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整理记忆(1/2)

加入书签

  (19-)

  此为防盗章  “可以啊,  刚好小枫今天来了工作室,走,  我带你过去。”韩盛泽一边说着起身,  一边还向谭小然投了个“我懂你”的眼神,让谭小然觉得毛骨悚然。

  卫阳跟何义自是没多大兴趣的,  正好借着“苏俊枫目前不宜见太多生人”为由,在会议室聊天喝茶,谭小然则跟着韩盛泽一路来到工作室北侧的舞蹈教室,路上还听到韩盛泽故意念叨了句:“哎呀,后天带小枫去怀柔影视城拍mV,也不知道他状态行不行,权当给新剧练习了。”

  谭小然知道,这拍摄地址是韩大经济故意透露给她听的。她不得不承认,  韩盛泽这个人,  善良好心,  却又深藏不露,跟他做朋友一定是件极好的事,但万一得罪了他,他能让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穿过长长的走廊,到达尽头舞蹈教室的时候,  门虚掩着,里面的音乐声音很小,  甚至能够听到秦逸辰的说话声,  透过双开门的钢化玻璃,  依稀能够看到秦逸辰伴着音乐在教苏俊枫跳舞。

  “他们在里面,进去吧,我回去陪你们金主爸爸了哦。”

  韩大经济抛下一句话后掉头便走,谭小然点点头,缓步站在玻璃门前,却没有马上进去。有多久没有看过苏俊枫跳舞了呢?她想,有大半年了吧,上一次看他跳舞,还是去年夏天的演唱会上。这半年来,苏俊枫的曝光率几乎为零,更别说唱歌跳舞了。她安然伫立窗前,看着秦逸辰一个一个动作地教着他,秦逸辰是个专业的舞者,几乎从会走路起,就开始学舞蹈了,她还记得当年苏俊枫接受采访的时候,坦然说出自己的舞除了舞蹈老师外,一半都是秦逸辰教的。

  如今,她终于再一次看到苏俊枫跳舞了。许是这些年有着舞蹈基础的缘故,苏俊枫学舞学得很快,透过厚重玻璃门的光线,她恍然间就想起了还是许多年前,独自一人在舞蹈教室日夜练舞的少年影子。

  说实话论跳舞,终究是秦逸辰基础更牢固,但不知为何,即便是一模一样的街舞动作,苏俊枫与秦逸辰跳出的感觉也不一样。秦逸辰的舞,酷帅、劲爆,举手抬足间都诠释了炽烈的热情与力量,仅仅几个动作便足以燃爆全场。而苏俊枫,大多数时候气质偏冷的缘故,又有着近乎于完美的身材比例,这就使得他的舞,清冷之中带着几分魅惑与妖异,撩人于无形之间。再加上舞台上他很少笑,偏偏却在以往跳每一场热舞时,会不经意间流露一两秒的浅笑,足以引得粉丝尖叫声掀翻了场馆的屋顶。没办法,这些年来他太火,无论是舞台上,还是综艺节目上,只要他有一点点动作,比如起身,比如接主持人的话筒,或是拿什么东西,以及说一两个字等等,都会引爆全场,凡是有他参加的晚会,哪怕是只有短短几分钟出场,粉丝们的声势也像是他开了一场个人演唱会一样。即使是他销声匿迹了大半年后的如今,连居住的公寓外,也是私生饭众多,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谭小然有些神游四海,甚至一曲终了都不曾察觉,还是秦逸辰看到门外有人,打开了门,请她进来。她礼貌地打了招呼。刚刚剧烈运动后,秦逸辰拿了条毛巾,胡乱擦着汗,刘海被掀起的缘故,露出英挺的额角眉宇,显得比平时更多几分俊朗。

  苏俊枫一如既往缩在宽敞房间的角落,坐在木质地板上,身边是一张小方木凳子,他就这样将手臂枕在方木凳上,伏在上面休息,微闭的双眸下有长长羽睫投下一片暗影,静谧而美好。

  谭小然走近的时候,他刚好抬起头。略显疲惫的双眸像是氤氲着一层淡淡水色,活灵活现又令人心动。

  她没有说话,只是在他面前蹲下身来,而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干净清澈。

  他定定看了她一会,忽然笑了,是那种乍见故人般的清浅微笑,缓缓开口,“小辰说,你写过很多故事,那,可不可以帮我写歌词?”

  谭小然微微错愕,说实话苏俊枫找她写歌这件事,她还是颇为意外的,当下扬了扬清秀的眉,笑问:“你写歌写得很好,我才来的时候,还听韩总说你新写的歌准备给小辰唱呢,为什么要我来填词呢?”

  苏俊枫想了想,似乎也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目光间一闪而过的是许久不见的、独属于枫爷的苏氏霸道,轻笑:“没什么原因,就是喜欢你来写词啊。”

  谭小然目光顿了顿,她最难以招架的,就是苏俊枫这样带着几分霸道又撩人的神情,除了答应,谁来告诉她还能做什么!

  苏俊枫做事,从来不需要任何理由,或者说,从来没有人知道理由。

  聊了些新歌与剧本的内容,她心满意足从舞蹈教室出来的时候,擦肩而过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她转头的刹那,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在哪见过,飞机上,还是录制现场,她记不清了,不过也没有逗留的理由,只好移开脚步。

  来者是齐云翔。

  齐云翔闪进舞蹈教室大门的时候,秦逸辰正调试着播放的曲目,身边是还剩下大半箱的矿泉水。他走到近前,摊开右手手掌,掌心是三枚药片,两

章节目录