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菜刀对子弹(三合一)(1/2)

加入书签

  (18#)

  听了松下野欢事件,赵鹏并没有什么快感,虽然这个女人在绞尽脑汁的陷害他,意图让他身败名裂,但赵鹏并不恨这个女人,相反有些内疚和不安,松下野欢和他赵鹏的仇恨产生实属偶然,没有王亮被活刮事件,他赵鹏断然不会用那么猥琐的手段去戏弄日本武术交流团。可以说松下野欢是这个事件的最大的受害者,很无辜的卷入了这场本不属于她的恩怨。

  “走吧,去老爷子那里吧!”刘海山叹了一口气说道,他能理解赵鹏的感觉。事实上,他也很同情松下野欢,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松下野欢也算咎由自取,不妄加陷害赵鹏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欧阳天和上官天霸讨厌这些应酬,并不打算跟赵鹏去见刘海山的爷爷,赵鹏也不勉强两位老人,毕竟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见到那帮老人会不自然了,那帮老人一个个位高权重的,而欧阳天和上官天霸属于江湖霸主,不服天朝王法之人,桀骜不驯,遇到一起会很不合拍的。

  赵鹏再次出现那真空四合院的地带,下了车,赵鹏忽然感觉到了淡淡的凉意,那凉意绝非秋风的凉意,赵鹏冷然看向前方。一个年轻人站在街道的中央,手里拿着一把刀,样式很古朴,年轻人的神情很专注,用那把大刀正在修理指,偌大的鱼鳞刀在手中竟如同指甲刀一般。

  刀鞘挂在身上,很古朴,古朴得有些像是刚出土,两千年前的文物,那种雨花石般的淡素流纹,让人的心为之震颤,那震颤的感觉,但并不是因为雨花石般的流纹。而是因为两个古篆体的大字。沉鱼。这柄刀仿佛和年轻人是一体,刀只是肢体的延伸,年轻人在街道重要就如一处早已存在地建筑,屹立了不知道多少年。

  赵鹏笑了,这帮老家伙,还玩游戏。面前的年轻人摆明的是挑战的,巷子,鱼鳞刀。高手,还真有股古代剑客狭路相逢的感觉。

  蓝蓝的天空,淡淡地白云。几只麻雀在唧唧咋咋的叫着。风,吹出这个季节特有的色彩,而那年轻人地双目竟在刹那间深邃成了天空深处看不见的寒星,似是对生命的一种明悟,看着赵鹏并没有出声,也不需要出声,那一切全都是多余地。没有任何语言比沉默更生动。两眼星星的光芒透出年轻人强大的战意,这一战无可避免,周围没有任何行人,那些便衣早已躲的不知道去向。

  萧杀的感觉带着片片的枯叶随风飘动,大有清风扫落叶之势。可惜他赵鹏不是落叶,赵鹏冷冷的看着那年轻人,年轻人轻轻抖动偌大地孙子!此刀名曰沉鱼,生平999战,无一落败,三岁习刀,走访祖国各大山川,采众家之长。自创刀法沉鱼。以配刀名。刀法中有日本刀的威猛,西洋击剑的灵动。自认中西合璧,特来挑战!”年轻人说话很简练,语气中流露强大的自信。

  “我并不知道情况!”刘海山解释道,他也没有想到老人们安排了这么一个下马威。王海魂地宝贝孙子王超回来了,怪不得这些老人阻止不了王超。王超是武痴,三岁练刀,生在官宦之家,不学文,只习武,王超是一个标准的文盲,平生只爱刀,在和平社会竟然想做天下第一刀客,经常做一些行侠仗义的事情,眼里全无王法。\\\\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是另类的存在,他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很多人说王海魂的孙子精神有问题,但所有的人不得不承认王超是少有的练武奇才,12岁就就用刀打败了大院的保镖。虽然那保镖只是普通高手,但一个12岁孩子能打败大人,这让王海魂对这个孙子宠爱有加,四处帮王超收集用刀高手为师。王超有多少师父自己已经记不清,军中用刀高手,大院的高手都或多或少指点过王超刀法。王超更是心中只有刀地人物,全然不管什么世俗地礼性,无人能管,以一刀客自居,从14岁起就开始不断挑战全国有名的刀客,刀法驳杂,自称一路,经常为王海魂惹下麻烦,王海魂对这个孙子也是无可奈何。大院地老人们都给王海魂面子,只要王超不惹出太大的祸端,都睁一只闭一只眼。王超从小在大院长大,是所有孩子的孩子王,刘海山小时也被王超打过,被用木棒打的满脑袋是包,王超此时出来挑战,刘海山也不知道怎么办,老人们刻意回避了,大院的高手隐匿起来,王超道中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势头。一定是赵鹏在大院高手中影响太大了,走访各地回来的王超听了很不不服,在大院高手的挑拨下,王超才唱出这一出,刘海山暗自安慰自己。王超若是老人安排前来挑战,接下来一定还有节目的,这些节目刘海山并不知道,他有种被利用的感觉,是他把赵鹏拉进了圈套中。

  “你打算让我空手接招吗?”赵鹏笑着说道。

  “听闻阁下刀法高手,在下特此调教刀法,自然备下各种各样的刀!”王超说完,指着旁脚边,赵鹏这才注意到王超早已准备好各种各样的刀,有长的关刀,也有短的鸳鸯刀,零落摆放在街上。

  赵鹏笑了,对方竟然知道他刀法好,他用刀的次数有限,王超能知道刀法好,一定暗中怂恿。他随手捡起了一把朴刀,轻抖手腕,凭空出现三朵刀花。

  “好!”王超赞道,也不客套,随即出刀。

  赵鹏的眼前亮起一道似波光的屏障,那是王超的刀,刀名沉鱼,竟然带起水波一样的刀气,果

  然是自成一家的好刀法。刀好,刀招更好。怒涛般汹涌的气势锋端,刀锋三转,刀气似乎想要将赵鹏衣衫全部割裂。在皮肤上形成一圈圈流动的气旋。

  王超地刀,似残虹又像晚霞似流水又似浪花,在虚空之中亮起一幕凄艳和血腥。刀无所不在,无处不是,就像这吹着那萧瑟的秋风,弥漫在天空的每一寸空间。刀便是刀。刀正是生命另一种气势的表现,的确,这一刀已经完全融合了王超所有生命的激情和气势。也只有这样,才真正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好刀客。

  赵鹏随意出刀,锵!两柄刀竟很巧妙地在虚空中交合。这不是一种偶然,赵鹏已经完全掌握了王超这一刀地轨迹,他很随意的挡住了王超华丽的一刀。

  呲!赵鹏地刀断了,对方的刀是宝刀,赵鹏没有想到对方的刀削铁如泥,对方竟然用锋利地宝刀和他的凡铁交手,还真是公平。赵鹏以不变应万变的规则。随手扔掉了刀,如同情人抚摸对方的肌他的手轻柔的拍在对方的刀背上。\\\\这些招数使用地那么自然,信手拈来,赵鹏知道是刀魂的作用。因为刀魂,他就是刀,他不需要招数,凭借灵动的感觉,他就可以准确的判断出王超的刀地轨迹,无论多么华丽,无论多么快速,他感觉的到刀的轨迹。王超刀法虽然高,但也只是心中有刀,手中有刀。而赵鹏此时就是刀。身体是刀,手脚也是刀。全身发出浓烈的刀气。王超躯体一震,目中的光彩更加炙烈和狂放,像是一只初逢劲敌的雄鸡,他想不到对方竟如此厉害,空手接了他一刀。

  果然厉害!王超低喝一声,一声长啸,刀又若狂潮般翻卷而来。刘海山早已退得很远,两个人声势惊人,他站在旁边竟然有种被狂风吹面的感觉,身体发冷。

  刀竟突然消失。不错是消失了,赵鹏微楞,一道血焰般残虹从平地生起。

  那正是王超消失踪影的刀,他的刀以一种无法理解的角度和程度,竟从自己地胯下滑出,这几乎是所有刀手都认为地出刀死角,可王超的刀却正是从这出刀地死角奇迹般的击出了一刀。像残虹凄霞的光彩在水面上辉映出血色的光彩,给虚静的空间创造了一种无比浪漫而狂野的气氛。

  “好!”赵鹏没有想到王已经突破人体的极限,不觉兴奋起来,他左手连续轻拍,右手在空中峰回路转,两只手就是两把刀,刀气形成的一个个漩涡,赵鹏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刀气和战意已经破开他那层层防护封闭,狂潮一般的网,进入自己最受影响的空间,又是一刀,不可思议的角度,刀芒在赵鹏的眼中不断地激散,不断地扩大和变幻,形成一种像开满红杜鹃般凄美的色调和生命的动感。赵鹏不得不退,他必须退,这刀勇不可挡,他只能避开锋芒。

  后退中的赵鹏笑了,他凭空跃起,全身带着浓重的刀气在空中划着美妙的弧线转了过来,似飞鸟还巢,灵动中如瑞光普照,赵鹏身上竟然出现绚丽的刀芒,这无比绚丽的刀芒引入了一种宁静而死寂的世界,至少王超的感觉是这样,听觉似乎完全失去了作用,而整个世界全都变成了一种相外无限散射的异彩。

  这是什么武功?这是何种刀法?没有人知道,连赵鹏也不知道,这是他灵魂深处的一刀,他就刀,这也是一种生命魅力和生机狂野的舒展。赵鹏的身体像烟花一般狂涌激射,王超发出一声闷哼,很沉重的闷哼。

  天地在一刹那间完全恢复了静寂和原有的安宁。风,依然轻轻地吹,偶尔有一两片孤零零的枫叶,打着旋儿告别赵鹏静静地站立着,与天地一体,他王超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很突兀的站在赵鹏的面前,这是王超的感觉。刚才那种狂野地绽放生命魅力的赵鹏就是天地之间最绚烂的一把刀,把世界拉回了平静。王超的刀已在鞘中,他输了,输给了空手的赵鹏。

  “你是就刀,刀就是你,我还是不如你!”王超叹声说道。

  “非也,你刀法已经到了如火纯青地步,并非你的刀法不如我,你是败在在心境上,刀乃兵中之帅,为帅者统帅三军。气势只是其一,还要掌控全局,不在于一时得失,你的刀法过于追求气势绝不后退,我避你锋芒,借势而为。\//\势不仅要自己造势。而且要顺势而为,才能势如破竹,大势之下。刀法再绚丽,再锋利,不过是困兽游动。败局已定。刀式入局,入我局者,你早已无力回天。”赵鹏坦然道。这些理论并不是他总结出来的,也没有人告诉他,是脑海里自动形成,一切都来源于刀魂。刀魂已经找不到踪影,但赵鹏却找到了刀的真谛。

  王超一呆。呢喃问道:“我头一次听说这样的理论,好像有道理,那我怎么才能找到大势,怎么才可以布局者,诡道也!多看兵法,多研即可,布局生中有死,死中有生,刀法布局如人生,人生如棋,多看些棋谱吧!”赵鹏建议道。

  “我不识字啊!”王超脸红了。

  赵鹏彻底被这个王超打败了,王海魂的孙子竟然是纯文盲,整个中国也找不出几个半文盲。在这大院里竟然有一个纯文盲。不知道王海魂对文盲地孙子是什么感觉。一个文盲能够把刀法练成这个地步,还真是天才。赵鹏若不是在海水悟道。他不是王超对手,王超之能,邱矮子那样老辈高手已经不是对手。最近赵鹏见了很多高手,但那些高手都是老怪物级别

  年轻一辈中王超已经是第一人,说第一刀客决绝不为过。

  “部队能学到最好的兵法,战术布局也是军事必修课程!”赵鹏苦笑道。

  “谢谢!”王超转身走了,身上的衣服在转身之际化作朵朵蝴蝶,随风飘落,这是赵鹏的刀气所为,王超也正是败在这招。衣服之所以是没有马上散落,是王超身上强大的气机控制着,如今转身之际,王超再控制不住,随着衣服的散落,在瑟瑟地秋风中王超光着膀子,转身走入一处四合院,人未到进门就高声道:“爷爷,我要参军!”

  王海魂出现了,表情很激动:“孙子,你要参军,是真的吗?”一指赵鹏道:“他告诉我刀是兵器之帅,为帅者自然要体验三军生活,我要参军!”

  “好,好,好,我给你安排!”王海魂高兴说道。

  王超进入四合院,王海魂迎上了赵鹏:“臭小子,我真该谢谢你,你把我们家的混世魔王劝部队去了,大院终于清净了,整个大院都会感谢你地,我领你的情,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只要和我说,我一定帮你办到。我不会再威逼你进部队了,哎,你这样的人不进部队还真可信。”

  王海魂之所以如此激动,是他只有这么一个孙子,这个孙子整天摸着刀如同走火入魔一般,他王家乃军旅之家,却冒出了一个神经刀客,终日惹事,经常把一些重要人物身边地保镖,用刀砍伤,有的甚至残废,这在老人的圈子里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大家都看着王海魂面子,并不太追究,但日子久了,也不免牢骚,王海魂见到大院这些老人很是抬不起头来。部队是最锻炼的人的地方,王海魂想自己的孙子在军中有个好前程,他从王超18岁劝到26岁,整整劝了8年,他地孙子丝毫不为所动,每天带着刀闹的鸡飞狗跳。武术界说王超是古往今来第一刀客,实则暗含讽刺,一些老辈的高手碍于王超后面的势力不敢出面,那些吃了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