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松下野欢的孽缘(三合一)(1/2)

加入书签

  (18#)

  众人各自找到了自己喜欢的房间,忙碌的规划着自己的空间,小丫头和袁宝却在角落里小声商量着什么,表情有些激动,也有些古怪。

  “你太黑了吧,我才收你500万,你收我六百万,大家都是朋友,你这样做很不地道啊!”小丫头皱着眉毛,声音开始大了起来,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我怎么黑了,你想想,那边你是房东,我为了和老公接触,我认栽,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掏出了500万。咱俩都懂什么叫主动和被动,很多东西是你教我的,亲兄弟还明算账呢!现在我是房东了,你吐出来不应该吗?你收了金阿姨就5000多万,还有雷阿姨20多万,林玲阿姨10多万,你要为她们负责,所以她们的钱应该你掏的,做人要有责任和道义,你看我老公虽然知道和我在一起是孽缘,但还是不抛弃我,你是她女儿也不能这么不仗义啊!”袁宝声音也开始大了起来。

  “怎么一样啊,金阿姨是我欠人家的赌债,我其实没收多少钱的,我比窦娥还冤啊!你和我爸爸也不分彼此的,看我爸爸的面子,我把你的500万退还给你就可以了。你真不厚道,大家都是朋友,你翻脸不认人啊。人心险恶啊,我白对你那么好了,在竹楼我多照顾你啊,给你创造了不少老妈照顾的都少了……我对你的友情比天真,可你对我是多么的虚伪,金钱地铜臭迷住了你心。你太让我伤心了!”小丫头不满道。

  赵鹏笑了,他饶有兴趣地坐在旁边听,看看袁宝是不是能把小丫头这个铁公鸡拔出毛来。两人声音越来越大,大家都被吸引过来了,坐在红木沙发上,听着两个小丫头争吵。

  “现在和我谈朋友,你要我五百万就厚道啊,你也知道我记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好像是你告诉我的。嘿嘿,在这里住就得六百万。这只是房租,其他以后再说,大家都是朋友,你不高兴可以搬走啊!”袁宝丝毫不给小丫头面子。

  “你不要这样,我走了可带走一帮人啊,我也有房子,六百万我可以买个豪华的住宅了!”小丫头威胁道。\

  “你走是你走的事情,其他人免费。我又没钻进钱窟窿里,不同人不同对待,你不是喜欢做买卖吗?我们就按照买卖的规矩来!”袁宝毫不让步。

  “你有种。知道我无法离开,你搬家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啊,我真小看你了,手段一流啊。一直是我占别人便宜,今天终于被你算计了。终日打雁却被雁琢了烟。你知早算计好了,大家不愿意搬家就针对我一个,不是六百万砸你!”小丫头一脸心疼的样子,她看了众人一眼,知道没有人会帮助她。只好认栽杰!但还有一个条件!”袁宝趴在小丫头耳边说道。

  小丫头表情越来越来越兴奋,大吼道:“这个条件我接受。这样的事情我最愿意做了,多那一百万原来是做这事情。我原谅你了,看来你还算厚道,没有多收我的钱!”

  大家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个丫头,刚才还在斤斤计较,现在好地和一个人一样,小孩子的心情还真摸不准。

  “你来这里做什么?”欧阳天翻着眼睛看着上官天霸道。

  “就你可以来,我就不可以来啊!”上官天霸对欧阳天毫不买账,大有一言不合马上出手的模样。

  “那是我儿子,我吃儿子住儿子,不正常啊!”欧阳天毫不相让。

  “那是我弟弟,我住在弟弟这里,长兄如父……”上官天霸忽然住嘴,怎么感觉都是欧阳天占了便宜。

  “嘿嘿……”欧阳天得意的笑了,一副长辈看后辈的德行。

  “臭小子占我便宜!”上官天霸一扬手,一股至冷之气,直接攻向欧阳天,欧阳天早有准备,一个鱼跃,竟然如壁虎一样吸在房顶,在天花板“行啊,会壁虎功,看我怎么把你打成壁虎!”上官天霸怒道。

  “你俩加起来都200岁了闹下去啥意思啊,不是让小孩子看热闹吗!”赵鹏笑着说道。老人如小孩,这个说法还真对。小的闹完,老的又登场,他这个家庭组合未免太有趣了,很是不伦不类。\

  “臭小子,你让不让我住这里?你小子绞尽脑汁想逼我出来和你站在一起,现在我站出来了!你说句话,不想让我住我立刻就走!”上官天霸怪眼一翻说道。

  “哥哥,你这就不对了,不是弟妹的说你,你来到这里还有人敢撵你出去啊,这里是我地家…在这里你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臭丫头你叫我哥哥,知不知道尊老啊!”上官天霸哭笑不得,一个小屁孩也叫他哥哥,这不是和他开天大玩笑

  袁宝很有道理地说道:“你弟弟是我老公,别人可以各论各的,但我怎么论?”

  “对,女娃你叫的太对了!”上官天霸说不出话了,这个赌约赔大发了。

  上官天霸恨恨道:“住我弟妹家里,我要吃好的,玩好地,在监狱待年头多了,还真不知道家是啥感觉了!长兄如父,你们都要好好的伺候我!”

  “那我这个父呢?”欧阳天从天花板上下来。妈的……这辈分真乱……”上官天霸不知道说什么了。

  哈哈,所有人都笑了,此时上官天霸和一个可爱的小孩子没有区别。那哀怨的表情更增加老人地可爱。

  “算了,称谓而已,我上官天霸一向是我行我素

  天地之间谁也不买账,别人不敢做的,我敢做,别人敢做地我还敢做,而且做地更大!”上官天霸豪气冲天说道。他有些迷恋这个家的感觉,要不,他早走了。接触了赵鹏时日也不短。他经常监视赵鹏,赵鹏在家那种幸福地感觉,深深的迷恋着他,从某种程度来讲,他只是一个被亲人抛弃地孤苦的老头,这种家的感觉是他这些年一直梦想地,今天终于体会到了一点,即使被人侮辱了一小下。掉点小面子了,他也认了。他知道赵鹏来头不小,暗中行事应该是他的两个徒弟。他那两个徒弟送他进监狱的时候就已经是权威人士,经历了这么多年,他两个徒弟能够控制监狱的一切,应该权利更大了。但他的徒弟却不敢和赵鹏正面为敌,做什么事情都要偷偷摸摸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赵鹏的影响力要比两个徒弟更大,两个徒弟不敢正面得罪赵鹏。有一个这样的弟弟也算对得起他,他见识了赵鹏地智慧和手段,一点不比他这样的,他的两个徒弟到现在还没有占到一丝地便宜。他这个老那家伙也被赵鹏摆了一道。赵鹏小设计谋,他就差点被徒弟炸死。

  上官天霸想着想着也想开了。对于这样的称谓也就接受了。称谓不过是一个头衔而已,他已经活过了一个世纪。还会在乎这样的虚名

  “嘻嘻,哥哥,你真可爱!”袁宝直言不讳。

  在上官天霸的尴尬表情中,所有地人再次笑了。

  “那个前辈……”赵鹏说道。

  “叫哥,我不配吗!”上官天霸怒道,一副吃人的模样。

  “那个……哥……我过几天要去北京了……”赵鹏苦笑道,看来这个哥还真认定了,想反悔都不可以了。

  “你去那里做什么,我那两个徒弟在北京势力很大,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藏在哪里,大隐隐于朝,那两个臭小子还真有点能力,我找了半辈子都找不到他们。咱们还是在这里引蛇出洞的好,你不是把我都引出来了吗,我徒弟已经派邱矮子来了,邱矮子无功而返,我那两个徒弟能请多少高手,来一个咱们哥俩收拾一个,来两个收拾一双,早晚他们都得露面。我徒弟岁数也不小了,估计活不了几年了,得不到融和心法他们死不瞑目的,所以他们一定会出来,敌人露什么啊,我找他们半辈子,这次也该我占次主动了!”上官天霸恨恨道。

  “那个侄……前辈……我和你单独说下,这是有意思的游戏……”欧阳天对称谓也有点乱,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选择了叫前辈。上官天霸那冰火九重天的功夫,着实厉害,欧阳天很是顾

  “孺子可教,你也不用那么尊敬我,叫我一声老怪物就可以了……”上官天霸笑了。

  欧阳天嘴唇不断地动着,但其他地人听不到欧阳天说什么了,上官天霸脸色变了,低头沉思,片刻抬头道:“我也去,这样的好事怎么能拉下我!”

  “呵呵,怕你不去,有你老人家出马,我这个邪道第一高手配合着,那些老家伙看到咱俩不和老鼠见猫一样……”欧阳天不再传音,大笑说道。\

  “不错,想法很大胆,是值得期待地事情,比起来我那两个孽徒就太小儿科,让他们找我吧,咱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么伟大的工程,我们一定要参加地!那个小子……弟弟……明天咱们一起去……”上官天霸对称谓也有点乱,随口乱叫着。

  赵鹏一见上官天霸也愿意参加,大喜过望,有欧阳天和上官天霸的加入,三人的实力很是强悍,即使有别有用心的人也会他们顾忌的。没有了并不是很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一旦造神成功,这些人完全可以凭着实力硬闯那传说中的天宫的。

  “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呢?”小丫头好奇的问。

  “臭丫头,那你和宝宝刚才小声说什么呢?”赵鹏笑不答反问。

  “保密,我和宝宝正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等我们做完再告诉你!”小丫头卖关子说道。

  “哈哈,爸爸也保密,爸爸也要做一件伟大地事情,在北京待上一段时间!”赵鹏道。

  “那个……老公……你刚来就走啊……我想你怎么办啊……”袁宝小声说道,眼泪在眼圈里打转,随时都流出来。

  “呵呵,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我有时间随时都可以飞回来,我怎么舍得大家呢,这里才是家的感觉。外边再好也不如家好的!”赵鹏笑道。

  众人一听赵鹏随时都可以回来。也把竖起的耳朵悄悄隐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哎,我这领了红本的老婆叫老公都没你甜蜜……”林玲不无醋意的说道。

  “大家不困吗,昨天可一夜没有睡觉啊,我是不行了,我先睡觉,谁也不许叫我!”雷红说完伸个懒腰走了。\

  大家这才想起,一夜没有睡觉。每个人都觉得困意上各自回房间睡觉去了。

  松下野欢连续几天接到了玫瑰花,送花的人很神秘。每次交给护士后就离开了,999朵玫瑰,送花的人很有情趣很浪漫。在异国他乡,还有人这么关心她。松下野欢有些感动。叶子的骨灰就放在她地床头,每次看到骨灰她都有些内疚,叶子只是一个孩子,为了她的仇恨牺牲了,叶子是一个少有的武学天才就这么夭折在她的手里了,这一切只能恨那赵板砖,是赵板砖造就了这场灾难。

  松下

  野欢的伤势并不严重。她已经能够正常行走了。也随时可以出院,但她并不着急出院。这住院费是那赵板砖付的,她没有必要为赵板砖省钱的。她本以为这次的陷害很精彩。赵板砖不但名声受损,而且会因此而贪到官司,闹个身败名裂,可赵鹏却没有什么事情,一群支持她地留学生被打地住了院,赵板砖却只花了一些医药费,口头道歉了一下。留学生们也要道歉,围攻住宅,这责任也不小,中国驻日大使对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办法,他们毕竟没有真正的证据证明赵板砖杀人,包括那次争风吃醋事件他们也没有足够地证据是赵板砖所谓。舆论再强烈,但在法律上也不能成为证据,只能让赵板砖名声受损而已,只要有继续努力下去。路漫漫其修远兮,她的道路是曲折漫长的,赵板砖比想象的更难对付。

  想起赵板砖,松下野欢就恨得牙齿痒痒地,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没有了一切,她是日本三大玉女之一,有众多的追求者,就因为赵板砖看似闹剧的胡闹,她成了声名败坏的女人,她心爱的人远离她而去,她的武道追求走到了尽头,所有的人都骂她不守妇道,来中国胡搞,可她太冤枉了,她到现在还没有真正地接触过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没有了真情,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残酷地,她恨赵板砖,恨不得生吃了赵板砖的肉,喝了赵板砖地血。

  叶子死了,她亲手杀的,这是父亲地意思,父亲就是要嫁祸,她成为贞烈的寡妇也是父亲的意思,这是父亲一个很毒辣的计划,这之前父亲松下隆奇征求过她的意见,她答应

  叶子到中国后到处挑战,父亲的人暗中监视着,随时汇报着叶子的情况,松下野欢没有想到叶子败得那么快,叶子在日本也是少有的高手,但叶子败得很惨,连刀都没有拔出来。\叶子的失败的提前到来注定了叶子该走的路,叶子离开了,一个孩子在中国被暗杀,即使不是她杀叶子,也有人会嫁祸的。

  松下野欢叹了口气,她现在是叶子的妻子,抱着丈夫的公道,她在日本有了众多的支持者,她的名声开始好转,整个日本武术界现在都在骂赵板砖,但光骂又有什么用,赵板砖过的很逍遥,身边众多的美女,花钱如流水,300万的医药赔偿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怎么可能让那赵板砖过的这么逍遥,松下野欢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