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水煮活人(1/2)

加入书签

  (18#)

  五毒者:青蛇、蜈蚣、蝎子、壁虎、蟾蜍。五种绝毒之物,放在一起不断的争斗,胜者生存,喂之:石胆、丹砂、雄黄、慈石和云石五种毒药,蟾蜍经历百年进化终于形成如今的五彩蛤蟆,也就是小花。

  赵鹏有一种感觉,小花和自他的命运很相似,不断的从死亡中突破,一生无休止的斗争或许小花找上他就是因为两者某种气息产生了共鸣。

  赵鹏不信鬼神,但信命运,冥冥只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摆弄着他。他从没有想到成为一个杀手,诗画春秋与喋血江湖本就半点联系没有。

  “你不求我救治你吗?”老者问道。

  “你不会救治我吗?”赵鹏反问。

  两人对视良久,老者笑了,赵鹏也笑了。老者名字欧阳天,虽然接近90岁的人了,给人感觉不过六十上下,参加过义和团,抗日战争组织土匪杀过鬼子,一生经历颇丰,后来隐居这海岛,每日与渔民为伍简单快乐。老者在村里居住,练功的时候就上崖顶,这悬崖陡峭险拔,专业人士也很难上去,传说是二郎神的扁担的变得,很突兀,平地上青天。

  欧阳天去村里找来一口巨大的铁锅,在铁锅下面架起柴火,烧了一大锅热水,并在锅里不断的加入各种草药,味道刺鼻难闻。

  赵鹏选择露营的地方很偏僻,这里半年一般也不会有一个渔民过来。老者把一切准备好以后,吩咐赵鹏跳锅里。锅很巨大,大到能不不分割就把赵鹏煮了。

  赵鹏用古怪的目光打量着欧阳天,怀疑这老头是不是真想把他煮了,然后吃了就能得到小花的神秘力量。

  “脱衣服,下锅!”欧阳天根本不解释。

  “爷爷,还需要加什么作料!”于心月忙前忙后,不时的建议着。

  晕,这孩子当着是炖菜呢。赵鹏慢慢脱衣服,小丫头直盯盯的注视着,赵鹏恼怒道:“不知道非礼勿视吗?”

  于心月转身走了,嘴里哼道:“也不是没有见过,电视里的男人比你健壮多了,谁愿意看……”

  脑残的一代!赵鹏无话可说,脱了衣服立刻跳进锅里,水很热,赵鹏强忍住没有呻吟出来……

  “小月,加柴火……”欧阳天喊。

  “得令!”小丫头答应着,忙乎的热火朝天,少有的兴趣,就好像玩世界上最有意思的游戏一样。

  赵鹏的汗水流入滚烫的热水中,一种死猪被开水烫的感觉,他咬牙坚持着,幸好,欧阳天及时教他几句口诀,虽然状况好不多少,至少比原来容易坚持了。

  火一直烧着,锅里的水不断的换,欧阳天表情慎重,不时的掌握着水温,在水里加各种药材。小丫头干完手上的活,坐在锅旁边,吃着零食看热闹,表情兴奋,即使看世界大片也没有这样的刺激。

  赵鹏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被煮了多久,他终于被从铁锅里拉了出来。他浑身的色彩斑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猪头肉一样的红润,他怀疑自己真的被煮熟了。

  全身无力,他连路都走不动了,小丫头凑上前掐了掐赵鹏的皮肤,见皮肤并没有真的被煮熟,表情有些诧异,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望。

  欧阳天像提拉小鸡一样,把赵鹏扔到了木屋的床上,又不知道从何处淘箩怪异的汤药,按着赵鹏灌了了下去。

  不如死了,这种感觉赵鹏生不如死。

  老者并没有就此放手,双手不断的在赵鹏身上拍带着,啪啪的声音,熟练的手法,赵鹏怀疑欧阳天做过桑拿房的技师,他在这里做三温暖洗浴。敲打完毕,赵鹏又被扔锅里,不过这次是凉水,也没有点火,赵鹏被冷水一激,终于清醒过来。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了,这三天的折磨比他的死亡训练一点也不逊色。

  “爷爷,你不会要弄死他吧!”小丫头看到赵鹏虚弱的样子,终于有点担忧。

  “想死,哪里那么容易,我老毒物虽不敢说医术天下第一,但比那些只知道切胳膊剁腿的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