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年少就要张扬(1/2)

加入书签

  (18#)

  打了人的赵鹏就和没事的人一样,接着举起了杯,若无其事的和刘海山继续喝酒。赵鹏虽然表面不在意,但他震惊于这个看似无守卫的大院的警戒的无处不在。刚才的一瞬间,至少有三支狙击步锁定了他,院墙的上的人,似乎凭空出现,这些人的反应都很灵敏。整个四合院群,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高手,这里的警戒丝毫不比持枪核弹的的军事要地弱,在监视能力和反应能力上甚至更强。

  刘海山一挥手院墙的人又消失了。他也拿起杯子,既然赵鹏不说他也不问了。根叔的唯一牙齿被赵鹏打掉了,虽然是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但作为高手,这样毫无反应的被掉了牙齿,很丢人。根叔是这大院内也算赫赫有名的人物,被打掉了牙齿不能咽到肚子里的,他咽下去,他的徒子徒孙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无论是军人还是保镖,尊严是不能丢的,一旦丢了尊严,就意味着该退休了。

  根叔又坐回原位,重新换过杯子,吃了一口酒,也表现的若无其事,嘴角的血迹都没有擦去。根叔一口饮掉杯中的酒,酒冲刷着嘴角的鲜血,一起进入了肚子,浓浓的酒香中淡淡的血腥味。^^^^

  根叔看着赵鹏问道:“大海这事算完了吗?”

  “不算完,我要是解决不了,大海说他来咬死你!”赵鹏向根叔举杯示意,然后很干脆地喝掉了杯中酒。

  刘海山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老一少。这两个人打什么哑谜,似乎根叔这揍挨的应该,根叔并不怪赵鹏。根叔到底对大海做了什么?刘海山很好奇,看来两个人都不打算说,这感觉很微妙。

  “什么状况?”根叔又问。

  “爱好有些改变,现在已经停下来了,但状况还有恶化的趋势。”赵鹏说道。

  “我一定给大海一个交代,我想办法,现在该说我们的事情了。”根叔说道。

  “你想怎么样?”赵鹏毫不在乎。

  “找回场子!”没有了牙齿的根叔说话有点漏风,但语气很坚决。

  赵鹏能理解根叔的做法。他赵鹏在其他地方打了根叔都没有问题,现在他是在这个四合院打的,根叔不找场子,他以后也没有办法在这里混了。^^^^

  “怎么找?”赵鹏反问。

  “按辈分。我和你找场子有点以大压小的嫌疑,可我的牙齿被你打掉了,我只能自己找了,欺负你,你也认了吧。这附近有我很多徒子徒孙以及同辈中人。从哪个角度我都要痛揍你一顿。后天吧,这地方不适合打架,后天我们找个合适地地方。”根叔手指轻动,手中的酒杯变成了粉末状。从手指的缝隙中漏下。

  酒桌上刘海山成了观众,他听的很糊涂。很明显根叔做了一件错事,但赵鹏打他地场合不对,根叔要找回面子给别人看,这一老一小很真有意思。

  “辈分?现在还讲究这个吧?记住,赶紧想办法,面子我给你。你找到补救的方法我负荆请罪。找不到解决的路子,神仙都不灵。我管你什么辈分,你就是把那些老家伙都叫出来我也接招!”赵鹏这句话声音很大。是故意对暗中监视他的人说的。隐匿本领很高,赵鹏甚至怀疑自己感觉错了,至少有三个人用精神锁定了他,可以用精神锁定他,那样地人绝对是根叔同一级别的老家伙。****

  “小子,你还年轻,本来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别人在看着我,我找回面子就可以了,我们可以装模作样,你公开认错就可以了,但你这句话得罪了一个群体。虽然你是少有的天才,少年张狂,你很容易夭折地,你太不知道这大院的水的深浅了。”根叔又喝了一口酒,叹了口气,起身走了。

  “不打算和我说吗?”刘海山问。

  赵鹏实话实话,刘海山表情古怪,良久骂道:“***,这老头还真该揍!”

  能让刘海山这样注意仪表的上流社会的人骂人,刘海山也理解了赵鹏为什么见到根叔就忍不住出手了。头一次听见刘海山骂人,赵鹏笑了,看来这小子结拜不是玩玩的,还是很在意兄弟地感情地。

  刘海山又好气又好笑,大海也是他的结拜兄弟,根叔地这个错误,让他也很难做。根叔是爷爷的得力护卫之一,在这个大院里是有数地高手,这些人办事的规矩还延续着武林的一些规矩,虽然赵鹏打的对,但赵鹏接下了根叔的挑战,即使是爷爷也不好出面干涉的。** ***

  事实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