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癞蛤蟆上脚面(求票)(1/2)

加入书签

  (18#)

  王八蛋的威力果然不同反响,午时刚过,一个简易的木房就已经完成,是个套间的格局,家具已经摆满,有厨房有卧室,房间里除了没有卫生间,几乎该有的设置都有了。桌子、床,还有柜子,还有村民们拿来的被子和褥子,看鲜红的被面,和很刺目的喜字,应该是结婚用的床单被罩都被于心月这个小丫头压榨出来了。

  各种山野菜,大米等生活用品也送了过来,这次野外生活已经走味,赵鹏对于这样的变化默默接受,他没有指责于心月。于心月那句要包养他做一辈子的话,一直在他耳边萦绕。这孩子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和他在一起有家的感觉。过家家的游戏,很幼稚,可赵鹏根本笑不出来,他想哭,这个孩子表面把自己打扮成妖怪,内心其实很脆弱很简单,他的外形不过是保护色。

  这里的渔民虽然对于心月的另类打扮很不习惯,但小姑娘的大方,很快让这里的村民接受她,对于心月简直是赞不绝口,夸的和活菩萨一样。村民送来各种各种城里很难吃到的土特产,还特意送来一对特大的龙虾,是一个刚从海上回渔民来打捞上来的,于心月在经济上高额的回报,除去盖房子的两万花销,小丫头又扔处了2000块。

  晚上,赵鹏做了一桌很丰盛的饭菜,有海鲜有山货有种植的青菜也有山野菜。于心月早已乖巧的等在饭桌旁边,点起蜡烛,呆呆的看着赵鹏。

  “傻丫头吃饭了!”赵鹏用筷子在于心月的头上敲了一记。

  “嘿嘿……”于心月傻笑着,拿起筷子,品尝着每个菜。

  “爸爸,这是我过的最开心的生日,今天咱们爷俩不醉不归!”于心月拿起酒杯,感激的看着赵鹏。

  “什么?你生日!等我!”赵鹏身体一震,快速跑了出去。

  一会儿,赵鹏回来了,手里捧着一个怪异的蛋糕。蛋糕的底座是用巨大的贝壳做的,上面是用村民送来的水果拼凑成蛋糕的形状,最瞩目的是水果做的蛋糕上那两条欲腾空的龙,惟妙惟肖好像活了一样。两条龙中间点燃了一根蜡烛,l蜡烛是村民送的,没有多少,按照于心月的岁数计算,肯定不够用。时间紧急,条件仓促,赵鹏只能做到这样了。

  “爸爸,你怎么知道我属龙的!”于心月见到如此另类的蛋糕两眼放光,冲过来保住赵鹏就亲了一口。

  “小心,蛋糕别弄散了,赶紧许愿!”赵鹏被于心月的热情吓了一跳,赶紧稳住身体,蛋糕才没有散掉。他并不知道于心月是属龙的,他是属龙的,也很喜欢龙,所以才小刀雕刻处双龙戏珠图案。12生肖中只有龙是飘渺的,对于不真实的和未知的事物人们都充满了无限的幻想,赵鹏也不例外,他一直认为属龙的人是最难琢磨的,也是最脱离生活的。未知的东西并不一定美好,因为无知而无畏,因为未知而神秘,龙自古来一来都带着强烈神话色彩出现在百姓生活中。

  “你要给我唱生日歌!”于心月拉着赵鹏的衣角乞求道。

  赵鹏把蛋糕放在桌子上,尴尬的看着于心月,小丫头可怜兮兮的目光立刻打动了他,虽然他唱歌太难听了,但这首生日歌,他一定是要唱的。“ppyBrtdy!

  ppyBrtdyty!

  ppyBrtdy!

  ppyBrtdyty!

  Wellt‘‘tmetcelebrteyrbrtdy……”

  赵鹏唱的是英语版本的,他认为他的噪音嗓子唱英语或许动听点,或许这丫头不会很挑毛病。

  歌声中于心月已经泪流满面,她吹了蜡烛,声音哽咽道:“爸爸,你每句歌词都不在调上,但是我喜欢!”

  赵鹏无语,自我解嘲的笑着。

  “爸爸,谢谢你,你是最可爱的人,我们喝酒!”于心月又笑嘻嘻的拉着赵鹏坐下,哄起赵鹏来。

  于心月的酒量很好,赵鹏自负海量,喝的脖子粗脸红的,小丫头不过微露醉态而已。两人越谈越热乎,小丫头看问题的视角很独特,歪理层出不穷,赵鹏觉得他的心态年轻了不少。

  喜怒哀乐,酸甜苦辣,生活就是这样的,赵鹏忽然感觉于心月是他的女儿也很好,他的枯死的心被这丫头刺激的再次搏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