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被识破了(超长章节)(1/2)

加入书签

  (18#)

  雷枪毙和王海魂已经接近两天没有出门了,两个人实在无聊,只有凑在一起下棋,喝着茶水下着棋,两位老人拒绝了一切探望了,脸上的痕迹还那么明显,他俩打算在这院子了生活一个星期,直到脸上的痕迹消失后,再出这个院子。

  该死的板砖,两个人每次看到对方的脸,都会骂一句。

  两人棋力差不多,已经下到了关键时刻,院子里进来来一位老人和一位年轻人。雷枪毙头也不抬的骂道:“这些护卫真该枪毙,不是说谁也不见吗,还放进人来了!”

  “怎么,不欢迎老朋友吗?”老人微笑的说道。

  雷枪毙和王海魂见是刘老,脸红了,脸上的鞋印还清晰可见,青里泛红,两个人的样子颇为滑稽。

  见到雷枪毙和王海魂,刘海山也理解了两二老的火气,雷枪毙和王海魂面部经过了处理过,但还是能看到明显鞋的痕迹,从嘴到额头,嘴巴有些肿胀,面色乌青。赵鹏下手还真不轻,打人不打脸,两个人现在已经不出门了,重要的事情都是部下或者电话解决。

  “小家伙,不许笑!”雷枪毙注意到刘海山强忍的笑容,又气狠狠的说道:“敢笑,我就枪毙你!”

  “刘老,你来看我俩我不反对,老朋友都见不得人了,无法出门,幸好我俩是难兄难弟,可以在一起下棋互相安慰,你也不用带着孩子看热闹!”王海魂也不满的说道。

  “嘿,我这不是给你俩闷吗,我过来陪你俩下棋,我这小孙子最近得到了一个上古的棋谱,我来让他俩给你摆设摆设,也消解你俩的郁闷啊!”刘老看到雷枪毙和王海魂脸上的痕迹,也差点笑出来。心中骂了几句赵鹏,打的太缺德了,这两个老家伙这辈子不会忘记这耻辱了。

  “上古棋谱?”两个老人眼睛亮了。

  刘海山楞了一下,他爷爷说谎话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和印象中的爷爷不一样啊,他虽然棋力高明,可哪里会什么上古棋谱啊。

  “小子快摆出来,让我见识下!”王海魂首先忍不住了。

  “这个……棋谱我还没有研究明白,只学了点皮毛,回头我派人把上古棋谱送给两位爷爷,您二位都是国手,一定可以研究出精髓的。”刘海山赶紧圆谎。这皮球是爷爷扔出来的,还是还给爷爷吧,让爷爷去弄棋谱去,他是找不到棋谱。

  两位老人一听,送给他们上古棋谱,立刻眉开眼笑。

  “来,小子,你不是学了几招吗。我看你棋力如何。下棋和打仗是一样地,凶险异常,你们这帮小子没有几个把这国粹继承下来的,古代很多军事家的战术都是从下棋中推演出来的……”雷枪毙看着刘海山说道。

  刘海山看了一眼爷爷。爷爷点头。

  “好,你们两老一小下棋,我今天也凑个热闹,展现下我地茶道功夫。”刘老笑了。

  能喝到刘老的亲手调制的功夫茶,这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刘老的泡茶一流,这帮老人都以喝到刘老亲手调制的茶水为荣。雷枪毙和王海魂难以掩饰兴奋。用古怪眼神看刘老一眼。

  “你们爷俩小的陪下棋。老的人泡茶,刘老地茶艺登峰造极。天下能喝的人那是殊荣和享受,你得有20年没有给我们展现你的茶艺了吧。\//\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们吧,还是先说事吧,看看这茶水的功夫,我们老哥俩能不能受的起!”王海魂道。

  雷枪毙也点头道:“只要不提板砖,我什么都答应,这事没完,泡我孙女打她爷爷,谁出面都不灵。你老这么尊贵的身份给咱这老不死的泡茶,我给你面子,没你孙子什么事情,让他躲得远远的,别和瞎掺和。”

  刘老大笑道:“看你俩疑神疑鬼地模样,我求你们至于这么讨好吗,大家多年的朋友了,我要是让你俩放过板砖,你俩会不答应吗?”

  雷老和王老同时摇头,一脸坚决。下你们的棋吧,别回头输给我孙子,我给你俩泡茶是先让你们享受下,回头你俩没心情喝茶了,好日子要结束了!”刘老说完,不理会惊疑不定雷枪毙和王海魂,也不用勤务兵,自己从里屋拿出差茶具,慢条斯文的开始泡茶,很享受那泡茶地感觉。

  雷枪毙和王海魂互相看了一眼,不明白刘老说话的含义。

  “下棋,看那老家伙能憋什么时候,不求我们,小家伙,你别怪我手黑,你爷爷太好面子了,为了你也不肯说一句软话……”雷枪毙掉头开始吓唬刘海山。

  刘海山早已把棋盘摆好道:“两位爷爷,你们一起来吧!”

  “哎呀,老的嚣张,小的也叫嚣,你敢同时挑战两名国手,老雷,你先帮我好好的教训下,年轻人应该知道谦虚的。”王海魂看着叫嚣的刘海山笑了,这爷俩来意不善啊,好像真不是求情来了。

  刘海山先开局,两个人走地很快,都属于攻势犀利地打法。

  “小子和我硬碰硬,你还不够资格!”雷枪毙全线逼近,丝毫不给刘海山留有余地。

  “战场无老少,走着瞧!”刘海山手已经偷杀了雷枪毙四个小卒,开始全线防守。

  “小子,你对付我的小兵你倒也干净利落,可我地车马炮已经就位了,战场上善用大将才是取胜的关键!”雷枪毙得意地说道。

  “未必,你太小看小卒的力量了,你的眼光看的太高

  看问题反而不准了!”刘海山手起棋落,车向对方的大炮就打了去了。

  “你玩命啊,我这里看着呢!”雷枪毙笑着说道,随手把对方的车吃掉。

  刘海山下棋水平很高,他从三岁就下棋,六七岁的时候就经常赢大人,这也是刘老经常和别人炫耀的资本。说孙子是天才,还特意找过专业的教练给刘海山培训过。雷枪毙和王海魂棋力也很高,说是国手一点不为过。

  “两军相逢,勇者胜!”刘海山又开始换子。打法和不要命一样,处处见血。

  “你……这……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雷枪毙冒汗了,他地人马过于靠近对方的阵营,对方居然玩起了换子游戏,放弃了防守,全面出击,不惜两败俱伤,宁可两个子换一个也要冲上来。他正在排兵布阵。还没有到发起总攻的时间,刘海山的血腥打法破坏了他地部署,这种换子棋路在象棋界最不为所取,但刘海山偏偏用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打法,很让他措手不及。

  “有点意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王海魂神情很专注的看着。

  雷枪毙开始四处躲闪,但刘海山追着换子,雷枪毙怒道:“小子。\\/\象棋是智慧游戏,你你这下法太无赖,你要是将军,下面的人都造反了。你这是用这些人马当炮灰!”

  “我要的是结果!”刘海山在雷枪毙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拼掉对方的大部分实力,但他也不剩下什么了。

  刘海山成竹在胸,微笑让自己的卒子过河,他地五个卒子还剩下四个,对方却一个卒子都没有了,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车马炮两个人都换的差不多了。雷枪毙只剩下一个马和一个炮,而刘海山就剩下四个卒子。表面上雷枪毙还占优势的。但过河卒子相当于车,刘海山不紧不慢的走了。

  雷枪毙终于明白这个小子开始为什么偷袭他小兵了。原来给自己的小卒让路,一马一炮看似有优势,但棋盘上所剩子已经寥寥无几,跑炮已经失去炮架,隔山打的优势没有了。一个单拐子马,无法发挥连环马的作用,马走日,在棋路上太受限制,反而不如对方地小卒犀利,一往直前,决不后退。

  “小子,你手太黑,竟然用卒子杀老将!”刘老随手递给雷枪毙和王海魂两杯茶,两人一口喝下,全无品茶的滋味,刘海山这种打法让他俩心惊肉跳,用小卒杀掉老将,这太丢人了。王海魂不断的出主意,可惜回天无力了。

  四个小卒声势浩大的一字排开,老将连躲闪地机会都没有。刘海山忽然手抖了一下,一个棋子掉在地上,他弯腰去捡,却无意把棋盘碰翻。

  雷枪毙竖起了大拇指:“小子,可以,知道给我这老家伙留面子。也罢,我不难为你!”

  “别自以为是,现在不是你难为不难为人家,是人家放不放过你!”刘老喝了一口茶微笑说道。

  “不会放我,他们还有道理了!”雷枪毙怒道。

  “对不起,雷爷爷我要告你和王爷爷!”刘海山说道。

  雷枪毙和王海魂互相看了一眼,表情古怪,一起大笑,仿佛听了世界上最搞笑的,刘海山要告他俩,不是他俩的耳朵有毛病,就是小家伙的脑袋出问题了。

  “小家伙你来给我俩讲笑话吗?告我俩,你吃错药了,你告我俩什么?”雷枪毙笑问。

  “哈哈,刘老,你孙子要告我们两个,我没有听错吧。”王海魂看向刘老。

  刘老微笑不语,看着刘海山,他要看看他孙子能唱出一场什么大戏来。

  “告雷爷爷你为老不尊,恼羞成怒雇佣杀人,告王爷爷助纣为虐,身为军人不但不加阻止还煽风点火。”刘海山不卑不亢说道。

  “我怎么雇凶杀人了?”雷枪毙和王海魂看出刘海山是认真的,也表情严肃起来。

  “我怎么助纣为虐了?”王海魂问。

  “雷爷爷主动找赵鹏聊天,不想受到刺激,立刻派人暗杀赵鹏,赵鹏自卫杀死杀手,立刻追上雷爷爷理论。雷爷爷正和王爷爷等待杀手消息,赵鹏气不过,打了保镖,用鞋子砸了二老,二老更加怀恨,又派人追杀已经受伤的赵鹏。赵鹏对二老已经手下留情,但二老不依不饶。非要致赵鹏于死地,赵鹏现在在医院,命悬一线,这样的仗势欺人。我不该告吗?这个社会是法制地社会,是和谐地社会,赵鹏是安分的百姓,你们不觉得耻辱吗?杀个小民就能体现你们地威风吗?”

  刘海山心中大呼过瘾,这样教训两位元老,还真是刺激,看着雷枪毙和王海魂变得很难看的脸,刘海山斗志更加昂扬。\\\\

  “我没有派杀手!是那小子先侮辱我地。我虽然生气但还不至于和一个臭小子较劲,是后来他追上挑衅我和王老地,我们已经留情了,即便打了我们一鞋子,我们也没有下杀手,你以为那小子能逃过我们雷家的神奇枪法吗?我们是受害者,你和板砖怎么可以倒打一耙!”雷枪毙听说赵鹏被暗杀,现在还在医院了。也吓了一跳。难道是老黄和老张下手过狠,那小家伙生命垂危了?两人说只用了五分的掌力,板砖只会受些折磨而已,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这是你们地一面之词。现在已经有五条人命了,至于证据,取证是执法部门的事情,您二老从小看我长大,我只是提前招呼一下,您二老不要怪晚辈,你们过分了。”刘海山丝毫不

  让。

  “五条人命?”雷枪毙和王海魂同时震惊了。刘老并没有问孙子怎么告雷枪毙和王海魂。他也露出了惊讶。这事情要真是雷枪毙做的,那真的是太过分了。

  “怎么会这样。开始是我主动搭讪,但那小子说话太刻毒。我就回去下棋了,是他冲破我们的护卫,打了我们,这是倒打一耙,这个小子怎么能把这样的事情和我们联系在一起呢!”雷枪毙说道。

  “怎么不会联系你身上?您老为老不尊,主动挑逗晚辈,赵鹏并非头脑简单之人,他开始确实把你当作普通老人,你说人家用下体思考问题,赵鹏又怎么会客气。老的怎么可以这么骂小的,你为老不尊,那小地又怎么尊老。你恼羞成怒,说要枪毙人家,赵鹏这才发现你不是普通人,你走后不到15分钟,暗杀开始,幸亏赵鹏身手不错,那三人的刺杀证据,现在也在公安局中。现场有人听到过您老枪毙人的威胁,赵鹏正因为被暗杀,才愤怒追赶,那样情况下,赵鹏还知道手下留情,只是教训你们,你们不觉得羞愧吗,又派两位高手追杀已经受伤严重的赵鹏,赵鹏能活下来是奇迹。那两位高手已经死了,一个被赵鹏砍死了,一个被他的狗咬死了,尸体也在公安局,现场有人远远地看到你们发生冲突。当时的情况你们不亮明身份,不是故意要杀人是什么?”刘海山很悲愤的说道,似乎天大的委屈一样。

  雷枪毙和王海魂再次互相看了一眼,刘海山说地有道理,这事情要是普通百姓之间发上的事情,他们两个老头早被带公安局被审查了。

  雷枪毙立刻打电话,王海魂的电话也打了出去。得到情况,刘海山基本说的属实,两个人都不说话了。赵鹏并非装伤躲避两位老人,他俩一直认为赵鹏和刘海山在耍小聪明,在医院了先躲两天呢。电话得到消息,赵鹏地伤势再次恶化,被转院了,随时都有可能死掉。公安局那里尸体在停尸间躺着呢,一切说明暗杀确实发生了。

  雷枪毙私下看赵鹏是什么人,打算为孙女把关,赵鹏不知道雷枪毙的身份,骂了也就骂了,雷枪毙只能吃哑巴亏。但出了这暗杀事件,这事情就不这么简单了,赵鹏有理由怀疑他们。赵鹏是受害者,两人也不觉的脸上的痕迹多么委屈了,赵鹏连命都快没了,被暗杀后还能留情只用鞋子打他们,对两位暗中高手也留情,赵鹏已经很照顾大局了。\\/\这事情若是发生在他们身上,早带人包围,不问原因,先抓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