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抽刀断水(1/2)

加入书签

  (18#)

  此刻,叶子无惊无怒,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手,两手搭在两把刀的刀把上,不经意的的六指搭在了其中最小的那把刀上。

  六把刀微笑着,神情依旧很懒散,依旧是藐视天下,目空一切的样子。叶子如同一把即将出鞘的宝剑,那种凛冽的气势越来越强。

  起风了,山风带起浮尘,树叶乱飞,叶子的眼睛始终没有眨一下,目标在他的眼里越来越大,他可以感觉到对手的心跳声,感觉到对手的脉络的内游走的气息。

  六把刀很随意的拂去脸上的枯叶,依旧微笑的看着叶子,叶子没有动,对方的动作浑然天成,他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山雨欲来风满楼,风越来越大,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叶子依旧盯着六把刀,身子如同一尊雕像,从远古到现在从来没有动过的雕像。

  “下雨了!”六把刀伸着了伸懒腰,懒散的走动竟然要进入叶子的房间避雨。

  哇!叶子一口鲜血吐出,他感觉无比的难受,对方很随意的动作,看似丝毫不在意,对他没有任何防御,他却没有任何出手的机会。对方的动作浑然天成,和这天地融和在一起,每个手势都是那么完美,让他心生无可奈何的感觉。\\/\他的气势越来越大,雨点在他的头上不自觉了改变了方向,他就如同雨中一把出鞘的宝剑,而对手偏偏很祥和,两者格格不入,对手却完全溶解在这大自然中。那风是为六把刀而吹,那雨是为六把刀而下,他建造的房间也是为六把刀而造,而他叶子完全是多余。空有强大的气势无处发泄,叶子忍不住吐血了。

  “哎!”即将进入房门地六把刀叹了口气:“我高看你了,原来你连刀都拔不出来,这是拔刀流的悲哀。五年后你能在我面前拔出刀就不错了,十年,你才有资格和我一战!你现在真的很弱,你只知道造势却不知道借势,你只知道势如破竹的威猛,却不知道抽刀断水意境。你太在意胜负了,所以你败了!”

  六把刀忽然动了,叶子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对方的动作,那六把刀都在瞬间拔了出来,雨点落在刀刃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宫商角徵羽,竟然演奏出一曲优美的旋律。刀身不带一丝霸气,划着美妙地弧线。抽刀断水水更流,雨势丝毫不受影响。六把刀在空中盘旋着。\\\舞蹈着,随风舞动。随雨歌。

  哇!叶子再次吐血,他还是无法出刀。他的凌厉的刀气得不到发泄,他的内附已然受伤。叶子怒吼。他强行出刀,他的动作是那么僵硬,他不得不出刀,再不发泄出刀气,他会被这无匹的刀气生生地震死!哎!六把刀叹气,为叶子的逞强叹息,为叶子的冲动叹气。

  在叹息中,叶子再次吐血,他的刀太还是拔不出来,拔刀术的无法拔刀,这是最大的悲哀。对方的六把刀已经完全架在了他的身上,那刀似乎有了灵魂,在风雨交响曲中,叶子的两个多余地手指落下。

  “回去吧,拔刀术只是起手式,拔刀术源自驰刀术!”六把刀随手一挥,那六把刀随着手指地舞动在空中不断的变化,六把刀六种不同地力道,或直刺,或旋转,周围的空间瞬间变成刀山,六把刀地手指灵巧的拨动刀柄,就如同一位音乐家拨动了琴弦,六把刀合成了一把刀,瞬间有分开,气象万千,刀如雨,雨如刀,叶子只能引颈待割,没有一丝反抗地能力。

  六把刀一挥手,那六把刀真的划成了雨,化作了蝴蝶一样的碎片,六把刀震碎了他的所有的刀,他叹了口气走了,刀的碎片坐在叶子身上,就如同雨点一样的温柔,叶子呆呆的看着六把刀离开的背影,他一声怒吼,反身出刀,这刀他必须拔出来,否则他会被自己的刀气生生的憋死!

  轰然巨响,木屋在雨中化作碎片,叶子同时拔出了三把刀,那三把刀是华丽的,是威猛绝伦的,叶子终于得到了发泄,他软软的趴在地上,任凭雨水洗刷他的耻辱。\\/\他败了,连刀都没有能拔出来,六把刀对他留情了,否则他会死于自己的刀气炸体。叶子再次吐了一口鲜血,他的全身的经脉已经被自己所伤,两根多余的指头被对方割去了,他真的没有资格和对方交手。

  叶子知道了自己的方向,他挣扎爬了起来,中国他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了,挑战不需要继续了,叶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路,六把刀为他演示了华丽的驰刀术,他的拔刀术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叶子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十年后他一定有资格挑战六把刀的。

  一个身影飘落,叶子愕然看去,不觉露出微笑。

  “姐姐,你怎么来了?”叶子看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