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白捡一个便宜老爹(1/2)

加入书签

  (18#)

  老者并不着急喝酒,悠闲的玩弄着两只钢针,钢针在烛光下闪烁着蓝幽幽的光芒。老者似笑非笑看着赵鹏:“是蛇毒,而且是绝毒的三种蛇毒混合一体,寻常人的皮肤只要破个小孔,在15秒内就会立即致命!”

  “前辈说的对!”赵鹏很老实的交代,老者准确的说出赵鹏临昏迷时候准备最后一搏的钢针毒性。

  “有意思,有人用毒针对付我老毒物!”老者说罢,把两枚钢针扔入口中大口的咀嚼着。

  “小心,有毒!”赵鹏虽然知道老者这么做一定不在乎毒性,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提醒,他还没有见过谁能在他毒针的毒性下活命,对于他的毒针他很自信。

  “哈哈……娃,你心地不错,放心,我老毒物要是死于剧毒,那可是天下的笑话。”老者说完,大口的喝酒。

  酒助毒性,这老头当真恐怖。自称老毒物,赵鹏第一反应是不是穿越到了武侠世界,是不是金庸大人编撰的,他小心翼翼问道:“前辈,晚辈走南闯北,见过不少功夫高手,但哪个都没法和前辈相比,前辈所修炼的是武功吗?”

  赵鹏更想问这个老怪物是不是妖怪变得,养个变态的蛤蟆,铜皮铁骨,一个老头的体力和实力已经无法用科学办法解释。

  “小娃子,你好生可爱,我不妖怪,你所见的武功也叫武功?世人沦丧,过于依赖火器,武学之真谛早已失传,现在流传的武术派别不过是花架子罢了。他们连武术门槛都没有进来,不是我太强,是你们太弱,一群嗓门大的废物而已。”老者不屑的说道。

  老者确实有这种资格说的。武术,难道真的这么神奇,难以想象武术盛行的时候,那时候所谓的高手的厉害程度。

  老者与赵鹏畅聊当今拳术派别,每提一派,老者都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个派别的特点和优缺点,老者语言虽然刻薄,但句句让赵鹏拜服。清末,那时候武术高手凭借着大刀片子和拳脚依旧能够和洋人的洋枪洋炮一叫高低,现在的练武之人,一看到枪立刻软蛋,别说动手,基本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老者口中的武林高手几乎是不畏惧火器的,飞檐走壁锁骨变形,真正的武林高手,冬天穿单衣,夏天穿棉袄也感觉不出冷热的。

  童话,赵鹏感觉这个老者在讲童话。五彩蛤蟆早已睡着,小丫头被两人的言论吸引过来,靠着赵鹏的身体,饶有兴趣的倾听。

  对于老者讲的童话赵鹏半信半疑,他不过是一个特训的杀人工具罢了,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并不比他强多少,这点和他看以及憧憬的武侠世界差别太多,当今世界的高手来的未免太简单,所谓的高手不过是比普通人反应灵活一下,更耐打一些,打人更有力一些。所谓高手的较量并没有看到华丽的招数,只是凭借着本身的素质与反应硬抗,和市井流氓打架的最大的区别就是更快,更狠,更准,高手的较量不应该是这样。

  赵鹏对于拳脚一直不在意,他对于暗器情有独钟,拳脚练习的再厉害有什么用,一人即使能打到十人,但绝对不能打到百人。如今是科技高度发达的社会,身上带有任何的杀伤性的现代武器都很难躲过精密仪器的追踪和检查,相反拿那些不起眼的暗器却没有人在意,很容易接近大人物而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目标。赵鹏口吐牙签可以穿过普通玻璃,手发钢针更是能穿透钢化玻璃而击中目标,赵鹏的吐牙签的绝技和一手钢针暗器是他创造的杀手神话的根本原因。

  “老伯伯,你教我功夫吧!”小丫头忽然说道。

  “小月,不可无理,前辈的绝世神功也是你能学的。”赵鹏责怪道,实际上他也不敢让小丫头和这个老头学,小丫头本来就另类,和这个老怪物在一起,说不定又出现什么产物了。

  “哈哈,小丫头我的功夫不适合你,我的功夫过于毒辣,为伤敌先伤己,只有身体中先天本能没有泯灭的人才有机会练成,其他人轻则残废重则走火入魔而死。”老者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赵鹏。

  难道想收他做徒弟?赵鹏也看了一眼老者,他虽然很羡慕老者的神奇能力,但老者的诡异又让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的想法,他不过想做个普通人罢了,以前学习的杀人之术足够保护自己和家人了。

  “前辈,我昏迷之前您明显给我服用的是毒药,为什么我没有事情!”赵鹏转移话题,好奇的问

  “五彩蛤蟆之毒天下无药可解,只有以毒攻毒,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