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钓鱼也要人品(1/2)

加入书签

  (18#)

  让刑警队吃了鳖,雷红和朋友并没有就此散去,众人浩浩荡荡的直奔人和楼。吃吃喝喝,打架斗殴基本就是雷红他们这类人的生活主旋律了。

  赵鹏对这种人群没有什么好感,告别了雷红独自带着渔具一个人来到海湾,甩起海杆,看着大海发呆。旁边一垂钓老者,颇有仙风道骨感觉,白发银须,一身唐装。赵鹏来这海边钓鱼也一年有余,他一条鱼也没有钓上来过。虽然赵鹏对于能不能钓上鱼并不在意,可相比较起来,这个老者未免太神奇,每天都能钓上几十斤或者上百斤鱼。钓鱼是一种情调,一种乐趣,面对比较,赵鹏的情调没了,乐趣也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不服气。他经常跑到老者的附近钓鱼,可还是一无所获。他特意选择和老者一个牌子的鱼竿,用的鱼饵和钓鱼的方式他也完全效仿老者,结果依旧没有改变。

  赵鹏终于忍不住了,打破了沉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悠悠的走到老者身边,搭讪道:

  “大叔,为什么我一条鱼钓不上来,你却可以钓很多,难道其中还有什么秘诀吗?”

  老者笑了:“小伙子,你的忍耐力还真强,这个问题你一年前就应该问。不错,是有秘诀。”

  “什么秘诀?无论是鱼竿还是鱼饵,我和您的都是一模一样,包括钓鱼的姿势我都模仿的差不多,我的问题出在哪里?”赵鹏虚心问道。

  “呵呵……”老者笑了:“不是鱼竿鱼饵的问题,更不是姿势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人的问题?”赵鹏愕然。

  “不错,钓鱼技术只是一方面,我这一年钓鱼要比往年多一半以上,就是因为你在我旁边。”

  “为什么?”赵鹏更加吃惊了,难道钓鱼还看人品吗?难道鱼咬钩也看钓鱼人长什么样吗?这未免太滑稽了。

  “对于钓鱼你绝对不陌生,相反你技术很不错,很少有年轻人有你这样的耐心,你小时候一定也经常钓鱼,那时候经常能钓上大鱼。”老者摸着雪白的胡子接着说道。

  “不错,我十几岁的时候经常钓鱼,当时一些所谓的钓鱼高手都钓不过我,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年忽然一条鱼也钓不到了,难道10多年不钓鱼,技术生疏了?”赵鹏听了更是震惊。

  “非也,年轻人你身上有种戾气,寻常人感觉不到,但鱼类却是依托大自然而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你的鱼饵都带有杀气,你周围的鱼自然跑到我这里了。如今和平社会,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真想不明白你这样的年轻人身上为什么有这么多戾气,就像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者终于说出了原因。

  赵鹏满脸的不相信,还有这种理论,他又不得不相信,老者的眼光很准,竟然看出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哎,谁又能想到一个文学世家的孩子,在和平时期经历了战火一样的考验呢。赵鹏没有说话,叹了一口气。

  老者忽然问道:“你今年有30岁吗?”

  “没有,我今年28岁,18岁出国,在国外八年,回国才两年!”赵鹏很老实回答。

  “你是否经常书法和作画?”老者又问。

  “是!”赵鹏狐疑的看着老者,这老者不会是特务吧,判断的未免太准确了。

  “你身上戾气过重,寻常人无法感觉的到,你经脉生机被戾气冲的越来越弱,若非你闲暇时期还练习些书画,自我调节回来不少了,否则你绝对活不过四十岁。老夫并非危言耸听,你是不是夜里出冷汗,百汇和足下经常酸疼,噩梦不断。”

  “正……是……”赵鹏已经被惊的语无伦次了。

  鱼竿抖了一下,老者猛然拉线,一条三斤多重的海鱼被甩上拉岸。赵鹏赶紧帮老者把鱼拿下,飞快的把鱼饵挂上。

  老者微笑把鱼饵扔掉,自己放上鱼饵,然后对着不解的赵鹏问道:“你可看出咱俩放的鱼饵有什么不同。”

  赵鹏摸着脑袋,疑惑道:“都没有什么手法,应该没有什么不同。”

  “哈哈,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