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绝对力量下的尊严(1/2)

加入书签

  (18#)

  老者打了个奇怪的口哨,五彩蛤蟆大模大样的从赵鹏脸上蹦了几下,然后跳离他的身体。赵鹏头很晕,不是喝酒的晕,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那个……大叔……小花不是喜欢喝酒吗……我这里有……”于心月强控制住抖动的身体,倒了一大碗酒,颤颤巍巍的放到了彩色蛤蟆的面前。

  呱呱,彩色蛤蟆欢快的叫着,点头示意,似乎在感谢,然后真的咕噜咕噜喝起酒来。

  赵鹏站了起来,他摇晃着脑袋,微笑说道:“前辈,既然是邻居,你的宠物喜欢喝酒,您也一定喜欢这杯中之物,相请不如偶遇,小女今天过生日,在下做了几个小菜,一起喝几杯如何?”

  文绉绉的邀请,赵鹏他自己听着很别扭,就像金庸笔下的侠客们说话的感觉。赵鹏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说话,似乎这样的诡异的场景,他只能这么说话。

  老者并不客气,坐下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抓住一条鱼吃了起来,长而黑的指甲应该有年月没有清理了。

  “不错,你小子本领稀松平常,但做菜着实有有一手,昨晚我老人家没忍住偷了你的半只烤兔子。”老者边吃边赞道。

  赵鹏一惊,昨天他几乎是没有睡觉的状态下,老者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剩下的兔子肉,若是杀他也易如反掌。赵鹏随即笑了,老者即使光明正大杀他,他也全无抵抗的。怪不得早上找不倒剩下的兔子肉,还有酒也少了一些,他以为是小丫头弄的鬼呢。

  赵鹏也坐下了,倒上酒,一饮而尽。老者可以轻易的杀掉他,但绝对不能吓死他的,他面无惧色和老者攀谈起来。

  地上的彩色蛤蟆转眼喝完了一碗酒,眼巴巴的看着于心月,呱呱的叫着。

  “真可爱!”

  于心月笑嘻嘻的又给蛤蟆倒了一碗酒,那模样就好像逗宠物,已经忘记刚才的害怕。

  赵鹏看了一眼于心月,叹了口气,举起杯对老者道:“前辈,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目的来我这里,如果是仇家或者看我不顺眼,我臭皮囊就交给您了,只是那女孩很可怜,孩子没有过错,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来为难我,都请放过这女孩!”

  老者微笑问道:“若是我不答应呢?”

  赵鹏再次叹了口气道:“不答应我也没办法,但我的血肯定会喷你身上的,弄你一身血腥的。我会用我命换回我的尊严!”

  哈哈……

  老者狂笑,笑声中木屋颤抖,似乎随时要倒塌一样。

  “尊严,在绝对的差距上,你不会有尊严,孩子,你不要这么幼稚,人有活下去才能挽回尊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尊严两字简直狗屁尔!”

  “当选无可选的时候,只能尊严的去死,你若是真想杀我,我委曲求全你能放过我吗?”赵鹏反问。

  “好一个选无可选的时候尊严的死去,哈哈……”老者继续狂笑,狂笑流露几分疯癫又有几分苍凉的味道。

  赵鹏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老者明明笑的很嚣张,绝对力量的嚣张,可他偏偏感觉到老者的悲凉。

  自从修炼了清风决,他的第六感似乎越来越强了。以前的死亡训练,他曾经被专门的训练第六感,凭借感觉判断生死,一旦判断错了,真的就死了。第六感和敏锐的观察力是他一直活着爬出死人堆的一个重要原因。当年和他一起训练的人,如今在世没有几个人,那是真正的死亡训练,他们冷血、残忍,行尸走肉,想起那时的生活,赵鹏忍不住打了冷战。

  老者笑毕,目光有些诧异的看向赵鹏,奇道:“时间怎么还没到!”

  “前辈在等什么?”赵鹏边嚼着鱼肉边问。

  “你毒发时间应该到了,怎么你还不倒!”老者边沉思边说。

  “你下毒!”赵鹏暴起,口中鱼肉连鱼刺闪电般射向老者的咽喉,双手各抓住一个碟子,身体旋转的砍向老者的脑袋和脖子。赵鹏对老者一直戒备,但他丝毫没有觉察到老者下毒,可他知道自己真的中毒了,他的身体有些僵硬,大脑反应有点慢,和老者喝完那杯酒就有这感觉了。

  “这下有点意思!”老者赞道,轻飘飘的接拿过两个盘子,就好像赵鹏特意给老者送盘子一样。随着老者的说话,一口白气喷在赵鹏射出去的鱼刺和鱼肉上,那鱼刺和鱼肉如同利箭穿过在赵鹏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