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为老不尊是匹夫(三合一)(1/2)

加入书签

  (18#)

  赵鹏去公安局不过是走下程序,简单的做个笔录。日本留学生先围困赵鹏在先,赵鹏才出手教训,双方都有错误,解决这类纠纷最好的办法各打五十大板,两方面都道个歉,赵鹏承担医药费,留学生们受点皮肉之苦,此事就算告一段落。

  刘海山也打来电话,告诉赵鹏做事低调点,别在W市瞎折腾了,来北京玩玩吧,老人们都很想他。

  赵鹏知道,老人们也被他惊动了,这事情换作别人的身上,后果就会完全不一样,刘海山又帮了他一次。赵鹏笑了,他感觉出了刘海山的胆战心惊,一次惹的麻烦比一次大,刘海山已经有点怕他了,想把他拉到身边控制起来,这样就会少了很多麻烦了。

  公安局给了赵鹏一个医药费的名单,赵鹏发现,他这次出手三百万没了,至少有一百五十人住院,每人连营养费带医药费两万,这次出手的代价还不小。另赵鹏生气的是,中间夹杂十几个中国人的医药费,那是借机闹事的人,同样是被打,但那十几个中国人的医药费只有一万。

  赵鹏把送名单的警察好一阵教训,同样是人,为啥日本人价格高,同样被打应该一视同仁的,赵鹏大手一挥,也同样给了两万!

  赵鹏并没有直接回到竹楼,他让叶夜先回去准备饭菜,而他却走走停停来到了一个茂密的树林,树林的边缘处是大海。赵鹏不断的加速转向,不时的兜圈子。

  不明所以的人定会以为赵鹏有毛病,但赵鹏却知道,有高手跟着他,他并没有甩开敌人的跟踪。赵鹏感觉到了危险,这危险在警局就有。似乎那人全然不把警局内所有警察放在眼里,赵鹏找不到对手,他感觉自己似乎被毒蛇盯上了,那毒蛇随时有可能窜出来咬他一口。这是一种感觉,是先天本能地一种能力,超出人心思考的范围,只是一种超乎感观的直觉。这也是一种来自大自然的力量,无法禅释。无法捉摸。

  赵鹏知道,自己无法躲避,也不可能回避,于是他选择了面对,在这偏僻的海边,赵鹏停了下来。

  面对那始终隐伏在暗处的敌人。赵鹏感觉到对方始终以一股不即不离的气机牵绕着他,但他却无法判断这股气机来自哪里,似乎这林间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寸泥土都与这无处不在地气机紧密相联,也仿佛就是这无形气机的源泉。赵鹏之所以让叶夜离开,是他感觉到了那暗中的敌人马上出手。叶夜离开了。那暗中的敌人和赵鹏似乎很有默契,尾随赵鹏来到了这个荒僻的地方。

  “做人何必藏头露尾呢?我想能够跟踪我这么久。也不是无能之辈,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失身分吗?何不出来一叙?”赵鹏目光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冷然道。

  山林空寂,无人应声。只有赵鹏自己地话随海风而散。

  风在吹,树叶以一种很单调的“沙沙”声相伴。犹如昆虫在咀嚼桑叶,又如流沙在移动。没有什么能够瞒过赵鹏的眼睛,但他除了看见树叶在摇动,小草在摆动之外,竟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丝异样----一株草在动。

  一株草在动,并不是草杆在动,而是草在做着微微起伏的运动,犹如是飘浮在波浪之上,又如同是一叶随波逐流的小舟。

  这只是一点极为细微的异常,但赵鹏却捕捉到了,此刻他的眼睛几乎与地面相平,所以只要地面之上有一点点地异常,哪怕是一只蚯蚓在翻土,他也能够清晰地发现。\\\

  赵鹏一声低啸,身上地开山斧已经拿到了手上。开山刀毁掉后,赵鹏把斧子也放在身边,斧子不大,锋利无比,非金非铁,放在身上防身很适合。赵鹏轻扬斧子,斧子低鸣,他体内的刀魂似乎也跟着活了过来。

  “哧……”赵鹏地一斧轻飘飘的砍在了地上,动作很随意,偏偏是那么优美,地面地草发出海浪一样的波纹。

  “轰……”地面突然炸开,一个细小地身形在飞洒的泥土和草屑之中向赵鹏飞扑而至,同时带着若惊涛骇浪般地气旋搅得林中每一寸空间都沸腾了起来。

  赵鹏低呼,对方是一个侏儒,看起来和三岁孩子大小的身体。入土而行,这样的怪物赵鹏从来没有见过,怪不得他找不到对手,对手根本就在地上,而且能够隐匿气息,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少有的高手,赵鹏忽然感觉自己托大了,他应该把这怪物引到竹林去,让欧阳天帮着解决掉。怪物发出喋喋怪笑,他没有想到赵鹏可以准确的找出他的藏身位置,他一直以为赵鹏只是疑神疑鬼,不可能真的发现他。侏儒不得不现身,而且是被赵鹏逼出来的,这是侏儒所没有料到的,他也不得不佩服赵鹏的手段。他若是不出来,那一斧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他也不用出来了,直接长眠地下了。

  侏儒的遁地之术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他始终是个人,还有气息,还有体积,赵鹏的用心察觉下,他还是躲避不了。

  赵鹏露出一丝凝重的笑意,对于侏儒怪人的攻击,他感到了压力,但对于能够逼出侏儒,他又感到欣慰,所以他的表情凝重间也带着一丝笑意。

  “铮……”斧如刀,毫无花巧,甚至显得有些笨拙的一斧,却使得虚空像是在刹那间撕裂了一般。

  赵鹏感觉到体内的血液有种滚烫的感觉,

  而沸腾的热力透过七经八脉直传至手臂之间,然后流至斧身。

  刹那间,斧子亮了起来,犹如一条明亮的火龙,拖着一道凄美而惨烈的光弧,破空、迎击。

  山林间的空气也在骤然间沸腾。森森地杀气充斥了每一寸空间,树叶似乎是被虫蛀了或是被什么侵蚀了一般,以一种奇妙而轻悠的势态洒落。然后,在触及侏儒拳风之时再以洪流般的势态凝聚,最后,迎上了赵鹏的斧子。

  就在这一刻,一切都在这一刻爆发,炸裂。以一种无可匹御的方式“轰”然而去。

  赵鹏疾退,侏儒疾退,而那被斧气拳风绞碎的枝叶犹如黑色的雪花在虚空中乱舞、放纵、奔涌、打旋。

  “哧……”侏儒再退,因为赵鹏左手成刀划着美妙的弧线砍向侏儒地脖子。赵鹏大喜,他竟能和神秘高手侏儒战个平手,他感到手臂有些发麻。但是侏儒却是一退再退,相形之下,他并未输给侏儒。至少,他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对方的境界应该是高于他的高手。

  侏儒见到赵鹏手中的斧子两眼放光,露出贪婪的表情,赵鹏直觉这个怪人认识这把开山斧。知道开山斧的功效!侏儒五指张开。直奔斧子而来,很明显想夺赵鹏地斧子。\//\但赵鹏绝不让他有这个机会,赵鹏的斧子又一次逼上。在进攻的时候,赵鹏的身形舞动就好像跳舞一样。那刀魂的一些记忆出现在赵鹏的脑海中,那幽怨的身影出现了。斧子兴奋地发出低鸣。似乎在呼唤赵鹏脑海中身影,斧光如影,斧子地进攻开始变得梦幻起来。侏儒不得不再次后退,那梦幻的斧影中竟夹杂着刀气,侏儒已然分不出眼前到底是刀还是斧子,他面前地空间完全被封锁了,他不退就会搅得粉碎。

  侏儒并不想正面和赵鹏交手,他一直在找机会偷袭,但赵鹏似乎每时每刻都注意到了他的存在,这让他没有暗中出手地机会,他不会允许赵鹏回到竹楼,,回到那里有欧阳老怪,他完全没有机会了。是以,赵鹏让叶夜离开时,他放弃了出手,他知道对手已经发现了他,但他并不着急出手,对手越是高明,他越是兴奋。欠人人情要还的,他本以为对付一个后辈他出手根本就是大材小用,可见到这个后辈他兴奋了,很久没有战斗地快感了,怪不得那位高权重之人如此重视此人,让他出手。他连续被打退了三次,对方那把斧子似乎是传说中的宝物,侏儒一定要得到地,他兴奋的怪叫着,在林中穿梭着,如同妖异的蝙蝠,两眼发出幽幽绿光。

  “叮叮……”侏儒矮小的身子极为灵活,一双短而胖的手竟将赵鹏的斧势完全封住。他用手生生的挡住了赵鹏的斧子的进攻,赵鹏震撼了,他知道斧子的锋利程度,但对方竟然敢用手硬接!那巨大的力量砸在斧面上,对方并不是直接接触斧刃,而且巧妙的砸在了斧面,那力量巨大,赵鹏的斧子几乎脱手。

  赵鹏左手迅速抓住斧柄后撤,与侏儒相距三丈而立,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战意,整个人犹如燃烧起一团烈焰,那纷落的枝叶碎屑在赵鹏头顶丈许便纷纷向四周飘落。

  “想不到如此高手竟有如此雅兴来跟踪我,真叫我大感荣幸!”赵鹏淡漠地道。

  “哼,我是来向你讨要东西的!”

  “东西?”赵鹏微讶,反问道:“我欠了你的东西?”

  “哼,明人不说暗话,我是帮人讨要几句口诀的,现在那把斧子也是我的了,应该还有把刀吧,如果有也送给我吧,我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侏儒道。

  赵鹏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暗中对手不肯出面,原来找到厉害的高手来收拾他,把他赵鹏抓住,自然是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欧阳天在竹楼里,这侏儒没有把握拿下自己所以一直忍耐着没有出手。上官天霸应该也在暗中观察有谁找到他赵鹏,赵鹏想把上官天霸调到明处的计划还是失败了,老家伙们都太狡猾了。

  赵鹏并不知道,就因为他那两句口诀,上官天霸在监狱忽然遭到了炸弹的袭击,上官天霸险些丧身监狱,上官天霸对赵鹏并不记恨,他经常算计别人,别人算计到他也是本事。对于赵鹏的借刀报复,他不但不记恨反而很欣赏。他本以为赵鹏把口诀完全给了暗中之人,但后来他通过他心通接收了赵鹏的脑海里一些信息,知道赵鹏只是设计了一个小圈套而已,上官天霸立刻不着急了,他知道暗中之人早晚得找赵鹏要口诀,他盯着赵鹏就可以了。上官天霸也知道他在竹林围困赵鹏的时候,赵鹏是故意泄露这样的信息给他。赵鹏不想和他正面为敌,两人很有默契,上官天霸也不想节外生枝,他对赵鹏身边那只成了气候的蛤蟆欧阳天也是很顾忌,以前地一个后辈竟然能够和他斗得旗鼓相当。\\/\

  “如此说来,我倒真的欠你东西了。不过这东西不见正主我是不会给的!”赵鹏淡然笑道。

  侏儒的表情很冷峻,也很古怪,他那不够四尺的侏儒身体本就透着一丝古怪,配合着那付表情,的确有些意思。“哼,不知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侏儒双手平平地推出。胖胖的手心突地凹陷下去。

  赵鹏不明白侏儒做什么。陡觉一股强大的吸力牵扯而至,虚空之中仿佛突然多了两个巨大地黑洞。要将周围的一切全都吞噬一般。

  断枝败叶再一次如同着了魔般舞动、飞旋,然后犹如不可阻拦

  的洪流向侏儒汇聚而去。

  林木的枝叶狂摆。似乎在陡然间有狂风乍起。

  “好!”赵鹏低赞了一声,脚下微摆出丁字步。如山岳一般稳立,但衣衫却已猎猎作响。不知是因为乍起的狂风抑或是来自赵鹏内在的气势。赵鹏并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从流氓打法地高手不知觉过度到真正的高手,他现在已经有了高手的风度,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变化。

  侏儒并不矮,此刻的侏儒任谁看上去都不会说他矮,他给人的感觉,似乎需要仰视,更给人以壮伟压迫的感觉。

  赵鹏斧头直指,左手微扬,遥指向天边。

  此时天空阴沉沉,树林里凭添了几分寒意。

  寒意并非来天空,而是来自赵鹏地斧子。

  斧气森寒,斧身犹如一块正在散射着极寒地玄冰,那种寒意犹如无形的潮水一般漫过每一寸空间。

  “玄冥?”侏儒楞了一下,对方似乎用斧子施展出玄冥掌,这个小子接触那心法才几个月怎么可能这么会到练到这种境界。

  侏儒为之心惊,赵鹏地斧子上竟能散发出如此的寒意,而赵鹏左手地刀式却有着一股极热的气旋。这两股截然不同地力量竟然全出在赵鹏的身上,地确让他有些心惊,但他依然义无反顾地进攻。此时他的双掌似乎托着两个巨大的球体,以败叶残枝和无形的气旋所凝聚而成的球体。

  侏儒一动,赵鹏便动了,斧啸犹如龙吟,手刀如凤鸣。

  “龙翔九州任飘渺----”赵鹏轻吟一声,声音犹如无数细小的银针无孔不入,无所不至,而斧气更铺张成山洪狂泄之势白天空倾覆而下,犹如自九天银河落下的瀑布,泛起一道匹练般的光华,吞没了赵鹏,吞没了天色,吞没了山林,更吞没了侏儒怪人。

  那莫可匹御的气势以无坚不摧的斧气舒展开来,每一寸空间都被斧气绞碎,甚至连每一缕风都化成了斧气,所有的力量被这一斧吸纳,再转化,在无休无止的演化之中,斧势也在无休无止地增强,漫天的寒气如同冰雪炸弹一样炸向了侏儒怪人。

  “凤鸣山林百鸟朝阳!”赵鹏左手带着炙热的气浪,在空中不断的幻化出美妙的光环,封住了侏儒怪人身边每一处空间。

  “轰……”土石四射而飞,碎叶败枝化为尽灰。

  “哗……”赵鹏的身子踉跄而落,再踉跄地退出十数步,撞断一根树干。

  侏儒怪人竟然消失不见,在他们刚才交手之地,留下了一道长两丈、宽五尺、深达三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