解决了婚姻问题,你林伯父虽然气愤,但又怎可能在天下人面前出尔反尔。不过刁难是肯定了,我那大哥一生脾气火爆,惩罚你们难免。幸好,大哥最近也有喜事,人逢喜事就会格外开恩,这也许是天意。”赵天昂再次叹气,安慰起赵鹏来,他知道他这个儿子也不容易,不知道有多少秘密隐藏在心里。国外的留学生活,这个小子不但气质变了,而且性格也变了。

  “喜事?难道林伯父也续弦了?”赵鹏惊讶问道。

  “胡说,你林伯父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赵天昂撇了儿子一眼,不满的说道。儿子第一反应是林九霄续弦,那震惊的表情,显然还是暂时接受不了,他给儿子找了个年轻的后妈的事情,潜意识里希望林九霄也遇到这样的事情。

  “失散多年的儿子?爹,你吓死我得了,还有什么惊人的消息吗?”赵鹏更加震惊了。

  父亲找了个年轻老伴,是赵鹏的同学,林九霄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真的很巧,都是发生在最近的事情。

  赵鹏的职业病再次犯了,他本能觉得很不简单,里面隐藏着什么,但他抓不住。

  “你林伯父这几天就要请朋友庆祝下,到时候我们一起参加。”赵天笑了,他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儿子表情很夸张,今天他确实吓儿子够呛。

  随着赵天昂的微笑,房间里气氛缓和了许多,李菲默默的接着收拾房间,小丫头反而如同蜜糖一样粘了过来。

  “爷爷,真羡慕你和奶奶,真是人间佳话啊!”小丫头偎依在赵天昂身边,讨好的说道。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你到说说看,怎么个人间佳话!”赵天昂爱抚着于心月的头,笑着问。

  “爷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