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俄罗斯大转盘(1/2)

加入书签

  (18#)

  俄罗斯转盘是部队中流传的一种勇敢游戏,也是一种残忍的赌博游戏。与其他使用扑克、色子等赌具的赌博不同的是,俄罗斯轮盘赌的赌具是左轮手枪和人的性命。俄罗斯轮盘赌的规则很简单: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或多颗子弹,任意旋转转轮之后,关上转轮。游戏的参加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扣动板机;中枪的当然是自动退出,怯场的也为输,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旁观的赌博者,则对参加者的性命压赌注。

  据说,这种赌博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的沙俄士兵在军营里借酒浇愁,用这种游戏助兴。于是这种赌博方式,就被称为“俄罗斯轮盘赌”。

  “你确定要玩这个游戏吗?”管小月问道。

  “你疯了吗?赵鹏,刚才管教练是和你开玩笑的,她对自己的枪法有数……”雷红惊恐的劝说。

  “你敢吗?”赵鹏不理会雷红,眼睛冷冷的看着管小月。

  “笑话,我管小月玩枪一辈子,还能被你一个装疯教授吓住,这种游戏在这里玩未免太惊世骇俗,去我办公室如何?”管小月也怒了,还有人在他面前这么不是抬举,她真想一枪就崩了这小子。不过,这个小子看来有点怪,似乎控制不住自己,难道有病?

  赵鹏闷哼,点头算是答应,他已经达到了暴走的边缘。此时,他有种冲动想把所有人都杀了,似乎杀戮才能把内心的苦闷释放。

  管小月率先带路,雷红过来拉赵鹏,却被赵鹏一甩,一个趔趄,几乎摔倒。这哪里是什么文弱书生,雷红感觉此时的赵鹏就是牲口,力气大而暴虐,她默默的跟上赵鹏,她的两个徒弟看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管小月的办公室很简单,一个偌大的老板台,旁边会客的沙发茶几,管小月直接坐在老板椅上,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银色六轮收藏。手枪很精致,一看就是收藏品。

  赵鹏也不出声,坐在老板台对面,直盯盯的看着管小月。

  管小月叹了一口,又拿出一颗银弹装上,飞快旋转转轮,把枪扔给雷红,道:“你们检查下,看我是否作弊!”

  雷红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尴尬的站在赵鹏身边。

  “我先开始!”赵鹏拿银色手枪,对准太阳穴毫不犹豫开枪,枪没有响。

  雷红惊呼,汗水顺着额头留下,她想阻止这个游戏,却不知道怎么阻止。此时的赵鹏如同吃人的魔兽,雷红从小到大第一次感觉到了怕。雷红的两个徒弟大口的喘着粗气,直瞪瞪的看着赵鹏和管小月。

  管小月手犹豫着,她望向赵鹏的眼睛,很冷,如同狼一样的目光。

  “怎么?害怕?”赵鹏拿着枪又对准太阳穴一枪。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赵鹏发疯的动作。枪没有响,管小月面色铁青,这意味着她死亡的几率增加了几倍。她的手抖了,她真想拿起枪结束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让她透不过气来。

  “还是不敢吗?我再打一枪!我不死,那你必死!”赵鹏冷酷的笑了。

  管小月不知道说什么,她无力的看着赵鹏,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有病啊,这种游戏敢玩,也不是这么玩的。赵鹏见管小月没有反应,又缓缓的把枪对准脑袋。

  “不要,赵鹏你疯了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为家考虑!”

  雷红叫喊着去抢赵鹏的枪,赵鹏只是冷冷的回了一个字滚!

  雷红停止了动作,她绝望的看着赵鹏,目光有祈求的看向管小月。

  “我也控制不了了!”管小月苦笑。

  赵鹏再次扣动扳机,枪还是没有响,赵鹏笑了,很张狂的看着管小月,管小月面色死灰。

  “我再给你机会,我还能开两枪,你信不信死的人还不是我?”赵鹏大笑,眼神更加疯狂,脸上的肌肉抖动。

  “我……我……”管小月头一次感觉自己是这么的软弱,她连话都不敢说,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神还是魔?射击场上的枪法看似一般,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